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們。」裴薇然的鼻子有點酸酸的,原來有人記得自己生日是這種感覺。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咳咳。。」李雅婷突然意識到蕭雲浩即將發言,所以假裝咳嗽了兩聲給了韓雨暗示。他們兩個人也默契剛剛好,完全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一起站了起來然後溜走了。完全沒有給任何解釋給留下來的兩個人。

「小然。。。」看到那對情侶離開以後,蕭雲浩開始說話。他又變得很是緊張,聲音微微有點顫抖。

裴薇然直勾勾地看著蕭雲浩的眼睛,期待著他接下來要說什麼話。

「這是我第一次為一個女生策劃這些,雖然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但是我真的儘力了。」蕭雲浩有些不自信。因為今天裴薇然是主角,她不想裴薇然不喜歡和不開心。

「我本來想明天陪你過的,但是我真的很想在你生日十二點給你送上祝福。或許我不是全世界最溫柔體貼的男朋友,也不是最了解你的人。我可能沒有給你最華麗的生日驚喜,也沒有給你安排豪華盛宴,但是我想你知道我真的很愛很愛你,我很努力了。生日快樂,我的小公主。」說完,蕭雲浩從隔壁拿起了一束九十九朵的紅玫瑰送給了裴薇然。

聽著甜蜜的告白,手捧著鮮花,裴薇然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生了。

看到裴薇然露出燦爛的笑容接過玫瑰的時候,蕭雲浩又雙手捧起了蛋糕遞到了裴薇然面前。

裴薇然笑著說道,「其實有時候女生在乎的並不是物質,而是態度。」她捧著鮮花看著蕭雲浩。蠟燭的火光閃耀著,記錄著美好的愛情。

「女生想要男生買包包其實只是想知道男生究竟願不願意為她花這個錢。」裴薇然怕蕭雲浩誤會,畢竟他也是第一次認認真真投入到一段感情裡面。

「你今天為我做的一切我都很喜歡,我很喜歡這個安排,不過我更是因為看到你的誠意和用心而感動。」裴薇然單手捧花,牽起了蕭雲浩的一隻手。女生偶爾耍脾氣,偶爾鬧一鬧只是希望對方能夠在乎她。

比起物質,女生這種生物需要的是安全感和關心,需要的是男生把她們放在心上。 「謝謝你。」裴薇然感動到鼻子酸酸的。她活了二十年,這是生日最豪華最精心安排的一次了。蕭雲浩居然還說不豪華?還想她怎麼樣?

豪門錢妻 「看來我們回來得剛剛好。」李雅婷這個小丫頭又看準時機拉著韓雨學長回到了餐桌上。

於是四個人在愉悅的氣氛下唱起了生日快樂,裴薇然抱著鮮花,看著黑暗中的光芒眼睛有點泛淚。

為了能夠在裴薇然生日正日的十二點第一時間送上祝福,三個人說服了宿舍阿姨,跟店長提前約定好,買了花,蛋糕,提前抽時間偷偷布置也是用心之極了。

二十歲了,裴薇然希望她愛的人和愛她的人能夠幸福。一路上有他們大概是八百輩子修來的福氣吧。

因為喝了酒的原因四人只能叫車回宿舍。到了校園門口蕭雲浩叫停了計程車師傅然後跟裴薇然下車了。而韓雨也正有此意,於是四個人紛紛下了計程車。

裴薇然踏著高跟鞋微微拎起自己的裙尾走著。在街燈的照射之下,裴薇然粉撲撲的臉龐顯得格外可愛。習慣穿平底休閑鞋的她始終有些不適應酒杯跟。在酒精的作用下,裴薇然會撒嬌了,新鞋子穿的磨腳,裴薇然到最後沒忍住痛還是跟拉著她的手的蕭雲浩訴苦了。

