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的時候,我會幫你。」

2020 年 11 月 18 日

言下之意,如果還有這種情況,帝君霖會毫不猶豫的將原主趕出這個身體。

「不,我還有些事情要知道,我會好好把握分寸的,你別管,好么?」

帝君霖的眼裡染上一層黑墨,慕君玥主動的將自己的嘴巴湊了上去。

嗯,送上門的小白兔,至於其他的,現在先由著她好了,到時候她又不知道,嗯,就這樣辦!

「現在可以說說你的事情了?」

慕君玥一臉幽怨的看著某個大尾巴狼心滿意足的喂著自己葡萄,忿忿不平。

「這裡是秘境,有條青龍,本來是想捉了給你當鎮場面的來著,然後就遇上了那群人,然後想困住我之後活捉我,但是他們進不來,我不出去,他們也拿我沒辦法,可是,誰知道他們竟然把你也帶來了。」

帝君霖搖搖頭,「還是我想要的那個小姑娘。」

「那現在怎麼辦?」

「等。」

帝君霖一臉的高深莫測,慕君玥卻莫名的想打他怎麼辦,忽然想起來自己之前對黑影也是說的等,難道他當時的心情也和自己一樣?

嘖嘖嘖!

等等。

「青龍?」

「嗯。」

帝君霖無奈又寵溺的擦了擦慕君玥的嘴角,而瑪麗蘇女主的當事人卻一點沒感覺,「這裡本來就有青龍的么?以前怎麼沒聽說過的?」

「不是,最近剛剛出現的。」

「大約什麼時候?或許?三個月前?」

「嗯,差不多。」

夭壽啦,搞事情啦!那不就是自己在禁地里的時候?慕君玥又想起壁畫上的那些內容。

「不僅是青龍,其他位面也相繼的出現了龍和神器。」

「難道是龍的九子,和上古十大神器?」

帝君霖挑眉,慕君玥有些心虛,「應該是很早就出現了的吧?」

「是很早就存在了的,可是出現?這些東西已經沉寂了很久了,也不是沒有有野心的人想要找到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這麼多年了,別說是見到,就是連他們的消息也沒有,但是三個月前,他們卻齊刷刷的現身了,那個動靜就連天道都感應到了。」 「天道派了天道使者到各個位面查看,目前沒有什麼線索。」

「啊,哦。」

他的小姑娘有事情啊!

「說來也奇怪,那些東西自三個月前就再也沒有動靜了,似乎好像只是提醒人們他們的存在而已。」

「那個,你對上神知道多少?」

「上神?」

「嗯。」

「現在有很多老人都不一定知道還有上神了。」帝君霖似有若無的眼神飄忽著,慕君玥尷尬一笑,「我實在禁地里看到的這些東西。」

「禁地我也去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慕君玥不在言語,她能說的只有這些,別的她還沒有足夠的相信眼前的這個男子,但是她很喜歡他。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能說的話,帝君霖沒有強迫她對他坦誠,「那你應該知道現在只有一個圖言上神了吧。」

「恩恩。」

「時笙上神和遙古上神不知所蹤,圖言上神的行蹤搖擺不定,倒是有個地方叫一語成擮,這個地方應該會是你想找的地方。」

慕君玥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瞭然的看著帝君霖。

「等你的修為達到渡劫的時候,就可以隨意的去別的位面了。」

「……」

渡劫?

好氣哦!

「還有一個事。」

「誒?」

翻身再愛:傲嬌閃婚老公 「我可能在這裡待的時間不嘗了。」

「為什麼?」

「我快要達到渡劫期了。」

慕君玥瞪大了雙眼,稀奇的看著帝君霖,帝君霖好笑的揉了揉慕君玥的腦袋,氣氛中的壓抑一消而散。

「你,你……」

妖妖靈啊,這裡有個變態,二十一歲的渡劫期,從娘胎里修鍊都不一定到這個程度吧?!

「事情很複雜,但是,如果我進入了渡劫期,一旦晉陞成功,和這個大陸的整體實力有些突兀,所以這個位面是不會再讓我繼續在這裡的。」

帝君霖認真的看著慕君玥,及其鄭重的囑咐她。

「一切就都靠你自己了,不管有什麼,保命最要緊,我會留下東西,你還可以和我聯繫,我會適當的幫你,可是也不能太多,不然對你的修為不會有好處,另外,我會把淵風和淵火留下,你隨意使喚,不用跟他們客氣。」

話雖如此,但是慕君玥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嫌棄他們,也是兩個聰明一點點的智障而已。

所以,你到底是看誰不是智障啊喂!全是智障,全是智障!

「放心吧,你不會等很久的!我會努力早點升到渡劫期的!」

慕君玥沒有挽留帝君霖,也沒有問他可不可以再等等,她和帝君霖都有自己的目標,至少現在還不能彼此牽絆。

「唉。」帝君霖嘆了一口氣,「你要是對我有一點的不舍,我也就放心了。」

「誒?」

這個畫風不對啊?

帝君霖又狠狠的咬了一口慕君玥,懷中的小姑娘吃痛的掐了帝君霖的腰部,「你個小沒良心的,不許朝三暮四的!」

原來是因為這個,慕君玥躲在某人的懷裡吃吃的笑著,「嗯,好。」

慕君玥是開心了,可是帝君霖卻還在鬱悶著。 看著小丫頭沒心沒肺的樣子,一點都不因為自己要離開這個位面而傷心,這可是離開這個位面,不是平常那種的離開,但是還可以抽空小意溫存!

