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臉上的疤痕經過治療,已經淺了許多,上妝之後,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2020 年 11 月 17 日

但每每摸上去,都能摸出一條明顯的起伏痕迹。

原本好看的容貌就這麼毀了,她最厭煩的,就是看到自己卸妝的模樣,那道疤痕顯得異常猙獰。

每次看了,都想把鏡子砸了。

言律手掌覆上了自己的膝蓋,手指微微用力,立即疼得額頭都冒出了細細密密的冷汗。

可越是這樣,他手上就越是用力,越是要讓自己疼,提醒自己雙膝上的傷。

「明明疼,為什麼還要這麼用力?」言初薇不贊同地說。

「就是要記住這疼,才能時刻提醒我,他們對我做的事情,才能讓我不忘記這恨。」言律咬牙切齒的說道,面目猙獰扭曲。 哪怕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可是當他想起來那個笑容燦爛,露出酒窩叫著他「孟四叔」的少女時候,孟少寧依舊覺得心口疼的厲害。

那是種還未曾得到便失去的痛苦。

足夠讓他記得一輩子。

孟少寧壓下了眼底酸澀,拍拍姜雲卿的發頂說毆打:

「是啊,咱們雲卿最厲害了。」

「沒有人能欺負得了雲卿,還能全身而退的。」

姜雲卿見到孟少寧時有些激動,所以才會難免的露出了當初在孟家時,曾和孟少寧相處的樣子來,此時雖然依舊激動高興,可是冷靜了一些之後,才瞧見旁邊那些人滿是驚訝的神情,還有君璟墨有些黑漆漆的臉。

姜雲卿頓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退開了半步之後。

君璟墨才上前,直接站在了姜雲卿和孟少寧中間,一把握著姜雲卿未曾受傷的手,語氣不好的說道:「好久不見。」

孟少寧看著他醋海翻騰的樣子,頓時失笑,微側著頭看著他:「好久不見,燕帝陛下。」

君璟墨挑眉:「那我是不是也該喚你一句大皇子?」

孟少寧聞言頓了頓,驀的笑出聲:「你還是叫我小舅吧,畢竟你跟雲卿在所有人眼中已經成婚,算起來,你也是我的侄女婿。」

雖然那場大婚,姜雲卿並未曾到場。

可是整個大燕的人都知道,姜雲卿是當初的璟王妃,也是如今大燕新帝唯一的妻子。

君璟墨聽著孟少寧的話后,眼底閃過些訝異之色。

當初在大燕的時候,君璟墨是第一個看出來孟少寧的心思的。

孟少寧和姜雲卿本就沒有血緣關係,雖然名義上是甥舅,可是孟少寧對姜雲卿的感情卻是有些非同尋常,甚至於那時候他還隱約在孟少寧看著姜雲卿時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時才會露出的神色。

那時候君璟墨對此十分不舒服,甚至還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多想了,畢竟孟少寧是姜雲卿的親舅舅,他又怎麼會對姜雲卿生出不該有的心思來?

可是孟少寧的存在感太強,而且姜雲卿對待孟少寧時又是毫無防備的親近,再加上孟少寧一直不肯讓他喚他小舅。

君璟墨剛開始只是有些隱約猜測過孟少寧的心思,可後來知道孟少寧並非孟家親子,更不是姜雲卿的親舅舅之後,君璟墨才恍然知道當初他察覺到的那些不是錯覺,孟少寧是真的喜歡過姜雲卿的。

