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裡的明少一邊看著後視鏡,一邊猛踩油門,顯然有些緊張。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快點!再快點!」坐在後面的岳向北也有些著急,一直大喊,這讓明少更加慌亂,他不斷的回頭張望,後面長谷川的車子離自己越來越近。

然而,讓整車的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後面的長谷川並不是重點,前面的人才是重點。

「當心!!」洛基突然發出一聲大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一輛車子從GL8前面橫著衝出去,兩輛車雖說沒有撞上,但幾乎是貼著擦過去。

「CI!!!」明少下意識的死死踩住剎車,輪胎在地面摩擦出一陣刺耳的響聲。這個急剎讓車子猛地向前沖了一下,車裡的人也都是前仰後合。

「我艹!明少你他嗎怎麼回事!!」岳向北顯然有些怒了,直接開口大罵。

剛剛那一下急剎讓明少的頭撞在了方向盤上,腦門都撞破出血了。還好他系著安全帶,不然的話,很可能會直接撞破擋風玻璃,整個人都飛出去。

但明少沒有心思跟岳向北打嘴炮,因為另外一輛車也迎面衝過來了。他立刻掛上倒擋,慢慢後退,將車頭前面的空間留了出來,緊跟著又是一腳油門把車開出去。

另外一輛車緊跟過來,儘力攔截,卻還是讓明少給溜了出去。不過這時長谷川也追上來了,三輛車緊跟在GL8屁股後面,一路狂奔。

眨眼間,前後四輛車已經駛出了車隊的範圍之內,剩下留在原地的那些F.S成員面面相覷…

話說兩頭。明少全身神經緊繃,一言不發,車子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他低頭朝儀錶盤瞄了一眼,已經到了一百碼,但是後面的三輛車子絲毫沒有落後,依舊緊追不捨。

「明少,甩掉他們啊!」岳向北一邊回頭,一邊急忙的大喊。躺在他懷中的七喜已經越來越虛弱了,他很清楚,如果甩不掉後面的追兵,就算到了醫院也沒用。

明少咬著牙,又向後瞥了一眼,「這鬼地方一輛車都沒有,而且全是大直線!我他嗎怎麼甩!!」

看得出來,現在車子里的人全都開始有些慌了。

「必須攔住他們…」一直沉默的江山終於開口,低沉的聲音傳來,整個車廂內寂靜無聲。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現在,最重要的是去醫院,可再這麼跟下去就要進市區了…」

話音剛落,沉默之中又響起一個聲音:「我去。」

說這話的人,是有著一張標誌的英國人臉龐,卻操著一口東北話的洛基。

聽到這,岳向北立刻皺眉,「你去哪?幹啥去?」

洛基回過頭,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說我去哪!我去攔住他們!」

「你怎麼攔?」江山問了一句。

洛基轉過身,深深的看著江山,沉默片刻后長嘆了一聲,十分平靜的說道:「我現在下車!我就不信他們敢沖著我撞過來!」

許你來生Ⅱ 「你他嗎瘋了?!」岳向北立刻否決,「現在不是他們敢不敢的事,這都開到一百碼了,他們能剎住車?」

「明少!開始減速!」洛基大喊了一聲。

明少從後視鏡看了一眼,目光最終落在了江山的身上,等待他的命令。

洛基見狀有馬上對江山說:「二爺你放心,他們絕對不敢撞我!張北羽、立冬、鹿溪沒有一個傻子,他們聰明得很!撞死我?這個後果不是他們能承擔的!」

這句話倒是真的打動了江山。見江山有些猶豫,洛基接著補充道:「我父母是英國國籍,他們是外交官,如果我死了,這件事很可能直接上升到政治層面。除非張北羽他們那一群人不打算活了,不然,他們不會殺我。」

