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柔並沒有發現不妥之處,可劉星苦惱了,這一家生了一大堆的孩子,這日子會困難起來的!可在這個朝代並沒有安全套和免育藥物,這個難題怎麼解決,就算有了解決辦法,又如何說服村民。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唯一的方法就是使用中草藥來提煉藥,讓村裡的婦女服用,這樣她和他的男人怎麼睡也不會懷上孩子。

劉星在鄰村,緊靠婦女辦公室處開設了一家醫館,請了鎮里有名的老中醫坐診,為村民們免費看病就醫,每月大本營按時向大夫發餉銀,村民們看病就醫方便了,生病了就近就能看病,生病了還能急時得到救治。

劉星將關押在監獄女囚犯安排在醫館幫忙,同時她們也可以學習治療和抓藥等等,給她們一份事做,每月照常發餉銀。醫館就這樣開始營業了,但婦女們生小孩並沒有得到解決。

劉星將免育藥材的配方交給醫館大夫提煉,各村的高音喇叭大力宣傳,女人們生孩子多了會對身體造成傷害,每個女人最多生倆名孩子,可以到醫館免費領取免育藥物,吃了這葯怎麼和男人睡覺都不會生孩子。

村裡的婦女們一聽,孩子生多了對自己的身體不好,而現在生活又好了起來,時不時的有婦女偷偷背著自己男人到醫館領取免育葯食用。

平洋公主和楊雨柔、李水水及五姑娘不解,為什麼要給婦女們吃免育葯,劉星向幾女詳細的解釋和說明,孩子生多了,大本營管轄的區域人口就多了,老百姓的生活質量就會降低,人口多了不便於管理,同時的確對身體也有多多少少的傷害。

在楊雨柔心裡,劉星說什麼都是對的,她只是嘟著嘴,她以後還準備和劉公子生一大堆孩子呢,現在看來最多就只能生倆個了。一想到這裡,還生個屁,洞一次房劉公子讓她吃一次葯,房都洞了好幾次了,肚子一點都沒有大起來,而且這傢伙還不準備和自己成親,看來得逼他一把,逼婚。

楊家村及鄰村有了免育葯,婦女們自願服用,這樣也能大大減少了人口數量。大本營目前仍是只管轄了楊家村及鄰近幾個村子,可邊關城的其它鎮子也要求大本營的特戰隊駐防,劉星沒有這麼多的特戰隊,要求他們自己成立游擊隊,各鎮各村自行組織小隊防禦,若是遇到大隊土匪及大軍,特戰隊會迅速支援他們,但各村各鎮的游擊隊必須服從大本營的指令。

游擊隊使用的是弓箭和長茅槍,但不傷害老百姓和搶奪物資,更不能借著特擊隊和大本營的名譽燒殺搶奪,發現一律殲滅或嚴懲。

大圓朝庭這次皇帝氣的夠嗆,想要出兵殲滅大本營,但大本營輕而易舉的就殺進了他的皇宮,各國軍隊聽到大本營的軍隊就腿軟,紛紛不與大本營為敵,而大本營又在邊關,朝要是出兵攻打大本營,會被其它國家和大本營友好的名譽來攻打大圓朝。

大本營是一如繼往的發展擴大地盤,南海的橡膠源源不斷的運送到大本營,劉星又擴大了兵工廠,除了生產武器和彈藥之外,還打造鐵皮,用鐵輪加上橡膠,製作成鐵輪,馬車拉的貨箱改為鐵皮箱。

劉星派遺特戰六小隊在南海駐紮,大本營分營入駐南海國,在南海國新建碼頭,搭建帳蓬,建造軍營,大本營又新招了特戰隊到南海國,成立了特戰七小隊,大本營在南海開始用鐵皮造船,劉星帶著楊雨柔和平洋公主來到南海,指導兵工廠打造一般戰艦,在鐵船上用鐵皮打造了鍋爐,螺旋槳,用蒸氣推動旋旋槳。

