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計算過強度了,符文防禦陣維持不住的!」系統卻忽然冒出來,高聲喊道,「你們別白費力氣了!那些炮彈一落下來,結界絕對會碎,還是下去疏散民眾和士兵吧!」

2020 年 11 月 18 日

本傑明聞言,看了看越來越近的炮彈,又看了看下方亂成一鍋粥的居民。

「……來不及了。」最終,他只能深吸一口氣,在心中這麼回答系統,然後將更多的精神力灌注進上方的層層冰鏡中,努力讓它們變得再厚、再堅固一點。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了結界更上方。

本傑明愣了愣。

那是……

只見,那個熟悉的身影迎著炮彈,直接竄了過去,速度甚至比水元素精靈還快,留在其他人視網膜中的只是一道殘影。而下一秒鐘,趕在炮彈命中結界之前,那個人張開雙臂,用自己的身軀,擋在了好幾枚炮彈下落的軌跡上!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包括遠處觀察戰局的格蘭特和那幾個主教。

「……糟了,我們怎麼忘了把他算進來!」那一瞬間,格蘭特回過神來,用力握緊了拳頭。

而下一秒鐘,絢爛的煙花便在克魯鎮上空爆發出來。

轟!

被人用身軀擋住的那幾枚炮彈率先炸開,而它們所散發出的餘波,也使得剩下幾十枚炮彈一同在天上炸開。整個爆炸距離結界大概十多米,灼熱的聖光四濺開來,卻被層層冰鏡所阻擋,最後落在結界上的,大概只有原先的十之二三。

結界一陣閃動,但最終,還是將那些聖光都給擋了下來。

而在爆炸的同時,那個衝上天空的人影,則被瞬間的衝擊力震飛,哐當一聲撞在符文防禦陣的結界上,貌似還伴隨著一聲不小的痛呼。隨之,符文防禦陣自己分出一個小洞,他順著小洞掉下來,瞬間掉回了克魯鎮,最後便消失在人群中,不知上哪去了。

——因為剛剛那一切都發生得很快,所以並沒有太多人看到……那個人是一絲不掛掉下去的。

本傑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邁爾斯……那傢伙往下掉的時候,幾乎是從他正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掉下去的。

簡直不能直視。

「忘恩負義的傢伙!」系統卻忽然冒出來,義正辭嚴地指責道,「人家的衣服又不能魔免,在那一瞬間被聖光燒掉了而已。 我的世界坐標 他又不是故意裸奔的,你在那裡嫌棄個什麼勁?」

本傑明一時語塞,搖了搖頭,無奈地說「……沒,聖光太刺眼,我擋一下。」 直到一分半后,邁爾斯才穿著一身新衣服,重新出現在下方的街道。

「剛剛應該沒人認出了我吧……」

他揉了揉自己因為強光還有些不適的眼睛,自言自語著,朝外邊望去。

這時,本傑明已經從上空飛到了鎮北,而結界也完好如初。大量的泥水堆積在符文防禦陣外,將整座小鎮包圍起來,卻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洶湧勁頭。北邊的山坡也不再向下傾瀉泥石流,他們似乎已經撐過了這一波攻勢。

而在更北面,邁爾斯甚至發現,王國軍已經另一條羊腸小道中現身。他們站在一個高坡上,卻只是遠遠地望著克魯鎮,一動不動——很顯然,因為符文防禦陣沒有被炸毀,泥石流沒有損傷到黑魘軍分毫,他們的計劃徹底失敗,必須要重新思考一下接下來的戰略了。

邁爾斯見狀也暗暗鬆了口氣。

沒有調查到泥石流沖城,這是他的失誤,幸好自己剛剛彌補過來,也拯救了整個鎮子。可惜……為了把自己傳奇傭兵的名譽保存下來,他是絕對不能去認領這個「英雄」名號了。

「嘿,你沒事吧?」

然而,邁爾斯剛一趕到鎮北,本傑明就發現了他,才能夠天上飛下來,皺著眉頭問道。

「……什麼?」他只好裝傻。

「你救了克魯鎮,也救了黑魘軍。」本傑明卻完全無視他的裝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剛剛的行為逆轉了整個局勢,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感謝!別擔心,你剛剛報廢在炮火下的衣服,我肯定找人給你做套一模一樣的!」