聞言,江山緩緩扭頭看向車后。後面三輛車距離自己不是很近,但也隨時能夠追上,這個時候,必須要做出一個決斷。而洛基的理由顯然已經說服了他。

「明少,減速。」江山低聲說道。

「二爺…」岳向北開口還想說點什麼,看樣子是想阻止。但江山輕輕搖了搖頭,看著洛基說:「自己當心。扛住了,我們馬上就會去找你。」

滿臉傷痕的洛基突然露出一個微笑,一個安然輕鬆的笑容。在他看來,兄弟之間的情分大過天。

洛基起身抓住了車門,轉頭看著已經陷入昏迷的七喜,笑罵了一句:「等你醒了,得請老子好好玩玩!」說完,一把拉開車門,一陣狂風吹進車廂。

同時,明少一個急剎,車子向前一個慣沖幾乎停了下來,洛基借著這個機會飛身跳車。咚!的一聲悶響,摔在地上后滾了一圈,又馬上站起來。

後面跟車的長谷川楞了一下,也本能的跟著減速,一臉不可置信的說:「不是吧…什麼情況?內訌了?好端端的怎麼扔個人下來?」

副駕駛上的伊諾眉目緊鎖,雙手擺在胸前,沉聲道:「不。這個人,想用他自己換那一車人。」

洛基起身之後直接站在了馬路中間,雙臂張開,一副視死如歸。他身後的明少趁機轟下油門,別克車一騎絕塵的向遠處開走。

這一次,真的被洛基說准了。別說長谷川,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也不可能開車以100碼的速度,故意撞向一個活生生的人。

當然了,除非這兩個人之間有殺父奪妻之仇,但顯然長谷川目前並沒有這種仇恨,他不可能就這麼直挺挺的撞過去。

於是,只得減速緩緩停下來,另外兩輛車也都跟著停在了馬路上。

嘭!長谷川下車隨手關上了車門,悠悠的向洛基走過去,一臉的輕鬆自在,笑眯眯的說:「最近我一直在學習漢語,會了好幾個成語。你現在應該是屬於…捨生取義么?」

洛基昂首挺胸,身上的傷似乎沒有影響威風凜凜的神態,朗聲回道:「我捨得下,就要看你能不能拿走了!」

說話間,後面兩輛車裡的拳手也都下車跟了過來,正好把洛基給圍起來了。

長谷川與洛基面對面站著,面帶和善的笑容,雙手插在口袋裡,一陣微風吹起他的棕色的捲髮。這個形象,怎麼看也不像是個「黑道中人」。

「我很敬佩你的勇氣!但我還是得把你打趴下。」說完,長谷川微微側頭,抬手揮了揮,示意其他人不要插手。

伊諾給其他人遞了個眼神,幾人紛紛向後退了幾步,圍成一個圈,中間只剩下長谷川和洛基兩人。

洛基深吸一口氣,抖了抖雙臂,扭了扭脖子,架起雙拳,「可能我今天真的會趴下,但是…我不會怕!來吧。」 兩個。

五個。

十個。

十二個……

李萱萱一連吃了十二個茶葉蛋,但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看的夜南山都有些肉疼,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剛讓人隨便吃別客氣,這時候再說不讓人吃了,夜南山拉不下這臉來。

臉這玩意,夜南山沒多少,但還是要的。

十二個雞蛋吶,賣出去得一金兩銀了,這對極度缺錢的夜南山來說,可謂是一筆不小的錢了,而且,怕這丫頭吃的噎著,夜南山還給她泡了一壺雲霧茶。

李萱萱一連吃了十五個,才總算打了個飽嗝,意猶未盡的咂咂嘴,挺了下來。

「真好吃,可惜吃飽了。」

小祖宗唉,得虧你吃飽了,你要是再多吃點,哥都要被你吃破產了!

玄天龍尊 交朋友成本略大,以後謹慎交友,夜南山在心底暗暗告訴自己。

「萱萱,你在這啊,剛剛一下就沒看到你了。」一個穿著頗為華貴的青年走了過來。

李萱萱捧著個茶杯在喝茶,扭頭看了看那青年,「齊鵬,你又跟過來幹嘛。」

那叫齊鵬的青年開口說道,「我這不擔心你嘛。」

說著,齊鵬看了看站在小攤後面的夜南山,又看了看小攤,然後伸手指了指鍋里的茶葉蛋,對著李萱萱說道,「萱萱,你不會買了這個雞蛋吃吧?我告訴你啊,這人是個騙子,昨天就有同學和我說過了,說有人在學院門口賣雞蛋,一個雞蛋賣一銀幣,貴的離譜,是個騙子,萱萱你可別上他的當。」

李萱萱,「齊鵬,不許你說小哥哥是騙子!我沒花錢,這是小哥哥請我吃的,小哥哥是我朋友。」

齊鵬愣了愣,看了看萱萱,又看了看夜南山,眼神中有些驚疑,也不知道他是在驚疑李萱萱說夜南山是她朋友,還是在驚疑李萱萱稱呼夜南山一口一個小哥哥。

「萱萱,你怎麼能和這種人做朋友?」齊鵬說道,「他就是個市井小販,你看他這窮酸樣,還一個雞蛋賣一銀幣,典型的奸商,人品不正,萱萱你不要被他懵逼了,少和這種人來往。」

夜南山不高興了,怎麼著突然就竄出來個阿貓阿狗來對他人品進行抨擊了?

