「莫拉斯這老傢伙,看來就埋骨在七樓了!」夏爾指著那擋在螺旋階梯前的一扇黑色木質大門,面色凝重地說道,「安息之門!莫拉斯竟然把安息之門擺在這裡!」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安息之門!」蒼伊略一驚訝,這名詞他可是第一次聽到,當即好奇地仔細看了看這木門。

全是油亮的黑色木質,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出什麼奇異之處。但仔細看來,蒼伊的面色就變得煞白起來,因為這看似木質的大門,卻是一隻只黑色的骷髏頭組成,只不過骷髏頭太小了,導致根本無法用肉眼分辨,以蒼伊的觀山法眼,才堪堪看出了此門的虛實。

「這就是安息之門,是當年我們在一個中古時代的墳墓里發現的墓門!」夏爾面色凝重地盯著這安息之門,嚴肅地說道,「雖然在近古時代開端,都瑞卡才被官方接管,融入惡魔界諸大陸,但中古時期,還是有不少強者穿行無垠霧海,踏入過都瑞卡,有些強者埋骨此地,所以留下了不少遺迹。」 第290章兩盆花

「當年我們探索一位中古領主的墳墓,發現了這麼個墓門,要是不知道虛實,貿然開啟,這安息之門就會一下子把那打擾墓主安息的傢伙,吞噬下去!」夏爾面色嚴肅,有些唏噓地說道,「當初我們為了破開這安息之門,可是費了老大的功夫,後來此門被莫拉斯要了去,沒想到今天在這裡看到了!」

「安息之門!」蒼伊心中越發好奇,乾脆拿出一塊已經消耗完元力的晶石,往那黑色大門上丟去。

出乎蒼伊的預料,兩者並沒有發生什麼反彈碰撞,而是如泥牛入海一般,晶石無聲無息地嵌在了門上,這黑色大門,就像一灘泥潭,深深把晶石吸在門上,而後,蒼伊就看到,那組成大門的一隻只極小的骷髏頭,猙獰地啃食著晶石,不一會,這晶石就消失不見,表面上看很像透門而入,其實已經被大門吞噬成了粉末。

「好可怕的大門!」蒼伊悚然一驚,連忙後退了幾步,遠離這危險的大門。

「不要緊,我有辦法打開,不過,我需要莫拉斯研究出的成果,和他所有的研究筆記!」夏爾好像對莫拉斯在這裡研究的成果很感興趣,也不兜圈子,直接切入主題,說道。

「當然可以!」蒼伊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但他還是強調道,「不過,我們的任務目標,可一定要到手,您可別跟我們這些晚輩搶!」

夏爾被蒼伊說的哭笑不得,「我怎麼可能去強搶你們的東西,放心吧,我只需要那些研究資料,別的東西,就算你給我,我也用不了!」

蒼伊一聽也是,夏爾就算再強,也只是一個器靈,要提坦之花也沒什麼用!當下就放心了,彼此各取所需,豈不快哉。

只見夏爾手持審判之仗,而後蒼伊則按照夏爾的吩咐,拿出一顆勇者境魔獸圓球形的魔晶,夏爾對著那魔晶一點,本來光滑堅固的魔晶,突然裂開絲絲裂痕,而後,一股股澎湃的生命氣息,從裡面流出,鑽入夏爾體內。

夏爾此時宛如實質的身體,舞動起手上的審判之仗,天平般的杖頂,往那安息之門上輕輕點了又點,劃出一道道黃金色光芒,蒼伊能感覺到,每一道金黃色光芒點在門上,都產生一股奇異的力量,把這木門上的骷髏頭,一個個都禁錮了起來。這股力量,蒼伊從來沒有見過,卻能深深感覺到,其本質和自己掌握的元力,是多麼的天差地別。兩者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領域之力!這是第二階梯的力量,是法則,元力,精神力的一種巧妙糅合!」山海老人驚嘆道。

「原來如此,藉助領域之力,按照一定的方法,才能破解這安息之門!」蒼伊看著夏爾面色肅穆地在門上點了又點,心中暗道,「維斯萊妮女士真是失策,要不是遇到了夏爾,而且和他達成了協議,憑藉我們幾個小惡魔,很有可能就栽在這安息之門上了,不!甚至連第四樓的寶箱虛靈陣勢也過不了!」

想到這裡,蒼伊更加隱隱后怕起來。

就在蒼伊心思亂轉的時候,夏爾已經破解了安息之門,隨著審判之仗那光輝燦爛的天平杖頂點在安息之門的中心,這無數極小骷髏頭聚成了大門,轟然潰散,化作一地黑色粉塵,仔細看來,每一粒粉塵,都是骷髏頭的樣子,看起來煞是嚇人。

