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月月似乎從傅芊芊的眸底看到了一絲揶揄。

2020 年 11 月 17 日

聰明如曾月月,一下子便猜到傅芊芊這麼做的目的。

可是,讓她做鄭先的未婚妻……

因為曾月月的心裡猶豫著,所以,愣在那裡,好一會兒都沒有開口。

傅芊芊冷笑了一聲:「這位曾小姐似乎沒有半點反應,看來,她並不是白少主你所說的未婚妻呢。」

鄭先已經急了,深怕曾月月真的會命喪傅芊芊的手裡,迅速走上前去,握住了曾月月的手。

「月月,我知道,我一直躲著你是我不好,但是,現在這種時候,不要再與我鬧脾氣了,好不好?」鄭先軟下了聲音勸著曾月月,字裡行間都在緊張她。

望著鄭先焦急的臉,曾月月的心一下子便軟了下來,心裡也有什麼東西,將她的心臟填的滿滿的。

鄭先……他這麼的緊張她。

見曾月月的神情放鬆,鄭先立刻輕晃了晃她的手催促:「快,月月,告訴貴閣主,你是我的未婚妻。」

在鄭先催促曾月月的時候,給曾月月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儘快按照自己所說的做,否則,通幽閣閣主若是對她真的起了殺意,曾月月恐怕是沒有辦法承受的,他這麼做,也是為了可以救她的性命。

見著鄭先眼裡的焦急,曾月月的心裡似乎突然豁然開朗了似的。

她轉頭看向傅芊芊,用十分堅定的語氣說:「我是他的未婚妻!」

在聽到曾月月這般開口的時候,鄭先才徹底鬆了口氣。

只要這樣的話,這位通幽閣的閣主就該滿意,把曾月月給放了吧?

下一秒,通幽閣閣主微勾了下唇角,然後,鬆開了握住曾月月頸項的脖子。

站在一旁的鄭先,眼看著傅芊芊鬆開了曾月月的脖子,更快一步的把曾月月拉到自己的身後,讓曾月月躲在了通幽閣閣主伸手夠不到的位置。

只要曾月月不受傅芊芊的威脅,他想要護衛曾月月還是綽綽有餘的。

在鄭先依然一副警惕表情看著傅芊芊的時候,他沒看到,他身後的曾月月露出了一副陰謀得逞的表情,嘴角的笑容弧度一直揚起,沒有下來過。

莫名的,心裡還有一絲甜蜜。

傅芊芊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一副緊張表情的鄭先,以及躲在鄭先身後興災樂禍的曾月月。

「既然這位小姐是白少主的未婚妻,那便一起坐下來吧。」

鄭先還沒有替曾月月拒絕,站在鄭先身後的曾月月已經自個兒從鄭先的背後走了出來,並脫口答應:「好啊。」

鄭先:「……」

因為曾月月答應了,鄭先便不得不硬著頭皮帶著曾月月一起坐了下來。

在曾月月坐下去之後,臉上的笑容俺掩不住,傅芊芊給了她一個眼神,讓她幽著點,別這麼放鬆,否則就露餡了,畢竟……她剛剛才抓住了她的脖子,威脅了她的性命,現在她跟一個差點殺死她的人坐在一起還這麼放鬆,這不太奇怪了嗎?

可鄭先在遇到曾月月的事情之後,智商就會突然變低,即使傅芊芊和曾月月倆人之間的表現破綻百出,他也沒有發現,只是將他的一顆心都放在了曾月月身上,隨時警戒著曾月月會突然做出什麼事惹怒了傅芊芊,傅芊芊又會對她出手。

接下來,他們具體談論了什麼內容,鄭先也沒有太過注意,一頓飯吃的很快,吃完飯,鄭先也沒有和傅芊芊多聊,便直接把曾月月給拉了起來。

「貴閣主,這一次我出來的匆忙,什麼都沒有準備,我們下次再約時間繼續談,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傅芊芊斜睨了他一眼:「白少主,怎麼這麼急著走,我與白少主的未婚妻相談甚歡……」

「呃,貴閣主,我們確實有事,下一次,我一定會奉陪,還請貴閣主見諒。」

傅芊芊點了下頭。

「那行吧!」

「既然如此,那貴閣主,在下就先告辭了,下次再約!」

「好。」

待傅芊芊答應完,鄭先便像是怕傅芊芊會反悔似的,飛快的把曾月月從餐廳里拉了離開,腳步非常快。

而在曾月月被鄭先拉出餐廳的同時,走在後面的曾月月,燦爛的笑著,朝傅芊芊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便頭也不回的跟著鄭先離開了。 鄭先帶著曾月月,很快便離開了餐廳。

