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大。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就跟一隻牛犢子般大小,看起來很是唬人。

沖!

金劍一揮,喬拉丹沖了上去。

卻沒成想,這穿山甲力氣頗大,喬拉丹一時大意,竟被它一尾巴給抽飛了出去。

「噝!」

倒吸一口涼氣,喬拉丹兩腿一蹬,又沖了上去。

一人一獸,廝殺在一起。

到底只是一隻蠻獸,還未開化,打起來也就是牙咬頭撞尾巴抽,三板斧用完,喬拉丹已經摸清楚了這穿山甲的套路。

這東西除了力氣大之外,就沒啥可怕的了。

至於它身上那層堅硬的鱗甲,在金劍面前,不過是豆腐渣罷了。

斬!

再斬!

還斬!

半個時辰的纏鬥,滿身傷痕的穿山甲,流幹了血,再也沒有了力氣,轟然倒地。

片息之後,一顆黑色的珠子,出現在喬拉丹手中。

「黑色?土系?」

剛好剛才的戰鬥已經將靈氣消耗的差不多了,這珠子來的正是時候。

盤膝坐地。

喬拉丹開始煉化這枚土系靈珠。

烈火,騰起。

靈氣,爆發。

黑色的靈氣,直衝靈竅而去。

御劍術火力全開,瘋狂運行,吞噬著這些靈氣。

卻不料。

轟!

噗!

喬拉丹,吐血了。

炸了。

這黑色靈氣一進入靈竅,跟那綠色、青色的靈氣一混合,竟直接爆炸了。

這一炸,那傢伙,怎麼衝擊都衝擊不開的靈竅,竟被炸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紋,經脈也遭到波及,出現絲絲龜裂。

若不是連續兩次衝擊築基失敗讓靈竅變得堅固無比,就這一下子,直接就爆體而亡了。

一邊兒吐血,喬拉丹一邊兒懵逼。

「擦,什麼個情況?」

「剛才還好好的啊,怎麼突然就爆炸了呢?」

「難道不同屬性的靈氣不相容?」

「不對啊,綠色的木之靈氣和青色的水之靈氣明明相安無事的啊,怎麼加入個土系就出事兒了呢?」

「卧槽……」

啪!

喬拉丹給自己來了一個耳光。

想通了。

五行之間,有相生,亦有相剋。

僅僅是水木二氣,有相生,無相剋,水能生木,自然相安無事。

這突然加進個土去,卻就不同了,木克土,土又克水,這一相遇,不爆炸就怪了。

疏忽了。

光想著去搶奪那傳承術法去了,卻忘了這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

看著一片狼藉的靈竅和經脈,喬拉丹那叫一個鬱悶。

也不敢再吞噬土系靈氣了。

所有的靈氣,都送給了饕餮鼎。

好不容易將此靈珠煉化,喬拉丹急急的催動木之靈氣,修復受傷的靈竅和經脈。

這一修復。

「擦了!」

剛才那爆炸,就跟衝擊築基似的,那靈竅,又受到一次衝擊,厚度再一次暴增。

在修真界,兩次築基失敗,便已是廢人,除非福緣深厚,否則,斷難突破,至於喬拉丹這種失敗三次的,絕逼是廢人中的戰鬥機,換個人,該自殺以謝天下的。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喬拉丹自然是不會自殺滴。

硬扛著這打擊,喬拉丹檢查著靈識,苦中找樂。

還真找到了。

靈識內,再添一道傳承脈絡。

蠻力訣,只要雙足立於大地,便可源源不斷的自大地內汲取土之靈氣,以恢復自身之力氣。

這術法好啊!

美的喬拉丹直蹦躂。

正愁懸崖太高,爬不上去呢,有了這術法,力量源源不斷,那還不是想怎麼爬就怎麼爬!

只是。

「該如何解決靈氣並存的問題呢?」

這土之靈氣一進入體內,就會跟木之靈氣和水之靈氣發生衝突,到時候別說攀爬了,不被炸死就燒高香了。

咋辦?

腦瓜子一轉,喬拉丹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劃地盤!

運轉心法,將水之靈氣逼到左臂經脈之內。

再運轉心法,將木之靈氣逼到胸口處。

至於土之靈氣,則安置在了腿上。

好了。

只要別讓這三股靈氣在靈竅內相遇,那就沒事兒了。

只是。

「這樣的話,可就不能築基了。」

修士達到築基境后,靈竅化作氣海,在氣海的帶動下,經脈內的靈氣會按照修士修鍊的心法,自動運行。

一旦自動運行,這三股靈氣肯定就會在氣海相遇,鐵定是個爆炸的結局。

所以。

為了小命著想。

喬拉丹只好放棄了突破。

話說回來,就他現在這個樣子,就算是想突破,也突破不了啊,都失敗三次了。

咬牙切齒的將兔子皮剝下來,給自己做了一條圍裙,而後,揮舞著金劍,喬拉丹肆虐在山谷之中,繼續狩獵。

又一隻兔子被乾死了。

一條自暗河中躍出來的金鯉被金劍串了起來。

一隻在林間覓食的雄鹿慘遭屠殺。

……

可憐的蠻獸們,原本安和的生活在這片山谷中,卻應了一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卻因懷有靈珠,遭到了殘忍的殺戮。 周二這天早晨,張北羽跟萬里並肩走走進校園。

