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馬屁拍的莫名其妙,弄得一圈人就跟看神經病一樣。不過舞依炫倒是更加有信心了,和鳳沐璃交頭接耳,討好鳳沐璃讓他教教她。

2020 年 11 月 17 日

木葵只得嘆嘆氣這麼些日子也怕是他心裡不高興了。

小風波過後,木葵和赫連曦回了房間。

赫連曦自然是黑著臉不理人,木葵見狀也不端著,也跌軟。

「最近幫忙查案子送消息是不是很累啊?」手指立馬捏上他的肩膀,大有討好意味。

他倒是傲嬌的,還拿捏著,「那也不及咱們木葵管事忙,忙裡忙外,算盤打得響亮,而且還得當裁判挑大掌柜,說起來我還是閑得很。」

木葵果然沒猜錯,這是吃醋,覺得受了冷落。

冥思半刻,赫連曦說的不錯,她這段時期的確是很忙,因為回到京都實在是太親切了,她有一種回到了曾經忙碌充實的日子,和大家在一起,這種氛圍太親切太美好,不知不覺就會把赫連曦忽略。

其實這件事情旁人比她更加清楚,為此依依和娜娜都找了她談了這事兒。

所以後面她也隨即做出了改變,京都再好她卻不是她未來生活的地方,赫連曦才是她未來的歸屬。這段日子是她提出挑選候選人,原本不著急偏巧飛流受傷木蓮也顧不上,她想為京都總部這裡出一份力——挑選出合適的大掌柜再離開。

這樣子若昕和她遠在北國也不至於擔心小舞無人可助,或是用人不善,雖然這種可能幾乎沒有但是她們都想為一字閣為舞依炫多做一些。

忙得昏天黑地卻沒有跟他多做解釋,是她的不對。

「我必須承認我是個喜歡直接做事而少說的人,心裡總藏著自己的盤算計劃,但是我好像忽略了我們已成為夫妻的事情,忘了你可以替我分擔,你可以給我依靠。讓你不安讓你被排除在外,這是我的缺點,我會好好改的。」

這大概是這段時間木葵跟他說話,吐出的最長的一段了。

盛世寵妃 他也算是軟硬不吃的人,但是木葵跌軟還是擺硬他好像都招收不誤。

赫連曦揚起笑容,這是真心實意的,「我很高興,你可正視自己的缺點,並且跟我解釋。」

木葵交代了自己的打算,「我和若昕勢必要在北國建立一字閣,這段路不會很短也不會容易,所以我是想要好好地結束京都的事情,之前我也會離開或長或短的時間,但是以後就是一輩子,我想給依依做好保障。」

雖然她依舊是整個一字閣財務負責人,但她也的確在物色財務這方面的人才,畢竟她離開了,這京都還是缺人的,到底是一字閣的總部。

依依說的不錯,葉筱柔是個苗子,綜合性很強所以她也就放棄了讓她接替她的位置,大掌柜的人選葉筱柔的確值得博一次。所以這場比賽或許也能找到更好接替總部這邊財務這方面的人。

不過可惜這次參加的人卻沒有非常展現對數字有很好天賦的人,倒是有一個,那個劉家的劉良辰,只可惜人家得繼承家業啊!

這段時間她就很著急。

一聽見木葵說一輩子的時候,赫連曦心都化了,這姑娘是想著跟他一輩子的。

他擁著她,「對不起,我沒有幫上什麼忙,還給你使小性子。」果然他家木葵做什麼都是有用意的,絕不是什麼舞依炫往前說的一個詞兒大豬蹄子。

木葵靠在他懷中,「沒有,你幫依依的忙,幫著錦皇的忙,那便是在幫我。如若不然我只會更忙。」

「我沒有先跟你說明白,讓你受了冷落,對不起。」

態度過於好,赫連曦還能說什麼呢?只能是寵著並且愛屋及烏啊!

「你知道冷落我了,那回到北國你要好好地補償我才是。」他倒是撒起嬌來。

「好好好,到時候給殿下您當牛做馬在所不辭。」

「當牛做馬,宮裡一大批人,就連舞舜粲那小子也是上杆子的。」他臭屁起來,隨後一陣奸笑,「不過倒是可以考慮夜夜笙歌,生幾個娃娃玩玩,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如今錦國內憂外患,但是北國已經解決了不少麻煩,現如今他還沒繼位,加上信任的幾位叔伯都是壯年之際,所以他需要應要求給皇族血脈「添磚加瓦」!