「快點進去,領域之力也沒辦法封印安息之門太久!」夏爾面色一正,連忙說道。

蒼伊一行那還有猶豫,連忙踩著一地黑塵,上了這螺旋階梯最後一節台階。

就在最後的王胖子剛剛進來,那身後的一地黑塵,突然爆發出一陣黑光,把夏爾那金色的領域之力統統震散,夏爾悶哼一聲,面色一變,顯然受到了反噬,蒼伊扭頭一看,地上那粒粒黑塵,已經自主地蠕動起來,像是被一雙無形之手塑造的沙子,很快便再次凝成了那巨大的木門形態。

而此時,大家也沒心思理睬安息之門的變化,所有惡魔的眼球,都被眼前的景象給牢牢地粘住了。

第七樓是一個巨大的大廳,頂上是一層漆黑,只有一個黃色的大光球漂浮在半空中,照亮了這個大廳,使得裡面的東西,得以顯現出來。

滿地都是黑色的羽毛,每一根都有手臂大小,把地面都鋪滿了。而在這一地黑色羽毛中間,一個乾枯瘦削的身影,正盤腿坐在一個黑色羽毛組成的座椅上。而在這羽毛地面上,還橫七豎八地擺上了一些東西,有奇形怪狀的煉金器材,還有一些看起來古樸不凡的元器,與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蒼伊就在這一地羽毛中,找到了一塊稍為凸出的羽毛高台。裡面擺放了十幾個花盆。心中一動,走進看去。

在這些花盆中的花朵,大多都已經乾枯死掉,但仍有兩盆,雖然待在這牢籠里不知道多久了,但依然開放出了美麗的花朵。

其中一盆,一株柔細的綠枝條上,斜斜地掛著一朵人頭大小的黃花,花瓣呈現三角形,花心則是完美的圓形,圍繞花心有三個花瓣,正好讓此花呈現一種詭異而整齊的等邊三角形形狀。

另外一株,卻沒有花莖根葉,竟然只是單純的一朵小花,放在花盆中,盆里盛放的,也不知是什麼東西,反正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葯香的黑色顆粒。這朵單獨的小花,只有巴掌大小,但呈現一種宛如冰晶般透亮的色澤,也是有三片花瓣,但都是飽滿的橢圓形。花心處水潤迷人,閃爍一層迷濛的水光,一滴滴奇異的液體,不斷從花心湧出,而後消失不見,就像是生命之泉遺落的甘露。令人迷醉。

「到底哪個是提坦之花!」蒼伊鬱悶了,維斯萊妮所說的,和現在的情形可不一樣,以她所言,現在蒼伊看到的花,應該只剩下提坦之花還能生存,沒想到竟然又多了一種。蒼伊只知道這提坦之花有三片花瓣,具體什麼樣子,可一點也不清楚。 第291章暗歌

塞西莉亞此時也來到蒼伊身邊,看著花盆裡那顯眼的兩朵鮮花,同樣疑惑起來,和蒼伊無奈地相視一笑,說道,「我也不知道那朵是,但根據老師所說,提坦之花是從提坦之泉中飄出的花朵,也許沒有跟莖,可能就是那朵小點的花吧!不過,我也只是猜測!」

「不管了!」蒼伊當機立斷,不管那朵是,總之都帶回去,就算其中一個不是提坦之花,能夠千年不壞,定是一朵奇葩,珍貴至極。

想到這裡,蒼伊便不再猶豫,一揮手,便把這兩盆花都放在了山海界。

而在另一旁,王胖子魯諾他們,正仔細研究著莫拉斯留下的元器。

蒼伊扭頭看了看羽毛大廳中央,那盤著四隻腿坐著的枯瘦夜鶯族惡魔。心中一嘆,一位昔日叱吒風雲的領主,就這麼隕落在這麼個奇怪的地方。

也不理會莫拉斯身旁拜訪的大大小小的陪葬品,蒼伊走近莫拉斯的遺體。

在羽毛聚成的王座上,莫拉斯那乾枯的屍體,盤著四足坐著。他身穿黑色的法師長袍,上面裝飾著一根根黑色羽毛,身後披著羽毛斗篷,讓他遠遠看來,就像一隻死去的大夜鶯。他的遺體,雖然沒有腐爛,但早已乾癟,成為了乾屍。領主境惡魔死後的遺體,差別也很大,像無依劍聖這種修鍊身體,鍛體術高達專家級的領主,死後的身體自然可以千年不腐不變。而莫拉斯是個法系的職業,身體素質雖然跟著晉級而有所提升,但也做不到戰士系職業的領主那樣千年不變。要是再等幾千年,怕是莫拉斯的遺體,就會像蒼伊在尤里的法師塔見到的那位晶水族領主一樣,化為骷髏。

