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叔叔啊,結婚的事以後再說。我現在還不想結婚啊。」喬君都快頭疼死了。他現在最不願意提起的就是結婚的事情,沒看到血芯兒正滿臉不高興的瞪著自己嗎?

2020 年 11 月 18 日

「賢女婿啊,你這什麼話,我家蘭蘭可是非你不嫁。」木天華立馬就不願意了。 「木叔叔,我才十九歲好不好?現在結婚,太早了。最起碼也要等到兩三年後再結婚吧!」喬君嘴角泛著苦澀,跟木蘭蘭結婚了,林傾城和韓刀月怎麼辦?他現在最頭疼的事情就是結婚的事情。

木天華覺得在理,「你說的也是,現在結婚確實早了。那我就等你三年,三年後,你們必須結婚。」

「嗯。木叔叔,我現在還有事,你忙你的。等蘭蘭來了,叫她不要找我。就說我有任務在身。」喬君道。血靈兒還在魔影的手中,他必須去救。

「去吧,你是軍人,軍人就該保家衛國。」木天華用長輩的口氣說道。他已經把喬君當成了准女婿,因此說話不像以前那麼拘謹。

喬君沒有說話,轉身向大廳內走去,他不是那種目無尊長的那種人,木天華和東方美蘭雖然給他的第一印象很糟糕,但無論怎麼說,他們倆都是木蘭蘭的親生父母,他就算心裡再不願意,也必須尊重。

木天華看著喬君的背影,自詡了一聲,「這小子倒是識大體。蘭蘭的眼光不錯。」

喬君來到大廳。

第一眼便,看到了冷冰冰和汐雨涵在低聲交談著什麼。

喬君剛走過去,汐雨涵就抬頭看向了他,她抿了抿嘴唇道,「喬先生,鳳血對鳳凰族來說,比全族性命還要重要。喬先生可願意與我交換?」

喬君想了想,暗中傳音給汐雨涵,「可以交換,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說我用全部的鳳血和你交換的。」

汐雨涵心裡大喜,立馬用神念暗中傳音道:「喬先生,我只要兩滴就可以。你的條件我答應了。」

喬君也沒再說什麼,而是看向了冷冰冰,「師姐,你和汐雨涵小姐在聊什麼呢?」

喬君主動跟她說話,冷冰冰心裡開心極了,不過她嘴上卻依舊保持著冷漠:「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隨便聊了幾句有關鳳血的事。」

喬君點了點頭。

「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讓鳳凰族能順利拿到風血,好讓所有修真勢力打消對鳳血的主意。現在好了,鳳血在你手中,我們就放心了。」冷冰冰看著喬君道。

「喬先生,我願意拿出十張通天符交換你手中的一滴鳳血。」

就在這時,一穿著一身白色長袍的魁梧長發男子,走到喬君面前,神態略微恭敬的道。

他是青龍寨的寨主,孟博瀚。

看到孟博瀚帶頭,其他勢力的人就坐不住了,紛紛上前,開始拿出了自己的寶物。

「喬先生,我是天罡宗的宗主,羅峰陽。我願意拿出一百顆療傷極品丹藥與您手中的一滴鳳血交換。如果不夠,我還可以額外送你十顆大補元丹。」

「喬先生,本宮是冥月宮的宮主,郭柔柔,本宮願意拿出冥月宮的鎮店之寶,冥月劍,與你手中的一滴鳳血交換。」

「閣下,我是……」

……

所有勢力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嚷嚷著拿出寶物要與喬君的鳳血交換。喬君皺了皺眉,他冷聲道:「大家安靜!」

他的話音剛落,場面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他。

「諸位,我已經答應鳳凰族的汐雨涵小姐,要拿出全部的鳳血和她交換。你們要想交換寶物,就跟汐雨涵小姐交換吧!」喬君玩了一招移花接木,直接將球踢給了汐雨涵。

汐雨涵也不在意,她優雅的站起目光平靜的掃向眾人,「諸位,喬先生說的沒錯,他已經答應將全部的鳳血和我交換。而且我們鳳凰族對鳳血勢在必得。如果還有人敢打鳳血的主意,那你將是我們鳳凰族的最大仇敵。」