「你家生孩子是用來玩的?」

「那不然是為了幹嘛?他們又不和你過一輩子。」他開始掰扯起來,「你說說這生兒子日後自然是得聽媳婦的,生女兒自然要給哪家混小子拐走的,也只有你家夫君我不離不棄,是不是?。」

孩子就是調劑品,天氣好逗一逗,天氣不好那就打一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至少他父皇母后一直貫徹這套理論。

說的的確在理,她一時間也沒有反駁的。

瞧她不說話,赫連曦便道,「那就說好了!」

木葵也想過生孩子問題,其實也是覺得順其自然就好,不過現在看木薇已經生完了,赫連娜額若昕也是懷著,就連唐蕭也是,她覺得生個孩子也不錯。

至少自己生的時候不至於和大家的孩子差太多歲,玩得來。

「嗯。」

赫連曦抱著木葵猛親了一口,「就知道小葵最好了。」

甜蜜之後,赫連曦又開始給自家媳婦排憂解難,「你說的會打算盤會算賬的人,我這段時間倒是發現一個有點天分的,沒仔細了解畢竟是個姑娘,但是你可以留心留心。」

「姑娘?」木葵驚訝又迷惑。

赫連曦立馬自證清白,「我發誓我就是偶然發現的,絕對沒有特別關注不軌之心。那姑娘首先沒你好看,其次沒你高,而且膽子沒你大,再有……」

「哈哈哈~你怎麼這麼可愛?」

他挺了挺腰板,「因為你不是那麼可愛,相對而言我自然得可愛點。」

「不要臉。」

「說說是誰。」

「林家的那位姑娘不是會來一字閣嘛,然後和葉家那姑娘交好,某日葉家姑娘在算賬的時候,她倒是看了幾眼,隨後報出數字而且準確無誤,也許是碰巧但是因為你之前到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我就多注意了一會兒。」

木葵心上一熱,這人那麼些年前的事情倒是也記得清楚,眼裡不由得多了些蜜意。

「隨後葉家姑娘也給她拋了些問題,也都是比較快的答了出來。那日葉家姑娘為了感謝她把賬目早些弄好還答謝了一番,跟著林家姑娘也說了些自己也幹了些出格的事兒,往前擱明面上是當鋪實際上後面還有抄錄禁書畫本的買賣裡面也干過活計。」

木葵點點頭,那也就不難說明為何一個親王的女兒還會看賬本計算這些事了,「想來是抄錄書的時候在當鋪耳濡目染。」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倒是沒想到這姑娘回去做這種活計,畢竟看上去也是個柔弱膽小的丫頭。」赫連曦看人還是比較準的。

木葵也同意但是人就會有大膽的想法,「困在深閨的日子大抵不好過,你不在京都也不了解,林家家教的確森嚴,這姑娘怕也是藏著不少夢吧。」

「嗯。」

既然就連赫連曦跟她會提到,那就說明這個林芊芊這方面確實會比尋常人亮眼,她倒是沒有關注到,改明兒去打聽打聽。

。。。。。。

富貴錢莊

這家錢莊生意在京都算得上火熱的,不只是出入這裡的物件不錯,而是這錢莊後面的生意也是紅火不已。倒是和赫連曦說的有那麼點差異,不是當鋪而是錢莊。

「小千,你看看如何?」一個白面纖瘦的少年拿著冊子過去那邊一個正在孜孜不倦寫東西的人,彷彿並沒有聽見呼喊。

「你可真是個狂人!」

宋章打趣兒道,不過看見小千案桌上寫得東西卻教他入了迷,「哎哎哎別翻頁啊~」

少年一抬頭,不正是林芊芊嘛!

林芊芊也就是小千,「尚未出版,禁止閱讀。」音色都略微厚重了些,也不是那麼柔弱。

她接過冊子,「人家寫得這文字是羞澀,你怎麼畫的有些生氣了呢?眉頭這裡這麼改一下…」

修改的中間也有幾人過來過問林芊芊意見,一一解答,「對了,我剛剛檢查了幾本,百年好合那本的第三十二頁和五十七頁那邊皆有小錯誤,之後若是再發行你們把這兩處給改了;還有花好月圓那裡的第七十三頁的對話中有錯別字,需得修改。其他的我發現了再跟你們說。」

幾人記下,準備回去修改,有新來的抄錄的人對這位年歲不大卻身居要職的少年也是刮目相看。這些個數字都是怎麼記得清楚的呀?