莫拉斯的一隻枯手上,抱著一個黑色的書本。書的封皮上竟然沒有任何字眼,只是一本黑色的書,看起來很是詭異。

而他的另一隻手裡,緊緊抓住一顆散發幽光的奇特寶石。

蒼伊仔細一看,這是一顆呈現『腳』的形狀的透明寶石,連五根腳趾都能分辨出來,裡面有點點亮光,就像群星一樣裝飾這寶石。從這寶石上面,蒼伊感覺到一種熟悉的空間波動。

「虛空寶石!」蒼伊心中又驚又喜,這莫拉斯,竟然把虛空寶石就這麼抓在手裡,這倒讓蒼伊為難起來。畢竟嗎,維斯萊妮對莫拉斯還是很有情意,當時的約定,就是蒼伊一行可以隨便取寶,但不能破壞莫拉斯的遺體和他身上拿著的,最愛的陪葬品。

「管它呢!反正維斯萊妮答應把虛空寶石給我,總不能出爾反爾吧!」蒼伊對這位充滿支配**的莫拉斯可沒什麼好感,當即下了決心。就要把虛空寶石從莫拉斯手裡取出來。

「等一下!」夏爾突然從後面走了上來,對蒼伊肅聲說道,「不能碰莫拉斯的身體!」

蒼伊觸電般一下子把手縮了回來,對於夏爾的判斷,這小子還是很信任的。而且,想到莫拉斯之前的布置,蒼伊頓時不敢輕舉妄動起來。

「奇怪,奇怪!不可能呀!」夏爾眉頭緊緊皺著,看著莫拉斯手裡抱著的那本黑書,喃喃道。

「夏爾先生,到底怎麼回事?」蒼伊好奇地問道,「那本書看起來很是平常,有什麼奇怪的?」

「平常!」夏爾冷笑一聲,說道,「小子,這是你看走眼了,這可是莫拉斯成名的黃金元器——黑暗歌謠,裡面記載了無數狠毒而強大的魔法歌曲,按照特定的方法吟唱出來,能釋放出十分強大的力量,黑暗吟唱者的名頭,可不是白給的!」

「黃金元器!」蒼伊這是真的吃驚了,他對自己的靈魂感知很是自信,就算在這奇怪的空間無法放出神識,當初也感應到了審判之仗和冰晶節杖上那充盈著的強大靈魂。但在這黑書上,蒼伊竟然一絲絲魂力的感應也沒產生!

夏爾走近這黑書,審判之仗在書皮上輕輕一點,而後面露震驚之色,驚道,「怎麼會?器靈竟然被封印起來了!莫拉斯怎麼會做這種事?」

也難怪夏爾這麼吃驚了,一件黃金元器的器靈,最怕的就是封印,封印他們就像把器靈放在小黑屋裡,是對擁有智慧的器靈最大的折磨。莫拉斯最心愛的黃金元器,怎麼會遭到這種待遇?

「不行,要先喚醒暗歌問問!」 我要退圈 夏爾眉頭越發皺起,同樣身為器靈,讓這小正太升起一種兔死狐悲之感。

夏爾手持審判之仗,體內充盈的元力儲備,讓他的力量強大的驚人,頓時,一道金光從杖尖飛出,打在黑皮書上。這黑皮書猛地一顫,一道道符文從古書上顯化出來,彼此交融,不一會,一個巴掌大小的複雜法陣,便浮現在書皮上。

「好狠毒的封印!」夏爾的面色愈發難看起來,這種封印沒有期限,要是沒有外力解除,怕是會永遠封印下去。

「暗歌到底怎麼招惹這老頭了!」夏爾不禁為自己的朋友擔心起來,器靈之間也有交情,其實,曙光審判這四位領主,經常在一起探險,所以彼此的黃金元器也頗有交情,這也是夏爾願意幫助娜莉亞原因,其中,夏爾就和『黑暗歌謠』的器靈暗歌,關係很好。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這般對待,夏爾的心情可想而知。

「封印!解除!」夏爾默念一聲,手中的審判之仗舞動起條條金光色的領域之力,灌入黑皮書中,這覆蓋黑皮書的陣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金光消融,不一會,封印黑皮書的陣紋徹底消失,顯露出這『黑暗歌謠』的真實面目。