「雲,好累。」裴薇然的聲音軟綿綿的讓人好想吃掉。高跟鞋跟瀝青路碰撞的聲音一下又一下地挑逗著蕭雲浩的心。

蕭雲浩停住了腳步,轉過頭拉著裴薇然阻止了她繼續前進。

四目相對,蕭雲浩對準了裴薇然的櫻桃小嘴親吻了下去。他的手放在裴薇然的背部摩擦著她的秀髮。蕭雲浩狠狠地吮吸著裴薇然專屬的味道,過了很久很久,他終於肯放開裴薇然了。

這個吻以後,彷彿蕭雲浩為裴薇然準備生日聚餐時的一切辛苦都不算什麼了。那一切的努力換來這個吻也算是很值得。裴薇然在蕭雲浩鬆開了他以後,又主動了送上蜻蜓點水的一吻。

本來蕭雲浩已經快滅掉的火又重燃了起來。

「小然,你這是在玩火。」蕭雲浩把自己的額頭抵住裴薇然的,然後邪魅地笑到。這惡魔的一笑讓裴薇然毛骨悚然。

「好了好了,我腳有點痛。」裴薇然終究沒有忍住疼痛,有些吃力地跟蕭雲浩說到。她已經忍了好久了,高跟鞋這個玩意兒實在是不適合她但是她穿起來又很像仙女下凡。

這個時候蕭雲浩才意識到裴薇然是真的傷到了。他蹲下來查看裴薇然的腳,發現腳後跟已經被磨破皮了。紅紅的一塊傷口讓他自責了起來,怎麼那麼久都沒有發現裴薇然不舒服。

突然,蕭雲浩轉過身去背對著裴薇然。

「上來吧。」蕭雲浩說道。

「啊?沒關係,快到宿舍了。」裴薇然吃力地說著,顯然破了皮流血的傷口已經超出了她忍耐的範圍了。

蕭雲浩沒有轉身,手向後一抓,裴薇然重心不穩直接摔在他背上,然後雲流暢無限接地站了起來,完美地背起了裴薇然。

裴薇然下了一大跳立刻用手環住蕭雲浩的脖子,而蕭雲浩則是拖著她的大腿。

在路燈的照耀下,這對情侶越走越遠。親昵的動作,甜蜜的背影。他心甘情願地背著她而他幸福地被他背著。 自從蕭老師開始代課了以後這一節課的總體成績已經上升了十分。並不是老師放了水,而是大家因為想要留一個好的印象給蕭雲浩而發奮圖強。裴薇然也是因為蕭雲浩代課以後不害怕做實驗了。因為每一次解剖她都想起了那個時候跟蕭雲浩在實驗室解剖的感覺。彷彿蕭雲浩就在她的身邊陪著她告訴她,沒有關係的。

期末考試已經非常接近,而蕭雲浩因為自己的學業也要繼續完成沒有時間再去代課。老教授又無奈地回來上課。或許是因為關係到自己下一年還用不用看到這個教授,大家沒有因為蕭老師的離開而意志消沉,而是為了自己下一年能夠再面對這個教授一年而繼續努力。保持著蕭老師在的時候的那股衝勁。

裴薇然每天都在圖書館和宿舍還有教室來回遊盪,遨遊在知識的世界裡面。最近跟蕭雲浩見面的機會也是特別特別少,更別說打遊戲了。新賽季的開始,裴薇然就沒碰過王者榮耀。

每一次王者榮耀傳來的推送通知提醒,裴薇然都要假裝沒看到然後狠心把屏幕關掉。每一次想要打開遊戲的時候,裴薇然都要李雅婷狠狠制止她。她只能安慰自己,撐住,熬住,等期末考完,甄姬會再次上線的。

在空白的卷子上填寫完自己的名字,有些同學直接倒下睡覺,那些估計是家裡開礦的吧。而裴薇然則是那種奮筆疾書瘋狂在上面填空的人。裴薇然把這些日子對王者榮耀的思念全部發泄在卷子上面。當然,作為一名學霸也不能夠關鍵時刻掉鏈子不能讓父母擔心和失望。