楊雨柔和平洋公主並不知道劉星在幹什麼,劉星告訴她倆,大本營要生產軍艦,遠洋海洋,保障大本營和南海的暢通,保障海航線路的安全和物資運輸。

鐵船基本成形,鍋爐和螺旋槳已安裝完畢,採用煤燃燒來帶動鐵船的航行,在船上安裝上了風力發電機,保障各艙電力、燈的照明。

劉星只打造了一艘小型戰艦,船頭和船尾,船的兩側裝上了火炮,特戰隊員在船上配備了高精,狙,這艘小型軍艦,船艙主要是攜帶乾糧,各類乾果,肉乾和餅,供船員食用。

大本營成立了海軍特戰隊,楊雨柔和平洋公主一聽,海軍,這海軍是幹啥的。劉星告訴她們,海軍就是在海上打仗的,打擊海盜和敵軍的般泊,海軍特戰隊可以登陸到海島和陸地作戰打擊敵人。

船上配備了遠程火炮,叫軍艦,這艘船專門為保障和打擊海盜和軍隊船泊建造,軍工廠按照此標準,繼續打造大一點的軍艦。劉星又在軍艦上安裝了對講機的中轉設備,保障在近海能通話暢通。

楊雨柔和平洋公主簡直配服劉星不得了,這主意都能想的出來,很快,大本營在南海國大量招兵買馬,大本營的海軍特戰隊名符其實,劉星將五姑娘派遣到了南海國,負責指揮海軍特戰隊。

劉星帶著五姑娘,楊雨柔和平洋公主,駕駛這艘小軍艦遠海打擊海盜,五姑娘和楊雨柔和平洋公主暈船,嘔吐。劉星讓她們要克刻,習慣了就好了。軍艦採用煤燃燒,鍋爐產生蒸氣推動螺旋槳,劉星感覺速度很慢,但楊雨柔和平洋公主感覺速度已經很快了。

為了船員的安全,劉星又讓大本營將橡膠製成圈開,相當於是救生圈,放在船上,這樣船員落水及下水有救生措施,軍艦不斷出海訓練著大本營海軍特戰隊。

在這艘小型軍艘訓練航行時,遇上了海盜,對劉星來說這艘就是一艘小型船泊,但對這個朝代來說就是一隻大船。

海盜的帆布小木船一大片向軍船圍過來,劉星命令船頭、船尾及兩側的火炮開火,特戰隊各崗位就位打擊海盜,一下軍艦上火炮聲四起,步槍及高精,狙打擊著小木船,子彈穿過木板,海盜船進水,火炮也擊中了小木船。

軍艦不需要人員划槳和帆布,動力是源源不斷,海軍特戰隊追擊海盜船,登上海盜所在的島嶼,滅掉了這股海盜,將海盜的物資運回軍艦,軍艦返航簡修。

海軍特戰隊也有了作戰經驗,五姑娘留在南海國指揮海軍部隊,劉星和楊雨柔、平洋公主回到大本營。 回到大本營,平洋公主飛鴿傳書給京都父皇,大本營在南海國建造了戰艦,成立了海軍戰隊,一艘鐵船就成功消滅了一股海盜,大圓朝庭一下就震驚了,海軍,就是專門在海上作戰的軍隊,大本營居然能做到在海上作戰。

南海國也是震驚了,大本營出海為他們消滅了了一股海盜,漁民出海捕魚也就安全了,在南海國的要求下,大本營海軍戰隊不斷出海打擊海盜,一出海就是兩到三個月。船在海上航行,需要大量的淡水、煤炭及彈藥、乾糧。

這艘軍艦雖小,滿載物資只能在海上航行三個月,劉星要求五姑娘,必須要建造一艘比第一艘大兩倍的戰艦,需要攜帶大量的物資,軍工廠又生產了兩門船頭和船尾的大火炮安裝上船頭和船尾,兩側各安排了兩門,共四門火炮,兩個大鍋爐推進螺旋槳,這艘大軍艦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打造。

大本營有了海軍戰隊,採用鐵皮打造,煤炭燃燒作為動作,不需要人員划槳,南海國也不知道大本營是怎麼造出來的,只知道大本營海軍戰隊的船很厲害,航行速度及快,能追擊海盜船泊。

