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親眼看見那些與他們同命,卻享受高人一等待遇的人被欺負死死的,那感覺不能更好了。

2020 年 11 月 17 日

「等等,安翠。」卿月月叫住一臉高興的心腹。

安翠轉身,臉上猙獰的神色已經恢復正常,恭恭敬敬低頭:「大小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你讓阿武暗中幫江家的人與江家二嬸方美琪見見面,不要引起江家的人懷疑,江家二嬸王曉琳可是個精明刻薄的主,心眼多著呢。」

「是。」

看心腹離開,卿月月美麗的臉上浮起玩味的冷笑。

借刀殺人真是個好辦法,這種事陷害江緋色的時候尤其趁手,江緋色這種出身低微卑賤的人,也想跟她比?做夢吧。

從她卿月月手中搶男人,可沒有這麼好過。

想幸福甜蜜?得看看她心情如何。

心情好,找人噁心膈應江緋色一下,心情不好,就找人打一頓羞辱一番。

江緋色反抗了,那正好,她會讓她知道什麼叫天堂無路地獄無門!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距離蘇城回來l城,已經有三天。

除了與老夫人聯繫,詢問老爺子身體恢復情況之外,江緋色生活變得有些無所事事起來。

每天睡到自然醒,吃吃喝喝玩玩,不予穆夜池聯繫,沒有卿月月干擾。

偶爾跟夙夜和茉莉一起出去,滋潤她這些年鮮少觸及的都市夜生活,小酌幾杯,這種日子,實在是太瀟洒悠閑到讓江緋色開始有些索然無味。

把陽台上的多肉安置好,江緋色縮縮脖子。

陽台的風有點大,正式邁入了12月的天,忽然一下就降溫,冷得她畏手畏腳。

昨天晚上疼,疼了大半夜,想起穆夜池那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塞進行李里給她的暖寶,才拿來捂著舒服了些。一大早茉莉又打電話問她要不要回去旅遊,一聽茉莉要和她家boss同行,江緋色直接打消念頭。

不過茉莉說了,這次是過去蘇城?

江緋色撇了撇嘴角,把心裡的彎彎道道都給屏蔽掉,準備轉身返回房間里開暖氣暖暖身子,然後去買點新鮮的菜做晚餐。

從蘇城給穆夜池做了十幾道菜,直到今天,她也沒有親自給自己洗手做飯,一個人的晚餐以前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同,如今總覺得缺少了些什麼。