君璟墨對孟少寧其實一直存著不滿的,哪怕姜雲卿對他只是單純對親人的感覺,君璟墨心中卻依舊有強大的危機感,畢竟孟少寧太過出色。

智謀,心計,品性,為人……

方方面面都挑不出半點錯來,甚至於還沒有他自己的偏執和暴烈。

面對孟少寧時,君璟墨有種發自心底深處的危機感。

可是如今孟少寧卻是主動開口讓他叫他小舅舅,君璟墨呆怔了片刻,才抬頭看著孟少寧:「你……」

「我怎麼?」

孟少寧挑挑眉:「雲卿叫我一聲小舅,難道燕帝不肯?」 「你放心,很快,就能報仇。」

***

楚昭陽跟齊承之打好了招呼,要帶著小傢伙去稷下學府看一下攖。

齊承之一早便跟稷下學府方面打好了招呼,楚昭陽有空隨時可以帶人過去償。

因此,稷下學府的校長一直隨時準備著。

楚昭陽便跟顧念商量了下,周二這天,便帶著小傢伙去稷下學府參觀一下,了解環境。

大佬你親媽又黑化了 小傢伙興奮極了,去參觀幼兒園,就意味著,他快要可以去幼兒園交朋友了。

並且,可以正式跟爸爸學功夫。

小傢伙可謂是掰著手指頭過日子呢。

顧念跟邊道人請了上午的假,因為楚昭陽早晨有個重要的會,便派了司機來接,讓顧念帶著小傢伙到楚天去等他開完會,再一起走。

因為上次鄭藝秋的事情,何昊然怕再有人不開眼的找顧念的麻煩,特意發了群郵,讓公司上下全體同事都認一下總裁夫人。

因此,現在整個楚天,上到各位董事管理層,下到門口的保安,都沒有不認識顧念的。

顧念帶著小傢伙來,門口的保安就先恭恭敬敬的立正站好,叫了一聲:「總裁夫人好。」

隨後,便看到了顧念牽著的小傢伙。

顧念所過之處,但凡是看到小傢伙的人,都震驚了。

這跟總裁長的也太像了吧!

難道是總裁的兒子?

「夫人!」何昊然迎面走了過來。

顧念:「……」

何昊然這是抽的什麼風,平時都是直接叫她顧念的啊。

「何助理。」顧念叫道。

何昊然笑著低頭,見到小傢伙,便叫道:「小少爺好。」

小傢伙有點兒羞澀,對著手指說:「叔叔,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何昊然笑著誇小傢伙真可愛,然後對顧念說:「總裁不放心,特意讓我下來接你們的。」

怕是遇到上次那種情況吧,顧念想。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不過看楚天員工的反應,楚昭陽真是多慮了。

顧念帶著小傢伙跟何昊然走到楚昭陽專用的電梯前,電梯門開,何昊然伸手擋著電梯門,讓顧念和小傢伙先進:「總裁夫人,小少爺,請。」

顧念:「……」

何助理今天到底什麼毛病?

小傢伙:「……」

爸爸,這裡有個叔叔好奇怪。

三人進了電梯,電梯門關,顧念才說:「何助理,真的,你叫我顧念就好。你叫我總裁夫人,我很不習慣。」

薄情前夫太兇猛 何昊然眨眨眼,說:「上次不是有人不開眼,對你不恭敬嗎?我想著,這次由我帶頭,其實就是為了給他們看得。」

顧念笑道:「他們對我挺客氣的,你跟我跟以前一樣相處就好,不然我覺得怪怪的,很不習慣。」

出了電梯,何昊然帶著顧念和小傢伙進了楚昭陽的辦公室:「總裁還在開會,應該快完了,我還得回會議室去,有事兒就叫秘書室的人,隨便誰都可以。不會再有上次的情況了,我已經狠狠地提醒過他們。」