半晌兩人終於修改校對了前十頁,宋章也是茅塞頓開,「小千還是你厲害,我這弄了半天也總覺得彆扭可是再落筆就怕給毀了,你這幾筆弄上去就好了。這可是這本冊子第一本可不能馬虎,有你在真好。」

「對了,這次你怎麼修養這麼久?掌柜說你是風寒,什麼風寒你修養數月?」宋章看她臉色確實依舊慘白,估計也是大病初癒。

「就是嚴重了些,我這體質本就弱得很,所以這回給耽擱不少時間。」

「你不在,這後面也忙亂成一團,而且不少買家也都說質量不怎麼好,畫本還是書冊都是。你回來正好,大家可真是盼星星盼月亮把你給盼回來了。」

林芊芊笑道,「你倒是嘴貧,快回去幹活吧。」

在這裡林芊芊是被人認可的,不是外面那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親王郡主,而是個擅長寫話本繪畫本的小千! 860

錦國篇

掌柜的也朝著這病弱剛愈的少年走來,手裡還拿著一盅東西,「小千,這是我家那口子給你的,知道你回來特地交給我給你補補身子的。她剛從老家回來,不過家中也是有親戚在,倒是沒能來看你。」

他家夫人是真的喜歡這個少年,就連家中女兒也是格外歡喜。

林芊芊立馬起身回禮,「多謝掌柜和夫人心意,其實我也好的差不多。改日定當登門造訪去拜見夫人。」

「不急不急。這白慘慘的臉,要是擱我夫人看了去那就是該卧床休息的。」看著倒是叫人心疼,之前跟他說病重,他琢磨應該是小病,這幾日一瞧這腿腳都不好使而且也時常咳嗽,哪裡是小病,一看就是大病一場啊。

這少年唇紅齒白長得就很秀氣,尤其是這才華過人,叫他這不是主業的生意辦的紅紅火火。他家夫人極其喜歡看這少年寫得話本,真是當做親兒子疼愛,等見著了定然是心疼的。

「今兒你可就得喝完,臨回家的時候我可得帶著空碗回去,不然我家那口子可不放過我。」

她眼中都有些霧氣,「那小千恭敬不如從命。」

掌柜也喜歡這孩子,做事兒踏實努力,很是不錯,這幾日回來更是拚命三郎一樣,怕也是家中有變故吧想多賺些銀子。

「你這孩子若是家中有事,你大可和叔叔我說說,不必客氣。」

她搖搖頭,「沒事,都解決了,您放心。」

「解決了?」掌柜有些不信,「真的解決了那就好,若還有事也被自己個扛著。」

「誒!」林芊芊覺得自己沒來錯地方,這麼多心善且志同道合的人都給她遇上了真好。

不過掌柜說的也對,她現在的確是缺錢的,只靠她現在賺的不夠父親的醫藥費還有還給葉筱柔和舞依炫他們的。

今日的校對處理差不多了,驗收完本!

林芊芊一向是讓大家先自行數過,彙編成冊,然後她再來過目。

前些日子跟著葉筱柔走動得多了,也學得不少一字閣算賬的本事,對這次的數目讓她倒是比過往更快地得出。

「哇,這次比往常快多了。小千哥哥真是厲害。」這位少年是李世玉,不過十三歲的年紀,家境不好所以來當學弟,只是錢莊的活計他做的不好,恰好上過學堂,識字寫字還不錯,都會也就過來做抄錄了。

不過幾日功夫倒是對小千五體投地,滿眼都是膜拜的眼神。

「那可不,不然你以為你小千哥哥為什麼能夠如此受以重任。」宋章插了嘴,「小千哥哥,大病初癒,可否賞臉去喝一杯?」

小千哪裡都好,就是人涼薄了些,到了下門立馬就走人。

「你看你臉色蒼白,不如去喝一杯暖暖身子,估摸明兒臉就紅的跟猴屁股了!哈哈哈!」

旁邊的抄錄也跟著起鬨。

「你這年紀比小千大上幾歲倒是好意思喊人家小千哥哥!」一人嗤笑,不過倒也沒惡意。

宋章不屑,「我就愛喊不行啊,小千哥哥,我還喊小千弟弟呢~」

轉而他對著小千溫柔道,「怎麼樣,去不去一里遠處就有一家不錯的酒家,我雖然喝酒不多但是那家酒香醇厚值得一嘗。也慶祝你回來錢莊!」

大傢伙也都知道那家酒家,聽起來倒是不錯的,也跟著勸著林芊芊。

可是她是女子切不可在外飲酒何況是和男子?但是也架不住大家的熱情也不好拂了大家的一番好意,硬著頭皮應下,反正到時候喝不喝就看她了。

應下大家也都各司其職,倒是林芊芊被喊去前面幫忙,錢莊有幾個老師傅到了讓位給年輕人的年紀,但是一時之間掌柜也沒有看好誰,到底錢莊直接就是金錢往來的交易,不找熟悉的孩子或者熟人介紹一般都不會要的,所以這後面寫話本的時不時會頂上去。

