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麗香說道:「沒啥,和周若男在一起吃了點拉麵,在鎮上的拉麵館里吃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

這時候,胖子打開手機,在上網。

郭大路去拿了一捆柴火,讓后打開鍋蓋子,準備煮燉野豬肉。

羅小冬說道:「我來幫你。」

郭大路變忙活,邊說:「胖子,看到有什麼新聞了嗎?」

胖子說道:「有,特大新聞!」

郭大路說道:「啥新聞?」

胖子說道:「金海市政府,要開發荒山,現在擬定下達文件,說要把荒山租出去!」

郭大路和羅小冬驚訝的不得了,郭大路說道:「這,這!」

羅小冬說道:「是指那邊小南山南部的森林嗎?」

胖子點頭,說道:「我看很有可能,當然,劉廣才村長還不知道。應該是這樣。」

羅小冬說道:「明天吧,明天我去問問劉廣才村長,還有牛開山支書。」

三人就有黨支部,這是我國的規定,咱們小龍村黨支部,說算的是牛開山,牛開山這幾天,病了。

得的是重感冒,每天都在打噴嚏。

最近感冒的人蠻多的,病毒性的感冒,大傢伙都猝不及防。

甚至於,牛開山的兒子牛文濤,也感冒了。

牛文濤這第二天的上午九點半,在村委大院,說道:「羅小冬,你們這幾天還去打獵嗎?」

羅小冬說道:「這幾天有雨,不去了,另外,我要和劉建做一下交割事項,對了,你這問法啥意思?你想去嗎?」

牛文濤打了個噴嚏,說道:「我這樣哪裡還是去打獵的樣子?」

王大媽說道:「牛文濤從黃鐵生家裡拿了點甘草,甘草治療感冒很有效,這不,想問問你們如果去的話,是否有甘草可以採集。」

羅小冬笑道:「採集草藥,我個人覺得是看緣分的,所以還是去鎮上大藥房買點草藥,哦不,是西藥吧?治療感冒,感覺還是西藥管用。」

胖子說道:「劉建這傢伙,說好了今天下午來,但是上午,聽說又在王海和王亮家裡喝酒,不知道在倒騰什麼大計劃,估計又是勾結在一起。」

羅小冬笑道:「不能這麼說人家,起碼人家答應和我分養殖基地的資產,折現給我。」

郭大路說道:「這個你可不能少要,一定要多要一點。」

羅小冬說道:「差不多就行了,我也不能太吃虧,現在這社會,太吃虧了別人也不會感激你,我懂。」

胖子很滿意羅小冬的回答,說話道:「行,有你這句話,胖爺我就放心了。」

這時候,胖子又想起曾經被拐跑了的女朋友了,不知道心裡是何滋味!

郭大路和羅小冬都知道,胖子的女朋友張瑩瑩,被一個叫陳森的富二代給拐跑了,這個富二代的爸爸,就是陳氏集團的創始人。

而陳氏集團,是國麟集團和黃河明珠集團的有力競爭者,在爭奪國際旅遊區,平安鎮國際旅遊區的開發過程中,是一個十分強勁的對手,當然,最後勝利者是國麟集團和黃河明珠集團!

但是陳森的爸爸的陳氏集團,也有幾百億的固定資產,活動資金,也有兩百多個億!

……

回來后的第二天的下午,劉建就來了,下午三點,劉建敲門進來。

大家正是攤牌。

胖子和郭大路,看著羅小冬和劉建,不禁黯然。

羅小冬也嘆口氣,說道:「你真的不想再和我合作下去嗎?」

劉建點頭,說道:「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只是!你太分心了,又要打獵,又要幹啥,搏二兔,不得一兔,這個道理你應該懂!」

胖子說道:「你這還不叫忘恩負義?」

劉建嘆口氣,說道:「所有的錢都是我掙的,當然,有你投資的功勞,但是大部分的功勞應該是我的。」

郭大路怒道:「沒有我們羅小冬的投資,你哪裡來的資本?」

劉建說道:「沒錯,我是落魄了,所以我才想要崛起,想要翻身,羅小冬給了我第一筆錢,但是後來,隨著養殖越來越好,那麼,應該是,大家一起進步,而不是光靠我一個人領導群眾。」

胖子說道:「你這樣說過分了,我們不想和你吵架。」

劉建說道:「今天我是來分錢的,馬上入冬了,大黃魚明年我會繼續養殖,並且我也找到了新的合作對象。」

郭大路笑道:「是啊,找到了王海王亮父子了,是吧?」

劉建說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沒什麼好說的了!」

郭大路說道:「這事真是讓你辦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胖子也搖頭晃腦,過一會,垂頭喪氣。