聽得此話,大家都滿臉失望,畢竟他們都清楚鳳凰族的勢力,他們這些小門小派,怎麼可能和強大的鳳凰族對抗?一滴鳳血是小,得罪了鳳凰族那可是滅門之災啊。

喬君看了一眼眾人,將事先準備好的一玉瓶交給了汐雨涵,有些期待的說道:「汐雨涵小姐請將你的寶物也拿出來吧。」

汐雨涵微微一笑,接過玉瓶驗證無誤后,從戒指空間取出一把流轉著遠古滄桑符文的黑色摺扇,拿在手中說道:「這把摺扇是我們鳳凰族一直珍藏到現在的第二件神器,它不僅可以呼風喚雨。而且還可以施展出各種法術,比如治病救人,御空飛行,變化多端,你想怎麼樣它就怎麼樣。

喬先生如果喜歡,我願意拿出這把神器跟你交換。」

喬君神色一動,這麼好的寶貝,他豈能錯過,他立馬就說道:「我願意交換。」

「好!成交!」汐雨涵說著直接將摺扇遞給了喬君。

喬君接過摺扇,仔細看了起來。

「這寶扇竟然是一件神器。天呢,老夫是不是看錯了。」天罡宗的宗主羅峰陽揉了揉眼睛說道。

「羅前輩你看沒錯,這摺扇的確是鳳凰族的傳承之寶。曾經鳳凰族的族長大人就因為這把摺扇才威震武林的。」斬月教的教主,韓雨情在他旁邊說道。

「韓教主,聽你這口氣,莫非你見過鳳凰族的族長大人?」羅峰陽很是震驚的問道。

「不瞞你說,我師父跟鳳凰族的族長大人曾在五名界交過手。我師父就敗在這把摺扇上。您可能還不知道吧,這把摺扇真正的用途在於讓時間停止不前。另外還可以屏蔽修真者的神念,只要隨身帶上這把摺扇,任何人的神念都可以屏蔽在五公裡外。不過前提條件是,必須認主。」斬月教的教主韓雨情很是羨慕的說道。

……

喬君聽著周圍的議論聲,心情很是愉快,他想了想,傳音給汐雨涵,問道:「如何認主?請告知!」

汐雨涵沒有任何猶豫,便暗中將如何認主的方法傳授給了喬君。

喬君聽完,便拿出一把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當眾滴在了摺扇上,很快他的神念和真元鋪在摺扇上,默念認主口訣。

隨著口訣的默念,這把摺扇發出七彩神光將整個大廳照亮,漸漸的,摺扇之中湧出一道道滄桑的古老符文,沒入了喬君的識海當中…… 半個小時后,冷冰冰因為有任務提前離開了。喬君卻沉侵在對摺扇的煉化當中……

差不多過了三分鐘后,喬君突然睜開了雙眼,隨機一道駭然的精芒從他的雙眸之中爆掠而出。

「恭喜喬先生,煉化成功!這陰陽扇從今日起,就是喬先生你的了。」汐雨涵動人一笑。

「這是陰陽扇?好名字,哈哈……」喬君看著陰陽扇哈哈大笑起來。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 此刻他煉化這陰陽扇之後,才知道這陰陽扇是自動認主了,否則他煉化這陰陽扇,最少也要用一年的時間。

「喬先生,我想問你一句,你是否有特殊體質?或者說特殊靈根?」汐雨涵突然盯著喬君問道,一張絕美的俏臉上帶著好奇之色。

「汐雨涵小姐,為何如此問?」喬君不解的問道。

汐雨涵暗中傳音道:「因為這陰陽扇是神器,它對你自動認主,這就說明,你有超乎常人想象的特種體質或者靈根。

一般來說,只有混沌體質才能凌駕它,並且讓它自動認主。

曾經我們鳳凰族的族長大人試圖煉化過它,可是最後失敗了。她只得到了陰陽扇的一半能力。」

喬君聽后,恍然大悟,隨機收起陰陽扇,「原來是這樣。這次我算是撿了個大便宜。」

他並沒有再多說什麼,有些話他不說,汐雨涵也會明白。

汐雨涵見喬君不多言,心裡就已經有了答案。這次鳳凰族的族長大人突然派人送來陰陽扇和一張武林貼,她千囑咐萬囑咐自己,一定要用陰陽扇跟喬君交換鳳血,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鳳凰族族長大人的地位在鳳凰古城那是無比高上的,怎麼可能將一件神器拱手送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世俗界之人?