此時的黑皮書,已經是形象大變,隨著封印解除,書皮表面開始浮現一層細膩的黑色絨羽,渾身蕩漾著一種似有似無,時強時弱的黑暗力量。一眼便能看出不凡來。

「暗歌,你醒了嗎?」 嬌妃傾城 夏爾柔聲問道。

「嗯!只是沒想到救我出來的,竟然是夏爾你!」一道非常虛弱的女童聲,從書中有氣無力地傳出。 第292章不翼而飛的元力

接著,一位女童形態的器靈,從那黑色的絨羽書本上悄然浮現。

蒼伊一見這器靈,就是眼前一亮,這女童五官精緻得宛如天造,看起來也就十一二歲,但已是一頭長發披肩,只不過,她的頭髮不是一根根的,而是一隻只細長的黑色羽毛。下半身卻是一片漆黑,看不真切,單是如此,蒼伊也不會這麼驚訝,關鍵是,蒼伊總覺的,自己好像在那裡見過這女童似的。

塞西莉亞驚叫一聲,一臉不可思議地指著『黑暗歌謠』的器靈,驚道,「怎麼會?怎麼會和老師小時候一模一樣!我見過老師的光影圖片(註:惡魔界的照片),簡直絲毫不差!」

蒼伊心中一驚,知道自己為什麼感覺熟悉了,這暗歌的長相,簡直就是維斯萊妮的幼年版,所以自己才感覺她眉眼間有點熟悉。

「老師?」這小蘿莉暗歌聽了塞西莉亞的驚呼,想了想,露出一絲微笑,慈祥地看著塞西莉亞道,「你是維斯萊妮那小丫頭的弟子嗎?沒想到,那丫頭竟然已經收了弟子!」

「暗歌先輩,我叫塞西莉亞,是維斯萊妮女士的弟子!」塞西莉亞連忙上前行禮,畢恭畢敬,絲毫不敢馬虎,這暗歌雖然貌似蘿莉一枚,但連維斯萊妮都是被其稱為小丫頭,其輩分可想而知。

「沒錯,當年莫拉斯塑造我的形體時,就是參照了維斯萊妮的相貌!」小蘿莉暗歌笑了笑,對塞西莉亞親切地說道,「維斯萊妮還好嗎?我們當年可是相處得很融洽,要不是後來…..」

暗歌好像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苦笑著搖了搖頭,閉嘴不提了。低著頭,看著莫拉斯那宛如乾屍的身體,突然,她看到了莫拉斯那乾枯成黑色的額頭上,那一塊圓形的凸出,臉上登時一片蒼白。

「他成功!他成功了?怎麼可能??」暗歌喃喃自語,不可思議地盯著莫拉斯的額頭。

「暗歌前輩,怎麼回事?」看著暗歌的反應,蒼伊心中一緊,連忙問道。

暗歌經過了一開始的驚嚇,慢慢回過神來,再次仔細看了看莫拉斯的乾屍,疑惑地說道,」不對呀,要是成功了,怎麼會沒動靜,但神元確實凝聚出來了!…奇怪」

「暗歌,到底怎麼回事?莫拉斯再次回到這裡,到底為何?他難道真的不怕此地法則嗎?」夏爾此時也是一肚子疑問,問暗歌道,「還有,你為什麼被封印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暗歌的靈體經過了方才的驚嚇,本來就虛弱的靈體,現在更是一陣搖晃不穩,蒼伊連忙把幾塊元力晶石內的元力,轉化過去,抓住暗歌的手,輸送給這搖搖欲墜的小女孩。

暗歌感激地看了眼蒼伊,她那虛幻得好似煙塵的靈體,慢慢凝實起來,一絲絲元力充盈靈體,讓暗歌有一種久旱逢甘霖的暢快感,她貪婪地吸取著蒼伊輸送的元力,慢慢開口說道:「這麼多年沒有元力儲備,而且被封印起來很難吸收外界元力,你們要是再晚來幾百年,我的邏輯和思維就會消散,靈質再難聚合成魂,黑暗歌謠也會跟著降級。」

「不急,我們這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晶石!」夏爾笑了笑,解救了暗歌,讓他開心了許多,連說話都難得地帶上了調侃的語氣。

