粱筱殷笑著點了點頭,「好,我馬上就來。」 節目一開始進行的都很順利,粱筱殷作為前輩也都似模似樣的,問到搶角色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是粱筱殷幫忙回答的,她否認了搶角色這件事。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小孜是我們公司的新人,你們所說的搶角色,這是完全不存在的,我不否認當初《紅狐》劇組找過我,但我覺得那個角色不適合我,所以就讓她來演了,小孜年紀還小,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難得粱筱殷這麼識大體,薛蘭在一旁看著也安心不少。

作為藝人,粱筱殷知道什麼該在粉絲面前表露,什麼不該在粉絲面前表露,在喜歡她的人眼裡她永遠都是落落大方,她不可能因為一個新人就放棄了自己的人設。

訪談一路都很順利,周孜月因此也逐漸積攢人氣,畢竟這麼可愛的一個小姑娘,看起來也不想傳言中那麼有心機。

到了最後的網友提問環節,大屏幕在閃動,實際上網友的問題也都是提前篩選好的。

屏幕定格,主持人點開了網友的問題,出現在屏幕上的竟然是三張照片,照片里分別是三個不同的男人,而這三張照片里每張都有周孜月。

問題是:請問這三個男人跟你都是什麼關係,據說你在學校曾被傳聞跟人開過房,這裡又有這麼多男人的親密照片,請問庄小孜小姐,你是不是私下生活很混亂。

這問題一看就不是節目組準備的,周孜月看了一眼粱筱殷,只見粱筱殷陰險的笑著。

「小孜,這種事我就沒辦法幫你回答了,你還是自己回答一下這位網友的話吧。」

主持人一臉尷尬,想要換掉這個問題,但這個節目是現場直播,根本沒有迴轉的餘地,正準備問導演怎麼辦,周孜月突然開口了。

「第一個是住在我家的哥哥,第二個是我的助理,最後一個是北希,學校里造謠的人已經被我告了,我的生活沒有很混亂。」

從看到問題到回答問題,周孜月的態度始終如一,冷靜兩個字似乎都沒辦法形容他的態度,那漠視一切、對犀利的問題毫不在意的感覺讓人看不出一丁點的心虛。

回答的話誰都會說,信不信就在大家的心裡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她解釋之後現場竟然沒有一個人質疑,就連她坦誠的說出那張像極了親吻的照片里的人是北希,也沒有引起任何的轟動。

周孜月看向已經愣住的主持人,「還有其他問題嗎?」

主持人愣怔的點了下頭,趕緊將手裡的平板滑向下一個問題。

粱筱殷做足了準備要在今天給她難堪,結果卻變成了這樣。

她到底說了些什麼,為什麼這麼輕而易舉就讓她糊弄過去了?

「等一下,」主持人正要念下一個問題,粱筱殷打斷道:「庄小孜,你剛才的問題好像還沒有回答完吧。」

所有人都想讓這問題快點過去,唯獨她不依不饒,似乎有點此地無銀的意思。

台下的觀眾開始竊竊私語,王璇璇坐在台下說道:「她什麼意思啊,看熱鬧不嫌事大是吧,還是說這問題是她提出來的,搞內幕呢吧。」

「就是,剛才還裝出一臉大方,原來是騙觀眾的。」吳夢大嗓門一嚷嚷引的一些粉絲不高興了,台下議論紛紛,粱筱殷這才反應到自己說錯了話。

薛蘭拿著導演手裡的對講機說:「粱筱殷,你注意一點,這是現場直播,你要是不怕丟人就繼續說。」

暴君,從了本仙吧 粱筱殷聽到耳機里傳來薛蘭的聲音,一時有些慌了,看著場內觀眾嘀嘀咕咕的,聽不清他們說什麼,但總覺得是在議論她。

周孜月由始至終都是那麼冷靜,一些流言而已,不痛不癢的她為什麼要在意,不信任她的人她不稀罕,相信她的人自然就會相信她。

接下來的幾個問題正常了很多,不過粱筱殷沒有再說過話,一直到節目結束她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從台上下來,周佳連忙問剛才是怎麼回事,結果卻誰都不知道是誰換了問題。

周孜月被薛蘭從台上接下來,看了粱筱殷一眼,幽幽的說:「去查監控吧。」

粱筱殷一聽,頓時變了臉色,「那個,反正節目都已經順利結束了,就,就別費勁了吧。」

周孜月從台上下來就沒有看到白蘇,過了一會,白蘇從後台走來,「監控我已經調出來了。」

愛上了一個啞女 「放上網。」周孜月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粱筱殷一怔,一把拉住薛蘭,「蘭姐。」

薛蘭不用看監控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推開粱筱殷的手說:「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如果明天這件事鬧大了,我會選擇公開監控來換取小孜的名聲,你好自為之吧。」