「……」

邁爾斯覺得他是故意的。

他趕忙岔開話題:「那……外面的情況怎麼樣?」

本傑明聞言,轉頭望了遠處的王國軍一眼,也終於放過了邁爾斯,認真答道:「比想象中的好。泥石流沒有衝垮結界,反而在結界外堆了起來,王國軍想衝鋒都沒辦法。」

說著,他指向了堆積在結界外的泥水。

水、泥巴、石頭……亂七八糟的東西在外面堆了有好幾米高,在雨勢的影響下甚至還在不斷增長。毫無疑問,這已經成為了克魯鎮的天然城牆,王國軍除非划著船過來,否則別想靠近他們。

邁爾斯見狀,也不由得詫異地點了點頭。

「那你們現在打算怎麼辦?」

「拖。」本傑明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伊麗莎白那邊剛剛傳來消息,伍德軍剛剛成功會合,他們距離海汶萊特只剩幾公里。我們只要在這裡拖住,教會就等於慢性死亡。」

「教會可不會任由你們拖下去。」

「我知道。」

本傑明點點頭,忽然起身,又飛到了空中。

茫茫大雨下,他停在半空,與遠處的王國軍遙遙相望。 不浪漫的愛人 雖然一切都看得很模糊,他看不清誰是誰,但卻彷彿可以感覺到格蘭特惱怒的目光,正穿透漫長的距離,死死盯在他身上。

因此,他忽然一抬下巴,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

叮!

果然,下一秒鐘,一道極限光絲撲面而來,最終卻被符文防禦陣擋住,沒有傷到本傑明分毫。

本傑明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此刻的格蘭特,一定處於非常不理智的狀態。因此,他可以靠著挑釁來干擾對手,讓他們沒那麼快提出新戰略,不過……這種手段影響不了大局。他就是再怎麼拖,教會的大炮也還藏在山裡,準備著下一輪的轟擊。

邁爾斯說得沒錯,教會絕對不會任由他們拖下去。

「……也許我們該主動出擊?」

「得了吧。」系統馬上冒出來,「現在結界外面就是一個大泥潭,你們怎麼主動出擊?」

「我的意思是等泥潭消失。」本傑明無奈地搖搖頭,在心中說,「教會的軍隊就是強行湊起來的,凝聚力很差,如果我們能想辦法策反他們,就用不著在這裡當縮頭烏龜了!」

「策反?你怎麼策?」

「我還在想。」

「切——!」

本傑明沒有理會系統的鄙視,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仔細想想,策反確實具備一定的可行性,起碼就他了解到的一些消息來看,很多人是不情不願地被抓來入伍的。

但真要執行起來,似乎也沒那麼容易,關鍵是……他們沒辦法接觸到王國軍。總不可能本傑明在高空一招手,用大喇叭朝著他們喊些口號,他們就能瞬間醒悟,然後跟教會反目成仇吧?

得想點主意……

就這樣,在雙方僵持下,夜晚一點點過去。整個克魯鎮的人基本上沒怎麼睡覺,隨時擔驚受怕著,覺得可能泥石流從天而降,或者一片炮火將這裡夷為平地。但最終,什麼都沒有發生,直到東方重新亮起光芒,人們才知道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雨已經停了,而堆積在結界外的泥石流,也隨著太陽的出現一點點蒸發、乾涸……最後變成了低矮脆弱的土坡,堆在鎮外,不再成為王國軍進攻的阻礙。

於是,他們也在那一瞬間發起了進攻。

「全軍出擊!」

格蘭特一聲吶喊,所有士兵朝著克魯鎮涌了上來,神父也成群結隊地升上空中。伴隨著山裡升起的幾十枚聖光炮彈,格蘭特帶著那幾個主教,飛在最前面,要在第一波衝鋒下便將符文防禦陣擊潰。

——克魯鎮終究只是個鎮,它是沒有城牆的。只要衝破結界,王國軍將長驅直入,把所有人淹沒在人海之中。

而面對這一切,結界內,則是帶著大概三百名法師飛起來,來到格蘭特和神父大隊的同一高度,隔著結界,開始了施法。符文在他們眼中閃現,隨之,結界之上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風刃與冰箭。

「哼……垂死掙扎罷了。」面對這些,格蘭特並不在意,飛行途中他和神父也開始了施法。

聖光凝聚在他們手中,化作一枚又一枚的十字架,隨後,所有人手中的十字架像是約好了似的,同時騰空,像蒲公英一樣向前飄去,迎著法師們創造出來的魔法攻擊,最後,化作了一面純粹由聖光構成的巨大旗幟。

