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冷哼一聲,端著長輩的架子,抿了口茶,「一大早回來做什麼?」

2020 年 11 月 17 日

「我爸媽起了嗎?」

傅沉還沒開口,戴雲青聽著動靜已經從屋內出來,「怎麼啦?」

她瞧著傅斯年也是有點詫異,他雖然是那種典型的IT宅男,但是畢竟是傅家長孫,出門還是很注重形象的,這般不修邊幅的出現,還是頭一次。

「你這是……」

「媽,如果我和她領證,您和父親會反對嗎?」

傅沉一口熱茶含在嗓子眼,燙得喉嚨生疼。

戴雲青也是有點詫異,「你想好了?」

「嗯。」

「你和她求婚了?」

「還沒有。」

傅斯年恍然,這才想起,還有求婚這檔子事。

「那你急什麼?」戴雲青輕笑,「這女孩子啊,都很看重這個,你別覺得無所謂。」

「她可能懷孕了。」

傅沉一口茶直接嗆在嗓子眼,為了維持形象,愣是憋著,這臉又紅轉青,變得越發深不可測。

懷孕?

「你說什麼?」戴雲青又驚又喜,「斯年,你說真的?什麼時候的事啊?」

「昨晚?」

「可是昨天她看著也沒什麼異樣啊?」傅斯年都三十多了,戴雲青雖然沒怎麼催,可是心底也是想他早日成家生子的。

「昨晚我們沒做措施,有可能懷了。」

傅沉輕哂,「就算昨晚真的有了,現在估計連個受精卵都不是,你說話能不能說的明白些?」

嚇得他以為自己真的要提前做爺爺了。

「就是,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戴雲青嘆息,她也以為自己要做奶奶了,空歡喜一場,「就因為這個想去領證?」

「她沒安全感,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她安心一點。」傅斯年直言。

戴雲青也了解余漫兮家裡的事情,思索片刻,「戶口本我可以給你,畢竟是你的終身大事,你自己決定,你順著自己心意就好,小餘人不錯,我和你爸都沒意見。」

「大嫂,你能代替我大哥做決定,他就真的沒意見?」傅沉輕笑。

戴雲青笑道,「他敢嗎?反正我是很期待做奶奶的……」

傅沉挑眉,他可一點都不期待啊。

傅斯年就像一陣風般,來得快走得急,傅沉心底卻越發不是滋味。

**

傅老壽宴之後,傅仕南夫婦與傅妧夫婦隔天就離開了,傅仲禮與孫瓊華多留了兩天,因為傅聿修要留在京城實習,要把他安排妥當。

傅聿修其實住在老宅也可以,只是現在的孩子不大願意與老人家一起住,覺得約束多,傅仲禮在京城原本也投資了幾套房子。

挑著距離傅沉公司近得公寓,孫瓊華將房子收拾一下,讓傅聿修入住才離開。

嚴望川擔心喬艾芸,也在壽宴之後就啟程回南江。

反倒是喬望北與喬西延留在了京城,一則是玉堂春因為抄襲事件影響,有許多後續事情需要處理,二則是傅老想讓他們多留幾天。

這兩人拗不過傅家二老,就在京城多留了一陣兒,沒住在老宅,卻也常走動。

不過這就苦了傅沉。

喬家父子在這裡,只要他倆沒事,就愛帶著宋風晚出去改善伙食,或者是出去玩,喬望北更是受邀到京大美院講學,幾乎和宋風晚形影不離。

他談個戀愛,想和女朋友見面都難上加難。

傅沉閑得慌,整天往公司跑,這可苦了一眾員工。

這傅三爺平時只是偶爾來公司,最近怎麼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每天都來報道,弄得上下的人都膽戰心驚。

他這把火,燒到公司高層,他們向下面傳達任務安排,底下的人自然更加苦不堪言。

傅聿修原本以為來傅沉公司實習,應該會比較輕鬆,畢竟他只是實習生……

鬼知道,傅沉提早就和帶他的師傅說:「雖然這是我侄子,但是對他不需要特殊照顧,必要時候,要更加嚴格。」

所以傅聿修從開始上班,就一直加班。

最苦逼的是,特么實習生一個月就1200的工資,根本不夠花啊,他家三叔未免太坑了吧。

他偶爾和母親抱怨,孫瓊華居然直接說:「你三叔是為了你好,對你嚴厲一點是好事。」

「我下次去京城,還得請你三叔吃飯。」

「謝謝他幫我照顧你。」

你大爺的,這裡哪裡是照顧,這分明就是壓榨嘛,別人加班都是有加班費拿的,他半毛錢看不到,而且傅沉特別交代過,大家也都把他當普通實習生看待。

這初入職場,和別人打好關係,免不得請喝咖啡什麼的。

實習幾天,已經倒貼了不少錢。

帶他的師傅說,「別擔心,三爺到公司都是一陣兒一陣的,過幾天他就不來公司了,到時候大家都能輕鬆一些。」

他左等右盼,可他家三叔每天都風雨無阻來報道。

簡直是個勤勞的小蜜蜂,怎麼突然如此敬業了。

他不是盼望著什麼時候雙休放假,而是盼望著哪天他家三叔不去公司,而且由於他來實習,傅沉經常下基層視察,弄得人人自危。

有一次他正在幫忙傳真資料,傅沉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嚇得他腿都軟了。

當天晚上睡覺還夢到他家三叔了。

這次的實習,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不過進他公司幾天,傅聿修也學到不少,傅沉不是那種吝嗇的長輩,也交代過帶他的師傅,他有疑問都會得到解答。

