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氏好笑的道,「我啥時候打你們了這是?每次見著我都跟老鼠見著貓似的,得,找你們二姐玩兒去吧。」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兩個丫頭如蒙大赦,繞過吳氏奔到了程曦的面前。

被程辰招呼著,跟自家男人程大華坐在程大貴下首的馬秀芬,作為兩個丫頭娘,便有些尷尬的對吳氏笑著說道,「這倆丫頭,平時皮的跟猴兒似的,連我的話都不愛聽,還是二嫂能降的住她倆,在你面前啥時候都規規矩矩的。」

吳氏當然聽得明白這妯娌是怕自己多心,她也不是那般小氣的人,怎會跟倆孩子計較,笑著說道,「得了,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還不是我平時凶了些,這倆丫頭才怕我,看來以後這脾氣得收斂一點才行啊,不然以後這孫子都得怕我了。」

被吳氏自己這麼一調侃,屋裡的大人都笑了起來,氣氛也開始變得活絡起來,倒是一片和樂融融的景象。

兩個丫頭看著大人心情都不錯,也終於放心過去程曦身邊,開始好奇的問東問西,程曦應付了她們一會兒,想著還有事兒,便打發了倆人自己去了院子里玩兒。

屋裡程大華來了之後便加入了程辰許三郎他們聊天侃大山的行列,馬秀芬禮貌的跟程芳打了個招呼,之後便也跟吳氏說起了話,倒是程芳,只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照看著自己女兒。

程曦看到這個芳姑姑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便知道她肯定是在聽眾人說話,知道家裡人說話都有分寸,不該說的基本上不會在這麼多人的時候開口,程曦倒也不擔心。

想著自己還要去請那個余大姑娘過來,便開口對首位上的程大貴說道,「爹,難得今天大家都在,我去接奶他們過來吃飯吧。」

程大貴聽了程曦得話,眉頭微微有些皺起,想著原本這麼好的氣氛,程曦要是接了娘跟大哥他們過來,怕又是會變得劍拔弩張的吧。

程大貴還在猶豫沒有開口應答,程曦便繼續說道,「我聽吳姨說大伯家裡添了新人,咱們也應該略表歡迎才是嘛。」

程曦邊說話還邊朝著程大貴眨了眨眼睛,程大貴見著程曦這表情,便知道程曦心裡估計又不知道打上了什麼主意,當然不會拆程曦的台,點了點頭應道,「是該這樣。」

程大華聽得則皺起了眉頭,說道,「二哥,你怎麼也去摻和這事兒了啊?這也太荒唐了,那余大姑娘可是個不乾不淨的窯姐兒,怎麼能讓她進了程家的門呢。」

不想平時古板眼裡容不得一絲沙子的程大貴,此時會開口替那窯姐兒說話,「那都是以前的事兒了,再說人家也是被逼的,如今難得這余氏願意跟大哥好好過日子,肚子里還有了大哥的孩子,當然得讓她進門了。」

程曦這才知道,爹是如何說服了奶答應大伯娶這窯姐兒進門的,原來是余氏有了身孕,這大伯家唯一的獨子離家出走沒了音訊,這老太太怕是也擔心自己的大兒子沒后,知道這窯姐兒肚子里懷了自己的孫子,肯定心動,就是不知道,這余氏的身孕是真是假。

程大華也是吃驚的道,「我道娘怎麼會同意這樣的女人進咱家的門呢,不過你們確定那是大哥的種,她可是干那一行的。」

程大貴白了程大華一眼,「這是大哥該操心的事兒,你跟著操心個什麼勁兒呢,好了,這事兒都已經定下來了,大哥昨兒把人都接過來了,你們以後也別沒鼻子沒臉的對人家。」

程大華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哥哥,「二哥,你不會也是被那騷狐狸迷住了吧?」

一旁跟馬秀芬說話的吳氏終是忍不住開口斥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二哥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

程大華一說完也就後悔了,自己的二哥是怎樣的人,他可是清清楚楚,可不會做出像大哥那樣的事情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應道,「我就隨便說說的,二哥你別當真。」