帝君霖心裡還暗戳戳的想著要不要弄點什麼易容的東西,只有自己才能解開的那種?

慕君玥不知道帝君霖心裡想的是什麼,可眼下在這屏幕裡面是安穩了,可是外面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他們想要你幹什麼?」

「你應該見過他了。」

「那個智障?」

帝君霖不知道智障是什麼意思,可是看見慕君玥的神情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的意思,那可能就是他吧。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他的父親是我父親的屬下。」

慕君玥從來沒有聽帝君霖說起過自己的事情,一時間眼眨都不眨的抬頭看著帝君霖。

「那你豈不是也活了很久了?」

玉妃引 「那也沒有,之前也是因為天道的緣故,我被封印了,一直沒有生長,但是絲毫沒有阻礙我的修鍊,但是效果大打折扣,不然我可就等不到你就已經去了別的位面了。」

「所以你現在是?」

「真的是二十一。」

帝君霖失笑的看著小丫頭一副老牛吃嫩草的樣子看著他,再說了,修鍊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達到容顏不老的功效,難道她偏愛年紀小的不成?

「那你也是個老妖精!」

「嗯,我是,專吃年輕貌美的小姑娘的老妖精。」

「哼。」

哼完之後,慕君玥又在心裡唾棄自己的幼稚,怎麼每次在他面前自己就自動的智商退化了不成?

「他是被他父親關了起來的。」

「為什麼啊?」

「怕他等不到我,就被天道收了。」

「誒?」

「他的父親是我父親的屬下,他理所當然的也該是我的屬下,可是他不想,他想要自由,那麼天下沒有什麼佔便宜的事,他不想當我的屬下,又不想付出什麼代價,我自然是沒有什麼義務幫助他的。」

「你要如何解封?對你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不會,想當年他也是個興風作浪的主,天賦也極佳,雖不及我,但是這麼些年在這裡也不會有可以敵得過他的,護住你達到渡劫期剛剛好。」

慕君玥心底一片甜蜜,原來是為了她么?

「他的父親對我父親也是忠心一片,雖然把他封印在這裡,但是沒有抑制他的修鍊,只要我的一滴血,就可以解封,為我所用。」

「可是他的實力應該也不被允許待在這裡吧?」

「他被封印在這裡的時間太久了,身上的氣息倒是被隱藏了不少,天道感應不到他,至少在這個位面是。」

別的位面,他就不用管了,沒用處。

「原來是這樣,我聽那些人叫他護法,那你?」

慕君玥好奇寶寶的模樣取悅了帝君霖,又忍不住的揉了揉某個小丫頭毛茸茸的腦袋,「他是上一任的魔王,魔界的神話。」

「就是現在的那個魔界?」

「嗤~」帝君霖明顯的嗤之以鼻,「現在那個,和真正的魔界比起來不過是九牛一毛。」 慕君玥更加的疑惑了。

「那些事有我,你不用煩心。」

帝君霖看著外面的情況,外面已經入夜,事情也就在這一會了。

果然不出帝君霖所料,那邊又過來了一個黑衣人,在那邊竊竊私語,過了一會,阿大沖著屏障喊話。

「護法答應你了!時間快來不及了,您還是趕緊出來吧?」

慕君玥無語的在心裡罵著某個智障,這就是他一直嫌棄的人,到頭來還不是得靠著她家阿霖才能出去?

「口說無憑,把這個拿過去讓你家護法滴個血,我的血自然也會送到他的手裡。」

阿大看都不看,直接拿了東西過去。

慕君玥好奇的看著那張紙,「那是什麼?」

漢宮斗紀 「契約,光有淵風淵火,我還是不放心你。」

畢竟這小丫頭搞事情的能力他還是知道的,她不主動惹事,可是他還是要給她準備一個足夠讓她翻天的靠山。

慕君玥不再說話了,這是讓她正好碰見的,她不知道的,不知道還有多少呢,可是人心啊,誰又能說得准呢?

半天沒有動靜,帝君霖也不擔心,下一次可以運用的時間可就是五百年之後了,不然光是有他的血也白搭。

「走吧。」

「誒?」

「他已經滴了血,在你渡劫期之前,認你為主。」

這個時候說不感動是假的,慕君玥老老實實的任由帝君霖牽著,走出了屏障。

等他們剛走出來,眼前的屏障有大變小,慢慢的縮到手心這麼大,「拿著吧,必要的時候可以保命。」

「這個不是他們的法器么?怎麼會聽你的?」

帝君霖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是這也是我家的法器啊。」

此話一出,慕君玥一愣,隨即無奈了,智障果然是智障,不管幹什麼都這麼沒腦子。

帝君霖有些嫌棄,小姑娘不會是嫌棄那個人的智商吧?

「不用指望他做什麼用腦子的事,指揮他當個打手就好了。」

「嗯。」

慕君玥啼笑而非的應下了。

出了這個地穴,一道紅影從天而降,「阿霖。」

「楮墨?」

楮墨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我這也是按照你的說法去做了,你怎麼?」

「沒事了。」

「誒?小丫頭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