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情況?」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急促。

2020 年 11 月 18 日

「那個……我帶可比出來到附近的公園溜溜,可是一眨眼他就不見了,我找了好久也沒看到它。」以後急得快哭了,要說雖然跟可比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她對可比已經產生了如親人般的感情,現在可比不見了,不由得心裡慌慌的。

「可比不了多久了?」

「半……半個小時左右吧。」

「行,我這就過來。」電話那邊的盛倫立馬放下手裡的文件,領著凌凱來到了梅湖公園。

以後正貓著身子向一處的草叢探尋,忽然,後面一陣寒風襲來,接著便是一個清岸的影子,以後頓悟,盛冷顏來了。

「你在這裡幹嘛?」果不其然,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想看看可比有沒有在裡面。」以後轉過身,卻不敢看盛倫的正臉,但是能感覺到盛倫臉上的寒意。

「笨,這草叢這麼臟,可比最愛乾淨了,你覺得可比會往這裡去嗎?」盛倫啞然,心想我們家可比才不會往這裡鑽。

「你回家看了沒有?可比有沒有可能回家。」

「沒有。」以後撓了撓後腦啥,是呀,自己只顧著著急了,都忘了把腦子帶上了,竟然都忘了可比有可能回家了。

「這樣吧,你先回家去,看看可比有沒有在家裡,我到這附近找找看,到時候電話聯繫。」盛倫看了下周圍的環境,給以後下了通牒。

「哦。」沒辦法,盛倫最了解可比,交給他不得不說是當下是最明智的選擇。

回到家,以後並沒有看到可比,往常只要聽到碎碎的腳步聲,就能看到可比盪著身子往自己身上撲。

然後回到家看到家裡的一切,以後的心裡不免有些失落。

晚上十點鐘,以後聽到門口響起車輪聲,以後連忙趕到門口。

車門一打開,以後就看到可比一身黑溜溜的跳著跑了出來,身後跟著一身筆挺的盛倫。不一會兒,可比蹦到了以後的面前,腦袋不斷的往以後的懷裡蹭。

「可比,你跑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都快急死我了。」以後也顧不得可比身上一身髒兮兮的了,愛憐的撫摸著可比的頭,想著上一秒還在擔心可比會被弄丟,這一秒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以後的心裡說不出來的開心。

「你在哪裡找到的它?」以後收斂住自己的欣喜,回頭望向盛倫。

「跟著一隻小花狗走了,後來在馬路邊找到了它。」盛倫倚著一旁的石凳上,睥睨著以後懷裡的可比,淡淡的回答。

「哦,那我先帶可比去洗澡了。」以後低頭牽過可比去到後院。

走到後院,看到盛倫沒有跟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好險呀,幸好自己溜得快,要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盛冷顏,想起他那一張要吃人的冷臉,以後就有點后怕。

洗著洗著,半個小時過去了。

「請問你還要洗多長時間,明天你不用上班嗎?」不知道什麼時候,盛倫已經來到了身後。

「就……就快好了。」以後關了沐浴頭,取過一旁的毛巾,就要給可比擦拭身體。

誰知盛倫一把搶過了以後手裡的沐浴頭,攥在自己的手中,「我來吧,你去洗澡,這裡交給我了。」

以後趕緊溜之大吉,正愁著不知道怎麼面對盛冷顏呢,沒想到對方竟然給了自己一個這麼大的台階下。可是轉念一想,這究竟是什麼劇情,難道不應該責問她的失職之罪嗎?

以後洗完澡出來已經是接近十一點鐘了,以後換上了上次逛街時萬倩給自己選的一套睡衣。睡衣是粉色的,蕾絲邊,說不上露,但是配上以後的豐滿的剛剛好的身材,看上去真的很性感。然而,剛踏出浴室的門,出來簡單的一幕直把自己嚇了一跳。

「咦,你……怎麼在這裡?」

聞言,抬頭,盛倫的眼神被以後所吸引,一時間愣住了,怔怔的無法言語。

以後被他這樣看的心裡有些發慌,趕緊扯過了一件襯衣擋住自己的上半身,羞澀的問,「你這樣看著我幹嘛?」

「哦。」盛倫悶了一聲,反應過來,稍微清了清喉嚨,正色道,「我想某人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原以為已經躲過了這一劫,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就帶可比去梅湖公園轉了轉,沒想到一不留神,它……它就不見了。」以後低著頭,不敢看盛倫的眼睛,等待著隨時可能降臨的暴風雨。

