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對眸子霎時震驚不已,只見麵包車四腳朝天的,翻倒在了自個兒身側的溝中,仍舊在『噠噠』作響。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又是「嘭」的一聲響,甄治良從裡邊把車門打開,艱辛的爬出。他的面上是細細的血絲,衣裳狼狽,灰頭土臉。

我就如此愣愣的望著他,走至了自個兒跟前,一個耳光,重重地落在了我的左面上。

「你是不要命了么?吳青晨。」甄治良大聲咆哮。

目光灼灼的盯著我,眼中赤紅未散,面目猙獰。我曉得他非常氣忿。但此刻我的心中,卻有點失措依舊,種種情緒交織,自控力已經被擊潰。

我愣住了,沒料想到甄治良竟然會在最後一秒調轉方向。我也沒料想到,他會給自己一個耳光。當下,眼光獃滯,整個人似是傻了似得。

此時,華禹風已經到了我的臉前。抬手便還了甄治良一個耳光,響亮,完全。

「你個混蛋!」他破口大罵。

我一顆狂跳的心,如今都還未能平靜。

我瞧見了華禹風特別的神情,我曉得他一定也是嚇著了。這一聲大喊,他的眼中已經飽含淚光。如今,眸子中還余有晶亮的光彩。

此時的華禹風跟平日判若兩人,我不知該怎樣表達自個兒的情緒,心中忐忑不安,腦子還不是非常清晰,就發生了如此多事。

甄治良一口鮮血噴在地下,同樣是一對怒火的眸子,對上了華禹風的目光。

經歷過忿怒的車禍洗禮,甄治良大約是拋棄了對華禹風的駭懼,掄起袖子,對著華禹風砸來。

「你這雜碎,你怎麼敢打我?」口中怒罵。

可是他方才出手,拳頭便被華禹風給擋了回去,華禹風眼中是嘲諷跟不屑,說道:「就憑你,也想跟我較量么?」

此時,華禹風的面上揚起了一絲諷笑。伸掌,把我護在了背後。此時,那程哥也艱辛的從地下站起,蹣跚的來到我的身側。

望著我的臉,滿眼都是疼惜。

「青晨,你沒事罷?」他聲響溫柔的跟我說著。 「華禹風,你不要囂張,華小少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就憑你,也敢跟他比么?沒門兒。」甄治良怒斥。

「我等著你們來找我呢!」

那一耳光之後,華禹風又是重重的一拳,打在甄治良肚子上,「呀!華禹風你這混蛋,揀破鞋的。」

「我廢了你!」華禹風又是重重地一腳。

話音剛落下,那強哥也到了我們身側,目光儘是狠厲。恰在他想再出手之際,華禹風已經一個迴旋踢到他跟前。

那混蛋趕忙雙掌護在頸下去擋,可華禹風腳力太大,他壓根抵擋不住。身體被逼退幾步,他悶哼一聲,終是抑制不住咳嗽出來。

吐出一口鮮血,面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方才他還可以跟華禹風周旋,沒料想到此刻的一腳,居然要他毫無還手之力,而後他沒再出手。

「這是你方才打青晨的一拳!」華禹風凌厲的聲響響起,冰寒的目光,射向那叫強哥的人。

三兩步上去,抓起他的右手胳臂,一個使勁,只聽見『咔擦』一聲,大約胳臂關節也跟著脫臼了。

「這是利息。」

「呀……」此時,即便是身經百戰的強哥,也抑制不住發出一聲疼呼,手臂垂下,一臉煎熬。

而甄治良,也是捂住肚子,躺在地下煎熬的呻吟。可儘管如此,華禹風依舊不計劃放過他。

「右手,伸出來!」華禹風的聲響冷冽如初。

此時,又是一輛車轟隆而來,燈光強烈而又明亮。

只見葉坤從車中下來,小跑到華禹風身側:「華總!」

隨後,葉坤目光在諸人身上掃過,當看見我滿身傷痕時,面上不由得是一陣驚詫,神色跟著一凝,透露出幾許關懷。

華禹風掃了葉坤一眼,點頭示意。隨即,涼涼的開口吩咐:「留下一根手指頭頭!而後,送到警察局。」

聽見這聲響,甄治良霎時瞠大了雙眸,驚懼的瑟瑟發抖。

「是!」葉坤應聲,同樣是冷酷無情,沒半點異樣。

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大約葉坤跟著華禹風如此長時間了,風裡來雨里去,早已司空見慣了。

站立在邊上的我跟那程哥,也是抑制不住一怔。

華禹風扭身,走至我跟前,微微下蹲,把我打橫抱起。凌厲散去,只剩溫柔。

「我們走。」更加溫柔的跟我講了如此一句,就抱著我扭身離開了。

海島生存記 此時,背後傳來一陣殺豬一樣慘叫……

心中不禁一陣,臉前的場景,儼然是上海灘的感覺。跟電影里許文強救馮程程時,簡直是一模似得。

想到這兒心莫名的特別溫暖,我把頭埋在了華禹風的懷抱中。心中蕩漾起上海灘的歌聲:浪奔浪流,萬里濤濤江水永不休;淘盡了世間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歡笑悲憂;成功失敗,浪里看不出有未有;愛你恨你問君知否,似大江一發不收……