劉建倒不生氣,說道:「羅小冬,這樣,我算對的起你,我們也不需要走法律程序,我給你三分之二的財富,我拿三分之一,我們就這麼算了,好嗎?」

羅小冬說道:「你的意思就是按投資資本算嗎?」

劉建說道:「是,是按最初的原始的投資資本算,後來加的一些,都不算數了,你看如何?」 羅小冬說道:「這樣也行,你算算吧?」

劉建拿出一沓子文件,說道:「我早就準備好了,羅小冬,你看看!」

羅小冬說道:「行吧,我看!」

大家在不太祥和的氣氛下,開始了這分切財產的旅程。

羅小冬很信任胖子和郭大路,所以把文件分給郭大路和胖子看。

胖子和郭大路雖然不懂,但是也都識字,都細細的看過去,生怕羅小冬會吃虧。

好在,劉建分財產的時候,並沒有太過偏向自己,基本上,折現的情況比較的妥帖。

最後,一共分給羅小冬是三百萬!

也就是說,分三等份,羅小冬佔了三分之二,也就是三百萬,而那劉建佔有其中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一百五十萬,但是劉建是要基地,不要現金的,要折算現金給羅小冬。胖子不太樂意,說道:「大家都知道,這大黃魚網箱養殖基地,現在十分成熟了,每年可以不斷賺錢,那麼,你現在分給羅小冬三百萬,相當於斷了他的財路了,讓他再去找新的投資項目,這樣是不好的。」

劉建說道:「這養殖基地,我是一定要拿下的,希望咱們能好聚好散,你現在心思不在養殖基地上,我老說搏二兔不可得一兔,你還是不聽,你現在既然心思不在上面,何不做個順水人情讓給我呢?」

羅小冬還沒說話,胖子說道:「既然羅小冬不要,那可以,但是你要再加五十萬才可以!」

劉建說道:「你們難道非要和我鬧上法庭嗎?」

羅小冬想了想擺擺手,說道:「算了,劉建先生,我們好聚好散吧,這樣,不要求多了,我要求你再拿出十萬塊錢來。」

羅小冬說道:「我想回孤兒院看看,本來想以公司的名義捐點錢的,但是現在,公司就要分裂了,我想你最後做點善事,拿出十萬塊,你可願意?」

劉建想都沒想,說道:「行,只要你以後不再糾纏於我,就可以,十萬塊就十萬塊。」

胖子沒說話,羅小冬說道:「你當我羅小冬是什麼人,我會去糾纏你嗎?」

這時候,胖子搶口道:「行吧,你現在就拿現金!」

劉建說道:「明天正好是周一,我們一起去辦理公司的交割手續。把整個公司是養殖部門交給我,中藥部門交給你,就這樣分配,包括養殖的員工們,全部交給我!」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說道:「好!」

這時候,胖子問道:「那人事部怎麼辦?」

劉建說道:「我自己管人,自己發工資,不需要人事部的,人事部的人員我會全部開除。然後由你來接手,你看如何?」

羅小冬嘆口氣,說道:「行。」

第二天第三天兩天時間,周若男、柳茹和羅小冬劉建,一起辦理了交割手續,宋青鳳也在。公司又開了員工大會,告訴了員工們這一具體情況。

這員工們都知道,這下公司要分成兩派了,那麼跟著羅小冬好,還是跟著劉建好呢?

當然,大多數人其實沒得選擇,因為劉建的部門和羅小冬的部門是不一樣的。

劉建的部門是養殖大黃魚的部門,網箱養殖法,不少人已經習慣了當養殖工!

而羅小冬的部門,則需要管理草藥,主要是天麻和羌活。

羌活,是七月開花,八九月結果,而羌活的根莖都可入葯;天麻是冬麻比較值錢。

現在,羅小冬本身的三畝地,是種上了天麻的,而羌活,主要種在小南山下的及時畝荒地上,當然,沒全部種上,羅小冬的人力不夠,成本也不夠,只是種了大概二十多畝地,一共勞動力,加上最近招募的工人,是十五個人。

每個人羅小冬給他們四千塊錢的月薪。

這樣的月薪,他們都很滿意,因為鎮上,也就是平安鎮的工作,一般是月工資在兩千四百塊左右。

兩千塊錢的工資也很普遍,三千塊的就少了,而羅小冬給的工資卻是四千塊錢。

大家搶破頭,周若男嚴格篩選,加上用了什麼歐洲進口的績效制度,嚴格篩選淘汰,最後留下了十五名員工。

關於這一點上,羅小冬和周若男還甚至有所爭執,因為羅小冬覺得這麼個淘汰法太不近人情了,但是胖子和郭大路都支持那周若男,覺得如果不淘汰人,就白養了許多好吃懶做的人,尤其是一些吃裡扒外的白眼狼。