林芊芊也是自己跟掌柜說的,若是需要幫忙儘管說她現在需要錢。

掌柜本就喜歡這孩子自然是也不會拂了這份好意,而且非常高興他提出,正愁沒人幫忙呢。

話本和畫簿都不是有人隨時催著雖是要的,但是錢莊有時候就是那麼幾個時間當非常忙碌,有人催著盯著喊著,這不這會兒前面報價抵押賒欠兌換,算盤打得非常之響亮。

李世玉人小腿腳也快,所以也就當了前後的傳話筒,有東西需要請教小千的這孩子是當仁不讓去,說白了就是喜歡跟小千呆著。

「小千哥哥,你累了吧,喝杯水。」小千哥哥真是連軸轉,前後連著根本不停歇,方才那一下子湧上來十幾二十個的人,小千哥哥手上算珠撥動地他都看不見影子。相比較旁邊兩個窗口,小千哥哥速度足足快上一倍。

「小千哥哥,你可真厲害,旁邊兩位大叔和大爺可及不上你這速度。我什麼時候能夠像你一樣厲害?」他知道小千哥哥家裡出了事情非常努力賺錢,他家裡也不富裕甚至是清貧,他要是能夠和小千哥哥一樣就好了。

喝了杯水潤潤喉嚨確實好了許多,她笑,「我只是佔了年紀尚小的便宜,我雖然快可是也會出錯,有一個兩個我就核對了好幾次發現自己第一次是錯的。旁邊的大叔和大爺人家慢步穩重,可是絲毫沒錯一點。」

「做賬房這事,你不必學我,我只是最近急躁了些你覺得我快,賬房其實還是慢工出細活的好,畢竟這一筆錢財出入錯了,那後面可都錯了,可不想在畫簿上修修改改尚且修補,這都是得翻盤重新來的。這,急不得!」

該說的還是得說,既然李世玉有意以她為榜樣,那邊得做好得說清楚。他尚且小,心性還得養養。

這兩位也都欣慰點點頭,拿著自己的瓷杯喝上一口清茶,「小千這孩子年紀不大倒是心性很不錯。」

「萬事急不得,尤其是你剛剛接觸更是得熟能生巧,世玉啊,你這剛剛來不必眼紅小千,她也是千錘百鍊才做到如此的。」

「她的話本雖然在世家夫人小姐坊間姑娘中間流傳甚廣,受人喜愛,可你得知道這當中的字句還有畫簿中的作畫那都是她一點琢磨,絞盡腦汁換了更適合的詞句,千改萬改才有如今一眼看出畫簿問題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事兒。」

「是啊,就是她這算賬的能力那也是早前跟這些老師傅學的,最後加以自己的想法才有你剛剛看見的速度和準確。世玉,不必著急慢慢學。」

這錢莊的人每天見到最多的那就是錢,這中間也來了不少學徒,可是踏實肯干慢慢做事兒的人其實也不算多的,像小千這樣子有天分的更是少有,很多都以為錢莊的工錢高,學到的會是些斂財之道,大有心術不正的,即便如此老夥計老師傅們也都不是吝嗇之人,總是能多教一些後輩那就多說一點,總想著引導正道。

富貴錢莊能夠成為京都最大錢莊之一,這裡面的人也是極為重要。錢莊雖然老夥計很多,也少接納外面人作為主心骨主要是當初富貴錢莊也屬於破產被收購,而前一個掌柜答應買賣的條件之一就是得留下這些老夥計,除非老夥計自己不想幹了不然不得辭退。

很明顯收購的土豪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留下老夥計有利無害。當初前任掌柜是因為被惡意排擠破產,而那土豪因為當初的抵押之恩以致於讓富貴錢莊不會消失,買了下來而且越做越大。

至少現任掌柜覺得幕後老闆的決定很正確,看人的眼光毒辣!

「這錢永遠是賺不完的。」一個師傅說,「你看這裡每日成千上萬的銀子來來去去的,錢是永遠掙不完的,它永遠會出新的,但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道便是你該悟該學的,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漁,一技傍身還怕餓死不會賺錢嗎?不必急於求成一步登天,慢慢來。」

李世玉點點頭,記下這些前輩師傅的話,現在全盤消化對他難度尚且大,但他覺得定是百利而無一害。

「我會的,我會好好學習,根基打穩。」

林芊芊聽著也是頗有感觸,想當初自己來這裡也不過和他差不多的年紀,甚至還小些吧,那時候她確實是好奇心獵奇心大於一切,並沒有想要把這些事情做好,那時候愛抄錄就是饞那些風花雪月的男女故事,那些臉紅心跳的畫簿,說白了圖個新鮮圖個刺激而已。

可自己不論是前台後幕,前輩們老師傅們沒有一個不是在真心教導她的,這也讓她從感興趣變成熱愛變成有意義。當然,如今的她還多了份賺錢的心思在裡面。

很幸運其實,有這麼好的人能夠指點她!讓她找到自己的可取之處!

而掌柜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這小千的確是個苗子,也許是個可造之材,心裏面有些小九九盤算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