沒多長時間,我便闔上了眼眸,彷彿沉沉的睡去,把所有的一切都拋諸腦後,不再費神去想。我曉得只須華禹風在,我便是安全的,無需擔憂。

翌日,我張開眼眸,入眼處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人在醫院,昨天發生的一切,就似是做了一場夢。是那麼朦朧的不真實,可身上的傷,卻疼的切切實實。

我想要坐起來,剛一使勁卻又只得無可奈何的躺下。一動,心口的疼,便蔓延全身。

昨天那強哥的拳頭,甄治良的耳光,我這瘦弱的身子,終是扛不住了。

「你醒了?」華禹風走進,手掌提著早點,聲響溫柔。

他走過了來,把我的身子撫起坐好。

「餓了罷?來,喝點粥。」

說著,華禹風便舀了一勺子粥,放在嘴邊吹了幾回之後,這才喂到我的口中。小心謹慎,溫柔盡顯,我心中暖的不行了。

這應當是他第一回侍奉旁人,我窘迫的瞧了他一眼,想要把勺子接過來,華禹風卻沒鬆手的意思。

又餵了幾口,我面上的神色緩緩凝重,猶豫了片刻,我終究抑制不住問道:「他們都怎樣了?」

昨天,華禹風把我的抱上車之後,這是由於簡直不舒適,我便沉沉的闔上了眼眸。

昨天所經歷的一切,到如今還要我心有餘悸,都不曉得自己是暈過去的,還是睡著了。

「你是說那程么?」華禹風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抬眸直直的望著我。

銳利的目光,似是要把我瞧穿似得。我心中一顫,如被重重的捶了似得,我是怕那程哥,也擔憂華禹風真的廢了甄治良。

我霎時一個機靈,心下一怔。計上心間。

「我講的是他們。」我怔怔的說道。此刻目光閃躲,挪向別處。

我不敢正面直視華禹風的目光,此時,華禹風眸子一暗。面上的神色跟著沉下。

「那程便住在醫院,沒啥大礙。」他幽幽的說道。

平靜的聲響中。滿是淡漠。非常明顯,他介意我對那程哥的在乎跟關懷。沒料想到一個男人居然如此小心眼兒,我跟那程哥顯而易見是親情。他卻壓根看不出來。

戴瑩瑩以前跟我講過一句。她認為的至理名言:真正愛你的男子,實際上都非常小心眼兒,只須你對任何異性的關注超出他心中的設定。即便再成熟的男子,也會像個孩子那般,跟你生氣。因此說。真正愛你的男子,不管他多麼成熟,多麼成功。在你跟前,終會露出孩子的一面,跟你撒嬌,吃你的醋。

而此刻,華禹風就是如此的男子。他像一個小孩似得,為搶走的溫暖而吃醋。脾氣就似多年前那莽撞的傻小子,此刻的他,早已沒了在集團的威嚴。

我一怔,一顆心放下了一半,心中想著只須那程哥沒事便行。

「那綉片呢?」想起綉品,我不禁焦急起。

「已經給朱可寒跟戴瑩瑩拿去加工了,安心罷!工廠的師傅會嚴格依照你的設計完成的。」

聽見華禹風的話,我長舒了口氣,面上鬆懈下來。

可霎時又想到了啥,驚愕的問:「甄治良他們不會又去搞破壞罷?」

「不會了,他們如今在警察局蹲著。」

「警察局?」我驚愕。

「恩。」

昨天甄治良的那聲慘叫,真可謂是鬼哭狼嚎,以至於如今想起來,我的心中都抑制不住顫慄。

華禹風昨天的那句話,我清晰的聽見了:留下他一根手指頭。

我怔怔的抬眸,望向華禹風,臉前的這男人,無疑是魔鬼跟天使的化身。溫柔時,誰都沒他溫柔。可怖時,如魔鬼似得,冷若冰霜,冷酷無情,所有冷漠的詞語用在他的身上,都不可以詮釋。 華禹風解釋道:「你安心,即便是華舜風把他們撈出來,我也不會要他們有機會,再接近刺繡成品了。」