兩人一起上下學也是萬里提出來的,她說:接送女朋友上下學,是男朋友該做的。反正不管做什麼事,她都用這個理由。

張北羽也被她搞煩了,索性什麼都依著她,心想也許這小妮子厭了也就放過自己了。

兩人剛走到三樓,就看見賈丁站在教室門口。

張北羽一下停住腳步。從他加入籃球社開始,幾乎每天都要訓練或者打球,賈丁也是個好手,自然天天。所以,他跟賈丁倒是有點交流,不過都是球場上的事,沒聊別的。但是張北羽能感覺出來,他這人不錯,給人的感覺就是光明磊落。

看見張北羽走過來,賈丁笑著對他揮揮手,說道:「沒忘記咱們倆的約定吧,就是今天。」

張北羽點點頭,「放心吧,答應別人的事,我一定會做到。什麼時間,在哪。」「晚自習我會來找你的。」賈丁說了一句,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唉!凈是麻煩事。」張北羽小聲嘟囔了一句,往教室里走。

「什麼事? 冰山美人太囂張:總裁,請簽字 你跟他有什麼約定?」身後的萬里問了一句。張北羽轉頭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你怎麼管的這麼寬?」

「作為你的女朋友,我有權…」「行行行!翻來覆去就這兩句,整的像復讀機似的。我告訴你行吧,半個月前我剛來的時候,賈丁說要跟我單挑,我答應他。所以今天晚上就要跟他去單挑。」

萬里皺了皺眉,好像不是很明白,問道:「單挑什麼?打籃球么?」

張北羽無奈的笑了一聲,「對,打籃球。」萬里若有所思的點頭,小聲說:「我在考慮,作為你的女朋友,是不是要去給你加油呢?」

這句話把張北羽嚇了一跳,連忙擺手,「行了,女王殿下,您可就別添亂了。」

……

中午吃飯的時候,張北羽習慣性的走到萬裡面前,「女王殿下,用餐的時間到了,您今天想吃點啥?萬里沒有說話,站了起來收拾書本,抬眼看了一下,「我跟你一起去食堂吃。」

「啊?!」張北羽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從他來海高開始,就沒見萬里去過食堂。

萬里整理好書本,邁開步子往外面走,張北羽趕緊跟上。一邊走,她一邊說:「我聽別人說了,你是要去跟賈丁打架。 重生之小資生活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也不會去給你加油。所以,陪你吃頓飯,算是獎勵吧。」

「你等等,算啥?獎勵?」張北羽拉住她,問了一句。萬里理所當然的點頭,「是啊,能跟我一起吃飯,是你的榮幸。」

……

張北羽確實感到一種「榮幸」,倆人一進食堂,立刻引來圍觀。還好張北羽已經習慣了,從他剛來海高的時候就被圍觀,一直到現在。

唐禮和蘇九他們也躲得遠遠的,不敢打擾他們倆。

張北羽知道萬里嘴巴叼,食堂里的飯菜肯定不合胃口,還特意找最貴的買。結果萬里還是不滿意,吃了一口就深深鎖緊眉頭。

「這是什麼,豬食么?!」

張北羽無奈的嘆了口氣,拿著筷子敲了敲自己的餐盤,「你看看這食堂里有多少學生吃飯,大家不都照樣吃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每天吃的那麼好,什麼炸雞、義大利面、炒年糕、鰻魚飯、煎牛排…女王殿下,您就當今天是體恤民情了行么。」

萬里可能是被他教育的有點不好意思,頗為慚愧的低下頭,但依然嘴硬。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食堂的飯菜真的很難吃,發表一下看法而已。」

張北羽看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感覺挺有意思的,沒想到女王也有今天。

兩人一直沉默地吃飯。其實是張北羽在吃,萬里就是用筷子在餐盤裡扒拉幾下,然後偶爾挑一根青菜夾起來吃。

過了一會,萬里開口說了一句:「晚上你自己小心。」張北羽一愣,隨即笑了笑,「喲呵,女王大人還知道關心子民啊。行,有了女王的加持,我肯定百戰百勝。」

萬里不經意間莞爾一笑,正好被張北羽看到了。回憶了一下,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見萬里笑。她笑與不笑完全是兩個人,一笑,整個人的氣場的變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點抖M的屬性,他還是覺得萬里嚴肅的時候比較好,像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快吃完的時候,張北羽突然看見從食堂門口走進來一大群人。他心裡一驚,來的人正是管家兄弟,他們身後還跟著有二十個人。這夥人直奔著張北羽的方向過來。

張北羽神經瞬間緊繃,蹭一下站起來,把對面的萬里嚇了一跳。

他伸手一把將萬里拉起來,將她擋在身後。「你走。」張北羽輕聲說了一句。萬里這時候也看到管家兄弟一伙人走過來,「他們…」

還沒說完,管家兄弟的人已經圍上來,這回萬里想走也走不出去了。同時,唐禮和蘇九也立刻沖了過來,站在張北羽身邊。

管天走到了張北羽面前,低哼了一聲說:「聽說今晚你要跟賈丁單挑,我就先來幫你熱熱身。」張北羽一臉惋惜的說:「你們怎麼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呢?那天晚上一個個像狗一樣的跑了,現在還有臉來?」

管天點了點頭,拉著長音哦了一生。「原來你三高北風就是靠著青雲社罩著?」

這句話,顯然是為了激怒張北羽。他成功了,張北羽的確被激怒了。

以前沒覺得有什麼,但是張北羽在海高的時候,「三高」這兩個字就是他的七寸,他的軟肋。任何人抓住他的七寸,都可以激怒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