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一瞬間,易林整個靈魂都猛地劇震,瘋狂地顫抖,像是下一刻就會崩散開來。

2020 年 11 月 17 日

易林面色猙獰,扭曲,牙齒都快要碎了。

痛!

無比地痛!

這種痛比肉體分離還要超出數十倍!

無法言喻的撕裂感,似乎要將細胞也切割開!

易林捂著頭,在他的頭頂,那把刀已經沒入到了腦袋中,正在一點點地切割下滑。

「該死的!究竟還要多久!」

易林的情緒已經崩潰了,如果不是自身強大的意志力,估計此刻已經昏迷沉淪過去了。

「主人。」

門邊的玖看著狀若瘋癲的易林,眼中露出一絲擔憂,使用定神藥劑之後,還如此痛苦,可想而知,主人在經歷著什麼了。

只是沒有付出,何來收穫,生死間往往有大恐怖,也有大利益,只要撐過去,那麼便是萬里平川!

時間一點點過去,那把刀已經切到易林靈魂的腹部了,而易林靈魂的表情已經徹底麻木了,整個五官似乎變得無比僵硬,只是那眸中還存在著一絲若隱若現的清醒。

撲哧!

切割終於完成了,易林的靈魂成功一分為二,兩半靈魂似乎受到了牽引,一半落入到了席夢娜的屍體中,另一半則回歸了本體。

噗!

易林睜開眼,面色驟然漲紅,隨即一口血噴了出來,他恍若虛脫了一般,整個人都癱軟在地,劇烈地喘著氣,那縮成一個點的瞳孔,還在顫抖著。

玖依舊站在門邊,沒有去扶起易林,因為既然巫術完成了,那麼就沒事了,她知道主人現在最需要的是安靜以及休息。

一個小時后,易林雙手撐地,慢慢支起身子,他現在臉色好看了不少,呼吸也變得平緩。

「真是地獄般的感受啊,」

易林聲音中仍帶著悸怕之意,哪怕是面對死,他都不會眨一下眼,但靈魂被切割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怕了,易林好幾次都想直接放棄了,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易林眼中露出了喜色,雖然痛苦,但只要成功了便行了。

席夢娜的屍體睜開了眼,她從地上坐起,只不過動作還有僵硬。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明明是兩個靈魂,但視野卻是共享的,易林可以透過席夢娜的眼睛來觀察世界。

「還需要適應一段時間。」

席夢娜,不對,應該是黑暗分身漠然說道。

黑暗分身無論是表情,還是語氣,都十分冰冷,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光明的絲毫印記。

「他繼承了主人您的魔性。」

玖飛過來,繞著黑暗分身轉了一圈,說道。

「說得很玄乎。」

易林說道。

「黑暗本就與惡魔搭邊,主人在切割靈魂的時候,將靈魂中那偏魔性的部分複製了過來,所以他可以說是一個純粹的惡魔,在他的心中沒有人性,也沒有神性。」

玖說道。

「以你的話來說,以後我分離光明的時候,那傢伙會繼承我所有的神性嗎?」

易林輕笑一聲。

「不錯,應該是這樣的了。」

一念情深,總裁大人好眼熟! 玖點點頭。

「有點意思。」

易林看著黑暗分身,越看越滿意,這傢伙或許是自己心底最想活成的樣子吧。

嘶嘶嘶。

忽然黑暗分身的皮膚表面開始融化,如同臘一般,鮮紅的血肉在皮膚下呈現出來,這一刻的黑暗分身就像是禁區生物,無皮屍,不過很快,像是嫩樹萌芽,新的皮膚開始長出,最後儼然與易林一模一樣。

