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失望的看了葉天一眼,愈秀兒收手而回,葉天所指看了過去,頓時便看到了那煉器神陣。

2020 年 11 月 17 日

愈秀兒簽到的時候便已經看到這一幕,只是擔心葉天的安危,所以沒有注意去看。

這時候,經過葉天所指,她便放開了夢魘之力感應,感受到這煉器神陣的異常之處。

當下,她忍不住問道:「咦!哥哥,這陣法怎麼感覺好奇怪!」

葉天笑道:「哦!這不是殺伐用的陣法,而是一個用來煉器的陣法,所以你當然感覺奇怪了!」

愈秀兒一驚,「呃……哥哥,你這是將剛才埋伏你的對手煉成法器嗎?」

「算是吧!」葉天解釋道,「剛才埋伏我的是七個有空間天賦的花妖,她們的天賦克制了我的飛劍和星空棋盤。

我好不容易才殺死她們,但星空棋盤也受到重創,正好我手上有一些空間類的寶物,便直接拿來一起練器了。

在這過程中,我將陰陽五行劍陣也送入其中,和星空棋盤練成一體,化作一件全新的靈器。

新的靈器不僅具備兩個寶物的優點,還能有七個花妖的空間天賦,從而大大的提升威力。」

「啊?還能這樣做?」愈秀兒驚道,顯然也是有些意外。

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問道:「對了,哥哥,你知道那些花妖為什麼要伏擊你嗎?究竟是哪方出的手?」

「這些花妖在出手的時候,曾經提過是蓬萊島上的陸家三少命令他們來的,而且並沒有柱國陸家的人參與,好像是那陸家三少記恨上了我!

我是很想不明白,我跟那陸家三少,別說是認識了,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為什麼這傢伙會恨上我,還派出這樣的花妖伏擊我!」葉天苦笑著搖頭。

聽到這話,愈秀兒一愣,說道:「會不會還和嫣然姐有關?」

葉天一愣,不解道:「和嫣然有關?你怎麼會這樣想? 嬌寵新妻:老公太兇猛 嫣然是被那奉天觀女道收為徒弟,帶去蓬萊的嗎?這兩者是怎麼聯繫上的啊?」

「哥哥,既然那陸家三少也在蓬萊,而且還是家族形式存在,便代表著蓬萊上並不只有奉天觀一家勢力。

如此一來,這陸家三少說不定就見過嫣然姐,你也知道嫣然姐長得漂亮,那陸家三少自然會追求。

可嫣然姐心中只有哥哥你,絕對會拒絕那陸家三少追求,那陸家三少要是知道你的存在,自然會派人來剷除你。

這樣一來,嫣然姐就沒有了心上人,傷心之下,他就可以趁虛而入,拿下嫣然姐啊!」愈秀兒說道。

這番話說得葉天一愣一愣的,下意識道:「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啊?」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 愈秀兒笑道:「很簡單,我最近在看言情小說,小說里都是這樣的套路啊!」 葉天摸著下巴說道:「經你這麼一說,倒是很有可能,畢竟我跟這個陸三少沒有任何交集。

如果是因為之前殺了陸家人的事情,不可能只有這些蓬萊來的花妖,而沒有陸家的人出手。

想來是因為柱國陸家正在謀划,找個萬全的時機,而那陸三少等不及,所以便先讓花妖們出手了!」

停了一下,葉天想了想,又道:「如此來看,就算蓬萊不是只有奉天觀一家,但奉天觀的勢力應該較大。

所以那什麼陸家三少縱使看上了嫣然,也不敢亂來,只會用這種場外招式,來欺負欺負我這下界之人了。

可嫣然不可能告訴陸家三少,關於我的具體信息,但這些花妖們卻能準確的找上我,看來有人告訴他啊!」

愈秀兒一聽,想到什麼,急道:「哥哥,你是說露娜嗎?」

葉天沉聲道:「可能性很大,在蓬萊能夠知道我具體身份的,除了嫣然之外,便只有那個被一起帶去的露娜了!」

聽到這,愈秀兒臉色一變,美眸泛紅,厲聲道:「這濺人居然敢害哥哥,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救她了!