所有攻擊一打在聖光旗幟上,便瞬間消弭於無形。

格蘭特嘴角也露出一絲冷笑。

然而,就在這時,下方的王國軍中卻傳出了些許異動,就連喊殺聲也一下子變得雜亂起來。

上方的神父們頓時朝下看去,只見,一些沖在前面的士兵不知怎麼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有些人甚至開始後退。也因此,整個衝鋒的隊伍瞬間亂成一團,不少人口裡喊著「誰要幫他們打仗」之類的話,聲音大得連他們在天上都能聽見。

「怎麼回事……」

格蘭特驚異不定。不過,當他朝著下方的結界內望去時,他卻看到,大概十來個奇怪的人站在裡面,緊閉雙眼,一股股詭異而強大的波動散發出來,穿透結界,落在那些士兵身上。 教會幾人馬上意識到了怎麼回事。

「竟然……還和那些異教徒聯合到了一起,罪孽深重的傢伙。」

那一刻,幾個主教馬上飛下去,拿出專門來用克制念術的十字架,在下方的士兵身上撐開防護——這玩意當時是為了對付海外教派而研製出來的,早就停止生產了,也就只有主教身上還帶著。

只是,念術已經在王國軍中引起了混亂。這些人本來意志就不堅定,而受到刻意引導后,心中的反抗情緒一下子釋放出來,才發生了眼下的局面。就算現在念術被中止,他們依舊不可能恢復到剛才那種衝鋒的狀態。

後退的人依然在後退,而他們的舉動更影響到了其他被強行招進來的士兵。不少人一開始就不願給教會賣命,都是迫於無奈,被抓進來的,而在這種情況下,哪還會有半點要打仗的心思?也因此,哪怕結界內的念術施法者已經收回了精神力,那股厭戰的情緒也猶如瘟疫,在王國軍中迅速地擴散開來。

他們靠人數堆起來的氣勢,瞬間被瓦解得乾乾淨淨。

主教們心急如焚,但是他們知道,自己不能停下。

空中的聖光炮彈已經飛到一半,再過十來秒就會落下,而所有人的士兵、神父……需要在那一刻朝著符文防禦陣發動攻擊,所有爆發配合在一起,將結界擊破,這場仗才有得打。

也因此,他們解決掉念術的問題后,也沒空管士兵們的混亂,重新加入到格蘭特身後的隊伍,按照計劃,與他們一同開始了施法。那一刻,耀眼的光芒匯聚在整個神父的隊伍之中,在每個人之間交匯融合,遠遠看去,就像是空中出現了一團發光的雲。

而格蘭特則是張開雙臂,密密麻麻的符文於虛空之中凝聚出來,每一枚都閃著金色的聖光,環繞在他身邊。

此刻,結界內的法師們也停止了攻擊。在本傑明的帶領下,他們再次進入防守姿態,在結界之上凝聚更多的屏障,試圖保護符文防禦陣不被擊碎。而在克魯鎮上方,邁爾斯也再次出現,準備用身體擋下那些即將墜落的炮彈。

「哼……」

格蘭特見狀,發出一聲冷哼。

有了前車之鑒,這次他們發射的聖光炮彈比較分散,落點瞄準著克魯鎮的不同方位。因此,那個傭兵最多只能擋住其中兩三枚炮彈,杯水車薪,改變不了什麼。

真以為他們會傻傻地再來一次?

就這樣,當璀璨的聖光在克魯鎮上空爆發開來的時候,結界猛烈地顫動起來。邁爾斯只擋住了三枚炮彈,剩下的轟上來,原本平滑的光面一陣扭曲。那一刻,克魯鎮的一棟隱秘房屋內,兩位符文專精法師額頭冒汗,拚命朝著陣中心灌注精神力,引導整個結界,汲取著空氣中的逸散元素,試圖將炮彈威力用軟性的方式化解掉。

而格蘭特則是身處右手,朝著忽明忽暗的結界隔空一點。

他凝聚出的所有符文在頃刻間破碎。

嗡!

一聲低鳴,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震得全鎮所有人腦子發麻。而當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便看到符文防禦陣像漫天碎裂的玻璃,從頂端裂開,一片片紛飛,最終全部消散於無形。

「都給我沖!後退者殺無赦!」格蘭特的聲音也在王國軍上空回蕩了起來。

伴隨著他的話,數十枚聖光彈從天而降,每一枚都精準地命中了逃竄中的士兵。於是,幾十個逃兵在頃刻間灰飛煙滅,而剩下的人也被這一幕嚇得渾身一震,不敢再逃。

王國軍被強行穩定下來,重新開始了衝鋒。而此刻,符文防禦陣已經破碎,他們面前沒有任何阻礙,就這樣直接衝進鎮中。

他們立刻與黑魘軍士兵展開了巷戰。

與此同時,神父大隊也在格蘭特的帶領下,飛進了克魯鎮。隨之,一大隊法師攔在了他們面前,再加上下方虎視眈眈的符文戰隊,氣勢驚人。只是……格蘭特左顧右盼,卻沒有看到本傑明的身影。

「……那個惡魔上哪去了?」

而且,他們衝進來后也確實感到了不對勁——出來迎戰的士兵數量很少,而且幾乎都是黑魘軍,伍德家族的人上哪去了?