「可是……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在家裡,要說可比的地位比自己要高,這個以後還不得不承認。

「算了,都已經發生了,再去究竟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下不為例。」盛倫解開原本抱在胸前的手,拿起床邊的泡沫墊,開始主卧的床邊開始拼湊,不一會兒,就已經拼好了,於是又在上面蓋了一層床單。盛倫很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傑作,然後滿意的躺起,「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

不一會兒,以後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跑出房間去了,不一會兒,拿了枕頭和一床薄被進來。一切動作,看起來那麼隨意而又自然。

因爲愛情 見以後仍舊站在之前的地方不動,盛倫又問,「怎麼,你不睡嗎?我找了一晚上的狗,可是累死了。」說完身體又很自然的躺了下去,不到一會兒,床邊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我的天,他怎麼可以這樣,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盛冷顏,怎麼可以這麼厚顏無恥,這明明就是自己的房間,他竟然就這麼自然的就躺下了?

以後湊過身去,確定了盛倫不是裝睡之後才放心的躺回到了主卧的床上。

半夜,以後被一股陌生的溫度襲醒,睜開眼睛,身體已經被另一個身體擠到了床邊,手習慣性的往回縮,卻碰到了一塊像橡皮泥硬力卻又帶點溫度的東西。與此同時,鼻翼有暖暖的氣息傳來,以後很清晰的感覺到那噴在自己臉上的不是來自空調的冷氣,而是來自身體均勻的呼吸聲。

以後想逃,但其實心裡很明白,已經來不及了。剛一挪動身子,就聽到了來自頭頂的聲音,「幹嘛摸我的肚子。」

以後的臉立刻燙了起來,這一次沒有被吻,卻感覺自己的臉比第一次被吻的的時候還要燙,呼吸也開始變得局促了起來。

不會吧,剛剛自己摸到的難不成是盛冷顏的腹肌?好尷尬,差一點就摸到了自己不該摸的地方。

「你怎麼了? 重生之名門貴女 哪裡不舒服嗎?」盛倫顯然已經察覺到了異樣。

以後往後縮了縮身子,道,「沒……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有些不習慣。」

「慢慢習慣就好了。」盛倫稍微挪了挪身子,卻抱的更緊了,手也慢慢移到了以後的小腹位置。

以後尬然,雖然兩人名為夫妻,但是如此親昵的動作還是頭一回,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你再動信不信我的手就不止放到這裡了。」聲音和著暖暖的呼吸噴過來,以後不禁打了個寒顫。只得乖乖受降,不再敢動了。

後來怎麼睡著的,以後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一整個晚上,盛倫的手都老老實實的,並沒有往上,也沒有往下多做移動。

他太累了,以至於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仍然沒有醒過來。以後卻醒的早早的,一整個晚上都睡得不踏實,醒來之後不忍心打擾,以後偷偷的從盛倫的臂彎里溜了出來,躡步走出了主卧。

以後偷偷的溜到書房,換上了花了自己半個月工資的那件衣服。心還是撲通撲通的,深呼吸,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盛倫身上略帶西柚味道的氣味。

真是奇怪,怎麼一安靜下來,滿腦袋裡都是這種味道。

不去想這些了,以後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想了想還是踏進主卧的門,打算叫盛倫起來吃早餐。

以後在床上並沒有看到盛倫的身影,反倒是聽到來自主卧浴室的水聲。嘩啦啦,嘩啦啦的。

以後轉身要走,剛轉過身,就聽到了浴室的門被推開了,浴室裡面的人穿著一條短褲走了出來。

「吃早餐了。」以後見躲閃不及,只得耷拉著頭,問道。

「哦,我知道了,就來。」盛倫輕聲回答,步子已經邁向了以後。

以後羞怯走上前去,低著頭。明明知道他不可能給自己答案,還是抱著一絲絲期望,只好硬著頭皮,緩緩向前走了過去。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林浪倒也不推辭,接過了沈妤欣手中的話筒,張嘴就來。

