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就這些許事情?」落璃微微一愣,忍不住出聲問道。

2020 年 11 月 18 日

「就這事!能不能做到?」

「哼!」落璃鼻音輕揚。回身白了周啟一眼。曼妙的身姿輕輕一扭,掙脫了他的雙手,飛起在半空!素手一抬,掌中已然多了一面古色古香的銅鏡!

「魔鏡魔鏡聽我號令,陰陽互轉,乾坤挪移!浮光掠影!疾!」隨她口中咒語念罷,銅鏡一化三,三變六!下一秒,若泡影般虛化不見。

周啟一頭黑線,正在為這酷似白雪公主她后媽念叨的咒語感到暈眩不已的時候,只見法陣中六具屍骸前幽光一閃,突然多出了六面一模一樣的古鏡!

隨鏡面陣陣寶光流轉,嗡嗡數聲能量輕吟!自方尖塔射出的幽光在鏡面的反射之下無比精準地落在了懸浮在半空的心臟之上!

「砰通……」

就在魂力入體的霎那!一聲聲劇烈的心跳聲隨著腐肉般的心臟快速的收縮充斥著整個空間!

隨著時間推移!跳動的節奏聽起來越來越快!

有效!

心臟果然不能直接注入魂力!

片刻之後,當心臟若馬力全開的氣泵跳動到一個誇張的速率時!「咔」一聲輕響,彷彿玻璃摔碎在地上。洞窟之內霎時能量狂涌!用肉眼便可以看到,一層色做透明的屏障正在崩潰消散!

「和尚!」哈根達斯壓抑住內心的驚訝,疾聲大呼!

「嗯!」

涅槃閻王降魔杖高舉,金輪陣已然及時落下!

就在這時!「砰!」一聲悶響!宛若戳破的氣球!碩大心臟隨著一陣猛烈膨脹之後,轟然炸的粉碎!

「契約者編號5106擊殺屍母,支線任務22.找到並殺死屍母,摧毀其老巢完成。個人獎勵白金璀璨寶箱X1,技能點X2,自由屬性點X2,所在團隊每人獎勵技能點X1,自由屬性點X1,團隊積分50分。新崔斯特瑞姆聲望提升1500點,由中立變為友善。」

終於!聽到空間傳來的提示,周啟一時間幾乎「內牛滿面」。

所謂一物降一物,癩蛤蟆降怪物。如此變態的法陣,竟然輕易便被落璃給破解了!看來想要順利完成本次任務,今後必須多一分思考,謀定而後動才行! 就在周啟等人為支線任務完成而感到歡欣之際。眼前幽光一閃,烏爾什掙脫了魔法囚籠的束縛,飄身到了眼前。

「感謝你所做的一切,英勇的奈非天後人!我很高興看到,作為遠故奈非天的後裔,如今的人類在具備英勇的同時,也善於使用智慧的力量!」

聽到烏爾什的誇獎,周啟難得老臉一紅。話說如果不是張定軍那麼叨咕了一句,倉促間他也想不到可以這樣來破解法陣。

「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委託你完成。」說著烏爾什身形偏轉,抬手指向了身後的那座方尖塔。

「無論如何,請將這座塔帶離這裡。帶到人類勇者居住的地方。並尋找到另一名奈非天留存在世的英靈歐雷克,將方尖塔交給他!在這座方尖塔下方埋藏著一顆擁有神奇力量的遠古寶石。我會將它贈送給你,作為回報。」

「感謝你的慷慨烏爾什,我會全力完成你的委託。」周啟臉色一正,沒有絲毫猶豫便將任務接了下來。雖然不明白這遠古寶石要來有什麼用,不過涉及到僅存在傳說中的奈非天。估計即便沒什麼大用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願遠古的榮光指引你的道路,相信不久之後,我們還會再見面的。」說話間,烏爾什身形一陣飄渺,隨即消失不見。

周啟透過能量化視野清晰地注意到,在她身形消失的瞬間,一道純凈的靈力湧向了那座方尖塔。原本以為這座高不過三米的石塔是麥格坦用來組成法陣的一部分。沒想到原來是烏爾什所有。看來其中或許也存在著自己並不知道的秘密。

「頭兒!這塔可了不得啊!之前我就覺得眼熟呢!在遊戲中只要取得秘境石,就可以激活方尖塔進入秘境。玩兒暗黑三的時候,我那身裝備都是秘境里給爆出來的!」就在這時,蔫吧了半天的趙大明突然出聲說道。

「秘境?」周啟聞言目中幽光一閃。先前聊起暗黑的時候,就聽胖子說起過,暗黑三這款遊戲的精髓,便在於可以反覆對各種難度的秘境發起挑戰。

現實中如此,卻不知道在空間發布的任務中又會怎樣?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和秘境有關,那麼這座方尖塔的價值肯定非同小可。或許麥格坦將烏爾什囚禁在此吸取她的力量,其真正的用意並非是強化那頭屍母,而是為了這座塔!