正當夜南山想要反唇相譏時,李萱萱搶先說話了。

「齊鵬你住嘴!你再這麼說我生氣了!我交什麼朋友是我的事,我就要和小哥哥交朋友!用不著你管!」

齊鵬,「萱萱你別生氣,我這不是為你好嘛,怕你上當受騙,我知道你喜歡交朋友,學校里這麼多天才,你可以去和他們交朋友啊,不要和這種人混在一起,他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配和你做朋友。」

李萱萱臉上湧現出不悅,看著齊鵬說道,「小哥哥怎麼了?他哪裡不好了?怎麼就不配和我做朋友了?我才不管他是什麼人,他就是我朋友,而且,在我眼裡,小哥哥比你,比你說的那些天才,好一百倍一千倍!」

齊鵬見李萱萱一而再,再而三的維護夜南山,似乎也是有些生氣了,臉上有些怒意,伸手一指夜南山,「就他?還想和我和學校里的天才比?他要是當真厲害,就不會在這當奸商賣高價雞蛋了!有能耐,讓他去招生處測一測,是孬人還是孬人一試便知!」

「你才是孬人!小哥哥是什麼人你管不著,齊鵬你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李萱萱生氣道。

齊鵬也不與李萱萱爭執了,瞪著眼睛看向夜南山,「小子,讓你去招生處測一測,你敢去嗎?」

夜南山當即搖頭,「不去。」

齊鵬輕蔑的一笑,「還有點自知之明,這就孬了,萱萱你看,我就說了,這是個孬人!」

李萱萱眼神中也微微閃過一絲失望,但還維護夜南山道,「小哥哥想怎麼樣就怎樣,是什麼人,關你什麼事?你管的著嗎?」

夜南山也淡淡開口道,「你說去我就去?我不要面子的啊?你又不是我什麼人,又不給我錢,憑什麼你叫我去我就去?我有必要慣著你嗎?」

本來夜南山還想著加一句,我又不是你爹,但想到這人應該是天樞學院的學生,是道源覺醒者,武力怕是不俗,所以,夜南山沒有把這句討打的話說出來。

說出來對方十有八九會被激怒要動手,到時候又打不過就尷尬了。

李萱萱,「就是,你說怎麼樣就怎樣?誰要慣著你呀?走,走,趕緊走。」

齊鵬不為所動,反而向前走近了一步,看著夜南山說道,「果然是孬人,奸商,充滿銅臭味,要錢是吧?給你錢!」說著,齊鵬從腰間掛著的錢袋裡摸出一沓金幣,摸約有十來枚,「只要你敢去,這些錢都是你的。」

齊鵬心想,萱萱一定是被這奸商給迷惑了,只要讓萱萱認識到這是一個百無一用,一點天賦都沒有的庸才,那麼自然不會再和這種人多來往了。

李萱萱,「小哥哥,你別聽他的,別理他,我這就把他趕走。」

夜南山眼睛卻半眯著,沉思了兩秒,說道,「不去,得排好久隊,我還要做生意。」

齊鵬當即道,「我是天樞學院的學生,帶人過去有優先權,不用排隊。」

夜南山看了看他,想了想,然後自己伸手從齊鵬手上將錢拿了過來,「我去。」

十一枚金幣啊,兩天生命額度啊,夜南山在丟點臉和多活兩天之間,選擇了後者。

而且,這也不算丟啥臉,不就是去測測天賦嘛,天賦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有啥大不了的。

這幾天,招生處天天有數千人進行測試,天賦極好的鳳毛麟角,天賦好的也是寥寥無幾,大多都是天賦平平的普通人,他就是天賦不好,也沒啥丟臉的。

測個天賦賺十一枚金幣,這買賣,夜南山還是覺得值的。

「小哥哥,你真的去啊?」李萱萱問道。

夜南山,「錢都送上門來了,幹嘛不賺。」

有緣相伴 李萱萱,「好吧,我相信小哥哥天賦一定很好!小哥哥加油!」

夜南山笑了笑,然後環視了一圈四周,「我還得找個人來幫我看下攤子。」

夜南山本來是想把小攤讓附件的小商販幫忙看一看的,他在天樞學院賣了兩天了,也認識了幾個小販,關係不算太熟,但讓幫看下攤子還是沒問題的。

平時這些在這片區域的小商小販,要去解決個人衛生啥的時候,也都是相互之間幫忙照看一下攤子。

人有三急嘛,與人方便就是與自己方便。

李萱萱聞言,確實連忙說道,「不用,小哥哥我幫你把攤子收起來。」

說著,李萱萱一手搭在小推車上,只見,小推車整個直接消失不見了,李萱萱手上帶著的一枚銀白色戒指微微閃過一絲亮光。 沒人可以否認,洛基有一顆勇敢的心,同時,他也是個不服輸的人。不到一個小時之前,他還曾在西郊墓地正面硬剛元烈,雖然最後慫了,但他還是不甘心,這證明他不服輸。