幾個主教有些不安,不過,格蘭特並沒有因此而遲疑。既然本傑明不現身,那反而正好,自己可以盡情出手,殺光他麾下的法師好,已經沒有人能攔得住他。

可正當他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一個身影卻忽然從暗處衝出來!

「……可惡!」

格蘭特心中一驚,憑藉極快的飛行速度躲過一劫。可在他身後,一個主教來不及閃避,脖子上多出了一個細小的刀口,鮮血緩緩滲出來。 驚世第一妃 那位主教甚至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臉上帶著茫然的神情,便從空中栽了下去。

而邁爾斯則停在一個屋頂之上,冷冷地注視著格蘭特。

短暫的停頓后,他再次起跳,也不瞄著格蘭特了,直接對準他身後的主教發起攻擊。格蘭特沒有辦法,只能捏碎一塊吊墜,忽然一面大盾浮現在他手中。他舉著盾牌,擋在主教前面,幫他把這一擊給擋了下來。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於是,格蘭特就這樣被邁爾斯給拖住,誰也奈何不了誰。在不斷的進攻和防守中,雙方的位置也漸漸偏離了大部隊。而至於神父和法師的大部隊,則是在短暫的對峙之後,迅速碰撞到了一起。

整個克魯鎮很快陷入混戰,民眾躲在家裡,瑟瑟發抖,誰也不知道哪方會贏下這場戰爭。

靠著人數上的優勢,漸漸地,王國軍佔據了上風。幾千人打幾萬人,哪怕幾萬人的軍心渙散、訓練槽糕,也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黑魘軍漸漸浮現出疲態,只能邊退邊打,靠著他們在鎮上布下的防禦工事勉強支撐。王國軍則是士氣一振,意識到自己可能要贏,就連本來打算逃的士兵都興奮起來,不斷地乘勝追擊。

然而,也差不多就是在這個時間……

幾聲響亮的啼聲,忽然從上方傳來,響徹了克魯鎮的大街小巷。 「什、什麼東西?」

幾個王國軍的士兵抬頭望去,卻忽然看見一團黑影朝自己撲了過來。那一刻,他們甚至來不及反應,感覺自己胸口一痛,隨後,便失去意識,直直地倒了下去。

而像他們這樣倒下的士兵,在短時間內便增加到了近百人。

王國軍驚慌不已,可到了這時,他們才大概看清楚那團黑影的樣子——銳利的爪子上掛著血,強健的羽翼在背後揮動,而那雙鷹眼更是在人群中不斷搜尋,像是在尋找著它下一個目標。

沒錯,那是一隻獅鷲。

而且好像好不止這一隻。

大約二十來只成年獅鷲,忽然出現在了克魯鎮的上空。王國軍沒人知道它們從哪冒出來的,但他們卻清楚地看到,這群獅鷲剛剛一輪低飛掠過,便帶走了近百人的性命。

怎麼回事?

大部分人都懵了,當然,更多的情緒還是恐懼。獅鷲的強大不言而喻,幾乎每個人都聽過各種商隊被獅鷲襲擊無人生還的故事,時至今日,它的形象已經刻在了所有人心中。對於霍里王國的絕大多數人而言,看見獅鷲就等於看見了死神,那種恐懼感來自他們的本能。

這仗打得好好的……怎麼會冒出來一群獅鷲?

然而,當這批獅鷲再次俯衝,又帶走一片士兵的性命時,他們看到了更難以置信的景象。

那些獅鷲上面坐著人。

身穿盔甲,手提重鎚,那些人看上去卻彷彿很年輕,盔甲胸前畫著魔法學院的圖標。他們一隻手揮舞著鎚子,另一隻手掌按在獅鷲頭上,彷彿渾身自帶一股詭異的力場,讓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而獅鷲被他們騎在身下,如同最聽話的戰馬,看上去沒有半分不情願。

王國軍的士兵們都傻了眼。

他們覺得自己在做夢,看見了完全不可能看見的東西。可當那隻鋒利的爪子不斷從人群中掠過,看著同袍的鮮血不斷飛濺,他們知道,噩夢已經降臨在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