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清源妙道真君再也無聲無息。

2020 年 11 月 17 日

雪中送炭啊!用好了,絕對是八十一個生力軍!

韓星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嘈雜喧鬧的聲音,緊接著就聽到一陣叫罵聲傳來:「這些人都是宋國餘孽的叛黨,現在要押到午門斬首,所有人讓道迴避!」

路上所有的馬車和行人都紛紛向兩旁避讓去。

韓星聽到窗外傳進來的聲音,微微皺了下眉頭:「不就地正法,反而押到午門斬首,這是引蛇出洞之計,他們是在試探老子的下落!」

但這些無辜的人,最終肯定是要受盡折磨,落到他們手上,還不如被一刀殺了……因為這些人韓星並不認識,所以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人群中的議論聲,卻讓韓星的臉色,驟然一變!

「殷天祥原為我大宋國師,是個大好人啊,聽說這次是皇上派下來接管宋城的,怎麼二皇子上就突然下令抓了起來?」

「還有那個叫殷凌的,聽說是安寧公主的女兒,宋城本來就是安寧公主的領土,讓她女兒當城主再好不過,為什麼連她也被抓了起來?這二皇子安的是什麼心呢?」

「兄弟,你小點聲,難道你想引讓大家都跟著遭殃嗎?」

韓星順著他們的聲音看去,一眼看見正在駛過來的一輛巨大的鐵籠囚車!

因車之上,被無數鎖鏈纏繞著身體的二人正是殷天祥與殷凌! 囚車看上去極為堅固,柵欄每根都足有兒臂粗!

隱約可見,綁縛在殷天祥與殷凌身上的玄鋼鐵索上有一道道肉眼難以察覺的光線在互相交織,顯然是被打上了封鎮的符印。

在這種封鎮力量的侵蝕下,二人連身上的護體靈力光芒都暗淡了下去。

殷天祥與殷凌被綁縛的身體動彈不得,身上好幾處地方血流如注,頭上掛滿了圍觀人群中無知孩童扔出去的爛菜葉和破碎的雞蛋。

二人緊緊低著頭,垂下的長發連臉都擋住了,若不是身影還在加上所穿戴的衣服韓星熟悉,幾乎就認不出來了。

眼看著自己的師傅與師妹遭受如此屈辱,韓星不由的睚眥欲裂,心中一陣劇烈的痛……

誰敢動他的親人,他,就跟誰拚命!

一時間什麼引蛇出洞,什麼陷不陷井、暴不暴露的,他全忘到了腦後。

今天若是死在這裡,也要救出這二人!

韓星就像一頭怒氣勃發的雄獅,雙手乒的一聲,推開窗戶,身子凌空而起,撲向這鐵籠囚車!

「不好,有人要劫囚車!」一個臉上露出驚訝神色的士兵大聲喊道。

「保護好犯人!」

「他就是畫像中讓我們要找的人,併肩子上,不要讓他接近囚車!」

一個負責押運這輛囚車的士兵一面抖動著手中的畫像,一邊大聲喊叫。

就在韓星身子剛剛竄出去之際,醉霄樓里那些伏在桌子上亂醉如泥的十幾名修士,竟然猛地站立起來。

他們每個人身上都發出了不弱於戰王的波動,其中更有幾個直達戰尊境,紛紛拔劍怒吼道:「裡應外合,殺了荒古血脈!」

接著一道道耀眼的光輝從他們手上射出,可怕的金色劍芒散作漫天刺目長虹撲向韓星。

所過之處,醉霄樓一切毀滅。

韓星本能的感到了危險,瞳孔一縮,身子往前一衝,緊接著眉心光華一閃,將燒火棍橫在手中。

他反手往後一擊,盪起一片不起眼的烏光,劈斬了過去。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心中都在喊,荒古聖體完了!

縱然你的修為登峰造極,若是身後有敵人,就算是地級聖戰聖、天級戰帝,在猝不及防之下,若想擋下這突襲而來,密集如金色風暴般的劍芒,也難!

這是一種無差別攻殺的攻殺方式,多用於千軍萬馬的攻勢中,而現在卻集中攻向了一個人!

但……接下來出現的事實,卻讓所有人差點驚掉眼球……

嚓!

一聲樸實無華的烏光劃過,產生了輕微的響聲,將千百道耀眼的劍芒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最華麗的視覺震撼……

棍劍相交,所有的劍竟然在第一時間裡,如同是一蓬草枝,被一把快刀攔腰斬斷成了無數截!

叮叮噹噹……空中的斷劍如同廢鐵一樣散落了一地。

那道烏光依然去勢不減,快若閃電,劃出了絢爛迷人的弧線,如春風拂面一樣,在眾人身上一掃而過。

噗!