「接下來,便是玖你了。」

易林看向玖,只是他眉頭一皺,因為他似乎忘記給玖買定神藥劑了,靈魂切割的痛苦,他可是深有感受的,沒有定神藥劑,根本不可能撐下來。

定神藥劑的確還有一瓶,可那是自己為分離光明準備的。

「算了,先給玖用了吧,以後事以後說。」

易林心中決定,他從儲物戒里拿出一瓶定神藥劑,準備扔給玖,但玖卻拒絕了。

「主人,我不需要那玩意。」

玖說道。

「為何?」

易林訝異。

「因為痛苦於我而言,並不算什麼。」

玖微微一笑。

易林皺了皺眉頭,也沒繼續多問,既然玖有信心,那便行了。

取出二星級的超凡黑暗元素以及光明元素,易林將其放在了玖的腳邊。

玖如同易林一般開始刻畫巫印。

靈魂切割時,易林還仔細地觀察了下玖,但真如玖所言,易林並沒有在玖的臉上看到絲毫痛苦之色,平淡如水。

地上,兩個玖模樣的元素生物站了起來,一個渾身漆黑,另一個則金光燦燦,前者飛進了黑暗分身的體內,後者則鑽進了易林的胸膛中。

「先修鍊吧。」

易林說道,隨後黑暗分身與其一同坐下,開始冥想修鍊。

內院世界的元素之力無比濃郁,易林自然不會浪費這資源。

日落月升,繁星過後,便是象徵著黎明的破曉。

房中

易林與黑暗分身同時睜開眼。

「大師級,中階!」

雖然只是一晚上的修鍊,但易林兩系的修為其實早已經達到了突破的邊緣,而藉助這天然的優勢,想不突破都難。

「先融合在一起吧,過幾天我找機會,讓你單獨出去修鍊。」

易林話音落下,黑暗分身一步踏出,如同水紋一般蕩漾開來,與易林的身體重疊融合在了一起。 隨即羅陽讓林喜欣躺到譚勝美的床上,幫她做全身按摩。

當品小姐 做完,又拖譚勝美過來,讓她趴在床上,也給她按摩。

完事後,羅陽便爬上了床,一手摟住一個,三人挨在一起說悄悄話。

譚勝美和林喜欣都有很多話想跟羅陽說,也就留在床上。

一個是想向羅陽打探一下現今王家會採取什麼報復行動,還有就是妹妹在天江市開的美容院什麼時候能正常營業。

另一個則是要跟羅陽聊一聊房子的裝修,看用什麼地板,什麼天花板,廚房的器具又用哪個牌子。

以往,要麼是林喜欣跟羅陽單獨聊,要麼是譚勝美單獨跟他聊。

此時3人都在床上,一時也不知該從何處聊起,反倒沉默了。

若林喜欣不在旁邊,羅陽早就跟譚勝美卿卿我我了。

3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眼神很粘人,卻沒人願意先開口。

譚勝美佯裝在看手機,俏臉卻紅暈輕舞。

「譚姐,在看什麼呢?」

說著,羅陽已爬到了譚勝美的身後,從後面摟住了她的柳腰,隨即叉開兩腿,將她圈了起來。

譚勝美嬌羞極了,晃了晃身子,假裝掙扎,卻是輕輕的。

看著這一幕,林喜欣含笑道:「你們都恩愛成這樣了啊,想不到發展這麼快。美羊羊,恭喜得貴夫。」

她那嬌嬌的話音又帶著三分軟軟的味道,顯是有揶揄的意思。

「就你嚼舌,我把你的嘴堵住。」

譚勝美要爬過去。

林喜欣則往羅陽身後躲去,格格嬌笑著。

「譚姐,別激動。」

一面勸,一面左手勾住譚勝美的腰,右手繞到身後,抓住林喜欣的右腳踝拉過來。

這麼一來,林喜欣也叉開了雙腿,將羅陽圈起來了。

譚勝美在前,羅陽在中間,林喜欣在後。

兩位美人將羅陽夾著。

羅陽結實的胸膛緊挨著譚勝美溫軟的脊背。

「喜羊羊,抱緊我。」 貼身甜寵 羅陽笑道。

「噯,你好會享受,讓我倆將你夾在中間。」林喜欣伸手打了一下羅陽的肩膀。

最終她還是雙手摟住了他的豹腰,將臉面伏在他的肩頭上。

氣氛已沒那麼沉了。

可是3人還是難以聊正經事。

譚勝美想聊房子裝修,但這事跟林喜欣沒關係。

何況房子對於譚勝美而言,那是她跟羅陽親密的紐帶,不便在別人面前說。

林喜葭的事,又跟譚勝美沒多大關係,林喜欣還想問一下羅陽跟妹妹的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昨天,她還跟妹妹在電話聊過。

當時順便問了一句,說「你跟著牛仔,是一輩子還是怎樣」這樣的話。

林喜葭則回答「姐,你別管,這是我的事」。

聽口氣,便知林喜葭對羅陽特別感興趣。

可是林喜欣知道羅陽身邊有很多美人,若妹妹也摻和進去,那會得到什麼地位,這是她想弄清楚的。

但譚勝美在旁邊,林喜欣也不便問出來。

是以,兩位美女各懷心事,雖極想開口聊,卻又不得不忍住。

羅陽也有他的心事。

剛才已承諾給錢譚勝美裝修房子,可他還得想一想,這筆錢從哪兒弄來。

卡雖在手裡,但若用了錢,唐桂花和安玉瑩會追問。

屆時會折騰個沒完沒了。

雖可向朋友借,但羅陽還有一個更好的想法。

羅陽先輕啄一下譚勝美的俏臉,惹得她淺淺一笑。

總有人愛你如命 隨後轉頭悄悄啄了一下林喜欣的紅唇。

林喜欣嗤一聲笑了,她笑時,小心肝也隨著快速的跳動起來。

偏偏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起來一看,見是唐桂花打來的,羅陽暗吃一驚。

若在接電話時,譚勝美和林喜欣都露一點痕迹,那晚上回去必定要接受唐桂花掐功的伺候。

「美羊羊,喜羊羊,我先去接個電話哈。」羅陽說道。

「就在這裡接聽。」

林喜欣摟緊羅陽的豹腰,嬌笑道。

先前羅陽看手機屏幕時,林喜欣也瞧見了是誰打來的電話。

她跟眾美人一起吃過飯,知道哪位是羅陽的「桂花姐」。

譚勝美在前面,還不知道來電的是誰。

「害怕我們聽見?」譚勝美冷笑。

一面說,一面轉頭要看羅陽的手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