「瞄……」正要關上陽台擋風口,圓滾滾的黑色貓頭擠了進來,一雙碧綠帶金色的貓瞳尤其顯眼。

江緋色愣了一下。

奶大的貓很萌,也不知道怎麼的,這些天總愛呆在她陽台這裡,前兩天被她發現了立刻就走,今天不只是沖她喵喵叫,還主動跟她搭訕呢。

良辰佳妻,相愛恨晚 本來沒有心思搭理黑色小奶貓的江緋色,看著那雙碧綠的貓瞳,鬼使神差伸出手,笑眯眯的逗著,「想進來避避風頭?」

黑色小奶貓仰頭看了看她,又看看她伸出去的掌心,在擋風口裡來回走了一小圈,在江緋色收回手掌心不想強留的時候,一下就跳進江緋色掌心。

毛茸茸的小貓蹲下來,小貓頭在她掌心蹭了蹭。

哎喲,還賣萌了。比起某個也同樣有雙綠色眼睛的大傢伙,不知道可愛了多少。

江緋色手指輕輕戳著黑色小奶貓,邊腹誹,邊關上陽台的門走進屋裡。

「喵喵……」開了暖氣,黑色小奶貓抖抖身子,沖廚房喵喵的叫。

江緋色:「……」

好吧,她還奇怪今天怎麼賴上她了呢,原來是聞到廚房裡有著魚罐頭?這是早上她開出來喝粥的。

黑色小奶貓在她手心著急的轉。

江緋色失笑:「真是個小饞貓!大小都一樣。」

沒意識到今天第二次想起穆夜池的江緋色,拿下罐頭,小心翼翼挑出骨頭,把醬香的魚肉餵給小奶貓。

小奶貓滿足了,吃飽了,往陽台里走去,還一邊回頭沖她喵喵的叫,叫她打開門送他走。

靠在門邊,望著小奶貓躍上陽台,風一樣離開,江緋色心裡有些淺淡的莫名情緒在翻滾。

不是她的,始終留不住,念的,也不過是飽腹之感。

穆夜池也一樣吧?只是因為恰好她也喜歡那些家常小炒的味道,才會與她羈絆。

沙發上的來電鈴聲打斷江緋色,她走進去,拿起手機,「茉莉?不是過去蘇城了嗎?」

「我忘記了告訴你一件事,蕭涼城沒有跟我們過來,他還問了你家的地址,說不定他今天晚上就會過去找你。」

這真不是什麼好事。

江緋色跟茉莉聊了幾句,避開了蘇城不提,很快就掛斷通話。

蕭涼城要來找她?雖然心中還有些事情沒有問清楚,但江緋色現在並不想見蕭涼城。

就像人說的,不想來什麼就來什麼。

掛掉電話沒幾秒時間,大門下面就傳來按門鈴的聲音。

房間里開著燈,不下去蕭涼城也會打電話上來。

江緋色換上墨綠色毛衣,穿上黑色牛仔褲,圍了淺色圍巾,披著黑色外套就下樓。

打開門的時候,大門外站著淺色西裝的蕭涼城。

「沒有打擾到你吧。」蕭涼城嘴角微微一笑,跟她打招呼:「我可以上去坐一會嗎?」

江緋色沒有應答,關上門,淡淡的應道:「我們出去聊聊吧。」

「好。」

蕭涼城點頭,並沒有問她為什麼不讓他上去,大冷天的還非要出門去外面找地方聊聊。

江緋色也不會回答,她主動要跟他聊聊就已經是最好的答覆。

他打開車門,讓江緋色上車。

「你左手……」不是江緋色想提及這個讓人窒息的話題,而是江緋色才發現蕭涼城的左手不是空擋的,而且他自己開車來?

蕭涼城挺起身軀,對江緋色笑容明朗,慢慢舉起左手,笑道:「你再說這個嗎?」

斷掉的左手,不再是空蕩蕩,而是……帶了假肢?

江緋色默默不語,看向蕭涼城衣袖裡的假肢,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適合。

「別擔心,不會有什麼問題。早就已經裝備好,這次我回來一是已經畢業想回來發展,二是籌備的這個是時候佩戴上了。」蕭涼城三言兩語解釋好假肢問題。

看江緋色還是沉默,他又笑道:「我已經接受了事實,決定創業,那就代表我走了出來。」

只不過對穆夜池,不可能原諒。

當然,蕭涼城還算個聰明人,他並沒有在江緋色面前提及關於穆夜池的任何事情。

「走吧,先過去吃晚餐?」

「嗯。」江緋色坐入後座,心思難平。

蕭涼城的假肢佩戴時間太短,他的車開得特別慢,動作也不是很靈活,坐在後座的江緋色幾次欲言又止。

「開得有點慢,還不是很適應,你沒有趕時間或者著急不耐煩吧?」

「不……我是說沒有趕時間或者覺得不耐煩。」江緋色重重吐出一口氣,「你不用著急,要適應了才會趁手。」

蕭涼城輕笑,沒有再說話。

灰色的車子停在都夏一樓停車場。

兩人乘電梯上到十三樓餐廳,是l城很有名的一家風格海鮮餐廳,江緋色跟茉莉和夙夜來過幾次,味道口感都很好,她需要吃晚餐,也就沒有拒絕蕭涼城。

點了餐,他們就著鮮香的氣息,期間偶爾說幾句話,沒有在用餐時間說事情,打破這一條忌諱。

吃了六七分飽,江緋色放下筷子,看向對面已經比她還要先停手的蕭涼城。

蕭涼城笑笑,有些無奈的攤手,「不需要用談判的樣子跟我說話,你看起來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場面。」

「習慣了,不是因為你。」這幾年在盛世早早接觸,她並不是青蔥的職場小新人。

這種遇事情就比較正兒八經,也不是她故意裝出來與蕭涼城面對面,而是面對陌生或者疏離之人……

江緋色心裡咯噔了一下,手背有片刻的僵硬與顫抖。

現在的蕭涼城,對她來說已經是陌生人嗎?

「我知道。」蕭涼城打斷她的話,鬆了一口氣,說道:「我只是想跟你如同老朋友見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你要過去蘇城那邊開公司嗎?」蕭涼城不想打擾她,或者顧及她感受不願意主動開口,江緋色就開口問好了。

「瞞不住你,我的確有這個想法,並且已經在那邊做了準備。」蕭涼城握著茶杯,喝了一小口潤潤嗓子,又接著開口:「我馬上就會離開這裡,過去蘇城那邊。」

蕭家的事業根基本來就在蘇城。

江緋色都差些忘記了蕭涼城之所以離開蘇城,蕭家主動離開蘇城,是因為穆夜池暗中施壓。

因為蕭涼城的左手,她潛意識不願意去思考那些年的事情。

「跟我離開l城吧,我上次問過你的事情並沒有開玩笑,我是真的想讓你在我身邊,留下來跟我一起創業。」蕭涼城雙手平放桌面,眼神深深的認真看著江緋色。

「我想回去大學讀完我的大學學業,蘇城也不是我希望留下來的城市。」

「我知道。」

蕭涼城抬起眼角,黑色的眼底帶了執著。

「既然你都知道,那就不用跟我提起這件事。」

「緋色,我知道你已經不是小丫頭,這些年有太多東西阻斷了我們的關係。」蕭涼城的手有些用力過度,把桌面都壓得輕微顫動:「我想把你留在我身邊,我知道你在穆家那邊過得並不好,而我正好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