都怪我!當初怎麼會救這麼一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不,我要殺了她,我一定要殺了她!」

看到愈秀兒身上氣息沸騰起來,葉天連忙拉住她,說道:「秀兒,不要激動,這事和你無關,不過是人心難測而已!」

被葉天一拉,愈秀兒身上混亂的氣息穩定了下來,悲聲道:「哥哥,對不起……」

「我不是說這事和你無關嗎?」葉天沉聲道,「眼下要考慮的是嫣然那邊的情況,雖然奉天觀在蓬萊觀勢大,恐怕那邊的陸家也不敢怎麼樣?

可現在有那個露娜在嫣然身邊,這就是一個大的變數,接下來我們要加快修鍊,儘快提升修為,至於蓬萊的所在,這倒不用擔心了,有那些花妖們呢!」

「嗯!」

愈秀兒點頭,知道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要儘快上蓬萊,以防嫣然姐出事。

如果自己當初一時錯誤的善心,而導致嫣然姐出事,自己是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心中暗自下決定,等到了蓬萊,一定要殺了那個露娜,以彌補錯誤。

現在葉天和愈秀兒說話的時候,練器神陣的情況也出現了新的變化,只見那種種能量混雜的立體陣法中。

一個漩渦出現,由小到大,將這陣法中的所有能量盡數吸收。

轉眼,立體陣法便消失,一個晶瑩通透中,卻似乎蘊含無數變化,可定睛再看,卻什麼都沒有的古怪晶珠浮於空中。

那古怪晶珠一閃,直接撞入葉天額頭,大量的信息同時匯入葉天的腦海中,讓葉天的大腦都差點宕機,眼神顯得獃滯。

過了許久,葉天才緩過神來,眼神重新恢復靈動,只是其中透露著驚訝和狂喜,還是收穫了意想不到的驚喜。

「哥哥,你沒事吧?」

看到葉天這前後的神情變化巨大,愈秀兒不禁有些擔憂。

葉天沒有立刻回應,而是轉身直接抱住了愈秀兒,喜悅的在空中轉起圈來,大笑道:「這次真是物超所值啊!哈哈哈哈……」

轉了好幾圈后,葉天這才將俏臉泛紅的愈秀兒放下,不好意思道:「秀兒,不好意思啊!剛才實在是太喜悅,一時間沒控制住自己!」

「沒事,只要哥哥喜歡,想做什麼,我……我都沒意見的?」

愈秀兒俏臉泛紅,只覺得小心臟一陣亂跳,快從胸腔中跳出。

「秀兒,你說什麼?」

葉天許是能沉浸在意外的狂喜中,沒有聽清楚,所以這時候補了一句。

「啊?哦,沒什麼?」

見葉天沒有聽清楚,愈秀兒鬆了口氣的同時,免不了有些失落。

當下,她掩住失落情緒,轉移話題。

「我是說哥哥你為什麼會這麼高興?在那個古怪的晶珠是什麼啊?」

「哈哈……就算你不問,我也會告訴你,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悅的!」葉天難掩喜悅的說道,「剛才那晶珠便是我的星空棋盤和陰陽五行劍陣了!」

「啊?這……怎麼會變成這樣的?之前完全沒有一丁點關聯?」

雖然愈秀兒知道葉天剛才要將兩者練成一體,可也沒想到一個棋盤和七把飛劍,最終煉化出來的卻是一個晶珠,不符合物質轉化定律啊?