蒼伊聽了夏爾的話,險些罵了出來,整整六箱元力晶石,都被這夏爾一句話給佔為己有。現在竟然用本該有自己一份的元力晶石來裝大款,怎能不讓蒼伊鬱悶。

更重要的是,夏爾沒能把元力晶石吸收完全,剩下的晶石自然由蒼伊保管,按照這小子的秉性,當然是沒想歸還,但現在夏爾都這麼說了,就算蒼伊再厚臉皮,也不得不照辦。

「算了,反正也沒剩下多少!」蒼伊自我安慰道,一邊把元力轉化,輸入進暗歌體內。

等所有晶石全部消耗完時,暗歌的形體總算充盈了元力,雖然不及夏爾這樣元力補滿,魂體如實質,但也比起之前那種比幽鬼強不了多少的透明魂體好多了。

「好多了!多久沒有這麼暢快的吸收元力了!」暗歌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

「小子,你也太黑心了吧,剋扣我的元力就算了,暗歌這麼虛弱了,你竟然還剋扣元力!」蒼伊抹了把汗,剛想休息一會,就聽見夏爾的怒罵聲,「這些晶石,就算不能把暗歌的靈體充滿,也能補充八層,為什麼現在只有一半補滿!」

「我怎麼知道!?」蒼伊一翻白眼,鬱悶道,「夏爾前輩,我保證這次沒有剋扣!您想想,就算我剋扣了,那麼多元力,我的身體也容納不了!」

蒼伊連呼冤枉,確實,這小子已經晉級二星境,本來所需的元力就不多,更是在之前剋扣夏爾的元力給補充完了,現在就算剋扣暗歌的元力,沒沒地方容納,所以這小子這次真的沒有剋扣。

「那怎麼回事?怎麼少了這麼多!」夏爾想了想,還是有些懷疑,說道,「元力總不能憑空消失吧,既然暗歌沒有吸收,那隻能是你小子了!」

「難道?」暗歌卻面色一變,想到了什麼,臻首下意識地低頭一看,面色蒼白地看著莫拉斯乾屍的額頭,那個圓形的凸起,此時已經發散出蒙蒙的微光,只不過十分隱蔽微弱。

「不好!」暗歌一下子魂體一顫,黑暗歌謠這本絨羽布滿的黃金元器,從莫拉斯手裡整個飛了出來,一頁頁奇異的黑色紙張緩緩翻開,暗歌的靈體慢慢縮小,最後變做巴掌大小,跪坐在翻開的書本中央,好像一個小小的書精靈,懸浮在夏爾身旁,焦急地說道,「快來不及了,夏爾,快點拿出魔晶,我們兩個來準備全力一擊,把莫拉斯的遺體毀掉!」

夏爾面色一變,但看這暗歌縮小后那風聲鶴唳的樣子,登時把疑問縮了回去,給蒼伊打了了眼色,後者也知道事情有變,不敢大意,掏出一箱魔晶,擺在地上。 第293章死刑宣告安魂曲

暗歌形體變小后,好像書精靈般跪坐在『黑暗歌謠』這本黑色絨羽織就的古書上,那小小的玉手散發著迷人的靈光,對著蒼伊擺在地上的一箱魔晶一招手,足足好幾顆圓球形狀,外形圓滿無暇,五顏六色的勇者境魔晶,凌空飛了出來,鑽入『黑暗歌謠』那敞開的書頁中不見了蹤影。

緊跟著暗歌的動作,夏爾也同樣對著那一箱魔晶一招手,幾顆勇者境魔晶,先是被一股無形之力提在空中,飛往審判之仗,而後夏爾那宛如實質的手掌,對著每一顆魔晶都隔空輕輕一拍,滾圓的魔晶登時變成了一粒粒粉末,混合成一種奇異的液體,散發著侵入心脾的幽香,鑽入審判之仗的杖體。

「黃金元器想要發揮自己的力量,不但需要元力儲備,而且還需要生命精華!」蒼伊看得暗自咋舌,就這麼一小會兒,就用掉了七八顆勇者境魔晶,這消耗的速度,就算把黃金元器給蒼伊,蒼伊也不敢用了。

「乖乖!怪不得只有領主才敢用黃金元器,領主境之下,怕是得到了黃金元器,也承受不了這元器恐怖的消耗。」蒼伊心中一驚,暗想道。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隨著夏爾和暗歌把勇者境魔晶吸收完畢,他們的靈體一陣靈光閃爍,審判之仗和黑暗歌謠同時發散出一陣驚人的靈光,一股無形的壓力,悄然彌散,讓蒼伊都有一種心頭壓上大石的感覺,雖然不是刻意激發,但黃金元器的威壓,還是讓蒼伊這位二星惡魔有些吃不消,王胖子等小惡魔更是不堪,早在這威壓覆蓋的瞬間,就面色蒼白,往後退了好幾步,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場上也只有惜雪和蒼伊,還保持著站立的姿勢。

