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訝如蛙聲一片,眾人目瞪口呆。

2020 年 11 月 17 日

這金閣是有陣法防護的,每一塊磚石,都與陣法融為一體,堅固驚人。

以往就算是靈嬰三重宙光期的修士在金閣上全力鬥法,最多也就打壞一兩塊地磚而已。

像凌天這樣砸出一個數丈深的大坑來,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而凌天如此巨力一擊,竟然沒能打穿姬正清的防禦,更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凌天,你殺不了我的,我這玄龜金甲護符,每一個銘文就是一塊玄龜殼,我要看著你被碎屍萬段!」姬正清瘋狂大笑,發出惡毒的詛咒,他不僅沒有絲毫懼怕,反而猖狂之極。

眾人嘩然,玄龜號稱萬族防禦第一,姬正清的護罩上有十多枚銘文,豈不是相當於十多個玄龜殼疊加在一起。

如此強大的防禦力,就算是十個靈嬰三重修士合力狂攻,恐怕在短時間內也無法擊破的。

「殺了他!」

「護家主!」

兩個姬家靈嬰修士率先衝上來。

「哦,那換一招試試。」凌天平靜道。

凌天雙掌一合,然後緩緩拉開,一柄銀白色電弧組成的長刀延伸拉長,足有近一丈來長,比凌天的身體高出近一半。

雷電長刀如山尖雪,如北極光,映照在每一個人的瞳孔中。

凌天眼睛微眯,持雷刀而立,猶如雷神,降臨世間。

「混沌神雷?還這麼多?!」姬正清雙眼閃過驚惶,隨即獰笑道:「混沌神雷又如何,給你半個時辰,也打不破我的護符的!」

姬正清話音未落,凌天眼睛猛然一睜,一刀斬下。

嗤啦!

白芒閃過。

姬正清連護罩帶肉身,被斬成兩半,脆如薄紙,就連他的靈嬰,也因為觸上神雷,化為青煙,沒能逃出來。

姬正清臨死前,還一臉駭然之色。

他是靈嬰三重宙光期,溪國頂尖的存在,更有無上護符保護。

怎有人能殺他?怎有人能殺他?

一片死寂!

全場鴉雀無聲!

本要衝上來的兩個姬家修士,尖叫一聲,又逃回去了。

「這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陸明玄瞳孔一縮,不可置信。

姬正清祭出玄龜金甲符后,見姬正清反正死不了。

陸明玄並沒有急著動手,本想等凌天的混沌神雷消耗一些,再上前相助。

哪知道片刻工夫,姬正清就被凌天斬殺,連他也反應不及。

「就算是混沌神雷,也沒有這樣的威力?這怎麼可能?!」相秀也傻了眼,腦袋不停晃動。

「他……他竟然殺了姬正清?!」

姬明月美眸睜得大大的,光潔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儘管不是第一次見識凌天的手段了,但想不到凌天真實的力量,強到了這個地步,這可不是澹臺友易那種靠著光降符硬提上來的,而是貨真價實的靈嬰三重宙光期修士啊。

更沒有想到的,是凌天的狠辣,這樣一尊巨頭,說殺就殺,乾脆利落。

這樣一來,等於與整個溪國結下不死不休的深仇了,真要以一人敵一國嗎?

凌天輕撫雷電長刀的刀尖,如撫過情人的肌膚。

這是他融合月讀和混沌神雷,創造出來的新神通,命名為:

高頻雷波劍!