南海國有了大本營海軍戰隊的護航,漁民出海捕魚從近海到了遠海,捕魚的範圍是越來越大,漁民每次出海捕魚收穫滿滿,滿載而歸,南海國百姓非常擁護大本營的海軍戰隊。

關外蠻族大軍在報仇,被大本營打到了京都,但一聽到了大本營在南海的海軍戰隊非常的厲害,蠻族大軍統領是猶豫不決。

近身妖孽兵王 消息傳到了大本營,劉派派遺軍船到關外蠻族地盤的沿海航行,放兩炮以示警告。關外蠻族大軍面對海面上的火炮攻打,小木一炮就報廢了,而岸邊的布防的軍營被這一艘大鐵船遠遠的就炸平了。

關外蠻族大軍統領是徹底放棄了要與大本營對抗,派出和平使者到大本營,要與大本營友好建交,和平相處。

就這樣,劉星在大圓朝又呆了一年,他來到大圓朝邊關已經三年了,劉星想要開採石油,造飛機等一系列的發展,可是沒有這麼多的時間留在大圓朝,只要大本營造好軍艦和武器,大本營在大圓朝仍然不衰。

一年過去了,第二艘軍艦建造完畢,備配了大火炮,射程更遠,在火炮上安裝瞭望遠鏡,安裝了重型機槍,小型火炮,這艘軍艦各武器手,船員、特戰隊員加起來有一百五十人,還是精減再精減的情況下,運載能力更強,出海一次需要大量的乾糧物資。

大本營也在南海開始銷售邊關生產的產品,深受南海國百姓的喜愛。同時也在南海國建設了工廠生產,當地生產當地銷售,這樣能保障南海大本營海軍特戰隊的經營開銷。

平洋公主也奔赴海南協助五姑娘建設大本營在南海的建設計劃,平洋公主負責南海的工廠的產品銷售,五姑娘負責南海的海軍特戰隊,現在已經有兩艘軍艦了,第三艘還在建造。南海國的南海府也給大本營在南海分營提供各種便利和資源。

經過鍛煉,楊雨柔管理大本營井井有序,她的管理辦公室已經成形,李水水、五姑娘及四娃子也能獨檔一面,平洋公主也成了大本營的一員,有平洋公主在大本營,與大圓朝就能相安無事,大本營能否走多遠,就看她們自己的了,是時候回到現代。

劉星招急了楊雨柔、李水水及五姑娘、四娃子開了個關於大本營後期建設的規劃,幾人聽的是糊裡糊塗的,說的他們都不明白。最後劉星告訴她們他要回去了,幾人非常的驚訝。

楊雨柔:「劉公子要回到哪裡去?要回去多久?」

劉星:「我從哪裡來就回到哪裡去,這一去無法再回來了,大家保重。」

幾女是淚流滿面,說什麼都不讓劉星走,這裡就是你的家,我們離不開你,幾女緊緊的擁抱著劉星,特別是平洋公主,現在她已經不是公主了,她叫平洋,自己還沒有嫁給劉星呢,還不有洞房。

楊雨柔:「我不管,劉公子去哪我們就去哪?」

劉星:「大本營不要了,扔了,這是你們建設起來的,就忍心就這樣拋棄了,妳們要是不在了,百姓仍然是經受戰爭。」

李水水:「我們捨不得你。」

五姑娘:「我也捨不得你。」

平洋公主:「劉星子,我是最後加入大本營的,我也捨不得你。」

劉星:「我也捨不得大家,我的家人同樣也捨不得我,我必須要回去,保護我的家人和孩子。」

楊雨柔:「什麼?劉公子有家和孩子?」

劉星:「是的,我有十多個夫人和一個孩子,她們期盼著回去,我來大圓朝已經三年了,是時候回去了,我們能丟下她們,我還有更多的事要做。」

楊雨柔:「劉公子你的家在哪?你從來沒有告訴我們你是從哪裡來的,怎麼回去。」

劉星:「雨柔娘子,謝謝你,我留下來也是為了報答你當初在台山上救了我,我也只能陪你們走到這裡了,接下來的路還需要妳們自己走完,我相信妳們。」

楊雨柔:「我不要你離開,我要讓你留下來陪我們走完一生。」

劉星:「大家跟我來吧!就在今晚我就要回去了。」

劉星帶著幾人來到台山山頂,根據劉星的預測,今晚有電閃雷鳴,一路上劉星對幾女交待了注意事項,一定要帶著特戰隊在身邊,按照現在的規劃去壯大武裝,讓百姓安居樂業,就在這時天空已經下起了傾盆大雨,幾女躲在帳蓬中哭棄,她們什麼都聽不進去,劉公子要拋充她們了。