屋裡所有的人動作突然靜止,兩眼空洞而絕望。

下一刻,無論是站在原地的,還是跳耀在半空的,上半身時突然開裂,就像紙糊的一樣,只是那麼輕輕的一聲脆響,每一個人便看到到了自己突然血肉紛飛,血濺如雨的景象。

「啊~~~」隨後,他們發出了慘叫,五臟六腑與腸子從身體內流崩了出來,在渾身發涼的同時,齊齊倒下。

韓星人仍在半空向下疾撲……

嗖!嗖!嗖!嗖!……

下面一陣暗器玻空的聲音驟然響起,什麼金錢鏢、如意珠、梅花針、鐵蒺藜如同雨點般射了過來。

面對撲面而來的強力暗器,韓星毫無懼色,不管不顧,任由這些暗器打在身上。

「鏘鏘鏘……」竟如同打在鐵板上,火星四濺。

他已成就荒古混沌玄金聖體,肉身強度,比玄鐵精鋼還硬,當世無人能與他相比,等閑這些暗器也傷不了他。

饒是這樣,也讓他感到一陣鑽心的疼。

韓星嘴角掠出一絲不可遏制的暴怒,眼睛里閃動著瘋狂的殺意,一股戰威殺戮氣息,從額頭上的「戰」緩緩散發而出。

他渾身的混元戰力,完全被這股殺伐之氣調動了起來。

同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口中輕吐而出:「一戟可抵百萬師,屠盡蒼生萬物滅!」

「屠天戰訣」第一式!

燒火棍化成了百丈屠天神戟,上半截虛擬的三尖兩刃鋒也有如實質一般,爆發出了戮天屠地的氣勢。

一道刺目的戟光立劈了天地,將那些面朝外,背靠囚車,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眾多士兵手中大刀刷的斷成了兩截。

眾人慘叫,持刀手臂,喀嚓一聲,齊肩被砍了下來。

沒挨上刀的,在戟芒光刃的劇烈飛絞之下,整個身子紛紛粉碎……先是血肉飛出,再化作一具白骨,然後寸寸斷裂,成為了齏粉。

一陣狂風吹過,從這些沒有了軀體的衣服裡面,驀然露出了道袍。

韓星不等下面離囚車較遠的那些修士再出手,射出的身體己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地面。

他用眼掃視剩下的幾名修士,對他們伸出食指,勾勾手:「『天殺堂』也不過如此,交出囚車,不然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一個不留!」

這幾個修為高強的修士,目光順著倒塌的牆,看向屋裡地上的淋漓血肉,再看看腳下一灘灘白骨血水,不由得從心裡一陣膽寒。

「天殺堂」的殺手個個武功高強,而且悍不畏死,若是加上外面的人,那就是數百倍於對手,而且還是陷阱布置得法,誰知居然在此人的一擊之下,便只剩下了不足十個人。

但誰都知道,先死的,往往是武功修為最弱的。

此時,餘下的儘是強者!

他們剛才心裡那種畏懼一掠即過。

韓星一個人要單挑剩下的人,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

這些人都是「天殺堂」創造的近乎神性與魔性結合的殺手,修為堪比戰尊與戰聖境界的強者,從來沒有人敢在他們面前如此放肆!

便是荒古血脈也不行!

在他們眼中,荒古聖體也徒有虛名!

「小子,你太猖狂!」

旁邊,一位戰尊境的殺手的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終於出手了。

「泣血戰魂矛!」他的體表湧起了滔天般的殺伐之光,手中突然間多出一把血紅色的長矛。

那血紅戰矛一出現,矛尖上聚成的矛芒足有水桶粗,像是能洞穿這方空間。

在暴喝聲中,戰矛帶著慘烈之氣和兇狠無匹的攻勢,快若閃電般的一矛刺向韓星的咽喉。

矛芒如一道山嶺一樣壓落了下來,臨近韓星時,從矛芒中突然顯化出一片屍山血海,凶煞的陰氣之力,將他的神識幾乎要禁錮起來。

換成一般人,神識被鎖定,只能束手待斃!

只是韓星的元神異於常人,他開闢了第二識海,將主元神魂鎖于丹田之內,而居於頭腦識海中的元神只是鏡像。

若非如此,在戰矛的凶煞之下,他真的可能會陷入一種可怕的境地中。

縱然是如此,他也不得不謹慎應戰。

當!

韓星祭出了陰陽銅鏡,化成陰陽大磨盤,專吸怨鬼凶煞之氣。

陰陽銅鏡是清源妙道真君覲天神殿中之物,在遠古年間不知鎮殺了多少神魔鬼物。裡面有二道黑白氣浪變化無常,乃是凶煞之氣的剋星。

陰陽大磨盤一半噴出皎白的玄光,一半繚繞著道道黑氣,衝天而起,黑色與白色的氣芒,形成了一道漩渦,席捲天地,向血紅戰矛幻成的屍山血海翻卷而去。

瞬時間,那屍山血海變成的煞氣如蜿蜒游竄,飛速竄升旋轉,與黑白陰陽氣機鉸接在了一起,被吸進了磨盤之中……

「泣血戰魂矛」再無半點血色之光。

「去死吧!」韓星平端著屠天神戟,刷的一聲,猛的一戟楔進了這位戰尊的心靈最深處。

戟尖挑著他那顆尚且跳動的心臟,帶出一溜血花,從這位戰尊的身體之中……撞了出去!