我們知道大自然中一切物體都是在不斷震動,震動就有了頻率,每個物體震動的頻率都是不一樣的。

用電子顯微鏡觀察某一物體,表面放大后的圖像,猶如火星表面,坑坑窪窪,凹凸不平。

任何物體表面都是凹凸不平的,也就是不均勻的,而物體每時每刻都在不斷震動,凸出來厚一些的地方震動的頻率會慢一些,凹下去薄一些的地方頻率會快一些。

因此,將高頻震動遞加在材料上,不均勻的地方振動幅度會有很細微的差別。

如此把震動頻率調到非常非常高,能瞬間極度擴大這些細微的差別,使得物體「疲勞」,也就是老化,變得不堪一擊,就能輕鬆切開。

地球科技中的高周波切割機便是利用這個原理,甚至動漫電影中的光劍、粒子刀也源於此。

凌天將引力波震動和混沌神雷結合在一起,便產生了這樣一種新式武器:高頻雷波劍。

這武器是他在路上冥思苦想出來,本想對付步蒼生的,卻提前用在了姬正清身上,讓凌天微有遺憾。

「還有誰?」凌天抱劍而立。

全場寂靜。(一度文學網,) 在他們看來只是從上古時代回來了那麼簡單,可對於她來講是用了五千年的時光才活到了民國時期啊。

親了親他們溫柔的回道「當然,媽咪答應過你們會回來的,我肯定會回來啊。」

她可是說到做到,從不食言。

眾人看著他們母子相認都一臉懵逼了,不知道何弘翰什麼時候又收了個小的回來。

打從蘇心優被送走之後她就一直想取代蘇心優的位置,當時兩個孩子還小不懂事,她多次偷偷的讓他們喊自己做二娘他們都不肯,眼前這個人只是見一下面就這麼熱情了?

兩位夫人也是感到很奇走過來問何弘翰「我說翰兒這是怎麼回事?她是誰?」

何弘翰笑道「兩位娘,她就是你倆的兒媳和閨女啊!」

「悠兒?」兩位夫人不敢相信地異口同聲問他。

「是的,她就是你們的女兒,她沒死回來了。」

何弘翰讓蘇心優起來跟兩位娘坦白事情的真相原由。

「娘,真的是我,你看我這臉是假的,假的」為了不讓任何人產生懷疑,蘇心優做了一個礙眼法,讓大家都看到她撕下假臉皮變回蘇心悠的樣子。

「悠兒,真的是你啊。」久不見女兒以為女兒死了的蘇夫人在見到蘇心優之後哭得特別厲害「我的悠兒啊,你怎麼又丟下娘離開了那麼多年啊?」

「娘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有人陷害我離開那麼久。」她說這話時望向阿狸,把她望得手又開始抖動起來。

不過她很快以收回了目光望著擔心自己的娘。

「誰,告訴娘,娘去給你討回公道。」蘇心人憤憤不平的要去給自己的女兒討回公道。

「娘,這事啊,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女兒怎麼會白吃這個虧,早就去教訓了那個壞人一頓不然我怎麼會回來呢。」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何夫人表現得並沒有像蘇夫人那樣,她對這件事情都有著非常大的懷疑,但是她一時也看不出問題在哪,只知道她的孫子突然被帶走了,接著這個剛才說帶自己孫子離開幾天的人一轉身又變成了自己的兒媳,對此是十分的懷疑。

「回來了就好,我們快回家去吧,這裡破成這樣也坐不了。」何夫人雖然心有懷疑這件事情,可也不會表現出來,忙拉著大夥先回蘇家去再說。

久不見女兒的蘇夫人根本沒發現蘇心優此時的身高沒有蘇心悠的高,何夫人卻是發現了。

她現在也有五十多,看女人也是能看出年齡什麼的。

她懷疑的跟在後面看,回了蘇家之後,她立即去找自己的丈夫講這件事情。

到了何成新工作的地方,她也沒有說話,就一直在嘆氣,在忙的何成新一邊工作一邊注意到了他的愛妻正在苦惱著什麼。

「我說夫人,你沒事跑來我這裡嘆什麼氣?」

「唉~」她又重重的深吸了一口氣才說「悠兒回來了。」

「她回來了?」聽到兒媳婦回來了,也是十分驚訝的再次確認。

「是啊!」

「回來了不就好了嘛,夫人你這是還在嘆什麼氣啊?」

「我嘆氣不是因為她回來了,而今天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她越想越不對勁。

「哦?什麼事讓夫人如此想不通?」何成新也是好奇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走過來坐她身旁聽她講是怎麼回事。

「今天悠兒回來了,她跑去她跟翰兒之前的家裡鬧事,我是親眼看到阿狸求她不要帶走浩浩,可一轉眼阿狸說這是誤會,那誤會也就誤會吧,我沒在意,可過沒多久,葉北和茜都認出了她。」