有了紋章的儲物功能,對於收取方尖塔,周啟表示毫無壓力。更何況他還有煉妖壺這般神器存在。

石塔自地面消失的瞬間。周啟注意到,正如烏爾什所言,基座的深處,赫然擺放著一個石制的匣子。看來她所說的報酬,那顆遠古寶石便擺放在其中。

俯身將石頭匣子拾取,周啟一掃周圍小夥伴們一雙雙好奇的目光。微一沉吟后將匣蓋輕輕打開。

隨一道明黃色的光芒映入眼帘,匣子正中一塊猩紅的天鵝絨布之上,赫然擺放著一粒指甲蓋大小,璀璨非凡的橢圓形寶石!

「哇!好漂亮的寶石!」落璃一聲驚呼,嫵媚的雙眼注視著石匣,再也挪不開視線。

周啟留神一看,夏若冰和黃月英在見到寶石的第一眼,雖然未如落璃表現的那樣誇張,可是雙目中也不約而同地露出了驚嘆和歡喜之意。

果然,對於亮晶晶的事物,女人和龍一樣天生缺乏免疫力。古人誠不欺我也。

就在這時,來自空間的提示突然在腦海中響起。

「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受罰者寶石,等級:橙色神話,種類:特殊鑲嵌類道具(僅限於使用在有孔的項鏈和戒指上)。該物品靈魂綁定,無法交易。物品特效:

1.受罰印記:受到攻擊的目標將被標定為受罰者,每攻擊成功一次,該目標所受到的傷害增加0.4%,目標死亡前該效果可無限疊加;

2.神怒:每次攻擊,對首領生物額外增加5%傷害;

目前等級LEVL1,最高等級LEVL5,可花費血腥點和技能點進行升級。」

(PS:篇幅有限,對遊戲寶石數據做了調整,總體維持原味。考據黨勿要深究。)

這!

周啟倒吸一口涼氣!原本他並未將這報酬放在眼裡。然而在看清寶石的屬性之後,瞬間便即後悔,自己為什麼答應的如此乾脆,早知如此,應該向烏爾什多要上那麼兩三顆,三四顆的!

「我去!受罰?這特么可是遊戲中推BOSS必備的玩意兒!」看到周啟分享過來的消息。胖子不由失聲驚叫。雖然和遊戲中有些出入,也沒有那麼變態,不過這可是活生生的實物擺在面前哪!

「大明,類似的寶石還有多少種?」周啟轉頭注視著趙大明,目光中隱隱帶著期許。

「額,常用的就那麼幾顆,還有一些個減傷增防禦的,大概20顆的樣子。哦對!其中有一枚叫做轉煞的寶石,頭兒,這次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想辦法給大傢伙兒都弄上一顆。那玩意兒可以大幅度增加對能量攻擊的抗性。」

「喵的!特么還有這種好東西?」聽胖子將那啥轉煞寶石吹的神乎其神,張定軍眼神一亮。顯然先前被那頭閃電強化的殭屍給電到后,至今心中陰影未散。

「嗯,這些放在以後再說。時間差不多,咱們先離開這兒馬上趕往新崔斯特瑞姆。現在抵達的人我想恐怕不少了吧。」

「那嘔吐女屍和修復小站的任務呢?不做了?」夏若冰斜眼一瞟周啟,好奇的問道。以這傢伙寧死不吃虧的性子,應該不會輕易放棄吧?

「修復傳送小站有哈根達斯他們幫助,問題不大。至於嘔吐女屍么。」周啟嘴角一掀,沖著自家女票微微一笑。這片爛木林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頭疼的地方,然而對於原本就是喪屍進化而來的影衛而言,卻好比進了自家後花園。早在前往消滅屍母的途中,他已暗中將影衛偷偷放了出去。這傢伙吞噬了那名可化身綠巨人浩克的敵對空間契約者后實力大進。等閑之人絕非他的對手。正好可以一展所長!