天作不合 程大貴無所謂的揮了揮手,朝著一旁的程曦說道,「趕緊的去吧。」

吳秀芬站起身說道,「曦兒,我跟你一起去。」

此時一直在一旁聽著沒有開口的程芳,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二貴哥,您意思是說大富哥要娶那種,那種女人進門?這怎麼可以,程家可不能讓這樣的女人進門,那會讓咱程家蒙羞的,這事兒咱族裡知道么?」

吳氏聽程芳質問的語氣,諷刺的道,「你都是出嫁的婦人,這程家的事情也還想插手怎麼滴?」

程芳搖頭應道,「二貴嫂,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事兒真的有些不妥,您們應該跟族裡長輩商量了再做決定的。」

吳氏一聲冷哼,「既然不是這個意思,就別多話了。」

程芳皺著眉頭,似乎還想說什麼,可是看著程家的幾個人臉色都微微有了些變化,才反應過來,這話自己說有些不妥,忙換上了平時溫婉的笑容,應道,「倒是我瞎操心了。」之後便安安靜靜的沒有再開口。

程曦自始至終都沒有作聲,看眾人都不再說話了,才開口說道,「那我先去了。」

跟吳氏坐在一起的馬秀芬跟著站起身,說道,「我也沒啥事,跟你一起過去吧。」

程曦不介意的點了點頭,笑著應道,「好啊。」

之後兩個人便一起出了門。

一出了院子,馬秀芬便迫不及待一臉好奇八卦的小聲問道,「你爹居然支持那女人進咱程家的門,你給我說說,是不是有什麼打算呢?」

程曦嘿嘿一笑,同樣小聲的應道,「這還不簡單吶,這余大姑娘進了大伯家門,我這平時囂張愛生事兒的大伯母還會有好日子過?」

馬秀芬同樣也不待見這愛佔小便宜,還時不時的跑到自己家打秋風,一堆毛病的大嫂,聽得程曦得話也眼睛一亮,出聲應道,「我怎麼沒想到呀,那張氏的好日子怕是要到頭了。」

馬秀芬加快了腳步,興奮的道,「咱們走快些。」她好期待看到如今這張氏的樣子。

路上程曦又給四嬸兒講了這張氏最近乾兒好事兒,聽得馬秀芬也很是生氣,只罵張氏不是東西。

程家老宅院離程曦他們家的院子並不是太遠,兩個人說話的功夫,沒過多大一會兒就到了。

兩人還沒到門口,就見著程老太太手裡提著兩包葯,從不遠處樂顛顛的往回走,剛好跟她們在門口碰個正著。

見到兩人,程老太太難得笑意盈盈的道,「你倆咋碰在一起過來了?」

程曦上前一步笑著應道,「奶,四叔他們都在咱家了,爹說咱程家難得又要添丁了,咱們也都回來了,應該聚在一起高興高興,所以特意讓我跟四嬸兒過來接您跟大伯他們過去吃飯呢。」

程老太太滿是褶子的臉上笑意更勝,只連連點頭應道,「好,好,還是老二有心,先進屋吧,咱等下就一起過去。」 幾個人剛一進院子,那原本還坐在屋檐下跟著個中年男子卿卿我我的女人,就急忙站起身來,笑的一臉殷勤討好的朝著她們迎了上來,嘴裡還說道,「呀,婆婆可算回來了,我還擔心正打算讓大富出去看看呢。」

那漂亮話說起來,語氣眼神生動異常,就像真的有多擔心老太太一樣,程曦都忍不住在心裡給她豎起個大拇指。

程曦在心裡腹誹,這人要是放在她上輩子那個時代,絕對是一八面玲瓏的銷售精英。

同時程曦也細細觀察著前面的女人,約莫三十多歲的年紀,皮膚卻是保養的很好,根本不似這村裡的那些婦人,模樣生的也挺周正,只笑起來時那眼神總有一股子抹不掉的媚色,勾人的很,少了一絲端莊,讓她看著不像是正經人家的婦人。