再說了,鳳血可以用別的等級高的法寶來交換的,不一定非要用族中神器陰陽扇來交換。

現在看來,她們那尊敬的族長大人可能認識喬君。又或者說,族長大人跟她一樣,發現了喬君的特殊體質或者特殊逆天靈根。

因此這才願意拿出陰陽扇來換取喬君的信任,又或者說她想結識喬君這樣的少年奇才。鳳凰族缺的不就是喬君這樣的人嗎?

喬君看見汐雨涵好像在思考什麼,於是站了起來說道:「好了,汐雨涵小姐,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

汐雨涵立馬回過神來,她先是有些發愣的看著喬君,然後好像突然記起了什麼似的,滿臉期待的說道:「喬先生,一個月後,鳳凰古城將要舉辦一場武林大會。凡事進入元嬰的青年才俊都會參加。我們族長大人特意邀請你去參加。這是族長特意給你的武林帖!」

汐雨涵並沒有把真正舉辦武林大會的目的說出口,她怕喬君一口拒絕了,因為舉辦武林大會的真正目的在於比武招親,而招親的對象正是她汐雨涵。

喬君並沒有多想,就接過汐雨涵手中的武林貼,看了起來,很快他皺著眉頭問道:「這好像是你們鳳凰族發出來的武林貼,我根本沒有去過鳳凰古城,你叫我去參加什麼武林大會,我怎麼去啊?」

總裁的蜜糖寶貝 「喬先生,你將神念投進武林貼的字體當中,就知道了。」汐雨涵微微笑著說道。

喬君立馬照做,很快一道信息出現在了他的識海當中,他讀完信息后才知道,原來鳳凰古城就是鳳凰族一直以來居住的地方,而且它就在天靈山。距離雲城特別近。

武林貼暗藏的內容裡面寫的清清楚楚,特別是去鳳凰古城的方法寫的很清楚。

這裡面還提到天靈上周圍全是仙級結界,常年白霧繚繞,如果沒有人帶路的話,根本找不到天靈山的具體位置。

喬君曾聽師父說過,很多武林高手試圖尋找過天靈山,結果神識掃遍了接近雲城的所有大山。別說找到天靈山了,就連自己都離奇失蹤了。而他師父就是其中一位。

如果不是天靈山的守山人員將他從白霧中扔出去,他師父很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出的來。

現在好了,有了這張武林貼,喬君就可以暢通無阻的去傳說中的鳳凰古城轉轉了。這可是他師父畢生的心愿啊,他作為徒弟,自然要代替他師父轉轉了。

「我已經知道怎麼去鳳凰古城了,只是我不明白,你們鳳凰族怎麼會想到邀請我一個無名小輩?參加武林大會?」喬君將武林貼放進戒指空間后,有些奇怪的問道。

「喬先生,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是陰陽扇的主人。所以你有資格進入鳳凰古城,參加武林大會。另外,你是我們鳳凰族的最大恩人,鳳凰古城,你可以來去自如。」汐雨涵笑著道。

喬君微微一愣,原來,自己煉化了這陰陽扇,鳳凰族的人才對自己這麼客氣,如果自己今天煉化不了這陰陽扇,恐怕這武林貼就不會發放給自己了。

想明白這一點后,他笑道:「如果下個月,我有時間的話,我一定去鳳凰古城。如果沒有時間……」

汐雨涵有些緊張的突然打斷了喬君的話,「喬先生,沒有如果,你必須去,因為收了這武林貼,從來都沒有人敢不去的。如果你到時候不去,我們鳳凰族將會取消你的一切資格!」

喬君尷尬的笑了笑,「那我一定去,我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汐雨涵聞言,傾城傾國的俏臉上立馬浮現了一抹難得的笑容,「那我在鳳凰古城等待喬先生的大駕光臨。」