夏爾面色肅穆地盯著莫拉斯的遺體,現在他的力量全面激發,冥冥中的感知力提升到了極限,同樣感應到了莫拉斯的異常,在他那本應早已死寂的屍體中,竟然有一絲絲元力,以額心為中心,圍繞成漩渦,緩緩旋轉著。

一聲聲古老而莊嚴的咒語,從夏爾的口中緩緩發出,一道道奇異的紋縷,慢慢在審判之仗上浮現出來,這道道陣紋,呈現一種規整而方正的形態,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莊嚴的肅穆感。

夏爾的雙手,突然迸發出前所未有的金色光芒,他強大的靈軀好像燃燒了起來,身體彷彿化作一顆金色的太陽,把整個空間都映射得一片光明。審判之仗對著莫拉斯高高舉起,彷彿一位在做最終審判的法官。與此同時,審判之仗上不再浮現紋路,已經出現的紋路組合成一個完美無瑕的法陣,一種讓蒼伊感覺窒息的法則力量,縈繞在這法陣之上。

「這是近古惡魔法則!」山海老人的低呼聲傳入耳中,但蒼伊還是一言不發,目不轉睛地盯著夏爾的動作,看著他那身化太陽,彷彿法力無邊的身影,蒼伊心中浮現出一絲悸動,那是一種對力量的嚮往。

「以審判之名,宣告死亡!那罪惡的,總將消散!」夏爾那變得毫無感情的聲音從他口中緩緩吐出,而隨著他的話音消散,一股肉眼看不見的法則之力,從審判之仗上發散出來,瞬間便籠罩了整個法師塔第七樓,在這股法則之力形成的領域中,蒼伊驀然覺得,夏爾好像變成了一位高踞審判席的法官,在對著一位罪惡滔天的犯人,判處對方死刑,而自己,仰望著他,彷彿化為了一個觀眾,一個看客,思維雖然還在靈巧地躍動,但身體變得異常僵硬,被一種奇特而強大的力量壓制,根本無法動彈。

「死刑宣告!」蒼伊在心中低呼一聲,認出了這個大名鼎鼎的七星術法!

只見夏爾張開那無形無質的領域后,審判之仗輕輕一揮,一道金光從杖頂的天平中飛出,無數金燦燦,莊嚴神聖的符文在裡面交織,浮現,融合著,而後,這金光略一凝滯,猛地變化為一座巨大的金光斷頭台,一個巨大的高台上,凌空懸挂著一個刀刃傾斜的大鍘刀,彷彿隨時可以落下,斬落凡人罪惡的腦袋。而現在的大鍘刀的位置,正對著莫拉斯那已經羽毛頭髮掉光,變得光禿禿的腦袋。

暗歌雖然準備的比夏爾早,但實力畢竟沒有夏爾恢復得徹底,在夏爾完成『死刑宣告』后,她那彷彿唱歌般的優美吟唱聲,才緩緩停歇,『黑暗歌謠』的書頁緩緩翻開,顯出其中一頁,此頁上面用一種奇異而詭秘的黑色字體,書寫了一段段優美而玄奧的歌謠,而最頂上的曲名,赫然就是三個大字『安魂曲』。

只見一道道音符,化為了實質,呈現一種油亮的黑色,從暗歌的檀口中緩緩飛出,在空中彼此相連,凝聚成一曲奇異的樂章,空氣中開始響徹著一種詭秘的歌聲,彷彿是暗歌吟唱的,但聲音又像從四面八方傳來,十分奇特而詭異,在這迷人的歌聲中,蒼伊頓時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這種感覺來源於身體的最深處,就像十幾天沒睡覺一樣。

心中一凜,靈魂奇點不斷震動,努力地把身體恢復正常,多虧針對的不是自己,蒼伊很快就恢復清醒,四下一看,除了惜雪面露一絲掙扎之色,別的小惡魔,已經是睡眼惺忪了。這黃金元器的力量,簡直強大得可怕,就算只是餘威,也讓蒼伊心顫不止。

暗歌和夏爾對視一樣,後者瞭然地一揮審判之仗,那巨大的布滿陣紋的金色鍘刀,突然從半空中猛地落下,鋒利的刀鋒帶著近古惡魔法則的力量,徑直切向莫拉斯屍體的頭顱。與此同時,一道道音符組合成的樂章,緩緩飛出,在莫拉斯的身體旁慢慢旋轉起來,一絲絲奇特的黑色法則力量,帶著一種死亡,安眠的意境,慢慢侵蝕莫拉斯的遺體。空氣中那種悠遠神秘的歌聲,越來越清晰起來。