不用想程曦便也知道這人應該就是那余大姑娘了,而坐在屋檐下面帶著笑意看著婦人的中年男子,應該就是自己的大伯了。

看著那屋檐下的大伯,程曦也不得不讚歎一句程家的好基因,比她那因為常年勞作操勞加上遭逢變故折騰的略顯蒼老的爹看上去年輕了許多,留著修剪整齊的鬍子,身上穿的也整齊講究,簡直就一迷人中年大叔的模樣,就這村裡也難找出來第二個,就是許三郎那個講究的很得秀才四叔,跟她這大伯比起來怕是也略遜一籌,也難怪這余大姑娘被他這大伯迷的甘願來程家做小了。

就在程曦打量別人的同時,別人也同樣在打量她。

余氏邊打量程老太太身邊的人,邊朝著老太太迎了上去,老太太見著余氏腳下生風的步伐,擔心的道,「哎喲我的祖宗,你消停點,可別摔著了我的孫子喲。」

余氏及時的放慢了腳步,忙伸手扶住自己的腰,笑著應道,「哎喲,見著有客人一時激動就給忘了,婆婆,這兩位是?」

程老太太看著余氏小心翼翼的樣子,這才松客一口氣,應道,「這是我四兒媳婦,以後就是你妯娌,這是我二孫女程曦,老二家的。」

余氏聽程老太太介紹完,便客戶的笑著跟兩人打招呼,「要知道你們過來,我肯定早早的準備一下,看我也沒來得及準備見面禮,怪失禮的,等下回再給你們補上如何?」

程曦笑著應道,「還有見面禮呀,大伯母真是客氣,那曦兒可就等著了。」

馬秀芬原本還有些糾結,這余氏是給大哥做小,自己該怎麼稱呼她,如今都聽得程曦叫大伯母叫的這麼順口,且老太太也沒說什麼,便也不再糾結,直接開口應道,「大嫂客氣了。」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至於這張氏樂不樂意她喊大嫂,她可就管不著了,反正她也不待見這張氏。

然而,這一直在院子里怒氣沖沖的洗衣服的張氏終於受不了了,將衣服啪的一聲摔在了盆里,瞪著還紅腫的眼睛說道,「你們瞎了當我不存在呢?我這個正牌的大嫂大伯母在這裡,你們居然叫這麼個沒臉沒皮的下賤妓子做大嫂大伯母,她就是個下賤的妾,我這個正室可以任意發落的妾。」

奪情總裁替罪妻 張氏的聲音原本就同她的人一般滿是尖酸刻薄的感覺,加上此時正在氣頭上,聲音大,尖細又刺耳,余氏故作驚恐的一手拍著胸脯一手扶著自己的肚子,朝著坐在屋檐下正陰沉著臉看著張氏的程大富嬌嗲的道,「哎喲,大富,你快過來扶我一把,我腿有些軟。」

一聽余氏腿都嚇軟了,這程老太太瞬間就陰沉著臉看向張氏,陰冷的道,「我看你是當我不存在,我都沒開口,有你說話的份兒?是不是又皮癢了怎麼滴?趕緊的幹活人,不然今天別想吃飯,真是個懶貨,洗幾件衣服都要這半天。」

程老太太擔心聲音太大再嚇著余氏的肚子,倒是將聲音壓得很低,可張氏聽著卻比大聲更難受,陰冷的眼神掃了一眼余氏的肚子,之後便蹲下身子乖乖的繼續洗衣服去了。

程老太太看著張氏手上恨不得把衣服撕爛的動作,繼續說道,「你要是把衣服洗爛了,看我不剝了你的皮。」

而程大富此時已經快步過來,小心翼翼的扶住了余氏。

程老太太看著張氏總算沒沖沖打打了,才轉身將四兒媳婦手裡的葯接過來,遞給大兒子說道,「這是保胎葯,你給余氏煎了喝,一天三遍,一副葯喝三天,完了我再去抓。」

程大富正伸手去接,程老太太又有些不放心的收回了手,「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你們等會兒,我先放我屋裡去。」

