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爪神龍聞言,還真被嚇著了……煉丹師搞個葯鼎陪葬那是再好不過了……祭品了,當真被拘在在地下一生一世去陪個死鬼,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它原以為這將死的老頭也就是個煉丹師,誰知卻被韓星如此重視,簡直就拿他當自己親爹看待了。

「別,別…本尊可不願隨他入土,變成龍脈,我救也就是了!等等,我怎麼聞到有一股混沌的氣息?」九爪神龍如同貓見腥味一般,「嗖」的一聲差點竄了出來。

「這是『混沌源石』散發的氣味,乃我師千辛萬苦尋來之物,交付於我用於提升修為,將丹田的『吞噬世界』再提升一個檔次,為了不辜負師傅的心意,我現在就當他面煉化了此物,也好讓他瞑目!」韓星說完,便要煉化混沌源石。

「嗷~~~~」九爪神龍聽說韓星要煉化「混沌源石」,發出了一聲悲涼的吼叫聲,心中狠狠的鄙視著……

這傢伙,什麼也不懂,可什麼齷齪的事情都能幹的出來……這塊混沌源石,對他作用不大,可對自己這個龍族而言卻是無價之寶。

每一條蛟龍即將面臨死亡的來臨,都會把自己的精神力和龍力聚集到龍丹內,死後便化成了「混沌源石」,以待同類能尋找到,將能量轉移給新一代的龍族身上,讓自己宛如新生。

不行,絕不能讓這小子暴殄天物!

「嗷~~~~」九爪神龍發出了一聲不甘心的慘叫。 「吼……」

九爪神龍低低的龍吟聲發出,連聲叫到:「這只是一條荒古年間不成氣候的小蛟龍內丹化成的靈石而已,你用它去增加真元靈力,那你把自己這荒古聖體看的也太不值錢了……」

它用神識斜睨了韓星手中的混沌源石一眼,又冷冷一笑:「在你前世巔峰之體時,這樣級別的蠻獸不知殺了多少,你現在煉化它,就像一個大肚漢,吃了一顆棗子一樣,屁用沒有……你的聖體若想再進階,除非有一條真龍大脈,把它煉化了才起作用。」

九爪神龍的龍軀又是一陣抖動,它咋吧咋吧龍嘴,又道:「只是此物對我這龍族倒有些用處,待我煉化其中蘊含的一蛟之龍力,便可鞏固我的龍魂!」

「去你大爺的……別人以命換來之物,你到獅子大開口,給你?你就撅腚等著吧!」韓星沒有好氣的惡言相向說道。

那老龍也不認為杵,反而陪著笑臉說道:「你也別惱,這樣吧,我與你做筆生意,你將此物交於我,我助你救活這個小娃娃崽子如何?」

你大爺的,自己的師傅殷天祥少說也有千八百歲,卻被稱為小娃娃崽子,這要傳出去當真能驚掉世人一地下巴。

韓星一陣無語,可他轉念又一想,這九爪神龍乃荒古時期的無上存在,與殷天祥在壽命上確是無法可比,你叫它如何去稱呼?

不管怎樣,如能救得師傅,又何需管它叫什麼?就是叫孫子也行!

用一塊混沌源石換師傅一條命也值得,現在不管什麼條件都答應它!

韓星沉默了一下,向九爪神龍投去懷疑的目光,冷冷地道:道:「一言為定!只是不知你用何物來救我師傅?」

九爪神龍嘴邊的龍鬚微微一抖,不屑一顧的道:「救此等連戰尊後期都不到的毛頭小子,焉用本尊動手,你只需用……等等,你先把『混沌源石』給我,我再告知你!」

這老龍十分狡賴,怕韓星反悔,臨時起意,要把東西拿到手,才肯告訴他。

你這個死泥鰍應該與我討價還價!