出了餐廳之後,鄭先本來打算放開曾月月了,但是,他剛要鬆開手的時候,一抬頭便看到了站在二樓包廂窗口處站著一道人影,那人不是別人,便是通幽閣閣主。

看到這一幕,鄭先二話不說的便拉了曾月月一起上了車。

上了車之後,鄭先便囑咐了司機開車,迅速離開了傅芊芊的視線。

而在鄭先和曾月月倆人離開之後,她所在的包廂門被人從外面打開。

西裝革履的裴燁,從門外走了進來,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容:「沒想到,我的芊芊竟然這麼調皮。」

傅芊芊伸手將臉上的偽裝揭了下來,露出了她的本來面目,嘴角也是微微勾起。

她也沒想到,自己會突然做這種事情,只不過,看到鄭先緊張曾月月的時候,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腦海中傅芊芊記憶里曾經所看的那些狗血電視劇。

鄭先會不想見曾月月,就跟有些電視劇里演的那些情節很像,她自然而然的就向鄭先試探了一下,試探了一下之後,結果果然在她的預料之中。

傅芊芊睨了他一眼:「事情談完了?」

「早就已經談完了,突然覺得肚子有點餓了。」

傅芊芊皺眉。

「你沒吃飯嗎?」

「我與對方只是合作關係,還沒有到可以坐在一起吃飯的地步,更何況,芊芊你就在隔壁,我怎麼可能會與其他的人一起吃飯?」

傅芊芊:「……」

其實,她想說,她已經吃過了,不想再吃了,可是,看裴燁的表情,是想讓她陪他。

她的心軟了一下:「那就再點餐吧。」

正好,她剛剛也沒有吃飽,再吃一點也可以。

裴燁的臉上因此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就知道,我的芊芊是最體貼的了。」



另一邊,鄭先載著曾月月離開了剛才餐廳所在的路口時,便鬆開了握住曾月月的手,態度驟變。

「曾小姐,剛剛真的很抱歉!」鄭先客氣的看著曾月月,向她道歉:「因為當時的情況緊急,所以,我不得不對貴閣主撒了謊,還請曾小姐不要介意。」

曾月月的下巴微揚,小嘴撅了起來。

「你剛剛在別人的面前毀了我的清譽,現在卻來跟我道歉,可是,我的清譽都已經被你給毀了,現在道歉,又有什麼用?」

鄭先著急的解釋:「那是當時我能救你的萬全之策,如果我不那樣說的話,通幽閣閣主恐怕不會放過你,所以……」

曾月月一雙晶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鄭先。

「怎麼著?你這是在佔了我的便宜之後,就想直接把我給甩了嗎?」

鄭先撫額,語氣中透著濃濃的無耐。

「曾小姐,我剛剛說過了,那是權宜之計,只為了瞞過貴閣主,救你而已。」

曾月月依舊目不斜視,認真的看著他一字一頓:「鄭先,我問你一件事,你要如實回答我。」

對上曾月月這樣的視線,鄭先的心裡莫名有些心慌,直覺曾月月要問的事,恐怕不是他想回答的。

「你……你要問什麼?」

曾月月不慌不忙的說:「之前,你不是說過,你和我之間不再有任何關係,也不再有任何瓜葛,也讓我不再去找你,可是,剛才我面對危險的時候,你卻突然挺身而出,還冒充是我的未婚夫,這是為什麼?」

鄭先的心跳陡然漏跳了一拍。

他躲過曾月月灼人的目光,淡淡的回答:「我們倆畢竟相識一場,而且,你還是少夫人的好朋友,如果你出了事,少夫人會擔心的,所以……」

曾月月冷笑了一聲。

「鄭先,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你知道你自己撒謊的時候,讓人有多生氣嗎?」

鄭先的雙手握緊:「曾小姐,我……」

曾月月哼了一聲,打斷他:「鄭先,你喜歡我,不想看到我受傷,所以,才會出手救我,你就這麼不敢承認嗎?」

被曾月月的話這麼一擊,鄭先幾乎是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是,我是喜歡你,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所以,我看不得你受傷……」

話才剛說了一半,鄭先猶覺自己說了什麼,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難以置信的看向曾月月,而後者雙眼發亮的盯著自己。

他立刻住了嘴,慌亂的解釋:「曾小姐你不要誤會,我剛剛的那些話,並非是出自真心,你不要當真,就當……從來沒有聽說過。」

曾月月卻是笑吟吟的望住了鄭先,靈黠的美眸眨了眨。

「可是,我剛剛把你說過的每一句話的每一個字都聽進去了,你說該怎麼辦呢?」

鄭先:「……呃,這……」

好一會兒之後,鄭先臉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看著曾月月的目光變得堅定,其中還夾雜著一絲傷痛。