喬君將汐雨涵的笑容盡收眼底,不過他並沒有多想,而是好奇的問道:「汐雨涵小姐,可否告訴我,你在鳳凰族是什麼身份?我覺得你談吐舉止都不一般。」

汐雨涵微微一笑,「等喬先生到了鳳凰古城,我就告訴你。現在保密。」

「切!你不說我還不稀罕!賣什麼關子啊!」喬君嘴上這麼說,但心裡卻對汐雨涵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汐雨涵看著喬君故意露出的鄙視表情,她突然覺得喬君其實挺可愛的,不像之前那樣,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 跟汐雨涵寒暄了幾句后,喬君直接無視血族和時光族人殺人的目光,淡定從容的離開了接待大廳,然後直接帶上大廳外面等候他的血芯兒出了天華星際酒店。

喬君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看見魔影的人,這讓他立馬想到,這群人肯定去了綁架血靈兒的地方。

「君君,魔影的人說,他們就在萬妖山的山頂。」血芯兒剛出酒店,就對喬君說道。

喬君愣了一下,萬妖山對他來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萬妖山的谷底不是封印了萬妖之祖的元神嗎?他的戒指空間里還有萬妖之祖的另一半元神呢。

隨機他點了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去萬妖山。」

唰唰!喬君的話音剛落,兩人就化作兩道遁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萬妖山最高的一座山峰之巔上,卡卡格負手而立,深邃幽冷的目光如黑暗的無底洞一樣,深不見底,令人不敢直視。

就在這時,一黑衣老者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卡卡格的身後,弓著腰,神態恭敬的問道,「卡卡格護法,剛少主打來電話,讓我們不惜一切代價拿到鳳血和時光寶盒,您說怎麼辦?」

「哼!怎麼辦?少主他自己怎麼不來?」卡卡格冷哼了一聲說道:「那小子已經把全部的鳳血交換給了鳳凰族的使者,我們跟鳳凰族作對,那不是以卵擊石嗎?」

「大護法,時光寶盒好辦,血芯兒是白金級的殺手,她肯定會帶著時光寶盒來交換她的雙胞胎妹妹。關鍵是鳳血,我認為那小子私藏了一部分鳳血。您想想看,要是您的話,您會願意拿出全部的鳳血來交換?」黑衣老者微微低著頭道說道。

卡卡格神色變得激動起來,「你的意思是,他身上還有鳳血?」

黑衣老者肯定的點頭,「是的,大護法,我敢肯定!那小子肯定知道鳳血的珍貴。」

卡卡格點頭,「不錯,一滴鳳血就能讓人脫胎換骨,壽命可抵達一萬年。修為和功力可以飆升。那小子不可能是一個白痴。」

黑衣老者想了想,突然提醒道:「大護法,時光寶盒和鳳血現在都在那小子的身上,血芯兒一旦成功,她會不會乘機殺了他,奪取他身上的所有寶物?」

「別忘了,我們手中還有血靈兒。」卡卡格淡淡的說道。

黑衣老者聽完,殷勤的笑了起來,「血芯兒現在就是我們魔影的一條聽話的母狗,只要大護法願意……」

就在這時!

黑衣老者的話還沒說完,兩道黑影從那白雲之巔,化作兩道遁光極速飛了下來,很快,兩人落在了卡卡格身後三百多米的草地上。

「血芯兒你帶喬先生來這裡是何居心?」卡卡格轉身,冷冽的目光看向血芯兒冷聲問道。

「卡卡格,血靈兒是我的朋友,你們竟敢綁架她,是不是嫌命太長了?」喬君冷聲問道。

「喬先生,既然你來了,那好說,交出你身上的儲物戒指。我可以叫手下的人放了血靈兒,如果你不交,我現在就殺了她。反正都是一死,我何必怕你。」卡卡格淡淡的說道。

喬君扭頭看向血芯兒,淡淡的說道:「血芯兒你先去殺了這元嬰六層大園滿的老頭,然後去救靈兒,這傻比交給我好了。」

血芯兒聞言,纖纖玉手突然張開,一把銀白色的長劍就已經被祭出,那銀白色的長劍剛一被祭出,就發出一道尖銳的劍鳴聲。

血芯兒作為白金級的職業殺手,出手異常果斷乾脆,幾乎寶劍剛被祭出,她就揮劍,劍鋒對著黑衣老者隔空刺了過去!