他回來了,跟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江緋色不知道蕭涼城為什麼要去打聽,去調查她在穆家那邊的生活,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他也有了女朋友。

「緋色,留在我身邊吧,我知道我現在沒有能力讓你風光無限,但我會好好護著你,不會讓穆家的人靠近你欺負你!」

「你女朋友呢?」

帶著冷意的聲音乾脆有力,把蕭涼城的激動一下壓住。

餘音繚繞,對面的蕭涼城愕然看著她。

江緋色臉上沒有動情,她也沒有避開蕭涼城的目光,而是冷靜淡然的反問蕭涼城:「你想讓我用什麼身份留在你身邊讓你照顧呵護?你又用什麼理由把我帶到蘇城那邊,在穆家眼皮下與你並肩創造公司。」

蕭涼城的激動平息了下來,眼神慢慢沉澱。

「我討厭蘇城,我不喜歡那裡,你卻要說為了我,把我帶到我討厭的城市!你有女朋友,卻還想跟我重歸於好照顧我。你是想把我帶到是非之地,然後讓你女朋友恨我入骨,還是想讓我身敗名裂,成為人人唾棄的小三?」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深呼吸。

控制住情緒,她才重新看著蕭涼城,緩緩的開口:「我不知道涼城大哥你事欠缺考慮,還是從來沒有站在我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但我願意相信前者。」

蕭涼城用力握緊拳頭,口氣有著不易察覺的顫抖,深深自責:「是我欠缺考慮,是我只想著如何讓你更好一些,忽略掉了你說的那些,是我不對。」

江緋色無話可說。

但她並不認同那句只想為她更好,即使她現在找不到反駁的證據,有些事情不能坦白得太清楚。

蕭涼城欲言又止的看著她:「緋色……」

「你不用解釋太多,你說是你太著急缺乏考慮,我相信你。」江緋色頓了頓,又對蕭涼城說道:「涼城大哥,有件事情我一直很想問你。」

蕭涼城端正態度:「什麼事?」

「當年穆夜池打涼城大哥你之前,是發生了什麼嗎?」

「為什麼這麼問?緋色你不相信我,覺得我是自己打斷自己的手,冤枉了穆夜池嗎?」蕭涼城平穩的情緒激動起來,聲音被他壓制過後還是聽出來憤憤不平。

那雙平靜溫和的眼睛,此刻全都是恨意燃燒,恨不得對穆夜池報復,好報一臂之仇。

「我沒有!我沒有必要用自己這半身殘廢去換取一個須有的欺騙。缺少一條手臂對當初的我簡直是地獄,幾乎把我毀滅。」蕭涼城握緊拳頭,臉上深深的刻印著絕望。

江緋色渾身僵硬,找不到一句話去反駁蕭涼城的話。

就算他們兩人爭執之前發生過什麼,但穆夜池打斷蕭涼城左手是事實,而且他們起衝突的原因是因為她。

卿月月那些人嘴裡說的話,就是她是個禍水,但她配不起紅顏,只是蕭涼城和穆夜池兩人眼瞎,被她一個卑微狡猾的賤人利用,用不正當手段。

江緋色不知道卿月月當時有沒有在穆家人和外人面前詆毀她更多,利用蕭涼城和穆夜池的衝突,把她說成懷有不良目的,說她居心叵測,說她心如蛇蠍。

那之後,討厭她的人更討厭她,不討厭她的人看她也是滿臉滿眼的唾棄與厭惡。

「緋色,你以為我真的愚蠢到不惜斷掉自己的手,去污衊穆夜池嗎?」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江緋色久久不語,沉默著。

蕭涼城眼神絕望,斷斷續續的苦笑著:「你該知道的,那時候的我並不缺少什麼。該擁有的我都有,我也不羨慕穆夜池出身高貴,基底雄厚。我有我的風光和驕傲,那是穆夜池沒有的!」

那時候的蕭涼城是天之驕子,縱使蕭家只是個小世家,但因為蕭涼城優越的頭腦與成績,加之無數參與全國比賽獲得的大獎項,比一向低調生人勿進的穆夜池,要耀眼得多了。

江緋色心裡就算帶著懷疑,也不得不認同蕭涼城現在所說的。

「他毀了我……」蕭涼城嘴角的笑苦澀不堪,眼神失去了意氣風發的光彩奪目,一片灰暗:「他都這般毀掉我,我不該恨他嗎?要不是他,如今的我不見得會比他差多少!」

「對不起……我只是被這件事困擾多年,想知道真相。」江緋色沒有避開蕭涼城的目光,聲音清脆而平穩:「我沒有說你的手是自己故意打斷,我那時候趕到的時候是親眼目睹的。」

那天的天色,對她來說依舊灰暗不見天日,即便是七月份的夏天,天上陽光再大,對她來說也顯得黑沉沉,一片腥紅色。

那種窒息的壓抑和恐懼,時隔這麼多年,依然令她眼前焦黑,渾身發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