「接下來,一首eason的陪你度過漫長歲月,送給大家,希望你們會喜歡,謝謝。」

「走過了人來人往,不喜歡也得欣賞,我是沉默的存在,不當你的世界,只作你肩膀,拒絕成長到成長,變成想要的模樣,在舉手投降以前,讓我再陪你一段,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陪你把獨自孤單變成了勇敢,一次次失去又重來,我沒離開,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陪你把想念的酸,擁抱成溫暖,陪你把彷徨,寫出情節來,未來多漫長,再漫長,還有期待。陪伴你,一直到,故事給說完。」

溫暖從背後慢慢的包圍過來,耳畔傳來他的聲音,有點低啞的,卻帶著說不出魅惑,每個字從他的薄唇中吐出,聽在耳中,都彷彿出著大太陽的六月,開著空調,獨自品嘗一杯盛著冰的冰菊檸檬,沁人的香味四溢,涼入人心的液體體貼的從口中划入喉嚨,整個人都舒服起來。

沈妤欣聽怔了,心裡納悶著,為什麼林浪會偏偏選這首歌,而且剛剛拿著話筒唱歌的模樣,像極了七年前的那個男生。不過還真別說,林浪唱的還真是可以。

「林浪,你小子唱的可以啊,看來是真人不露相呀,我要是女孩子呀,今晚上肯定就被你吸引了。」策劃部一個比林浪年長一點的同事向林浪喊話道。

「唱的不好,見笑見笑。」林浪謙虛一笑,把話筒遞給了下一位同事,坐到了沈妤欣的身邊。

「唱的不錯呀。」看到林浪坐下,沈妤欣不吝自己的讚美之詞。

「我這是狗尾續貂,哪有總策唱的好聽,您就別取笑我了。」

林浪極盡謙虛之態,沈妤欣聽了莞爾一笑,這小孩,連狗尾續貂都用上了,不知道大學裡面利用這張甜嘴殘害了多少花季少女。

「你這麼會說話,一定談過許多女朋友吧。」沈妤欣笑著問。

「總策,你太笑話我了,事實上我從沒有談過女朋友。」

沈妤欣用一副打死不相信的眼神盯著面前充滿青春氣息的青年。

「真的,總策,像我這樣沒錢又沒才華的男生,哪個女生會喜歡呢。」林浪自嘲,眼睛里閃過一絲黯然,便很快恢復過來。

沈妤欣總覺得林浪的話里一定有故事,只是畢竟還不算太熟,也不好多問。

「對了。在公司外面,你可以不用這麼叫我,總策總策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有多不近人情呀。」沈妤欣湊近林浪的脖頸,喊道。

此時,KTV里有人點了一首比較high的歌,裡面太吵,必須要靠近耳朵,才能讓聽話的人聽到。

「那我該叫你什麼。」林浪俯過身問。

「你看著叫。」

「那就叫學姐吧,不介意吧。」

「呵呵,學姐。」沈妤欣重複著這個稱呼,「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

因為明天還要上班,玩到十點半鐘,大家各自散了,作為沈妤欣的貼身小助理,送沈妤欣回家的任務自然被林浪包了。

「林浪,你當初在大學學的是什麼專業?」從KTV出來,沈妤欣問林浪。

「工商管理。」

「工商管理?這好像跟策劃師一點也搭不上邊啊,你怎麼會當起策劃師了?」

「大學期間選修過舞台策劃,對這一塊比較感興趣,所以就買了一些相關書籍自學。」

「哦。」沈妤欣肯定的點了點頭。

「學姐,坐我車我送你回去吧。」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之前吃飯的飯店樓下,等沈妤欣反應過來,林浪已經從旁邊騎了一輛拉風的國產嘉陵的摩托車出來。

「上來呀,時間還早,我帶你去個地方?」見沈妤欣僵在原地不動,林浪向沈妤欣喊話。

「你車怎麼會停在這裡?」

沈妤欣比較奇怪的是,按道理來講,車不是應該停在公司樓下嗎?