這位戰尊驚懼到了極點,大喊一聲,急忙低頭看向自己的胸膛,只見胸前一個前後透明的血洞大開,裡面除了五臟六腑的碎塊碎塊……再什麼也沒有了!

他滿臉的不可置信,把手從前胸掏到了後背,在確信洞大的能鑽進條狗時,才撲通一聲,慢慢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這剎那間發生的事情兔起鶻落,讓所有的人大腦一片空白,產生了一種錯覺:站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一尊殺神!

見過戰尊死的,但從未見過死的這麼痛苦的!

「大哥,你老慢走,兄弟們這就替你報仇啊……」剩下的幾個人猛的跪倒在地,其中一個身體壯碩的大漢,仰面朝天怒吼:「荒古聖體,若不殺你……愧對大哥,天理不容!」

剩下的幾個人,殺氣騰騰的聲音從牙縫裡一字一句的崩了出來:「小畜生,殺了你為大哥報仇……!」

韓星神色平靜的看著敵人,淡淡地道:「你們兄弟感情這麼好?那我就送你們去追隨你們的大哥,來吧,你們一起上!」

雖恨極了這些人,但看著他們尚有些義氣的份上,放在平時也許能放他們一馬,但現在生死搏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有什麼善惡!

他的最終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屠光這些人,救出師傳與殷凌!

就在這時,剩下的八個人緩緩立起身來,頃刻間,紛紛圍湧上前,將韓星重重困在中央。

「轟隆隆!」

下一刻八人齊齊出手,滾滾雲層中登時飛舞起數八道銀龍般的巨劍,巨劍一化十,十化百……很快形成了千劍合一,交織出一朵巨大的劍蓮,每一朵花瓣都是一支巨劍。

劍蓮絢爛怒放,所有的花瓣突然散開,形成了千萬道攻擊,狂風暴雨攻擊目標,無不集中在韓星一個人身上!

怒放的巨大劍蓮之花……太壯觀了……

而此刻,從「玄天殿」卻有二道神識透過虛空,在感應這邊的打鬥,似乎很擔心韓星能不能承受住這『天殺堂』的絕殺之技……

滅世劍蓮!

ps:各位道友,平淡章節已過,下面會越來越精彩……求擴散、求月票!兄弟們實在什麼都沒有,哪怕留下你的足跡也好! 「一花一世界,一瓣一聖劍,花開滅世,劍出毀天!」八人齊齊一聲低喝,空中由千萬把巨劍組成的「劍蓮」,在綻放到極致后,轟然爆開。

頓時,整片天空都淹沒在劍海之中,炸開的劍雨呼嘯而下,直接將韓星吞沒。

無數奔嘯如雷的巨大劍罡,挾開天闢地之勢發出了雷霆一擊……讓韓星身體一震。

他沒想到,由八位戰尊共同出手組成的劍陣,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他四周的地面己被巨劍轟斬成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若不是頭上有陰陽大磨盤垂下的二道陰陽之氣抵住了落下來的劍雨,只怕他己被這無堅不摧的劍芒破開了肉身。

韓星居然感受到了沉重如山的壓力!

他雖是荒玄金混沌聖體,但畢竟初成,重擊之下,身體一連退出了四五步,猛的抬頭時,嘴角己溢出了鮮血。

韓星深吸口氣,暗自道:「『天殺堂』果然非同小可……竟用戰尊做殺手,自己雖可越級搏殺,但一擊之下實難一戟斷八頭,在自己全力出手的時候,只要給對方留下一點可剩之機,後果不堪設想……」

「拼了!死馬當作活馬醫,能幹掉一個是一個,幹掉兩個老子賺了!」他雙目閃動,面色有些蒼白,但卻目中寒芒未減,竟再次掐訣把陰陽大磨盤向上一推。

劍雨爆射,轟隆連震,朝著韓星當頭怒斬,讓他根本倒不出手再祭出其它的法寶。

饒是如此他也沒有躲避,邁大步迎了上去。

生死關頭,拼進了全身法力,讓他額鬥上的「戰」字像一顆血紅耀眼的大星,發出了道道璀璨的紅光。

渾身的混元戰力全部加持到了屠天神戟和陰陽大磨盤上。

他力求一擊奏效!

困獸猶鬥……八個修士露出幾分獰笑,似是看透了韓星當前的處境。

其中一穿灰袍之人喝道:「區區一個荒古血脈,也敢驚動『天殺堂』出動這麼多高手前來追殺,哼,你便是成就了荒古聖體,今日也定然要你付出足夠的代價,讓你明白,『天』不可逆,『天殺堂』在這一界便是你的主宰!」

這話聽入韓星耳中,簡直是對自己巨大的羞辱!

他滿腔悲憤無處發泄,明知一擊之下必有漏洞,但這一戟也要斬出!

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哪怕魚死網破都在所不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