羅小冬明白他們說的也有道理,就沒有再去爭執,決定讓周若男執行這個制度,執行制度的當月,就有兩名員工,其中一名養殖員工,一名中草藥員工被淘汰掉。

周若男稱之為優勝劣汰制度,老百姓也沒話講。

現在,剩下的員工都還不錯,肯吃苦肯干,其實種植中草藥也沒啥太大的勞累,只是能做好也不是特別容易,介於中間罷了。

大會開完,劉建當場開除了羅小冬的幾個鐵哥們,也就是吳有為,吳大磊還有郭曉冬。

郭建軍是郭曉冬的爹,也在養殖場新入選幹活,他也當場辭職,決定加入到羅小冬的陣線中來,這應該說是羅小冬集團公司的第一次分裂,內部分裂。

大家似乎都在生離死別,不少人被迫站隊。但是,其實劉建是外市人,那羅小冬是本土小龍村的副村長,大家還是樂意站在羅小冬這一邊的,但是羅小冬的中草藥部門收不起這麼多人啊,所以大家也明白,不少人選擇繼續待在養殖部門,只要那劉建按時發工資就好。

劉建那邊,也知道,如果員工都跑了,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人,所以決定加薪,但是又摳門,所以每個員工加薪一百塊錢一個月。聊勝於無。

四千一百塊,但是延續了績效制度,並且把績效制度的扣除部分加倍,什麼意思呢?就是績效如果不到標準,要倒扣基本工資的,這個扣除部分,變成雙倍的了,原來扣兩百塊錢基本工資,現在要扣除四百塊錢!

員工們都有點怨聲載道了。

這時候,王海和王亮出現了。

王亮是會計,王海是他兒子。

是村裡有名的小混混。 卞夫人回到楚鳳院后直接進了屋,關上房門再不露面。

卞元雪在門口想進去好幾次,都被彩明給攔下。

卞元雪氣惱的立在門口,想試著硬闖,卻又不敢,揚聲叫道:「我就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跟我生氣了,她是被雷劈死的,又不是我讓雷劈的,我也得有那麼大的面子讓頭上這個不長眼的聽我使喚。」

「小姐,」彩明忙叫道,「不能亂說的。」

「我說都說了,」卞元雪仍是叫嚷,「亂說了又怎的,讓它劈我呀!」

卞夫人坐在房中,腦袋一陣陣的抽痛,抬手撐住了頭。

「真不知道我娘氣什麼,」卞元雪聲音低了一點下來,埋怨道,「她最近老口口聲聲說山上人手不夠,現在不過只是死了一個陳棠,是她自己要把陳棠那兩姐妹也給殺了,卻都氣到了我的頭上,她不殺又沒事,我還怕那兩個小賤婢嗎。」

彩明沒說話,抬眸朝屋裡看去。

房子的隔音效果並不好,卞夫人全聽的到,想到最近山上發生的這些事情,還有那些鶯鶯燕燕的女人,她心裏面就一陣陣發堵。

這時一個小丫鬟怯怯走來,出聲道:「大小姐,蘇舉人那邊到讀書時間了。」

「你吵什麼。」

卞元雪回過頭來就大罵,正愁沒地方發火,這丫鬟來的正好。

「蘇舉人是誰,算是個什麼東西,你這麼喜歡跑腿,那今天跟全二龍他們去山下送飯吧。」

丫鬟趕緊垂下頭。

「二郎去了嗎?」彩明問道。

丫鬟點點頭:「二少爺在那邊了。」

「那小姐也過去吧,」彩明看向卞元雪,「夫人這邊我來安撫,你得先去讀書了。」

讀書讀書,讀什麼書。

卞元雪氣不打一出來。

她一個女的,又還是個土匪,是指望她去考功名,還是指望她去跟那些大戶人家的女兒一樣裝腔作勢,賣弄風騷?

圖什麼啊。

「小姐。」彩明又催道。

「娘,我去讀書了!」卞元雪看著屋子,揚聲叫道,「你可不要再生氣了。」

等了一陣,沒有半點反應,卞元雪懶得等了,回身朝院外走去。

天雨沒半點減緩的模樣,她腳步走的匆匆,旁邊打傘的柳簪舉著傘追在她旁邊,還得防著踩到水坑,將泥水給濺到她腳上。

靠近廊下,已經能聽到蘇舉人讀書的聲音了。

卞元雪鞋底沾滿淤泥,她懶得脫鞋,直接踩上地板,大步走到書案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蘇舉人沒有抬眼,像是看不到她一般,所有注意全在自己拿著的書上。

卞元雪看著面前放的兩本書,總共七個字,她只能認出其中一本的兩個,抬頭看向旁邊的卞元豐:「你讀的什麼?」

卞元豐眼皮都未掀,冷冷的說道:「有教書的不問,你問我?」

卞元雪怒瞪了他一眼,將兩本書疊好,埋頭一趴,繼續睡覺。

呼聲很快響起,不響,但節奏凌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