「我不常開這車去公司,我一般都是開到這裡停車,然後走路去公司。」

「你不上來嗎?」林浪再次向沈妤欣發出邀請。

「我……」思索再三,沈妤欣還是接過了林浪手中的頭盔,一腳踏上了摩托車後座。

說實話,林浪的主動,有時候讓她真的難以拒絕。

車子在熟悉的地方停下,這裡曾是大學時期盛倫他們三個經常聚集的地方,只不過相比六七年前,這裡的商鋪又多了很多。

往往其他街道的店鋪開始關門休息的時候,這裡的熱鬧才剛剛開始。

下車后,林浪走進了一家冷飲店裡。

重生之女王崛 「老闆,給我來兩份芋圓,一份加冰,一份不加冰,謝謝。」

「兩份?」隨之傳來的是店老闆的驚呼聲。

「喲,原來是找女朋友了呀,找女朋友了還不忘帶女朋友過來品嘗店裡的東西,小林,你可真夠義氣的。」店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妻,說話的正是男主人。

「王叔,您見笑了,這是我的上司,姓沈。」林浪立馬解釋道。

「哦,原來是上司呀,沈上司,你好。」那個林浪稱之為王叔的男人倒也不客氣,直接熟絡的跟沈妤欣打起了招呼。

「呵呵,你好。」沈妤欣客氣的跟店老闆打著招呼。

「店裡顧客這麼多,就你還有心思,跟人家姑娘開玩笑,你看人家姑娘都不好意思了。」女主人嗔怪道,又轉向一旁的沈妤欣說道,「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年齡大了,更年期提前了,話多了一點,姑娘,你不要介意呀。」

「沒關係。」沈妤欣頭低了一低,臉上尷尬了好幾秒。

「好呢,你們要的芋圓來了,兩碗,這是加冰的,這是不加冰的,兩位請慢用。」不一會兒,男老闆端來了芋圓,頓時化解了尷尬的氣氛。

「加冰還是不加冰,你要哪一碗?」林浪溫柔的問沈妤欣。

「不加冰吧。」

「嗯,你嘗嘗,這裡的芋圓味道很不錯的。」

「嗯,還真的不錯,不過好像這家店我以前好像沒有見到過。」沈妤欣嘗了一口,發現味道還真是挺不錯的,不禁有些遺憾,為什麼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沒有發現過這一家店呢。

「學姐,這家店就是你們畢業那一年開的,你當然沒有見到過了,而且他們家的芋圓都是自個種的芋頭,紫薯也是自家的,所以味道與別家的都不太一樣,要純正一些。」

沈妤欣眉毛輕輕一挑,「你知道我是西凌城大學畢業的,還知道我是哪一年畢業的,敢情你調查過我呢。」

林浪卻是笑嘻嘻的,「學姐,這可不怪我,你想想,您作為我們策劃部的頭號指揮官,如果我不做好功課的話,怎麼在策劃部混下去呢,我這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虧我還一直把你當成老實人,敢情你也是個被社會這個大染缸給污染了的一份子啦。」沈妤欣用勺子攪動著碗里的芋圓,繼續饒有興緻的問道,「老實交代,除了這些,你還知道些我的什麼?」

「除了還知道您留過五年學,其他再也不知道了。」林浪略顯慌張的回答。

「真的?」

「嗯。」

「算了,你知道些也無妨。」沈妤欣表示無奈,知道也問不到什麼,只好轉移了話題,「你常來這裡,看起來你和這家店店主很熟。」

只見林浪無比認真的回答,「嗯,大學沒畢業的時候,每周都會來一次,現在畢業了,依舊把這個習慣保持了下來,這家店的芋圓很神奇,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不開心的時候,吃了這裡的芋圓,心情立馬就好了起來。」

沈妤欣可不是剛畢業的女孩子,哪能輕易信任林浪的話,不禁打趣道,「真有這麼神奇?你應該帶過不少女孩子來這裡吧。」

林浪的眼裡閃著色彩,「如果你問奇米,它一定會告訴你,你是降臨它後座的第一個女生,也是唯一一個。」

「奇米?」沈妤欣一臉問號對向林浪。

林浪會意,下巴朝門口的摩托車點了點。

「原來你的坐騎叫奇米。」

「奇米跟了我三年了,我在大三那面將它帶回的家,除了換過一次後輪的胎,其他的地方從沒有壞過。」林浪的說話時,眼裡滿是情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