顧念總覺得,何昊然說起這事兒,特別咬牙切齒。

「你去吧,不用擔心我們。」顧念說道。

何昊然點點頭,走的時候又吩咐秘書室的一位秘書,給顧念和小傢伙準備飲品和茶點。

沒多會兒,便送來了。

小傢伙乖巧的坐在沙發上,兩條小短腿在沙發上伸展開,還沒有沙發的寬度長。

兩隻小肉手捏著餅乾,原本正常尺寸的餅乾,在他手裡就顯得特別大,啃起餅乾的模樣,特別萌。

「砰!」

門突然被用力推開,砸上了低吸,發出巨大的聲響。

小傢伙被嚇了一跳,手裡剩下一般的餅乾便掉到了腿上。

「楚昭陽,你跟顧念——」

向予瀾說到一半,發現楚昭陽不在,在的反而是顧念和一個小男孩兒。

向予瀾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小傢伙的臉上。

她臉色一變,大步上前,便把小傢伙拽下沙發。

小傢伙差點兒被向予瀾拽的摔倒在地。

顧念猛然變色,疾步上去便將小傢伙扶住,趁機把小傢伙給護了過來。

「怎麼樣,有沒有受傷?」顧念趕緊檢查小傢伙。

又擼起小傢伙的袖子,見他的手腕都被向予瀾捏紅了,心疼的不行。

小傢伙真是被向予瀾嚇著了,小臉兒現在還慘白。

「媽媽,我有點兒怕。」小傢伙糯糯的說。

「不怕,媽媽在呢。」顧念立即說道。

「這是昭陽的兒子?」向予瀾向前,便想要把小傢伙抓過去。

顧念的兒子,又跟楚昭陽這麼像,向予瀾根本不作他想。

顧念趕緊把小傢伙抱起來護住,小傢伙害怕的緊緊地抓住顧念的脖子。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媽媽,我怕。」

「不怕。」顧念退後幾步,「楚夫人,你嚇著孩子了。」

「我問你,這是不是昭陽的兒子。」向予瀾厲聲問。

顧念抿了抿唇,說:「是。」

「我說老爺子跟老太太怎麼會那麼著急讓你們訂婚,原來是有了兒子。」向予瀾冷笑,「顧念你夠有心機的,當年走了,肚子里竟然還揣著一個,如今孩子大了,就帶他回來認親。」 君璟墨看著他臉上毫無遮掩的神情,停頓了片刻,像是明白了什麼,也像是看清楚了孟少寧的心意,臉上緩緩露出抹笑容來、

「怎會?」

「小舅。」

哪怕孟少寧與他年歲相當,哪怕他已經是大燕的皇帝。

可是這一聲「小舅」,君璟墨卻是叫的心甘情願。

孟少寧見君璟墨像是明白了,臉上綻放抹笑容:「能讓燕帝叫一聲舅舅,可真是不容易。」

君璟墨聽著他的玩笑話,看著他眼底的澄凈和不帶陰霾的笑容,就知道孟少寧是當真放下了。

不說其他,至少他現在對姜雲卿再沒了那些男女心思。

君璟墨說道:「小舅若是想聽,那我再叫幾聲?」

「算了吧。」

孟少寧擺擺手一臉的嫌棄:

「你要再繼續叫下去,我自己都覺得彆扭。」

他跟君璟墨算起來還是同輩的人,兩人年歲相當,也曾經交過手。

或許是有本事的人天生便不對付,那時候他們就互看不順眼。

君璟墨嫌他跟姜雲卿太親近,而他則是更嫌棄君璟墨陰險奸詐不值得信任。

如今時隔大半年再次相見,反倒是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

孟少寧剛才的話固然有想跟君璟墨釋懷,不願意讓他和姜雲卿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生了嫌隙和矛盾,更多的也是想佔佔君璟墨的便宜而已。

如今君璟墨這般坦然的叫了他舅舅,孟少寧反倒是覺得有點不那麼對勁。

孟少寧搖搖頭,釋去了心裡那最後一點不舒坦之後,就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著姜雲卿他們說道:「剛才光顧著跟你們說話,還忘了後面有人。」

他扭頭朝著那邊碧紗櫥后叫了聲:

「出來吧,不是一直想要見她嗎,現在人都看到了,還躲著做什麼?」

姜雲卿和君璟墨都是挑眉,裡頭還有什麼人?

那邊安靜了一會兒,才走出來一道身形矮小瘦弱一些的身影,那身影磨磨蹭蹭的,走到碧紗櫥旁邊就停了下來,然後瞧了姜雲卿一眼。

姜雲卿見到出來的人時滿臉的驚愕:「你怎麼在這裡?!」

她快步走上前去,瞪著站在那裡的姜錦炎說道:

「你來這裡盛老爺子知道嗎,你祖父不是說皇城如今已經戒嚴,魏寰更是對盛家生了懷疑,你這個時候來這裡,要是被魏寰發現了,她不會放過你和盛家的。」

姜錦炎就知道見到姜雲卿后,肯定會被她罵上一頓。

他有些垂頭喪氣的瞪了孟少寧一眼,換來孟少寧挑眉而笑的模樣。

姜錦炎氣鼓鼓的哼了一聲,這才有些喪氣道:「我出來的時候府里的盛小公子摔傷了腿,太醫親自診治之後在府里修養,魏寰不會知道的……」

「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