「恩。」我重重的點頭。

我相信華禹風可以做到,這是由於他一直是我心中的信念。此時,我只可以信他,並且是發自內心的相信,也可以說是無條件的依賴。

此時,他便是我心中的英雄,昨天是他救了我,沒他的話,我都不曉得還可以不可以看見今日的太陽。他就似個神話中的人物,出如今我跟前時,我便有了莫大的期望。

「這兩日你便行好休息,後天,預備出席設計大賽。」華禹風認真的說道。

「好。」我點頭,一臉認真。

後天?這時間過得真快。怎麼一轉眼便到了比賽的時間了呢!我彷彿還未預備好,便被逼上梁山了。

可同時,我又覺得時間過的非常慢。這設計大賽,我為它預備了太久,中途又發生了如此多事,可以說是一波三折。

當下,我的一顆心終究可以安穩了。一絲期待跟惶張的情緒,從心底生出,不由得面上露出輕鬆的笑容。

「你好端端休息罷!我集團還有點兒事,先走了,可以么?」

他破天荒第一回是用疑問的口氣,徵詢我的意見。我自然是不期望他走的,但他說集團有事,我又怎能強求留下他。

「好罷!」我勉強的應允了他,但心中卻是100個不願意。

「捨不得我么?」

「哪兒有!」我即刻否定了他的疑問。

「聽醫生的話,好端端休息!」他寬慰的摸了摸我的頭,就彷彿跟美歡講話似得。

「曉得了,你走罷!」我窘迫的回復,生怕他瞧出我的心思。

「恩!」他終究還是扭身離開了。

華禹風走後不久,我正在休息。可此時,病房的門卻被推開了,簡妮提著一籃子水果走進。

「青晨,聽聞你受傷了,沒事罷?」她的唇角懸挂著淺淺的微笑,面上透露著關懷。

「沒啥大事,你快坐罷!」我趕忙招呼著。

我強忍著身體的劇疼,再一回坐起,我是萬萬沒料想到,簡妮竟然會來看自己,心中莫名一暖。

打從來到這集團,我還未一個朋友,今天她可以來瞧我,自然心中非常開心,但她是怎知我住院的呢?

簡妮笑著坐下:「好端端養傷,後天就是比賽了,你一定要到場。」

她伸掌握住了我,盡顯親昵。

「恩。」我應聲,「謝謝你。」

「謝我幹嘛呀?我們是同事,來瞧瞧你是應當的。」說到這兒,她的面上升起了一絲疑惑,神情也霎時認真下來。

「青晨,我聽聞打傷你的人,是你前夫?」簡妮的聲響里透露著好奇。

我一怔,面上霎時有些窘迫。半響之後,我點了下頭。

簡妮的眸子中,迅疾閃過一道晶亮的光彩,看起來我的事,在集團已經傳開了,否則簡妮是怎知的呢?

雖然簡妮跟華舜風走的非常近,但她應當並不曉得,甄治良在華舜風的手下混。並且,她也不認識甄治良呀!

因此,這一回的事,不曉得是誰傳出去的,說我是被前夫打傷住院。不過也行,這樣集團里那些流言蜚語應當會少一些罷!否則他們都認為是我為攀高枝,心狠甩了甄治良,這回也要他們知道知道,甄治良的為人,居然打女人!

「可以跟我說說,你們為何會離婚么?」簡妮追問道。

「簡妮,抱歉,我不想再提起有關他的任何事。」我暗自沉著臉,神色黯淡。

我不是由於恨抑或是愛在逃避,而是我想把那一塊的,所有記憶遺忘。已是無關緊要的人,何必再提起。

「怎麼?是由於還愛著他,因此傷心么?」簡妮再一回追問,彷彿不想錯過啥似得。

我搖頭,「我不恨他,也不愛他。」

「四年的婚姻,怎麼會不愛也不恨呢?」簡妮蹙著眉繼續追問。

我淡淡的笑笑:「因為這場婚姻從一開始就是交易。如今,他出軌,我選擇結束交易,就如此簡單。」

我講的風輕雲淡,但簡妮的眸子深處,卻愈來愈暗沉。女人的第六感,我隱隱覺得這跟華禹風有關聯,看模樣簡妮對華禹風真的非常感興緻。

「被交易的婚姻,你們倆都變成犧牲品!」簡妮一聲感嘆,面上干出了同情的神情。

「沒事,我是打不死的小強,我屬於愈挫愈勇的類型!」我笑著說道,殊不知,在這句話的背後,我經歷了許多煎熬跟磨難。

「那好罷!青晨你好端端休息,我們就比賽上見了嘍!可不要要我失望呀!」

「好!到時見。」

「安心休息呀!我先走了。」

「行,慢走!」

我不曉得簡妮今天登門造訪是啥意思?她的出現,確實要我出乎意料,但她對於我的關懷,彷彿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當是她是一個高傲的天使,不曉得她還會對我這些小平頭百姓的私人生活感興緻,我不曉得我的哪方面故事,吸引了她的留意力。

從召開發布會宣布設計大賽開始到如今,已經過去兩周了。今天。就是HOMO集團Yuval『易尚之巔杯』的決賽。

第一輪是設計稿打分賽。早已淘汰完畢。所有參賽選手包括Yuval內部設計師,一共只留下二十名。

而Yuval內部的設計師,在華超雄董事長跟評委商議的打分結果,平均分低於75分的選手。且處於五十名之後的,立即被集團淘汰。絲毫沒人情味兒可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