韓星心中無名之火騰騰而起……

他對它的要求竟不管不顧,,目光一厲,道:「你別登鼻子上臉,你要把小爺惹惱了,我拼著人不救,也不讓你如意!快說……」

經過與九爪神龍打過幾次交道,韓星對它的的弱點,早己摸透了……

它離不開青銅鼎,而青銅鼎己經擇主又離不開自已。

九爪神龍又急需龍族類的物品愎復真身。

要尋找這些東西,離開自己它就玩不轉。

所以任九爪神龍法眼通天,法力再大,也還是被自己捏在手心裡。

九瓜神龍見韓星將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明顯不高興了,怕他再忽生變故,把那『混沌源石』當真煉化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自己損失可就大。

它眨巴眨巴那對碗口大的龍睛,目光怪異的看著韓星,狡猾的笑了笑,道:「你是騎驢找驢,那能夠讓人起死回生的仙草,就在你身上!」

「啊?」這回輪到韓星傻了眼,「這……我身上哪來的什麼仙草?此仙草產自仙域,豈能輕易而舉得到?」

「豬是怎麼死的?看看你就知道了,你就是個笨笨!」九爪神龍恥笑道:「想那荒古秘地,本就是仙域的一塊兒碎片落在秦洲大陸所形成,你在裡面所得的那株『赤血龍芝』便是從仙域碎片中帶下來的能活人白骨,起死回生的仙草,你只需將那萬年赤芝的神液給他灌入一口,人便自然有救了。」

經九爪神龍提醒,韓星豁然想起,那株赤血龍芝當時被自己斬下碗口大一塊芝體,頃刻間化作一道赤紅色的光華,電射而去不知蹤影。

到是樹的下面石坑裡有赤血龍芝萬年所流積下的赤芝神液,被自己用豬尿泡當容器裝了二大袋子,扔在青銅鼎的角落裡,早就忘的一乾二淨。

韓星一頭黑線,真心的鬱悶……

這叫什麼事呢,用自己的東西去換自己的東西。

整日玩鷹,今日被鷹啄眼!

媽的,這條死龍是要玩死我的節奏!這不是在玩「空手道」嗎?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他只感覺心臟一陣陣的抽搐……東西是自己的,賠本買賣不能幹!

他想與九爪神龍翻臉,可又怕自已對赤血龍芝救人的功效不了解,只能打掉牙往肚裡咽。

但不管怎麼說,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它。

韓星面色登時回復正常,冷冷一笑,兩手一攤,假意氣的直哼哼,道:「交易可以完成,但是……所以用來交換的東西都是我自己的,你好意思嗎?你冤我大頭啊!」

那九爪神龍乃積老成精之物,焉能不知韓星的心思。

他開口言道:「這…這怎麼又反悔了?唉,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也罷,就再舍一滴龍涎給你吧!」

你奶奶的,又叫老子吃你口水!

韓星還沒等罵出聲,也不知九爪神龍使了什麼招數,一滴閃亮的水珠,「啪」的一聲直灌入他的口中。

流光一閃,韓星手中的「混沌源石」竟不翼而飛,落入了九爪神龍口中。

他的識海中又傳九爪神龍得意的聲音:「那赤血龍芝原是仙界須彌山上為數不多的神葯,芝體流下的神液更是它體內精華所聚,能活人白骨、平添修為。我的所謂知道,大抵也就是這些……能否救活你師傅,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龍爺去也,不陪你玩兒了……」

龍涎入口,韓星只覺的一道暖流湧向心頭,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散向奇經八脈。

他全身真元靈力熱氣絲騰,一道道靈光從穴道與七竅里裊裊而出,好一陣子才平息下來。

他連忙運轉《仙道真經》,將體內強烈的帶有龍元的真氣轉化為靈力。非但自已剛才散功散去的真力又補了回來,連他修為似乎又要有突破的跡向。

韓星不耽太長時間,快誤了師傅的性命,連忙從屋內丹架上尋到了一個特大號的玉瓶,意念一動,將一滴赤血龍芝的神液送入到了玉瓶之中。

他怕赤芝神液所蘊含的神性太過猛烈,殷天祥身子虛弱煉化不了,足足倒了一瓶水進行稀釋,這才輕輕將師傅的牙關撬開,倒了一大口進去。

當瓶中最後一滴赤芝神液稀釋的液體滴進殷天祥的口中,一道赤紅色從他的丹田沖騰而起,爆發出了璀燦赤光。

慕少他偏要寵我 赤芝神液中天生交織著道與理,彷彿生與死在循環反覆,一道道符文圍著殷天祥的創傷繚繞。

此刻,他整個身體以丹田為中心形成了一道旋渦,連天地靈氣都被這股帶有符文的能量吸引了過來,在蒸騰中化為絲絲真氣進入體內。

殷天祥丹田內傳來雷電交融的轟嗚聲,轉化成再生能量。

只一會兒功夫,他身上深可及骨的創口及破碎的經脈與丹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

生機無限……

殷天祥動了!