因為這兩者本身便已是成品,就算再怎麼煉化,在愈秀兒看來,兩者就算練成一體。

也應該是一個棋盤上懸著七把飛劍,或者七把飛劍上刻著棋盤之類的情況,說什麼也不應該煉出這種完全和之前毫無關係的形狀來。

當下,愈秀兒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表達了出來。

當然不一樣了,這可是花了一萬八千點逼格,要是只是簡單的兩者結合,那我不管系統躲到哪裡,我都要將它揪出來砍死先。

心想著,葉天不可能這樣說,所以便笑道:「很簡單,因為我加了很多的寶物進去一同煉化的,形狀才會完全和之前不一樣。不過在效果上,絕對是意想不到的!」

說到這裡,他故意停了一下,有點賣弄關子的的意思。

愈秀兒嘻嘻一笑,配合道:「啊!那這古怪晶珠到底有什麼奇效呀!」

葉天滿意的笑道:「晶珠融合了我的多件寶物,特別是一些空間內的寶物,還有那七個有空間天賦的花妖,裡面已經自成一個小小的世界雛形,有著極品靈器的等級。

在其中,星空棋盤的棋盤化作中天空,而之前轉化的那些棋奴則化作星星,包括之前棋盤凝聚出了雅典娜,化作一整個完美的星空。

而七個花妖的天賦則給這小世界雛形帶來了大地,特別是其中的五行屬性花妖,她們的屬性相生相剋,正好形成一個完整的整體。

而另外兩個花妖的天賦則如同太極,作為協調其他五個花妖的力量,在正當中,這是我的陰陽五行劍陣,所以我將這晶珠命名為劍界!」

停了一下,看愈秀兒一頭霧水,葉天說道:「算了,我直接帶你進去,再告訴你剩下的那些吧!」

話音一落,葉天手一攏,三人已經消失於空中。 下一刻,只見葉天、愈秀兒還有銅山,三人已經出現在一處星空之下。

天空中,是較為稀疏的星星,是認真的數一數的話,便會發現只有一百來顆,其中最亮的一顆位於天空正中,隱隱約約可見其他的星星有光芒投射而去。

不用說,這顆最亮的星星便是棋盤雅典娜了。

在星空下的自然是大地,上面花草山水盡有,可看著卻很是模糊,並非實體一般。

在這模糊的大地之外,有一金一銀兩個光暈,圍繞著模糊大地來迴旋轉。

隨著這一金一銀的光暈不斷旋轉,每旋轉一周,便可以看到那模糊的大地,似乎略微的清晰了那麼一點。

只是這種清晰度的增加,要真正做到了肉眼可辨的程度,恐怕需要旋轉上幾百上千年了。

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在那兩團光暈,各漂浮著一具纖細屍體,而模糊大地的核心處,同樣有著五具的纖細屍體漂浮著。