這張氏突然站起來殷勤的道,「婆婆給我吧,我來替余妹妹煎藥。」

程老太太看著張氏一聲冷哼,「給你煎?連你自己的親孫子都被你折騰沒了,誰知道你會不會在葯里放砒霜毒死我孫子。」

之後就不搭理張氏,拿著葯進了屋,邊進屋邊說道,「老大,你們也收拾一下,等下跟著曦丫頭去老二家裡吃飯。」

張氏一聽要去程曦家裡吃飯,便丟下手裡的衣服準備進屋,嘴裡說道,「我先換件衣服。」

程曦卻是不客氣的冷冷說道,「那您順便收拾收拾我托王大爺帶回來的東西。」

此時的張氏可不敢再跟程曦叫囂,知道如今在程家得夾著尾巴做人,加上那些東西自己用的用了,換錢的換錢了,哪兒還還得出來,只勉強笑著應道,「我都忘了,我還有事兒要忙呢,就不去了,大富你們去就好了。」

程大富不客氣的冷哼一聲,「也沒打算帶你去。」

張氏聽得自己的相公終於捨得跟自己說話,可說出的話卻是比不說話還讓人傷心,便一臉委屈的看著程大富,可跟余氏比起來,差距卻是不一般的大,程大富看著都覺得噁心,直接轉開了眼。

對於張氏,程大富很是後悔,當年怎麼這麼糊塗跟這樣一個女人攪和在了一起,之後便如同沾上了一塊兒牛皮糖,怎麼甩都甩不掉,最終還是被迫將人娶回了家。

他卻從沒認真想過自己的問題,若不是自己*,經不起別人的勾引,有怎麼會招上這樣的風流債。

張氏見著自己裝的委屈巴巴的,可自己的男人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也裝不下去了,氣沖沖的蹲下去,開始洗盆里的衣服,先前就被老太太警告了,倒是不敢再拿盆里的衣服撒氣,直把盆里的水拍的四處飛濺。

看著平時囂張跋扈做盡惡事的張氏此時憋屈的樣子,程曦別提有多解氣,臉上的笑容也就更燦爛了。

程大富扶著余氏一改之前面對張氏的冷漠,溫聲細語的問道,「等下去二弟家吃飯,你可要收拾一番?」

余氏眉眼彎彎嬌笑著問道,「富郎給看看我今天打扮是否妥當?要不要再重新打扮一番?」

程大富笑著應道,「挺好的,你在我眼裡什麼時候都是最美的。」

程曦在一旁聽得眼角只抽,這狗糧撒的,她作為一個新時代女性,都要嘆一聲自愧不如了,不過程曦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余大姑娘倒是有幾分手段,能把自家這風流大伯牢牢的攥在手裡這麼些年。

兩個人秀了一番恩愛之後,才有空搭理一直站在院裡子的兩人。

余氏面上掛著得體的笑意,對程曦吳秀芬說道,「讓你們久等了,早就聽說曦兒長的標誌,如今這一見,豈止是標誌喲,我看咱們這十里八村的都很難找出你這般出眾相貌的姑娘了。」

原本心情就不錯,被人誇漂亮,程曦當然更高興了,面上的笑意就更是燦爛了,並回誇起余氏來,「大伯母可別誇我了,您自己長的多標誌呢,且看起來這麼年輕,跟您一塊出去,誰會知道您居然是我的長輩呢,怕是會以為您是我的姐姐呢。」

這一直沒開口跟程曦她們說話的程大富居然也開了口,笑著對程曦說道,「你這丫頭,倒是越長大越會說話了。」

程曦還不忘趁機誇上程大富兩句,「我都是實話實說吶,大伯也一樣風流倜儻呢,跟大伯母簡直是絕配,天生一對呀。」

被程曦這麼一誇,成大富餘氏兩人是高興了,可有人歡喜有人愁,洗衣服的張氏聽的卻是咬碎了一口牙,恨不得將程曦這張胡亂說話的嘴給撕了。

程曦看張氏被氣的只差頭冒青煙,她當然是喜聞樂見了,張氏越生氣,她越高興。

這時程老太太也從屋裡出來了,對院子里幾個人說道,「走吧,早些過去。」之後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院子里只剩下張氏看著一行人出了院門,陰冷的眼神盯著門口,喃喃罵道,「吃不死你們。」