他那如泥塑般的身軀驀然一震,臉色開始由白轉紅,人便恢復了過來。

殷天祥雙眸精光閃爍,體能上雖末完全恢復,但也好了十之八九。

這讓他有種劫后重生的感覺……

他渾身一顫,竟然把手伸在衣服下面,向著自己的大腿根狠狠掐了過去——是不是做夢?

痛,鑽心的疼,顯然不是做夢!

他用神識仔細察探了一番丹田,現在體內的真元靈力總量,比起自己丹田未破之前,更是強上了幾分。

原來的舊傷也有好轉的跡像,修為較前也提高了不少,直逼戰尊境後期,要是能將殘存在身內的赤芝神液徹底煉化,再輔以了『參靈碧血丹』,有望重現昔日輝煌。

他丹田被打破,大部分的真元內力流失了,這個傷勢要修復起來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即便是有聖人施求,也只能苟延殘喘的活著。

而如今自己卻能死裡逃生,這一切,都歸功於自已這個當初誰都看不好的弟子!

看著韓星,殷天祥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一種自豪感油然升騰臉上……

他一方面為自己有識人的眼光而自豪,另一方面能為收到這樣一個對自己真心實意的弟子驕傲。

只是他對韓星使以何種手段救活了自已,卻是大為不解……

韓星看著面前這張淚流滿面的面孔,從心底泛起溫暖親切之意……

師父……亦師亦父!

他一衝動,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殷天祥!

韓星心中百感交集,道:「師傅,你又回到了我與凌兒身邊,弟子沒想到,你……你竟然會是宋國的天師,你身上所身負的能量太重太大了,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弟子一定想辦法幫你完成願望!」

「這次多謝你了,我需要閉關一下,去把你給我喝下的藥液徹底煉化,可惜啊,剛才喝的太多,其實只要喝下一小口,就足夠了!」殷天祥目光一凝「只是不知剛才喝下的是何逆天之物,竟有這麼大的功效?」

「我為弟子,你為師尊,何謝之有?況且給你喝下的也不是什麼稀罕之物,也就是一滴萬年赤血龍芝的液體而已。況且,師尊是因我而受此一劫,區區一點藥液,算得了什麼!」韓星滿不在乎的說道。

「什麼,萬年赤芝之液?你再說一遍!你可知曉,那萬年赤芝就是傳說中堪比『不死神葯』的仙草!如果連同它的整株本體一併吞服,可直接突破到天級戰帝之境,壽可增萬年!」

看來韓星在荒古秘地之中機遇不小啊! 玄苦大師浸淫丹道一生,對各種草本仙珍無不熟悉,今日得知自己服下了堪比神葯的萬年赤芝液體,此種機會千年不遇,自是大喜過望。

「我觀你修為大增,可是修為又有所突破?」殷天祥見韓星體內有紫色真氣溢出,不由的關心開口問道。

「我的神闕穴與丹田內的封印已經解開,只是體內荒古血脈所需靈力能量巨大,這才尚未完全凝成聖體……」不韓星目光微微閃爍,故意如此這般的編排了一番,意在下一步要打真龍大脈的主意。

「體內所需靈力能量巨大……」這句話對殷天祥產生了相當大的震動,他很是有些意味深長得看了韓星一眼。

難道他在打龍淵宗真龍大脈的主意……唯有靈脈才蘊含著巨大的靈力。

殷天祥抬頭看了韓信一眼,無表情的道:「封印已經解開,那是再好不過了,為師很替你高興。另外,明天我與你即便啟程,前往中洲帝都咸陽城天寶閣拍賣行,去參加拍賣大會順便看看拍賣會上有沒有靈力巨大之物。」

他又心事重重的言道:「對了,凌兒這次要與我們一起去……」

韓星心裡咯噔一聲,咦,殷天祥根本不接話茬,居然什麼也沒問……而是扭轉了話題。

韓星敏感地看到殷天祥在自己說到體內所需能量巨大時……他的嘴角閃過一絲譏誚之意。

看來自己要抽取真龍大脈,瞞不過師傅的眼睛……只是,他為何不阻止自已?

難道他要借自己的手去破壞秦國的國脈,壞其國運,來達到為宋國復國的目的?