兩者同時把自己準備的大招發了出去。而目標,真是那早已死亡的莫拉斯,蒼伊看著這一幕,心中充滿了疑惑。有必要這麼大動干戈嗎? 第294章詐屍

但蒼伊馬上便明白了自己的無知,並在若干年後,仍深深慶幸當時暗歌的先見之明救了自己一命,因為,就在那金色鍘刀快要把莫拉斯的斬首的時候,他那本該已經永遠閉闔的眼瞼,突然就是一跳。

暗歌面色大變,歌唱安魂曲的檀口一顫,險些把這術法中斷,因為她清晰地感應到,莫拉斯額心的那個凸起周圍,一圈圈元力漩渦已經徹底消失,統統被額心處吸收殆盡,那裡,正有一個奇異的發光體,在散發著柔和的白光,這白光,給暗歌一種久違的壓抑感,那是一隻螞蟻碰到大象時的感覺,恍惚間,暗歌好像回到了當年陪伴莫拉斯覲見文森特議員時,回想起當時仰望著那位都瑞卡的守護者,感受到的無與倫比的壓抑感。

「神力!真是神力,莫拉斯真的把神元煉製出來了!」暗歌登時面如死灰,那張美絕人寰的俏臉,一片煞白。

莫拉斯的眼皮一顫后,額心處的凸起,猛地散發出一道柔和的白光,化為一道水桶粗細的白柱,衝天而起,把法師塔無比堅固的塔頂,頂出了一個大窟窿,而後繼續往上空灌入,***這空間灰白色的天空中,彷彿化為了一個白光管道,把這天地和莫拉斯的遺體連接了起來。

就在這白色光柱***天空的一瞬間,在蒼伊驚駭的目光中,莫拉斯的眼皮猛地睜開了,一雙沒有任何生機的眼眸,呈現死寂的灰白色,無神地張開了!

「詐屍了??」蒼伊駭然地面色煞白,一雙彷彿綠寶石般亮若星辰的眼眸,滿是不可思議。誰能想到,這前世只能在《鬼吹燈》里見到的場景,會出現在惡魔界!

莫拉斯那睜開的死灰色雙眼,無神地看了眼襲來的金色鍘刀,和審判懸浮的大大小小的奇妙音符。失去水分而乾枯的臉沒有任何變化,看起來煞是嚇人。只不過,他額心處,散發著一層高貴而神秘的白光,白光漸漸擴散,已經把整個頭顱包裹起來。就在這時,金色大鍘刀已經砍在了莫拉斯的脖子上。就算莫拉斯還活著,也不敢用肉身硬抗一個七星術法,更何況已經死去這麼久了,當即就聽見吱啦一聲彷彿皮革裂開的聲音,莫拉斯的頭顱便被一下子砍掉,像個被白光包裹的皮球一樣,滾落到一旁。

而與此同時,懸浮在他身體旁邊的一個個音符,同時大放光明,彌散在空氣中的吟唱聲越來越大,這是一支帶來死亡的安魂曲,自無限空遠處而來,歌聲空靈,不似凡音。一隻只音符,在莫拉斯身首分離的一瞬間,一個個鑽入他那乾屍般的軀體內,轟隆一聲,強大的聲波帶著濃郁的法則力量,在他體內轟然炸開,他那軀體登時炸成了一粒粒粉塵,散落滿地。

這還沒完,那音符再次響起,奔向莫拉斯那被白光充盈的頭部,與此同時,金色的大鍘刀再次亮起,徑直鍘向莫拉斯的腦袋。

「你們兩個,真是找死!」就在蒼伊以為大局已定時,莫拉斯的頭顱突然漂浮起來,泛起一層層刺目的白光,把金色大鍘刀和黑色音符都逼迫在一旁,發出一陣沙啞到了極點的聲音。

蒼伊聽這聲音,都有些牙酸,因為實在是太沙啞了,好像無數金屬鋸齒摩擦的聲音,十分可怕。

「莫拉斯,你真的不聽我的勸告!研究出了神元?還用在了自己的身體上!」暗歌此時停止了歌唱,身化小小的書精靈,跪坐在黑暗歌謠上,言辭懇切地對莫拉斯黯然說道,「你會後悔的,神靈的一切都是禁忌,你的靈魂不會被虛月接受,只能永遠沉淪!還不如當時安詳地離世,進入虛月中,生在亡靈的世界!」