但現在這句話,「可能我今天真的會趴下」很明顯是認慫的意思,甚至在沒打之前就已經開始不相信自己,開始動搖了。

一方面原因是的確身上有傷,他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身體狀態,能發揮出平常的百分之四十就算不錯的。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洛基能夠從眼前這個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具有壓迫性的氣場。哪怕他的形象是如此的溫文爾雅,如此的笑容可掬。

簡單來說,洛基並不知道長谷川是什麼來路,但能感受到他很強。

……

聽到洛基的話,長谷川又是輕輕一笑,有點無奈的挑了挑眉毛,當真是風情萬種,可能對面站的是個男人,如果是女人的話說不定會被他迷住。

「我越來越欣賞你了。看樣子,你在F.S的地位一定不低,不如,我們就不打了,你直接跟我走吧。」

洛基撇嘴哼了一聲,「我不需要任何同情,也不需要你的欣賞。只不過我有點好奇,你…是四方的人么?好像以前沒見過你。」

「哦哦,對。」長谷川點了點頭,「忘記自我介紹了。在下,長谷川俊仁。」說著,來了一個標準的九十度鞠躬,「剛剛加入四方,以後,我們可能要經常見面了。」

洛基露出疑惑的表情,「日本人?」

長谷川聳了聳肩,對這個身份表示無所謂,「你可以這樣說,也可以說我是美國人,中國人,隨你。」

「哦…」洛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又看了看他身後的幾個拳手,「你們,就是立冬從美國帶回來的人吧?」

長谷川向前攤手,輕輕點頭,「如你所見。」

說到這,洛基突然放下雙臂,他腦子裡忽然閃過了一個想法。向前走上一步,神情也放鬆了許多,指了指自己開口說道:「你們應該也看得出來,我是一個在中國長大的英國人。」

「嗯嗯,看得出來。」長谷川饒有興緻的點頭,想聽聽他說什麼。

「我覺得…」洛基並不擅長交集,他只擅長打拳,但這個時候一定要硬著頭皮上,「我們之間應該有更多的共同話題,我們才是同一個層面的人,才是一路人!我不覺得你跟四方那些泥腿子出身的人,會有什麼共同語言!你可能還不太了解我們F.S,我們…」

還沒說完,長谷川立刻開口打斷了他的話,整個人瞬間冷下來,面無表情,語氣冰冷,「我很了解你們!你們是我們的敵人!我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洛基頓了一下,呼了口氣,重新抬起拳頭,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這樣的人應該跟我們在一起,而不是那些泥腿子。你會後悔的。」

長谷川也將雙手從口袋裡抽出來,邁開步子緩緩走過去,「本來我對你的印象還算不錯。但是,你說我的兄弟是泥腿子…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但一定不是讚賞。這個形容,讓我很不爽啊!!」

說完,長谷川的腳步越來越快,直接跑了起來,張開雙臂朝洛基衝過去。

洛基的勇氣,早在之前面對元烈的時候就已經展現出來,他跟張北羽是一路人,明知道會敗,還是會毅然決然的衝上去。

明知會敗不假,只是洛基不知道自己會敗的這麼徹底。

長谷川是一名典型的以技巧為主的紅棍,擅長柔術,並以摔技、關節技等難度頗高的進攻方式為主。如同歐仔,對於這個類型的人來說,等待機會防守反擊才是最好的方式。

所以,長谷川並沒有主動發起進攻,而是保持著雙臂展開的蓄勢狀態。

可隨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洛基不得不率先出手。一來是他不了解長谷川的路數,二來自己是以實打實的拳擊底子為主,講究的就是個剛硬迅猛。這兩個原因,讓他不得不向前一個急加速,轟出一記重拳。

這一拳打的著實夠勁,還帶出風響,以洛基現在的狀態來說,已屬難得。但是面對以防守反擊為主的長谷川,卻正中下懷。

長谷川不慌不忙,看準了洛基的拳路,忽然加速向前猛地一衝,右手如靈蛇般從他的手腕繞過去,不斷攀上手臂,在手臂上幾乎繞了兩圈,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緊接著,長谷川抬起手臂用力向後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