以影衛的殺戮速度,或許等抵達新崔斯特瑞姆之時,獵殺嘔吐女屍的任務也該七七八八,完成的差不多了吧。

從永痕之戰紀念碑下的洞窟深處走出。眾人彷彿失水已久的魚兒重歸湖海,忍不住大口地吸了幾口爛木林中渾濁的空氣。

正如周啟所料,他剛一開口詢問傳送小站的事情,便馬上有了結果!在萊德的指引下,很快便在距離紀念碑百多公裡外的一座土丘上找到了遭受地獄生物襲擊而荒廢了許久的傳送小站。有精通法陣的的哈根達斯幫忙。一小時后,隨著傳送小站之上一道緩緩開啟的時空之門亮起湛藍色的幽光!空間提示再次傳來!

「契約者編號5106任務支線1完成,所在團隊每人獎勵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團隊積分20分。」

第一階段任務中的又一條支線順利完成了!雖然僅僅是獲得了2個點數的獎勵,不過,那20分任務積分可不是虛的。進入任務沒多久,連上之前所獲,隊伍已然取得了85分!放眼契約者當中,這個分數即便不是第一,處於靠前的位置那是必須的!

踏入傳送門的瞬間,如同回歸時的樣子,腦海中傳來的是一陣熟悉的暈眩感,眼前亦隨之一暗。

時間彷彿過了一瞬,又像是許久。當周啟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然離開了怪木森森,滿地殭屍的爛木林。來到了一座放眼望去,四周皆有行人走動的人類小鎮。

陰霾的天空依舊如夜幕般低垂。按照紋章給出的時間此刻應該正處於下午時分,小鎮內卻四處點亮著燈火。即便無法沐浴在那消失依舊的眼光之下。然而任何一點光亮,都能帶給被黑暗籠罩下的人們一絲希望和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這就是新崔斯特瑞姆,崁杜拉斯境內最後一處人類的聚集地。

「契約者編號5106第一階段主線任務完成。在第二階段任務開始前,你有14個小時的時間做好準備。」

沒了?聽聞空間的提示,周啟不由一愣。竟然沒有階段獎勵。照這麼看,先前給出的支線便是夢魘空間給出的另一個選擇了。

進入任務之後可以不顧其他,直接前往新崔斯特瑞姆,完成主線,保證不被抹殺。也可以如自己等人一樣,先選擇完成支線。然而根據這一條件來看,萬一團隊出現的地點距離分支任務所在地很遠。那豈不是要平白錯失賺取團隊積分的機會?

不對,空間一貫奉行等價交換的原則,絕不會犯下這樣有失公平的錯誤。

難道除了主線任務相同外,各個團隊所接受的支線任務卻有所不同?

「我的朋友,前面不遠就是屠牛旅館,你和你的同伴可以在那裡安置。我和萊德必須將麥格坦逃走以及屍母被擊殺的消息第一時間告知營地首領。」

「感謝你們的幫助我尊敬的朋友,哈根達斯大法師,萊德閣下,一切安置好,稍後我將會履行約定,前往複仇者營地。」

「嗯,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我的朋友。相信賽琳娜首領一定會親自接見你。」

「我想是時候找個地方喝上一杯了。」目送哈根達斯和萊德消失的背影。周啟偏頭一看夏若冰,發出了邀請。

「我去,終於可以洗個澡了。」趙大明一聲「哀號」。身上一股子黏糊糊臭烘烘的感覺真心不好。

「你特么還好意思說,就你丫身上這味兒重的,隔著條街都能把蛆給熏死。」張定軍國際慣例,日常一懟。

不理這兩貨即將開始的互懟。周啟同付雲生相視一笑,抬腳向著哈根達斯所指的方向走去。

屠牛旅館比意想中要好找的多。從傳送陣走出沒多遠。所有人幾乎第一眼便看到了旅館門前招牌上畫著的那頗為抽象的一顆牛頭,以及牛頭旁一把造型誇張的滴血菜刀! 厚重的木門開啟的瞬間,懸挂在門上的銅鈴頓時叮噹作響,提示有客光臨。

當先行者小隊六人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擁擠的旅館大廳內,近百雙視線不約而同地集中到了他們的身上。原本充滿談笑與喧囂的屋內不由為之一靜。

撲面而來的是一股烤肉逸散的香氣,男人身上發出的汗臭,以及廉價香水混雜而成的味道。

周啟目光四下一掃,大廳內,數十張厚木粗製而成的桌前大多坐滿了人。有穿著重鎧和皮甲的武士,一身法袍的神職和法師,也有的即便吃飯時也罩著斗篷的刺客,和時刻將目光游弋在所有人腰間的盜賊。當然永遠少不了的還有穿著曝露,舉止風騷,笑語殷殷若穿花蝴蝶般端著托盤行走在其間的女招待。

其中有十幾桌僅從身上的衣著式樣就可以看出,正是參與到此次任務中的契約者。粗一看竟不下半百之數!