日子是充實,但也非常苦逼。

最可怕的是,他家三叔居然經常查崗,他連出去玩的時間都沒有,白天上班,晚上累得像狗一樣。

傅沉還和他說,「不要出去泡吧鬼混。」

他倒是想啊,這特么下班回去連胳膊都抬不去,他想鬼混也沒力氣啊。

全天候籠罩在傅沉的陰影下,日子過得還不如他家的傅心漢。

**

另外這邊,由於高雪的時間,喬老又火了一把,京大除卻邀請喬望北來學校講座,還開展了一系列的活動紀念這位老爺子。

宋風晚也是這時候才知道,京大美院為何主教學樓叫【鈺鶴樓】。

據說當年開辦這個專業的時候,沒錢沒老師,更招不到學生,喬老出資蓋了幾個平房,就是美院最開始的教學樓。

這紅磚平房早就拆了,以後的教學樓就用了他的名字。

喬望北在京大美院做了7次演講,今天則是最後一場。

在南苑禮堂,偌大的禮堂座無虛席,除卻校刊的一些學生記者,也有社會上的雜誌媒體,都想對他進行訪問。

宋風晚沾了光,位置在前面,演講還沒開始,就看到過道里有個熟悉的人影,正彎腰幫攝像師架著設備。

「余姐姐?」宋風晚有些詫異。

「晚晚。」余漫兮現在雖是主持人,在網上討論的熱度不比有些明星低,今天大家是奔著喬望北來的,她怕引起不必要的議論,包裝得很嚴實。

「您怎麼在這兒?」

「想採訪你舅舅啊?之前就做了關於喬老的一期節目,這次想做一期關於玉堂春的,特意來搜集素材。」

「你也想採訪我舅舅?」

「八成是沒戲的,我就來聽個演講,拍幾張照就走。」余漫兮笑道。

宋風晚抿了抿嘴,「要不演講結束我和舅舅說一下?」

「不用麻煩了。」

「沒關係。」

「謝謝。」余漫兮沖她道謝,「那我先去忙,也不打擾你聽講座。」

億萬老公霸上我 其實喬望北拒絕那些媒體採訪,主要是因為那些人全部都是瞧著喬家現在火了,有熱度可蹭。

低谷時瞧不上,現在湊過來,喬望北自是不稀罕的。

宋風晚和他提到余漫兮,他眯眼問了一句,「主持《眾生》欄目那個,傅斯年的女朋友是吧。」

當時因為她戴了個玉堂春的手鏈,在網上被罵的不輕,抄襲事件后,也是第一時間播了喬老的專題欄目,他印象很深。

「對,就是她。」

「可以,我不入鏡,其他採訪形式都可以。」

「不入鏡?」

「就是不能把我的臉曝光出去。」

宋風晚不解,之前高雪設計展的時候,他也是出現在鏡頭裡的,又不是沒見過人,現在裝什麼嬌羞啊。

後來她特意問了喬西延,他給了幾個回答。

據說,那次直播之後,全網給他評級都是:

【很兇很暴力】、【面相嚇人】、【喬瘋子】

最主要的是喬望北自己回來看了直播之後,只說了一句話:

「為什麼我在鏡頭裡那麼丑!」

喬西延當時就無語了,他可是見過喬望北關在機器房裡,半個多月沒洗澡的,吳蘇又多陰雨,他身上都要餿臭了,那頭髮更別提了。

現在居然開始顧忌形象了。

宋風晚,「所以舅舅不入鏡,是覺得自己很醜?」

喬西延點頭,「八九不離十,最近去你們學校演講,每天都拾掇得很精神,一大早起來弄髮型,以前也沒看他這樣。」

「可能是……」宋風晚支吾著,「老來俏?」

喬西延嘔血,這丫頭怕是想被他爸抽! 京城電視台外的茶館

余漫兮接到宋風晚電話,聽說喬望北同意採訪,自然喜不自勝,由於他不接受攝像與拍照,也沒必要非得去台里進行訪問,就在電視台附近找了個茶館。

這樣雙方都能輕鬆些。

宋風晚是跟著喬望北一起來的,而余漫兮只帶了一個負責記錄的女同事。

余漫兮顯然是做了功課,提問都很專業,全部都是關於石雕玉刻的,採訪進行得非常順利。

只是余漫兮的手機幾乎一直在震動,讓她不勝其擾。

「你有事,可以接電話。」她又是傅斯年的女朋友,喬望北自然更多了一點耐心,「我正好要去趟洗手間。」

「好。」余漫兮笑著點頭,她拿著手機走出去。

這個號碼她曾備註過,她親生父親——賀茂貞的。

「喂——」她走到一處人少的地方。

這段時間賀茂貞一直在給她打電話,無非是想約她見面。

邪魔之牛x仙妃 「蔓蔓啊,我是爸爸啊……」

余漫兮是她以前在鄉下一直用的名字,回到賀家她有了新名字,叫賀詩蔓,蔓草的蔓。

當時賀詩情說,「《詩經》中有一篇《野有蔓草》,而且與她的名字讀音一樣,字很漂亮……」

後來她才知道,蔓草荒煙……

這個字古時使用,幾乎都沒任何好的寓意,說她是個野草而已。

她不知道賀詩情當時知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只是她回去的時候,賀詩情也就十二歲,她不願把一個孩子想得那麼壞。

她捏緊手機,「您有事嗎?」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一直想請你吃頓飯……」賀茂貞說話透著一點商量,「你奶奶也挺想你的。」

「我最近很忙,沒空。」

「總不至於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吧,我待會兒讓人去接你。」

「我還是把話說清楚吧,我根本就……喂——」余漫兮話沒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

她深吸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