然後眼裡閃過一絲陰鬱,站起身就朝著屋裡走去。 第六十九章

程曦面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她就知道,就張氏這種人肯定會起歪心思,而此時唯一能動到歪心思的地方,就是程老太太剛剛拿回來的安胎藥了,所以才找了個借口拉著余氏殺個回馬槍。

程曦正準備進屋抓個人贓並獲,卻是被余氏一把拉住了,程曦轉頭疑惑的看向余氏,余氏沒有開口,只帶著淡淡的笑意對程曦搖了搖頭。

這余氏是個心思通透的人精,程曦剛剛就已經看出來了,既然她要阻止,肯定就是有其它的打算,程曦便也沒有強求硬要進去抓個人贓並獲,任由余氏拉著自己離開了程家老宅。

等到離開老宅一段距離之後,不待程曦開口詢問,這余氏便主動開口說道,「我如何能進這程家的門,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不瞞你說,我這肚子里本來就沒貨,既然張氏要拿我肚子做學問,那就隨她吧,倒少了我一樁心事,你們也應該是樂見其成的吧。」

程曦笑了笑沒說話,心裡卻在思索這余氏進程家會不會還有其它的目的,雖然她也很想張氏吃這個啞巴虧,可畢竟這事兒要發生了,肯定會攪和的程家雞犬不寧的。

余氏到底是比程曦年長,且在各種人堆里混跡過的,一眼便看出了程曦眼裡的擔憂,笑著說道,「你放心,我也沒什麼壞心,既然還能進這程家的門,就貪心了點,還想獨佔個男人,反正這張氏什麼為人你也清楚,擠走她你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程曦很是無語,這還叫沒什麼壞心,不過程曦可不打算同情這張氏,眼角微抽的點了點頭,算是應下了。

惡魔少女在身邊 余氏看著程曦的反應,滿意的笑著道,「這事兒你就當什麼都沒看見,什麼也不知道,你們的目的我也清楚,既然你們幫我進了程家門,我也會幫你們把事情辦妥。」

程曦原本還想著如何拉攏這余氏,看來現在是完全不用了,這余氏早就將他們當做了合作對象。

既然是這樣,程曦便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開口說道,「大伯有多不待見大伯母,剛剛就能看出來了,可是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大伯母做出了那樣的事情,大伯都沒有休了大伯母,這點我一直想不通,我在想是不是大伯有什麼把柄被大伯母拿住了,被威脅不敢休了大伯母?您可知道其中內情?」

余氏眼裡閃過一絲不自然的驚恐,隨即很快就恢復了正常,語氣卻是稍稍比之前嚴肅的說道,「怎麼會呢?小曦,這種話可不要亂猜亂說。」

程曦卻是從余氏的話中聽出了貓膩,可顯然余氏不想多說,還似乎有些不敢讓人知道,她便也不再打聽,畢竟有些秘密還是不知道的好,有時候有些秘密,知道的越多越危險,這個道理程曦還是清楚的。

於是程曦笑著說道,「我就回來上個茅房,什麼也沒看見,什麼都不知道,大伯母,咱們快些,不然都追不上奶奶四嬸她們了。」

余氏鬆了一口氣,笑著應道,「好,咱快些。」

兩個人加快了腳步,程曦卻是又誇張的喊著,「哎喲,大伯母,您可慢著點,肚子里還裝著一個呢,您要是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摔著了,奶還不得扒了我一層皮。」

余氏聽得程曦這誇張的話,好笑的搖了搖頭,不想這程大富,程老太太還有吳秀芬居然在路口處等著,剛好聽見了程曦誇張的喊聲,程老太太並出聲應道,「你知道就好,不就上個茅房,還那麼矯情。」