頓時,虛空之中,劍鳴震震,恐怖的劍芒帶著可怕的一道道劍氣,以摧枯拉朽的威勢,刺向了神色淡然的黑衣老者。

這把銀白色的長劍喬君認識,正是她母親血蓮子的貼身佩劍,她母親一直提在手中,從不離身。

現在看來,血蓮子將心愛的寶劍送給血芯兒了。

血芯兒剛祭出銀白色長劍,黑衣老者的手中就多了一把黑色的大刀,他幾乎也想都沒想,黑色大刀就帶起一道黑色的刀芒,劃過虛空劈向了血芯兒。

但是隨即他就感覺到被激發出去的真元,竟然在他身體周圍十多米出滾滾翻滾起來,就是沒有辦法掙脫周圍的空間。

黑衣老者臉色一沉,他就算是一頭蠢驢也明白了這是為什麼,對方在激發劍芒的時候,就已經用威壓束縛了他的周身,使得他激發刀芒的時候根本無法肆無忌憚的使出全身的真元。

黑衣老者此時心裡後悔不已,如果剛才他使出全力,也不至於自己的刀芒全部被對方阻攔。到時候就算是不敵,他也可以中途抓住機會掙脫出約束。

可是現在他將九成的真元都用來掙脫對方的束縛了,導致了他的下品真器『黑雲刀』沒有辦法起到任何作用。再者時間有限。

果然,正當他驚慌失措的時候,血芯兒激發出來的數道劍氣已經全部擊在了他的身上。

那帶著強悍殺意的恐怕劍氣席捲而來的時候,黑衣老者全身變得冰冷,他此時明白血芯兒不但比他修為高,而且還不是元嬰六層的修為。這種渾厚的真元,就是元嬰七層修士也不一定有。

雖然他還想向卡卡格求救,可是血芯兒的數道劍氣已經將他的身體擊成了碎片。一個小小的元嬰剛一逃出,就被血芯兒刺出去的第二劍氣擊中,變成了虛無。

另外一邊,喬君祭出的陰陽扇如同一座大山壓在卡卡格的頭頂,使得擁有元嬰八層修為的卡卡格面如死灰,身體更是無法動彈一下。

喬君看著血芯兒擊殺了黑衣老者,頓時滿意一笑,「芯兒好樣的。現在快去救你妹妹,我有幾個問題還要問卡卡格。」

「那你要小心!」血芯兒看了一眼如同一座黑雲一樣的陰陽扇,轉身就走了。他心裡萬分的震驚,但是現在救人要緊,有什麼疑問,也要等到救出血靈兒才能問喬君。 對於血芯兒去救血靈兒,喬君很是放心,因為血靈兒被關押的地方只有幾個魔影的金丹境強者。

另外,他已經暗中用神念封鎖了這裡,那幾個金丹境強者想要用神識洞察這裡,那幾乎不可能。

毫無疑問,血芯兒去偷襲那幾個金丹境強者,肯定能手到擒來。

血芯兒剛消失不見,喬君就冷漠的看向了壓在陰陽扇底下的卡卡格,冷聲問道:「卡卡格,你們魔影三番五次的跟我作對。是不是以為我好欺負?」

卡卡格此時面色漲紅,筆挺的身體硬生生的佝僂了下去,他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也沒能掙脫出這陰網扇的鎮壓。

此時,喬君問話,他面色突然猙獰起來,「小子,本座告訴你,跟魔影作對只有一個下場,無論無論是誰,都要死!」

「卡卡格你死到臨頭,嘴還這麼硬,好,現在我讓就你嘗嘗陰陽扇的厲害!」喬君冰冷的話音剛落,陰陽扇就變成一大鐵鎚,狠狠地砸向了卡卡格的後背!

碰!一聲,讓人心神劇顫的咚響聲傳來,卡卡格頓時口噴鮮血,來了一個狗吃shi的動作。

此時此刻,他後背的脊椎骨盡數斷裂,五臟六腑都移位了,卡卡格疼的癱在了地上,面色蒼白無比。冷汗更是布滿了他的額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