看來還真被自己給猜中了,提前趕到新崔斯特瑞姆的契約者果然不在少數。周啟一瞥之後,臉上不動聲色,徑直向著迎門的櫃檯走去。

無論怎樣,先給隊伍找個落腳點才是真。此外,無論在什麼時代,旅館永遠都是魚龍混雜的地方,也是信息的集散地。即便剩下的10多個小時哪兒也不去就坐在這兒,八成也能打探出不少消息。

隨著幾聲輕佻而響亮的口哨打破了安靜,屋內再次變得嘈雜不堪。

大部分人的目光第一時間便彷彿被磁鐵吸住一般,死死落在了夏若冰和黃月英的身上。兩女本就生的極美,加上奇特的衣著裝扮,頓時一躍成了焦點。

而另外一枚引人注目的焦點則是趙大明,當然,是反面的。死胖子所過之處人人掩鼻,一臉的嫌棄。若不是見他和夏若冰和黃月英同時進屋,只怕立馬便有人起身將他給扔出門外。

「見鬼!我發誓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哦,當然,除了可愛的莉亞。諸神保佑,要是能和她們……」一名傭兵模樣的傢伙猛灌了一口酒,口無遮攔地大聲說著,舉著杯子遙遙晃晃站起身便向著夏若冰走去。

周啟雙眼微微一眯,掌心內隱有紅光閃現。正盤算著一旦這傢伙膽敢走近,一定要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然而還沒等這一看就是喝高了的傢伙把話說完,只見他身旁匆匆站起一名同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一把將人給拽了回去。

「冷靜,吉爾森,別忘了這是在屠牛旅館!」

屠牛旅館四個字彷彿帶有魔力。兀自在同伴手中不斷掙扎咒罵的傭兵在聽到之後,瞬間便變得消停。

雖然四周嘈雜不堪,以周啟異能強化后的五感,依舊一字不拉聽了個清楚加明白。

「嗯?」周啟目中閃過一絲詫異,能讓這些個刀頭舔血的傭兵聞之色變,規規矩矩,難不成這屠牛旅館的主人很牛X?或者來頭不小?

哼,屠牛旅館不敢鬧事,要是在外面兒呢?他的同伴會不會出手攔住他?不管怎麼樣,這名叫吉爾森的傢伙自己是記住了。誰讓哥就是這麼小氣的人!

「歡迎來到屠牛旅館,客人是要住宿還是只需要用餐?」這時,一聲清亮的女聲傳來,將他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了正前方。

周啟抬眼一看,只見高高的木質櫃檯后,一位身長玉立,皮膚白皙,長相清純嬌美的少女正面帶笑容注視著自己。湛藍色的眼波帶著一絲友善的詢問。

和穿梭於各桌之間的女招待不同,留著一頭棕色短髮的美少女身著一襲貼身的輕質皮甲。眉目間沒有任何輕浮,相反在修身皮甲的承托下頗顯英氣。

「請給我們準備六個人的房間,另外,我們還需要一些熱水。」周啟微一猶豫,選擇了住宿。天知道空間下一階段會怎麼安排,這萬一任務是落在新崔斯特瑞姆,此刻不選擇住宿,只怕到時候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很抱歉客人,我只能給你準備兩個房間。」說話時,少女有意無意地望向了周啟身後的夏若冰和黃月英。如同會說話般的目光已經將意思表露無遺。若不是看在六人中有兩名女性存在,說不定就只給一間。

「兩間就兩間好了,謝謝啊,麻煩多準備幾桶熱水。」周啟還未作答,趙大明嗖一下躥了出來,小眼睛瞪得溜圓一臉豬哥地瞅著櫃檯后的美少女,口中嚷嚷著搶聲說道。

周啟嘴角一抽,這下就連他也有將這死胖子一腳踢出門去的想法。本來還能爭取一下的,胖子這一鬧騰,既然話說出了口,想要再談就難了。

「好吧,那就麻煩美女你安排一下。我們就要兩間。」

聽周啟叫自己美女,少女俏臉微微一紅。

「你們可以叫我莉亞。我這就為你們安排。」

What?趙大明聽到少女的名字,一雙小眼睛霎時瞪得溜圓,幾乎從眼眶裡蹦了出來!

「頭兒?這!」

「稍後再說。」周啟偏頭瞪了他一眼。知道這傢伙對暗黑3世界的典故知之甚詳,不過此刻大庭廣眾之下,有些話不能亂說!