「可是……你喜歡的人是……秦市長,不是嗎?」

曾月月將鄭先眼中的傷痛全部看進了眼底,在聽到鄭先說到她喜歡秦杭的時候,曾月月的心裡卻沒有半點波動。

曾幾何時,她以為自己喜歡秦杭,喜歡追著他,可是,那也只是剛與傅芊芊認識的那一會兒,她近乎迷戀的追隨著秦杭,甚至還向秦杭表白。

現在想到自己那時的表現,她突然覺得那些行為有些可笑,不知什麼時候,她竟然已經對秦杭再也沒有半點迷戀,現在,在她的心底,竟然連半點波痕也沒有了。

她以為自己曾喜歡秦杭,可是,現在秦杭沒在她的心裡沒有留下半點留戀,就說明……她之前喜歡秦杭,並不是真正的喜歡秦杭,只是一種粉絲對偶像的迷戀,那種迷戀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減少,甚至消失。

而對於鄭先,不知什麼時候起,他這個人就在她的心底里佔據了一定的位置,她總喜歡關注他,總是想要跟他在一塊兒,別人誣陷她的時候,她相信他是清白的,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健康去換得見他一面。

她在大雨中等了鄭先一個晚上,最後卻是在自己家門前被自家的傭人撿起來,她一直以為鄭先是不在乎他的,可是,經過了今天的事,她想明白了一件事,鄭先……還是喜歡她的。 這讓她想起了在之前他們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有危險的時候,是鄭先第一個衝出來救她;她受傷的時候,也是鄭先第一個趕到她的身邊送她去醫院,並且在她住院期間,一直寸步不離的照顧她;她生氣的時候,鄭先也會第一個過來逗她開心。

甚至在她罵他的時候,他也全部笑呵呵的接受包容她。

想到那些,她便確定了自己的心意,自己喜歡的人,並不是秦杭,而是眼前這個一再維護她、保護她的鄭先。

短短的思考,也不過是幾秒的時間,鄭先看到曾月月在猶豫,心下便是一沉。

怕是,他說中了她的心事,所以,她才會說不出話來。

所以,在曾月月的心裡,她最愛的人,還是秦杭,他……永遠取代不了。

鄭先自嘲一笑,在他打算圓場的時候,曾月月冷不叮的開口:「可是,如果我喜歡的人,是你呢?」

這句話,如同一個驚雷在鄭先的心中炸開。

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曾月月她說了什麼?她說……她喜歡的人是他。

這可能嗎?

不可能,絕對不可以能的!

他被這個炸彈炸的腦中一片空白,嘴巴嚅動著,不敢置信的看著曾月月:「你……你剛剛說什麼?」

因為不敢相信,鄭先下意識的朝曾月月月反問。

曾月月白了他一眼才繼續開口:「你的聽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不過,既然你沒有聽清楚的話,那我就再告訴你一遍。」

曾月月捧著鄭先的臉,認真的一字一頓:「鄭先,你給我聽好了,我曾月月喜歡鄭先,而且,只喜歡鄭先一個,並不是朋友之間的喜歡,而是……男女之間的喜歡。」

鄭先:「……」

見鄭先再一次呆住,曾月月的嘴角彎起,笑眯眯的問:「怎麼樣,我這一次說的,你聽到了嗎?」

鄭先:「……」

這一次是聽清楚了,可是,他卻覺得更加幻覺了。

曾月月說他喜歡她,這怎麼可能?

鄭先的嘴巴動了動,卻是半個字也吐不出來,只能獃獃的看著曾月月。

曾月月翻了一個白眼,直接湊近了自己的臉,在鄭先的嘴巴上啄了一下:「現在……能感覺到嗎?」

鄭先:「……」

誰能告訴他,他現在是不是在做夢?

他一直喜歡的女孩,現在告訴他,她喜歡他,而且,她還主動親了他。

望著近在咫尺的美麗面容,鄭先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眼睛里還有著無法置信:「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比珍珠還真!」

那就是真的了。

曾月月她喜歡他。

「可是,秦市長他……」

曾月月皺眉,有些生氣的板起了臉。

「鄭先,我們兩個現在是在談論我們兩個之間的時候,在這種時候,你能不能總提其他人?」

鄭先:「……」

「可是……你怎麼會喜歡我?」這是鄭先最無法想象的事,到現在,他還覺得自己彷彿在夢裡。

曾月月托著下巴仔細的想了想,在曾月月思考的時候,鄭先便緊張的坐在旁邊,等著她的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