韓星想了想,還是決定再試探一下……

他笑看向殷天祥:「師傅,龍淵宗除了一條真龍大脈之外,還有沒有別的靈脈?弟子功力微末,急需要煉化一條……」

這句話,便是試探殷天祥對自己抽取真龍大脈的態度。

殷天祥見韓星又追問了上來,他的臉龐有些開始凝重,不知是聽不出來,還是故意的,略帶勸誡的道:「沒有,只此一條,你現在需要靜下心來好好修鍊,貪婪一旦生出,便是再也無法止歇!」

隨後,他又不顯山不露水淡淡道:「年輕人踏入修鍊的時間尚短,何必這麼急?心急可是吃不了熱豆腐,待荒古葯園開啟后,我親自帶你上葬龍峰!」

韓星想問,上葬龍峰幹什麼?

不過他想了想,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師傳既然不直接回答,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還有顧慮!

殷天祥迎著韓星的目光,洒脫的笑了一笑,又淡淡的道:「看來,離我帶你們離開龍淵宗覓地隱居的時間不多了……只是我還真捨不得離開啊……遺憾吶遺憾!」

韓星眉毛一跳,臉色一苦,不由得一陣錯愕:師傅這幾句話分明是告訴自己,抽取真龍大脈,時機未到,現在還沒準備好……

他心中卻是不住思量……他遺憾什麼?

殷天祥再次深深的看了韓星一眼,道:「秦洲大陸,過去每一處靈脈下面都壓著一處進入無上仙界的入口,可惜啊,就像登天仙路一樣,現在都被封死了……而這些靈脈也都事關每個國家的國運,只怕靈脈一失,國運有變,天下百姓要生靈塗炭啊!」

韓星的身子猛然搖晃了一下,這才意識到,殷天祥他在擔心什麼……

他所擔心的不是真龍大脈被抽取后,秦國的國運被破壞了,而是擔心真龍大脈一旦被抽取,喪失了盛世國運,天下百姓勢必會流離失所,陷入生不如死的日子之中!

事實就是這麼殘酷,他雖然想著復辟宋國,卻又念著秦朝的百姓,就這份胸襟,只怕天下無人能及。

這可能也就是殷天祥在龍淵宗多年,非但沒有去尋找、破壞真龍大脈,反而卻替他人守護著的根本原因。

這也就成為了他心中對宋國永遠的遺憾!

韓星霎時間認識到了,帝王將相也好,強者大能也罷,看一個人,區分所謂正邪,就看百姓在他心中的份量!

當他再看向面前這張平淡的面孔時,從心底對師傅升起了一股崇高的敬意。

「弟子對師傅的為人十分敬佩,定然不會辜負師傅的期望,我會想出辦法來!」韓星信誓旦旦的道。

二人此番的對話,雖未明言,卻也都心照不宣……

抽取真龍大脈,必須要找到替代品!

「恩,剛才說到殷凌……」殷天祥目光一凝,又道:「不能把她一人留在龍淵宗,也不知為什麼,我觀她的體質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實在放心不下。」

「我此次遇到伏擊,兇手明為『天殺堂』,可暗底下也許與朝廷有直接關連,我怕他們一但找上龍淵宗,就會發現她的身世秘密……」殷天祥憂心忡忡,邊說邊把手中的那根鐵羽交給了韓星。

韓星隨後也將幽火嶺發生的事述說了一遍。

殷天祥沉思了片刻,皺了皺眉頭,道:「據我所料,魄魂長老即死,另外一人又逃脫了,荒古聖體出世的消息不日將傳遍整個羅天界,到那時,你再要脫身就難了!龍淵宗對你而言,就不再是庇護所!」

韓星心中大凜,果然薑是老的辣,諸般事項早已料到,怪不得他剛才說,要覓地隱居。

只是自己在這龍淵宗尚有心事末了……

荒古葯園內聽說天材地寶彼多……

就連自己所居住的碧石居的懸密也沒解開,豈能草草離開?

最重要的是真龍大脈不抽,他還不想走!

車到山前必有路,至於怎麼個抽法,總會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想到此,逐對殷天祥,道:「我現在龍淵宗的身份,諒有些人在短時間內,不敢輕舉妄動,待荒古葯園開啟,倒是我脫身的一個絕佳機會。到那時,該辦的事,已經辦完了,我便領著凌兒,遠走高飛。」

該辦的事,已經辦完了,這句話顯然意有所指……

見韓星說的這般有把握,殷天祥微微一怔,正待問個究竟,突然,丹田內龍血赤芝的藥力再次發作,真氣鼓盪,迴旋繚繞,彷彿再不煉化,丹田就要炸開了一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