劉星走出帳蓬,站在台山山頂的雷電石山,他高舉著能量晶石,幾女遠遠的看著劉星,一股閃電轟隆隆的一聲巨響,擊中劉星高舉的能量石,劉星一下就消失了。

幾女跑到雷電石上,尋找著劉星,高喊著劉星的名字,她們知道劉星已經離開了。

劉星醒了過來,赤果果的躺在茅山山頂,就是他當初離開的地方,劉星興奮的站了起來,他回來了。 冷情總裁很不純 獸靈城。

坐落在落日山脈與荒蠻平原的交匯處,是龍武國邊境的軍事重鎮,為了抵擋西面的落日帝國,以及北面的蠻族部落的襲擾,獸靈城被打造成了鐵桶般的要塞。

葉府。

竹馬大人太妖孽 此刻,議事廳兩側站立著文臣與武將,而在他們眼前正坐主位上的青年,下一刻全部齊聲叩拜。

「我等恭喜少城主繼任城主之位!」

聲音之洪亮,好似穿破屋頂。

主位上,葉雲還是有些懵比,不過腦子裡的記憶卻讓他重新回顧了一遍。

「自己沒死?」

葉雲心中極為震驚,但表面卻是很平靜。

作為一名合格的房產經紀人,最為基本的便是喜怒不形於色,這樣才能做好業務。

不過再好的脾氣也會遇到蠻不講理的房東和客戶,這不,葉雲就遇到了這種人,風吹日晒,辛苦了一個月,到談單的時候,客戶私下與房東交易了,而葉雲卻是落得什麼都沒有。

葉雲知道,自己是個入職不滿一個月的新人,面對這樣的打擊,說實話他無法接受。

回家的路上也是想著這件事,無法釋懷,由於太過出神,當他過馬路的時候,一輛轎車開得極快,而且左右搖擺,當葉雲準備閃躲時,已經為時已晚。

他只感覺瞬間腿部刺痛,下一刻便眼睛一黑,失去了意識。

當他醒來,便是剛才的一幕。

同時,他也感覺到一股陌生的記憶湧入腦海里,他發現,這已經不是自己曾經的那個世界,而是一片嶄新的世界。

萬古大陸?

四大帝國?

龍武國?

獸靈城少城主?

父親葉鎮雄被蠻族強者斬殺等等,七零八碎的記憶逐漸拼湊起來,在葉雲腦海中一一閃過。

而最為關鍵的是,他自己還叫葉雲,只不過卻是獸靈城城主葉鎮雄的唯一獨子。

「城主?」

堂下左側為首的白須老者見葉雲發獃,不由得輕聲叫道。

葉雲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問道:「趙老叫我?」

隨後,關於白須老者的記憶也在腦海中湧現出來。

白須老者叫趙仁,是葉府的老管家,也是父親葉鎮雄的左右手,雖然年事已高,但仍舊龍生虎躍,而且對方還是一名武者。

武者,在萬古大陸極為普遍,但是武者也分為兩種,一種是散人,另一種則是戰爭機器,這與葉雲曾經看過的里的武者截然不同,這裡的武者極少是追求武道的,大部分都是為了榮華富貴,當然,如果實力能夠提高,自然也是願意的。