跟隨莉亞安排的僕從來到房間,後腳便有人送來了大通的熱水。來往的冒險者們在長途旅行之後泡上一個愜意的熱水澡已成了家常便飯之事,故而周啟等人的要求再正常不過。

關上房門的瞬間,胖子三兩下把自己拔了個精光,也顧不上浴桶里的水溫合不合適,「噗通」一聲便蹦了進去。周啟和付雲生對視一眼,好笑的搖了搖頭。各自點了支煙。靜等著他洗完光豬出來。

周啟心念一動,取出了先前擊殺血肉傀儡和屍母掉落的寶箱,在空間的提示聲過後選擇了開啟。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趁此機會,正好看看收穫怎樣。

當箱子打開的瞬間,周啟不由一愣。一共才六件東西?而且其中竟然有三樣閃耀著湛藍色的光芒,還特么是三瓶藥劑!自己這是多久沒有開出藍色精銳級別的東西出來了。剩下的一金,一紫,一橙算是正常,但也只是勉強說的過去。

以七星環提升的尋寶幾率和龍氣加持的真實幸運。即便手裡的白金寶箱換做更低級的黃金箱,開出來的也不應該只有這麼點兒!這什麼鬼?難道今天不是一個開箱子的季節?

然而待仔細一看箱中之物,周啟心中頓時湧起一陣小小的激動!橙色的裝備不但是武器,而且還是一柄自己急需的劍!

隨著任務難度的直線提高,鎮邪劍已然有些乏力,越來越跟不上戰鬥的節奏。而得自戰場任務的光劍傷害雖然爆炸,然而遺憾的是除了基礎劍術外,無法使用任何劍技。令他空有一身學自劍仙歌訣的強大劍術卻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作為一個高武世界,暗黑出產,雖未必都是精品,但再怎麼著也肯定比二難度出產的鎮邪劍要強上許多才對!

周啟深吸一口氣,分出一股神念將劍取了出來。

當劍從箱中飄出之後,頓時顯露出了原本的尺寸和樣貌。

只見眼前的長劍色做銀白,從劍尾到劍鋒,長度超過了兩米。只有若小兒手臂粗細的劍柄就足有半米!劍柄和劍身交接處更為誇張,光厚度便超過了2寸,而寬度更是接近一尺!劍身從下往上逐漸收攏。最為奇特的是,劍柄上方2寸,劍身居中是一個碗口大小的孔洞,一團銀白色的閃電精華若有靈性般在其中不停跳躍,偶爾綻放出絲絲銀蛇般的電流沿著劍身流轉,引人目眩!

循著孔洞,劍脊的位置被一條約兩根手指粗細的狹長縫隙所取代。因縫隙的緣故,劍身被從中分為了兩半,以至於劍鋒的位置實際上是由兩個劍尖構成!

一眼望去,雖然立刻被這酷柄炫到了極點的大劍所吸引,周啟心中卻不免有些遺憾。如果是柄單手劍就好了,不過看這麼大的外型,十有八九應該是柄雙手大劍。

「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未知長劍,該物品屬性數據需要使用鑒定捲軸才能查看。警告!物品一經鑒定自動與靈魂綁定,無法交易,無法掉落。」

「嗯?」周啟再次一愣,好傢夥,空間還真是因地制宜啊,進了暗黑不但把掉率改了,就連拾取規則也發生了變化。

周啟微一猶豫,如果是大劍,對於張定軍和夏若冰都挺合適,自己勉強也能用。不過張定軍有了布爾凱索雙刀的其中之一,只要再尋找到另外一柄的下落,傷害瞬間爆炸。夏若冰剛得了神器天叢雲劍沒多久,暫時不需要再更換。這樣看來還是由自己來鑒定比較合算。

一念到此,他當即不再猶豫。翻手取出一張高級鑒定捲軸隨手捏碎!

捲軸消散的瞬間,一抹五彩的流光帶著魔法特有的光輝落在了劍身之上!

「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等級:遠古橙色神話(唯一)。基礎傷害1200。需求力量240,敏捷180,精神200,智力150。裝備部位:主手。物品特效:

1.風暴之眼:命中目標時,有15%幾率自目標腳下捲起一道旋風,令其在3秒內暫時失去一切行動能力;

2.電光涌動:發動攻擊時有5%幾率釋放連鎖閃電,在半徑30米內一共可跳躍周圍7個敵對目標,對每一個目標均能造成1200點閃電傷害,並使目標在接下來的三秒內所有速度降低30%。能增加電屬性傷害的技能和道具,可提升連鎖閃電威力;

3.雷霆祝福:裝備者電屬性抵抗提高50%,施展雷電屬性技能或法術威力增加10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