終於考完了,裴薇然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筆然後離開了這個壓力大到讓她有些喘不過氣的地方。走出門口,裴薇然發現已經有個人早早地等著她了。不過正當蕭雲浩想要走過去的時候,裴薇然給了他一個停止的手勢。

裴薇然大大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再走了過去。這段時間她學習的壓力已經達到快讓她窒息了。她每一天晚上有時候不適合學習但還是要把所有的知識硬塞進去。早上又早早地起來,她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努力的。

或許是因為醫科真的不是正常人能夠讀出來的,裴薇然知道自己的底子差,所以自己付出的必須要比別人多的去。裴薇然真的太難受了。

大大口換氣完了以後,裴薇然向蕭雲浩走了過去。然後直接趴在她身上不願意動了。她真的太累了,跟自己的意志力作鬥爭,不碰遊戲,好好學習真的太辛苦了。

蕭雲浩親昵地順著她的頭髮輕聲在她頭頂上說道「小然,辛苦了。」。這句話比充電器更有用,裴薇然的撒嬌讓蕭雲浩心都融化了。看著在懷中的裴薇然又心疼又開心。很少能夠看到裴薇然撒嬌,今天既然撒嬌了就應該好好珍惜這時光。

但是這個時光實在是不能夠珍惜太久,因為既然放假了,蕭雲浩需要收拾行李去了。

「小然好點了嗎?」蕭雲浩輕聲的詢問著,如果裴薇然休息足夠了,那他們應該各自回去收拾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裴薇然有些不悅地推開了蕭雲浩。她有些誤會了,她以為蕭雲浩嫌棄她,不想她在大庭廣眾這樣掛在他身上。以為蕭雲浩有些煩她了。今天剛考完試,是放鬆的時候,居然還被自己的男朋友嫌棄,這不是心情又從天上掉進地獄了嗎? 看到裴薇然有些不開心,蕭雲浩也是著急了。

「不是,你不是要回家了嗎?趕緊收拾一下呀。」蕭雲浩給裴薇然趕緊解釋道。怎知道越描愈黑。

「你那麼想我回家嗎?就那麼不待見我嗎?」裴薇然直視蕭雲浩,她這一眼神讓蕭雲浩冷汗掉一地。

「不不不!我是說我要趕緊回去收拾跟你回家。」蕭雲浩對裴薇然著急地說著。看到自己心愛的女生生氣簡直就是致命一擊。並不是蕭雲浩慫,而是真正愛一個女生就不想要看到她傷心難過生氣。

蕭雲浩的話語讓裴薇然一頭霧水,收拾?回家?啥情況?

安定了裴薇然的情緒以後,蕭雲浩才開始解釋道自己覺得是時候開始雙方家庭接觸一下了。蕭雲浩對未來沒有太多的計劃,但是在那些計劃裡面蕭雲浩篤定的是一定會有裴薇然的身影。現在開始兩個人進行家庭式接觸也不算早了。

「啊?」裴薇然聽完以後簡直是不敢相信。她都沒有想過那麼快就見家長,而且蕭雲浩居然一點都不害怕見到未來岳父岳母嗎?

於是在打打鬧鬧中,結束了這個話題。裴薇然被蕭雲浩趕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行李,而送完裴薇然回宿舍以後,蕭雲浩跑回自己宿舍開始收拾自己的包袱。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主動要求見家長,不過因為那個人是裴薇然,他希望快點確立關係,對以後婚姻也有幫助。

在裴薇然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跟李雅婷道別,下學期再見的時候,蕭雲浩的電話已經打了過去。裴薇然直接提著行李下樓跟李雅婷依依不捨地說再見。蕭雲浩把所有的行李放入自己的車內然後向高鐵站飛奔而去。

