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去了,鬼屋哎,我從小就怕鬼,你又不是不知道!」田七葵遊戲打的太認真,並沒有聽到開門的聲音。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向禕辰腳步放緩,走到了女孩的身後。

「喂,你們兩個談情說愛的夠了,不要在遊戲里虐狗!」

又是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向禕辰這次聽得清楚,整個人莫名覺得有些不爽!

談情說愛?

剛剛約小妮子出門的是他男朋友嗎?

向禕辰想到這裡,眼前出現昨晚那個纏綿的吻,如果田七葵也像昨晚一樣去吻別的男人….

想到這裡,他的心莫名的有些堵得慌。

「李白,你是傻的嗎?就不能猥瑣點嗎?」

又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了,好像是在說遊戲里的李白玩的太菜了。

向禕辰看了看田七葵的手裡的遊戲,是她在玩李白?

額…Anallyhasbeenslain…

李白又被殺了。

看了幾秒鐘,向禕辰忍不住了,他向前一步坐到了沙發上,然後將田七葵整個人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兩條腿的間隙中。

田七葵懵逼了,這個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還有這個姿勢什麼什麼情況?

田七葵想要開口反駁,但是卻看到向禕辰握住了她拿手機的雙手,在自己是手機上靈活的操作著。

「打的這麼爛,還不專心一點!」向禕辰側在田七葵的耳邊,看到她想要掙脫的模樣,便低聲開口提醒道。

田七葵還未來得及說話,便被向禕辰說話時噴在耳尖的熱氣弄的有些痒痒的。

「Doublekill」

「Triplekill」

「Quadrakill」

「Pentakill」

田七葵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遊戲中不停出現的提示音打斷了。

五連絕世四個字出現在了屏幕上!

「握草,七葵,你什麼情況,大神附體了?」石頭看到自家李白騷氣的走位和操作,把敵人殺的片甲不留,恨不得自己都跪下叫爸爸。

「那當然了,我一直都這麼厲害。」

田七葵不要臉的說了一句,想要側過臉去,偷偷看一下大神的表情。 「專心一點。」向禕辰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而是關掉了自己的喇叭,對她說了一句。

「哦,好的。」田七葵的臉有些紅,因為她除了感覺到向禕辰依靠在她身後幾乎是肌膚相親的溫度外,還感覺到了她頸窩持續不斷的呼吸。

這個姿勢太曖昧了….

田七葵不由得心跳加速。

她從來沒有和一個男人有過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即使知道對方是個Gay,但是也是個男人啊!

田七葵心裡想著,坐在向禕辰懷裡就越發的不自在,不由自主的晃來晃去。

「還想不想贏了?」這個女人真以為他是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嗎?

「想!」田七葵聽到這句話,便安定了下來,一動不動的盯著屏幕。

她堅定的告訴自己,魚神喜歡男人…

魚神只是把自己當成Gay蜜…

嗯,就是這樣!

田七葵心裡這樣想著,把向禕辰幻想成了沈年年,好像這樣的姿勢便也沒有那麼不可描述了。

這一局毫無懸念的贏了…

「還玩嗎?」向禕辰沒有放開田七葵和她的手機,依舊是把她圈在懷中的姿勢,詢問了一句。

「不玩了吧!我去給你做晚飯。」田七葵心裡有個小九九,不知當講不當講…

「我再帶你打一局,然後你再去做飯。」不知道為什麼,不想讓眼前的女孩離開他的懷抱,這個姿勢很舒服,她…很香。

「好的呀!」田七葵很快的應了下來…

她莫名有信心,覺得這一局會是她農藥史上的巔峰時刻。

很快,石頭再次發來了組隊的邀請。

向禕辰這次仔細的看了一下,原來石頭和一年年兩個人,是她的朋友。

向禕辰在心裡默默的記下了這兩個id。

向禕辰知道她喜歡玩刺客,便還是選擇了李白,剛開始靠打怪收線上的小兵,很快就發育起來。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的操作,感覺看大神打遊戲,也是一種享受。

「Firstblood」向禕辰本來在安安靜靜的打怪,但是對面的法師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過來和他搶小怪,被他一個二技能就秒掉了。

「哇哇哇!!我拿了一血!拿了一血!」田七葵高興的叫了起來,這是她第一次在打遊戲的時候,拿到了一血…

額…她的遊戲賬號,第一次拿到一血。

總之,值得高興。

拿到一血之後的向禕辰,很快的發育起來,全場的最高等級。

再一次五殺的時候,田七葵就沒有之前那麼興奮了,反而覺得大神做什麼都是正常的。

不過文斯童和沈年年就不淡定了。

一直在遊戲里和微信上不聽的發語音和消息。

他們甚至懷疑有人綁架了田七葵的賬號,要幫他打到王者…

「legendary」

「啊啊啊! 願做你的童養媳 超神了嗎?」田七葵再次興奮了起來,雖然她不能轉過身,但是卻抓著向禕辰的手臂不停的搖晃。

「天呢,我竟然超神了,我好厲害!」田七葵有些語無倫次!

不怪她好嗎?

這個是超神!

她從沒有想到,她有生之前,竟然能在遊戲中超神一次! 「傻瓜!」向禕辰看著她笑的花枝亂顫的模樣,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來,摸了摸她頭上的丸子。

也許向禕辰自己都沒發現,現在的這個姿勢和動作,意味著什麼,而又有多麼的曖昧。

他只是知道,他想這樣做,他很舒服,也很開心。

意味著什麼?