薛蘭出來看見周孜月還沒走,外面有些觀眾在門口守著,也不知道是在等粱筱殷還是想找麻煩。

薛蘭走過去說:「我先出去看看。」

周孜月把白蘇拷貝下來的監控錄像遞給薛蘭,「這個還是交給你吧。」

薛蘭看了一眼,「你不是要放上網嗎?」

「隨便說說的,總得嚇唬嚇唬她才能讓她收斂,這個還是你拿去處理吧,是要放上網還是留起來,你說了算。」

薛蘭拿過優盤,看著她,「你不生氣嗎?」

「還好,不是你說的嗎,有緋聞才會紅。」

*

第二天一早,周孜月還沒睡醒,又是有人敲門又是有人打電話的,她煩的不行,接起電話走到門口開門。

「幹嘛?」

白蘇站在門前,電話里吳夢咋呼的聲音震動著耳膜,「小孜,你火了。」

薛蘭給她註冊了一個微博賬號,一條微博都沒有,一夜之間粉絲已經二十幾萬了。

註定和你在一起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哪來的,周孜月看著微博還在增加粉絲,嘀咕著說:「會不會是薛蘭姐買的粉絲?」

白蘇搖頭,「我問過元秋山,他說不是。」

周孜月看著電腦里昨天訪談節目的重播,上面的彈幕都快刷爆了。

【原來是個甜美小蘿莉。】

【明明是高冷小蘿莉。】

【看上去好小啊,成年了嗎?】

【哇哇哇,她是要蹭北希老公的熱度嗎?】

【嗚嗚,我的老公外遇了。】

【北希強吻,帥炸了。】

【小孜妹妹好可愛。】

這些評論看起來跟想象中的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周孜月還以為經過昨天的事她今天會收到一頓討伐呢,怎麼事情反而變的這麼詭異?

周孜月禁了禁鼻子,看著白蘇問:「你覺不覺得有點奇怪?」

白蘇搖頭,「不覺得。」

「可是昨天粱筱殷放出來的那幾張照片一直都是別人聲討的源頭,為什麼放在一起被人拿出來之後反而情況變了?」

白蘇笑了笑,還是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出名了。」

想想也挺激動的,周孜月托著下巴美滋滋的說:「你說我以後要是有粉絲了,走到哪都被人圍著,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我不知道,但是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

北希無緣無故的又跟庄小孜扯到了一起,徐冬本來是挺生氣的,可是這件事不但沒有給他們家北希造成影響,反而使他的人氣更高了。

徐冬當了這麼多年的經紀人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以前那些小明星蹭北希的熱度都是單方面的,現在一個黃毛小丫頭居然給北希帶來了熱度,還真是奇怪。

兩個月後《紅狐》開播了,跟薛蘭預期的一樣,周孜月的反差萌讓她再次吸了一批粉絲。

萌萌噠的小女孩演起殺手來竟然像模像樣的,那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像極了一個殺手。

現在想想,也難怪導演會臨時換人,粱筱殷以前演的都是一些嫵媚妖嬈的角色,讓她眼這種陰狠的她未必驗得出來,反而這個庄小孜,也太令人意外了。

薛蘭說讓她一部劇就成名,她果然做到了。

*

「小孜。」

酒店裡,周孜月站在窗前看著樓下,樓下的粉絲已經把路圍的水泄不通了。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眼走進來的薛蘭,問:「薛蘭姐,我是不是又出不去了?」

「可不是嗎,你的這些粉絲從來都沒有跟你照過面,一個個的激動的很,不過今天你怎麼也得出去一趟,我們要去一趟公司。」

「去幹嗎?」

薛蘭也沒想到一部《紅狐》能讓她紅到這個地步,她說:「現在這部劇還在熱播,公司想讓你跟北希公開露露面。」

聞言,周孜月驀地往沙發里一縮,「我不,薛蘭姐,不是你說的嗎,這部劇沒CP。」

「之前是沒有,但是現在有了呀,在加上之前那些被偷拍的照片,現在網友們都很看好你們,而且你也說了是CP,誰都知道CP是假的,但如果你們兩個都不出面澄清,網友的誤會一定更深。」

話是這麼說,但是讓她跟北希在人前秀戲碼,周孜月怕自己會露餡,「北希的經紀人不是不想讓我跟他有什麼瓜葛嗎,她一定不會同意我跟他組CP的。」

薛蘭笑道:「這個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本來就是徐冬跟我提的,她也沒想到這部劇的效果會這麼好,現在你和北希是熱門人物,你們一起出現一定會讓紅狐粉瘋狂一陣子的。」