正是花妖們的屍體。

雖然這些花妖們的屍體已經被練成了劍界中一部分,其實並沒有被毀壞,或者說不可能毀壞。

因為這些屍體若是被毀壞了,那屍體上的空間天賦便無法得到利用,這便是妖族的天賦和人族後天而來的神通最大的不同之處了。

和人族神通相比,妖族天賦不僅是先天而生,是直接依附於妖族的肉身上,這也是為什麼妖族會不斷的強化自身肉身了。

知道這些后,葉天才知道為什麼御雷峰之上,東方極在操控玄甲章魚時,能用出那頭妖獸的天賦了。

而在天空之間,則是七把飛劍閃動著靈光,似乎在吞吐著天地間的力量。

隱隱約約間,可以看到飛劍靈光閃動時,會出現一道道人形虛影,正是之前那七個花妖的魂魄了。

她們之前被殺了,因為星空棋盤和花之領域屬於特殊的半空間,所以她們的魂魄並沒有立刻落入輪迴,而是暫時滯留了下來。

葉天和系統的對話看似漫長,實則不過是瞬間,所以在練制劍界的時候,花妖們的魂魄自然一個不少。

此時此刻,整個劍界雖然並不大,放眼望去,也就一公里左右的大小。

可上有星空璀璨,下有萬靈大地,中間七把飛劍閃動靈光,完全說得上美輪美奐。

而往往,最美麗的東西,更代表著越加恐怖的危險。

不說其他,單單空中的陰陽五行劍陣,本身在融合了七個花妖后,便真正的有了陰陽五行的屬性了。

雖然之前陰陽五行劍陣的每把飛劍,都有著對應的屬性,但那屬性的力量基本弱得可憐。

也就火行飛劍,因為葉天有著真龍銀炎,還能發揮出火行的威力來。

其他飛劍的力量屬性完全就是點綴,根本沒有什麼實質效果,威力完全只靠飛劍本身的鋒利了。

可如今劍陣融合了七個花妖魂魄,化為劍靈,便擁有了她們的屬性力量,直正在鋒利之外,擁有了對應的屬性威力。

有了這樣的變化,葉天日後對敵時,就算單單隻用劍陣,手段也不再單一,能有更多的變化了。

不僅如此,當這些花妖的魂魄完全和飛劍融合,從而醒過來之後,能就可以保留生前的記憶和智慧。

到時候,她們仍舊可以修鍊,只是修鍊所得的強大,只會強化于飛劍之上而己。

可如此一來,陰陽五行劍陣便擁有自我成長的能力,真正意義上做到成長無極限了。

除此之外,之前煉製劍界的時候,加入了混元母氣。

一種非常奇特的先天力量,源源不斷的從混元虛空之中汲取能量量,轉化為整個劍界的能量來源,使劍界擁有成長的可能。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星空中的棋盤雅典娜和棋奴們,便可以通過汲取混元母氣轉化而來的能量獲得強大。

特別是棋盤雅典娜,因為還有的其他棋奴的信仰,她的力量成長速度更快了。

棋盤雅典娜和棋奴幾如一體,並且完全可以出現在整個劍界中,任何一個點對敵發動攻擊。

更重要的是,在重新煉化之後,棋盤雅典娜擁有新的能力,能夠短暫匯聚所有棋奴的力量,發動名為神之嘆息的最強一擊。

威力大小,完全取決於棋盤雅典娜本身的實力,還有棋奴的實力以及數量了。

葉天可以想像,在日後的不斷戰鬥,不斷的轉化新的棋奴,當棋奴達到一定的數量時,這招神之嘆息的威力恐怕無人能擋了。

要知道,這棋盤雅典娜和棋奴可是能跟著整個劍界一起強大,到時候絕對是葉天最恐怖的助力啊!

至於七個花妖屍體化成的大地,則同樣不斷的汲取混元母氣所轉化的能量,只是這大地未免太大,想要化作實物,恐怕沒有那麼簡。

不過,代表著大地並沒有任何作用,由花妖們的空間天賦所具現化而來,那些效果仍舊存在。

葉天可以隨時調度這些空間天賦的力量,讓整個劍界中充斥著相應牽制力,就像之前他在花之領域中的感受,他的敵人也感受一下那種有力無處使的窘迫了。

三者合一,可以說只要進入到這劍界中,實力不能瞬間碾壓葉天的存在,那不管強大多少,最終乖乖的留下,最終被轉化成棋奴。

如此恐怖之威,有劍界在身,葉天可以說是幾乎立於不敗之地了。

這劍界的強大還不僅如此,因為本身已經和葉天龍為一體,又著混元母氣從混元虛空中汲取能量,完全不需要葉天的真元供給。

反過來,還能夠反饋給葉天能量,讓葉天就算不修鍊,也能夠不斷的強大起來。

而葉天本身並不是懶惰的人,又有這周天星煞訣,有了劍界,相當於身體里埋了一到靈脈,可以說隨時隨地都可以修鍊強。

這也是葉天之前會如此驚喜若狂的原因了。

因為這劍界簡直是完美,不僅威力強得恐怖,還沒有負擔,更能幫助主人強大。

這還不完美,那什麼才叫完美? 劍界的使用也很簡單,不需要像之前星空棋盤那樣,還需要專門的展開棋盤空間。

因為劍界中的空間是始終存在,只要在和對手交手的時候,心念轉動,便能施放開劍界空間。

哪怕像之前那樣,被困在花之領域這種半空間里,也能夠將劍界空間展開。

因為劍界是一完整的空間,等級要強過半空間,所以可以直接強行打開,從而發揮強大戰力。

與此同時,葉天還看了一處驚喜,那就是七個神戰士的神甲了。

之前葉天沒有時間煉化這七個甲士魂魄,更沒有時間將七個神戰士的屍體轉化掉,以至於在星空棋盤和陰陽五行劍陣重新煉製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