他不在乎…

「victory!」

很快…對方知道大勢已去,便早早的點了投降。

田七葵感覺自己再次被刷新了記錄。

以前都只有自己投降的份,現在竟然對方投降了,真的是活久見。

「魚神,你真的好棒!」田七葵轉過身來,整個人對上了向禕辰有似笑非笑的臉龐。

「真的!我沒想到,原來魚神你書寫的棒,遊戲竟然也打的超好!」田七葵說的很興奮,烏黑的雙眸好似會說話一樣,吸引著他的目光。

向禕辰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模樣,神色微愣。

田七葵沒有得到魚神的回應,冷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和他的距離只有幾厘米…

「額…」田七葵猛地站起來,想要退出他的懷抱,卻不想盤腿的時間太久,有些麻了…

就這樣,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撲在了向禕辰的懷裡…

「舒服嗎?」向禕辰看著女孩緋紅的容顏,挑了挑眉問道。

「啊?舒服…嗎?」向禕辰平時一副冰山臉,但是笑起來的時候,好似是把冰山融化的暖陽,直射心田。

「嗯…你撲在我懷裡,舒服嗎?」向禕辰聲音上揚,兩隻手虛抱在田七葵的身後。

他想得到,女孩保持那個姿勢太久了,現在應該是腿麻了,但是卻還是想調戲一兩句。

「對不起魚神,那個,腿有點麻了。」田七葵一邊解釋,一邊試圖站起來,但是事與願違,雙腿無法站穩,讓她再一次重重的摔倒了向禕辰的身上。

「唔!」一個重力,向禕辰悶聲哼了一句。

「對不起,對不起。」田七葵覺得自己要糗死了,剛剛的好心情,一下都沒了。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她挪著身子,去到了沙發的一旁,雙手試圖揉了揉雙腿,希望可以儘快的好起來。

「這裡嗎?」向禕辰側過身子,將田七葵的一條腿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在幾個穴位上輕輕的揉了揉。

「好些了嗎?」田七葵再次懵逼了。

這是什麼情況?

大神幫她揉腿?

還溫柔的問她好些了嗎?

田七葵似乎沒有聽到向禕辰的話,而是不輕不重的在自己臉上打了一個巴掌,證明自己沒有在做夢。

向禕辰看著她的動作嗤笑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換了另外一條腿,依舊是在那幾個穴位上,輕輕的揉了幾下。

「現在應該可以了,你試試。」向禕辰將她的雙腿放到了地上,輕輕的說了一句。

「啊?哦!」田七葵依舊覺得這一切都好像夢一樣,她輕輕動了動,真的不麻了,便站了起來。

「哇塞,魚神好棒!」田七葵越發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

連按摩穴位這種事情都懂…

「呵…」向禕辰冷笑了一聲,剛剛溫柔的眼光一瞬即逝,換上了公式化的清冷。 「晚上吃魚。」向禕辰說了一句,然後拿起田七葵放在沙發上的手機,繼續說道:「我幫你升級,怎麼樣?」

田七葵微微愣神了幾秒,然後便急忙點頭表示同意。

田七葵屁顛屁顛的去了廚房,大神想吃魚,但是好像家裡沒有新鮮的魚,遲疑間,便聽到門口傳來的敲門聲。

田七葵放下手上的活,便走去門口。

「您好?您找誰?」田七葵看到一個西裝男站到門口,手裡拎著的水桶里有…兩條魚?

「田小姐?」秦哲明知故問的確認著。

「是…」田七葵有些懵,魚神剛說要吃魚,回頭就有人送上門了??

「這是我家少爺定的魚。」

秦哲將魚桶遞到了田七葵的手上,餘光瞄了瞄自家少爺,看到他正在沙發上打著遊戲,並且似乎心情不錯的樣子。

秦哲自覺他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向禕辰肯定是聽到的,不過看著他似乎並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便識趣的離開了。

「噯…你等等…」田七葵想叫住送魚的傢伙,可是…一溜煙的見不到人了。

「唉…」田七葵看著桶里活蹦亂跳的魚,嘆了一口氣,雖說做魚她會,但是殺魚這種事情,她還沒有做過…

田七葵遲疑了一會,然後拎著兩條魚回到了廚房。

秦哲送過來的一條鱸魚和一條黑魚。

鱸魚清蒸,黑魚嘛…切片做酸菜魚最好…

不過殺魚這個事情,確實有點為難。

田七葵看著池子里活蹦亂跳的魚,不由得撇了撇嘴巴!

向禕辰一邊打著遊戲,一邊觀察著門口的動靜。

聽到秦哲送了魚之後識趣的離開,便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還有一件事,始終吸引著向禕辰的注意,就是田七葵微信上不停蹦出來的消息…

他記得這兩個id,石頭和一年年。

聊天的內容,似乎是那個石頭拿了三張去往某個地方的門票,讓邀請田七葵一起,但是她拒絕了。

現在這個石頭還緊追不捨…

這讓向禕辰有些不爽…

《恐怖世界》

向禕辰知道這個名字,向氏曾經贊助過的一個巡迴表演的社團。

他們有著自己的劇本,道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