這樣的炒作就算不是北希以後也一定會有別人,周孜月窩在沙發上,像一隻怕生的倉鼠,半晌,她勉為其難的點了下頭,「那好吧,但是我要做什麼呀,我萬一說錯話怎麼辦?」

「不會的,你要說的話我都會提前幫你對好,不會讓你說錯話的,況且還有北希呢,他應對粉絲最後一套了,你可以跟他好好學學。」

*

周孜月換了一套深藍色的連體衣,脖子上帶著一個稍顯古老的項鏈,跟著薛蘭走出酒店,就被那一陣陣的齊聲叫喊給鎮住了。

她看向那些喊著她名字的粉絲,淡淡的笑了笑,引起一陣騷動。

「小孜,可以幫我簽個名嗎?」

「小孜。」

「小孜小孜。」

周孜月拉住薛蘭說了幾句話,隨後薛蘭停下腳步朝她點了點頭。

周孜月說:「簽名改天吧,我能不能跟你們一起拍張照?」

愛豆主動要求拍照,他們當然答應。

大家很自覺的站好,但是人太多了,根本拍不下,周孜月讓他們分成四組,一批一批的拍,這才穩定住現場。

薛蘭親自給他們拍了四組照片,可是照片在她的手機里,粉絲都沒有。

「這個照片能不能發給我們啊?」粉絲要求。

周孜月拿過手機說:「十分鐘后,去我微博拿照片。」

看著那冷雋的人說完話就上了車,粉絲們還沒反應過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車已經開遠了。

照片!微博!!

庄小孜的微博,第一條也是唯一的一條微博,是四張跟粉絲們的合影。

五分鐘不到,轉載量已經過萬。

各路留言的粉絲都在惋惜自己為什麼不在裡面,然而在這些留言的粉絲當中有一個名叫「盼月」的人留下一條留言——想你。 「嗨,我們又見面了。」

北希和他的經紀人來了已經有一會了,見到周孜月,北希一點都不為自己之前的食言感到羞愧。

離開劇組之前他還信誓旦旦的說一起拍劇照和宣傳片,結果他一樣都沒參加。

周孜月對他依舊沒什麼興趣,尤其是那種不守信用的人她格外的不喜歡,繞過那張笑臉走到離他比較遠的位子上,招呼都沒打一個。

北希對她的態度見怪不怪了,默默的放下手,也不覺得尷尬。

徐冬看到她這樣的態度反而有些不滿,人才剛紅起來,她這是在耍大牌?

「庄小姐,你對我們這次合作是不是有什麼意見?」

周孜月看了一眼徐冬,說:「我都聽薛蘭姐的。」

聽薛蘭的,自己確實這樣的態度,還不是有意見?

跟新人合作徐冬怎麼都覺得是自己家的藝人吃虧,見周孜月這樣不冷不熱的,她說:「庄小姐要是不想合作的話那就算了,本也是想要宣傳《紅狐》這部劇才讓你們兩個人炒CP,看你不情不願的…….」

徐冬的話還沒說完,北希插嘴道:「冬姐,你也不能怪人家態度不好,之前的照片事件出來之後你就對人家一頓誤解,還不讓我露面,人家一個小姑娘要承受這些,這得是多大的壓力啊,你現在一句話就把人家給喊來的,她不是也同意了嗎,你就別嘰嘰歪歪的了。」

聞言,徐冬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下,「你到底站在哪邊的?」

周孜月是不太情願,但是這件事的受益方也不光是北希,她看向北希的經紀人說:「冬姐是吧,你放心好了,既然我答應了這件事就不會在影迷面前露怯,我不會影響北希的名聲的。」

這話說的還算識大體,徐冬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徐冬之所以提出炒CP,一是因為她最近火的不像話,二是她也看了《紅狐》那部劇,她演的確實令人出乎意料,不過她這冷冰冰的樣子徐冬還真有點擔心她綜藝效果不會太好。

徐冬拿出幾個綜藝節目的名單給薛蘭和肖天成選,肖天成畢竟是長達娛樂的老總,這種事還是得讓他過過目,但肖天成在意的並不是這些,她只管盯著周孜月看,把節目名單全都推給了薛蘭。

薛蘭從裡面選了兩檔欄目,一擋是真人秀的一期嘉賓,另一檔是戀愛類的綜藝節目。

「真人秀?」徐冬看過之後有些詫異,這可是全都要看臨場發揮的,徐冬說:「小孜能參加這一類的嗎,我們家北希也沒參加過這種,對他們兩個來說都不是長項。」

「就因為沒嘗試過所以觀眾才會有興趣,這個節目我了解過,收視率還挺高的,如果他們兩個的參加能讓這個節目的收視率再高出兩成的話,我想這才說明小孜被北希是真的成功。」

薛蘭永遠都有她的一套獨到的見解,這一點徐冬自愧不如,「既然蘭姐都這麼說了,那就參加吧,北希,小孜,你們兩個沒什麼意見吧?」

北希拿過兩張節目單看了看,比起《歡樂一百米》他個人更喜歡《每天戀著你》這個節目。

想把節目單遞給周孜月,但她坐的太遠了,北希就跟望穿秋水似的,根本夠不著。

周孜月突然起身,所有人都怔了一下,她走到北希身邊拉開椅子坐下,拿過節目單大致看了一眼,「我沒問題。」

北希歪著頭愣怔的看她半晌,周孜月看了他一眼,「你呢?」

「呃,我當然也沒問題。」

在劇組的時候兩人沒什麼交集,除了被偷拍的那幾張照片之外兩個人也沒留下什麼照片視頻的,現在臨時表現友好還是需要做做樣子讓人知道的,不然總顯得太突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