「孩子認出自己的娘不是很正常嗎?」聽她講出這件事情,何正新並不覺得有什麼,一切都符合常理,也不知道他的夫人在糾結什麼。

「哎呀,不是,你別插嘴聽我講。」

「嗯,你繼續。」

被嫌棄了,何正新立即閉嘴讓她接著講下去。

「孩子們能認出娘我是不覺得奇怪,可悠的樣貌不是原來那樣,翰兒和孩子們都看出來了,你說這不是很奇怪嗎?」

這會覺聰明的何正新沒有再插她的話而是點點頭讓她自己說下去。

「還有啊,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悠兒的身高,她之前怎麼說出有一米六多吧,現在才一米五幾那樣,相差個十幾厘米,再瞎的人也會發現吧,可偏偏大夥都看不出來,我也不敢問不也提出質疑這個小矮個是不是悠兒。」

「這事…確實也不好說,一個人的身高只會回高不會縮水一個號,真的要好好去查查到底怎麼回事。」

「我就懷疑,她是個妖怪迷惑了翰兒和孩子們。」

「那夫人你想怎麼做?」

「我想先暗中觀察她幾天,是狐狸總會露尾巴。」

「行,就按照夫人想的去做,有什麼事情需要為夫的儘管吩咐。」寵妻狂魔不管多少歲了仍是對她十分的寵溺,過多全像是剛戀愛的小夥子。

「那我回去。」

何夫人跟自己的丈夫講完心中疑問之後便沒等他一起下班回去。

*

蘇心優再次回歸之後,她的時間就被眾多人圍著,兩個孩子也是十分的黏人,現在都大半夜了蘇夫人還是纏著她講這幾年發生的事,並要她講她在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蘇心優只好將自己遇到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當然她並沒有說自己曾變成一棵種子然後發芽的事情,不想讓她操心那麼。

好不容易蘇夫人放過她了,一直在等她回來的何弘翰又纏著問她一些事情。

「老婆,你這是怎麼回事?是回來了永遠回來了嗎?」

「不是呢,老公,我跟你講,我把另一半靈魂都找回來了,此時我也是變回凡人。」

「那你的意思是?」仍沒有明白她這是怎麼回事。

「我是變回了凡人,但是翰哥,你要有心理準備,畢竟我是背著極淵做這事,一旦姥姥發現了,那我是吃不完兜著走。」

「老婆,我不想再失去你,別回極淵了好嗎?」知道此時並沒有完全擁有她,所以下意識的害怕會再次失去她。 「我知道了!是震蕩意志,他竟然掌握了震蕩意志!」陸明玄猛然想到了什麼,一拍腦袋叫道。

聽了陸明玄的話,眾修士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怪不得凌天這一記雷刀能有偌大威力,原來他領悟了震蕩意志,這樣就解釋通了。

意志,那是要到靈嬰四重才有可能領悟的東西。

凌天無語,想不到被人誤會了。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們,就連八咫鏡也很少有人聽說,八咫鏡具有月讀功能就更無人知道了,至於月讀融合混沌神雷產生的八咫鏡

「沒有錯,混沌神雷本不該有這樣的威力的,但如此用震蕩意志催動神雷,就有可能了!」相秀也點頭道。

不得不說,這些溪國精英還是很有眼力的,雖然沒有猜准,但也差不多了。

高頻雷波劍,需要高頻震動,和震蕩意志頗為類似。

八零農家小福寶 「就算領悟了震蕩意志,要與混沌神雷融合,也絕非易事,」陸明玄看向凌天道,「你這門神通,叫什麼名字?」

「高頻雷波劍。」凌天道。

「啥?」陸明玄沒聽明白。

好古怪的名字,眾人不約而同生起這樣一個想法。

經此一戰後,恐怕這一神通,會和寂滅冰帝的名字一樣,名揚天下了。

「相道友,你怎麼說?」陸明玄看向相秀。

「還是等步大總長出來后再定奪吧。」相秀想了想道。

「這狂徒連殺三人,還要等大總長出來才能收拾他,我們活在世上,又有何用?」陸明玄搖頭,語調悲憤。

「各位!他神通再強,魔頭終究魔頭,不識敬畏,不知天數!」

總裁霸愛甜甜妻 「今日,為了正義,為了溪國,我們一齊出手,誅殺此魔!」陸明玄高聲道。

陸明玄煽動的話語,激起了眾溪國修士的激情,不少人目中噴火。

「誅殺魔頭!」

「誅殺魔頭!」

「誅殺魔頭!」

群情高漲,呼喊聲直欲掀翻天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