趙仁擔憂道:「城主,你似乎看上去有心事啊。」

葉雲暗自苦笑,但表情卻是淡淡一笑,道:「趙老多慮了,我沒事,只是父親戰死,未能見父親最後一面,作為兒子心裡很是自責。」

趙仁輕聲一嘆,道:「唉,老城主為國戰死,是英雄,是我等的楷模,城主應該感到驕傲。」

「城主,趙老說的不錯,老城主為國而死,死得壯烈,是我等盡職盡忠的榜樣!」

右側為首的是一名青年,比葉雲大一歲,叫蕭戰,意為驍勇善戰,按道理說,葉雲還得稱呼其一聲大舅哥。

因為在葉雲出生之際,便被葉鎮雄指腹為婚,與蕭家結成了親家。

不單單是葉雲,就連葉雲的母親也是蕭家人,不過由於生葉雲難產而去世。

如果說趙仁是葉鎮雄的左右,那麼蕭家便是右手。

可以說,整個獸靈城的武者將領皆出自蕭家,是僅次於葉家的第二大家族。

只聽趙仁站出來說道:「城主多年寄居龍武城,城主歸來自然是件大好事,若是城主沒有意見,老朽這就去安排宴會慶祝一番。」

葉雲微微一笑,道:「勞煩趙老了。」

「應當的,應當的。」

旋即,趙仁便退出議事廳,著手安排。

趙仁離開后,葉雲看向蕭戰,對方身形壯碩,三尺重鋒背與身後,一身漆黑戰甲站在堂下,目光犀利,隱隱透露幾分凌然戰意,宛如一尊戰神。

「大舅哥,父親被蠻族何人所殺?」葉雲沉聲道。

雖然葉鎮雄不是自己的父親,但在這個世界上卻是,所以他必須關心這個問題。

另外,此刻他已經繼任獸靈城城主,自然要聚攏人心,鞏固權勢。

蕭戰神情有些不自然,顯然不習慣葉雲這麼稱呼自己,於是抱拳道:「城主,現在是公事,還請城主直呼我名,若是私下……」

葉雲一怔,旋即會心一笑,對於蕭戰,心中已經有了幾分了解,於是道:「好,蕭戰我問你,我父親被蠻族何人所殺?」

蕭戰頓時目光凝沉,道:「是烏靈泰!」

烏靈泰?

葉雲目光閃過一絲厲芒。

蕭戰繼續說道:「此人有著開山境後期的實力,或許已經踏入到了凝丹境,老城主雖然謹慎,但還是被對方所伏殺。」

「如何伏殺?」葉雲追問道。

蕭戰沉思一下,搖頭道:「末將不知,不過末將遠遠看到老城主四周黑炎四起,不知是何物,僅僅片刻,老城主雖然奮力突破,但卻仍舊被困其中,我等拚死想要營救,可是被對方十員部將所阻攔,無法近身,只能眼睜睜……」

說到這,蕭戰眼神儘是羞愧,而他身後的蕭家戰將也不由得低下了頭,老城主戰死,他們有著極大的責任。

聽到這,葉雲也了解了大概,於是吩咐道:「蕭戰,安排一下,命人立即潛入蠻族內部打探這黑炎的來歷,一有消息立即稟報。」

「末將遵命。」蕭戰沉聲領命。

晚上。

葉府議事廳外的空曠場地,此刻已經擺滿了山珍海味,空氣中散發著一縷縷令人陶醉的酒香,坐在兩邊的武將們把酒言歡,嬉笑怒罵不絕於耳。

而葉雲只是小酌了一杯,並沒有再喝,而是再一次的回顧著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想要重新梳理一遍。

在記憶中葉雲得知,這個世界他三歲被當成質子寄居於龍武城,整整十四年,雖說寄居,但實則卻是拘押,這也是一種威懾,要知道獸靈城是龍武國的邊疆重鎮,是要塞,更掌握著三萬武者大軍,這自然引起龍武王的猜忌和疑心。

葉鎮雄戰死後,管家趙仁立即買通龍武王寵臣楊德之後,葉雲這才得以重回獸靈城,並且被龍武王賜封為獸靈城新一任城主。

可以說,十四年來那個葉雲過著人畜不如的生活,以至於患了重病,恰好讓現在的葉雲得以重生。

記憶片段宛如走馬觀花,很快在腦海中掠過,葉雲定了定神,微微仰頭看著滿天星辰的夜空,暗自發誓道:「此一世,我要成功,我要成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存在。」

過去的欺辱猶如煙消雲散,這一世,他要令萬靈伏地顫抖!

「叮!」

突然間,腦海里頓時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緊接著,一段語音響徹在葉雲耳邊。

下一刻,葉云為之一愣,整個人的身子都猛地顫抖起來,眼中更是顯露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叮……」

「宿主成功融合記憶,激活超級房產系統系統,數據正在掃描,請稍候……」

這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