程曦裝傻嘿嘿一笑,故作小心的扶著余氏,「您看我這不是一直扶著大伯母,我自己摔著也不會讓大伯母摔著。」

一路上程曦故意說笑著調節氣氛,發揮了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傻萌天性,硬是裝傻充愣把幾個人逗得開開心心,路上也遇到了村裡的人,不過看著有餘大姑娘在一起,再加上一個程曦,都沒有上前打招呼,只好奇的不停打量幾人,各自心裡猜測杜撰著各種故事的版本,然後關於程家的各種八卦版本又在村子里傳開了。

等到程曦帶著人回了娘家小院兒的時候,程曦朝堂屋裡看去,裡面就只剩下許三郎和四叔一家子了,沒見著程芳,程曦好奇朝院兒里收拾東西的程財問道,「芳姑姑呢?」

程財抬起頭,看了進門的眾人一眼,應了一句,「走了。」之後便低著頭繼續幹活兒了。

程財知道程家老太太從來不待見自己,見到他也從來沒個好臉色,時間長了他也就無視了這個人的存在,所以也從來不會主動給程老太太打招呼,至於這個程家大伯,更是沒啥交集了。

不想今天的程老太太這般出人意料,居然主動跟程財說話了,且說出的話還大出他的意料,讓他一時愣住沒反應過來。

程財原本都低下頭干起手裡的活兒了,程老太太居然出聲說道,「奶都不會叫一聲么?你爹教你的教養呢?」

雖說這句話並不算一句好話,但是這卻是老太太第一次承認程財這個孫子,第一次承認自己的兒子程大貴是他的爹,也就相當於終於承認了程財是程家的人。

這以前程老太太多不待見程財啊,原本就是吳氏帶回來的拖油瓶,要不是程大貴堅持,老太太怕是早就把他趕出去了,這突然就承認了程財的身份,程財都忍不住抬起頭看了看天,是不是下紅雨了。

程財愣了好一會兒沒回過神來,還是程曦上前推了程財一把,小聲說道,「奶問你話呢,發什麼呆?」順便偷偷的朝著程財眨了眨眼睛。

程財雖然也沒多大意思一定要認這個奶奶,不過他卻是一直將程大貴這個繼父當自己親爹了,他也不想爹夾在他們母子跟老太太之間難做,之前就試過去討好老太太希望能緩和關係,可最終還是失敗了。

如今機會放在眼前,程財性子雖耿直,但還不至於太笨,立馬反應過來,叫了一聲「奶」。

程老太太不冷不淡的嗯了一聲,便擺著長輩的架子大搖大擺白的往屋裡去了。

這堂屋裡的人在老太太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眾人也都沒有說話,等著老太太進來,剛好就將剛剛外面發生的那一幕看到了。

要說程財得了老太太的承認,並沒有多大反應,等老太太離開,就繼續低著頭干手裡的活兒了。

可屋裡的程大貴跟吳氏卻很是激動,特別是吳氏,以前老太太連他給程大貴生的兒子程強都不怎麼待見,今天居然讓自己跟前夫生的兒子叫她奶,她跟程財來程家這麼多年,總算是得了程家長輩的承認。

特別是程財,吳氏原本就很是心疼程財在程家尷尬的身份,如今老太太居然連程財都認了,她的程財呆在程家再也不算名不正言不順了,那是老太太承認了的,她怎能不激動。

程大貴也很是激動,這吳氏看似兇悍,可這些年過來,他心裡明白的很,吳氏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程財更是個好的,做事勤快,一直將自己這個繼父當親爹一樣孝順,他一直遺憾的就是自己老娘一直不待見母子兩人,更是不承認程財的身份,如今也算是終於如願了。

待到程老太太進屋,程大貴很是激動的道,「娘,謝謝你。」

程老太太瞪了一眼淚花兒只轉的程大貴,罵道,「沒出息,一大把年紀了為了這點事兒你是打算摸眼睛咋地?」

被老太太這麼一臊,程大貴看著還這麼多人在,也覺得有些丟人,忙擠出一個笑容招呼道,「娘快過來坐,大哥大嫂,你們也找地兒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