「暗歌!身為器靈的你,擁有悠長的壽元,怎麼能理解我的痛苦!」莫拉斯的頭顱包裹在白光中看不真切,語氣帶著一絲嫉妒,對這暗歌低吼道,「我不甘心,亡者的世界不適合我,我要縱橫在生者的世界,讓無數惡魔景仰!我要享受著五光十色的世界,我要永遠持有榮耀的權杖!」

「莫拉斯,聽聽你的聲音?」暗歌緊緊皺著黛眉,痛惜地對莫拉斯勸道,「你昔日那完美如珠落玉盤的吟唱者之聲到哪裡去了?現在只剩下猙獰和沙啞?放棄吧,神靈的力量不是你能碰觸的,就算你從祈並者的身軀中提煉出了神力,研究出了神元,獲得了更加悠久的生命,你又怎樣生活在惡魔界?神靈的印記是這麼清晰易辨,文森特議員是不會放過你的?這個社會是不會容納你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計較你封印我,只要你能放棄自己的野心,浪子回頭。也許還有機會獲得靈魂的安眠,進入虛月的懷抱!」

「暗歌,你還是這麼羅嗦!」莫拉斯那白光覆蓋的頭顱突然一陣劇烈的顫抖,彷彿被暗歌的勸告激怒,他的聲音激動起來,沙啞地吼道,「當初要不是你反對,我有怎麼會封印你,這一切都是你自討苦吃!」

「莫拉斯!」暗歌的聲調陡然提高,帶上了一絲憤怒,說道,「你還是這麼不聽勸,你以為還是昔日那個可以隨便封印我的黑暗吟唱者嗎?既然如此,我就跟夏爾一起,把你的肉身徹底毀滅,把你的靈魂徹底暴露在虛月的力量下,看你如何抵禦虛月的接引!」

「暗歌,你這個叛徒!」莫拉斯激動地吼道,「不要以為你們可以這麼輕易地擊敗我,雖然當年我的身體太過衰朽,無法抵禦神元的同化,不得不坐化而亡,但靈魂卻藉助神元的力量阻擋了虛月的牽引,經過這麼久總算把神元徹底掌握,現在的我!獲得了第三階梯的力量,哪是你們可以揣測的!」

「第三階梯的力量哪是這麼容易獲得的!」暗歌冷笑一聲,說道,「你也不過提純出了七滴神力,煉製成了神元,獲得了和祈並者十分相像的身體,但神靈已經隕落,而你的力量卻來源於神靈,這裡的神力只是無根之萍,用一點就少一點,你的力量早晚會枯竭!」

「誰說我的力量會枯竭!?」莫拉斯同樣冷笑一聲,沙啞的聲音吼道,「我能感覺到,從遙遠的地方,同樣有一絲絲同源的神力,能夠不斷地補充我的神元!早晚有一天,我會徹底研究出神力的奧秘,跨入那一步!和文森特議員比肩而立!」 第295章誤打誤撞

夏爾手持審判之仗,那巨大的金色鍘刀仍然懸浮在莫拉斯頭頂,不過被一層白光阻礙,無法斬落而下,他聽了莫拉斯的話,不以為然道,「莫拉斯,不要危言聳聽了,怎麼可能還有神力補充你體,難道這尊神靈還活著不成!?」

「夏爾,你跟你的主子一樣自以為是!」莫拉斯冷哼一聲,說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實如此,你們兩個最好讓開,等我取得此地的神力源,再塑軀體后,可能會考慮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過你們,否則,等我神元大成,定會把你們的靈質吞噬殆盡!」

「莫拉斯,我看自以為是的傢伙是你才對!」夏爾不怒反笑道,「原來你需要吸收此地的神力源,再塑身體,這麼輕易就把自己的目的告訴我們了,我看你的腦袋,定是在這麼久的沉睡中秀逗了!」

蒼伊也覺得意外,現在雙方絕對是敵非友,哪有這麼輕易就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的。

「夏爾,你真是冥頑不靈!」莫拉斯此時的語氣,卻突然平靜了下來,他的頭顱包裹在白光中,飛了起來,額心迸射出白色光柱,貫穿天地,彷彿和整個奇異的空間都取得了聯繫,緩緩開口,淡聲說道,「我之所以這麼說,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希望給自己一個放你們生路的理由,沒想到你們這麼冥頑不靈,罷了罷了!今天,你們統統留在這裡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