蕭雲浩曾經提議過坐飛機比較快,也比較方便。然而裴薇然則是說坐高鐵是情趣,雖然一路上看到的東西不多,但是能夠欣賞大自然的美是別樣的意境。

寵著自己女朋友的蕭雲浩也是自然順著裴薇然,訂好了兩張高鐵票。

他們往裴薇然老家之旅啟程了。

一路上蕭雲浩都沒有怎麼跟裴薇然說話,只是任由裴薇然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蕭雲浩自己則是在看一本名為《如何當好女婿》的書。裴薇然醒來看到書名的時候,三條黑線往頭上掉。這個男生是讓她越來越猜不透了。

剛認識的時候怎麼沒有發現蕭雲浩的悶騷呢?

蕭雲浩真的不是在裝看書,而是看著專心致志地在研究如何能夠融入家庭。他一臉認真地翻著頁,甚至還拿出了自己的眼睛仔細閱讀。 重生農女躍龍門 裴薇然坐在隔壁真的目瞪口呆不可置信。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蕭雲浩認真在讀東西,甚至還戴眼鏡來研究。研究的東西還是如何當個好女婿?

「雲,你究竟為什麼一定要跟我回家?」裴薇然坐在旁邊像是在看變異生物一樣地看著蕭雲浩。哪有人大學就見家長的。而且蕭雲浩還說不聽,裴薇然勸了蕭雲浩不要去好久,說現在太早了不適合見家長,可是蕭雲浩就是要跟著小然。

「沒看到嗎?」蕭雲浩託了托眼鏡,晃了晃手中的書,然後繼續興緻勃勃地閱讀。

「我去旅行,不是跟你回家,順便拜訪一下伯父伯母。」蕭雲浩翻了一頁然後一把摟過裴薇然,吮吸著她頭髮的味道。

裴薇然再次放棄了,無論她怎麼反駁蕭雲浩都總有借口。而且蕭雲浩也已經打定主意了,要是今天去不成,明天就買機票飛過去,到了那邊不知道裴薇然的家就裝可憐讓裴薇然去接他。反正大不了迷路了讓裴薇然去警察局帶他回家唄。

蕭雲浩不知不覺都已經成精了,成「死不要臉」精了。 裴薇然自然是知道蕭雲浩的性格,也沒有多說什麼,他愛跟著就跟著吧。希望不要在她爸媽的手下倒得太快。

「你不無聊嗎?」裴薇然對正在看書的蕭雲浩說著。一般這個年紀的人看到這些理論性書本不是打瞌睡就是想放火燒。蕭雲浩是真的人類嗎?

「這本書挺有趣的,說女婿跟丈母娘關係會特別好,如果會做飯會做家務,將來會跟丈母娘統一陣線,對付。。。咳咳。。。疼愛老婆。」蕭雲浩胸有成足地說著。

其實,蕭雲浩也是很緊張的,畢竟要見到自己女朋友的爸爸媽媽,在長輩的壓力之下,他真的沒有十足把握能夠成功。但是書本上說到!只要疼愛自己的另一半,真誠,孝順父母,不好吃懶做,賢惠?的話就能夠一切順利。

「你什麼時候買的這本書?」裴薇然好奇地盯著蕭雲浩。他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定下這個主意的。這本書看起來都已經買了有一段時間了,頁角都殘留著一些摺痕。

「期末那段時間。」蕭雲浩又翻了一頁然後繼續閱讀著。這個時間點讓裴薇然大吃一驚,她突然好想問問蕭雲浩的腦子是什麼構造的。人家期末考都遨遊在書海裡面,複習資料裡面,而他,蕭大神居然在研究如何當好女婿?輕輕鬆鬆過期末?

裴薇然差點暈了過去,果然,天才和後天努力還是有很大區別的。裴薇然只能夠接受自己並不聰明這個事實了。

裴薇然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倒下了,她靠著蕭雲浩的肩膀又睡過去了。期末的那短時間讓她稍微吃不消。感覺在車上,裴薇然把這段時間睡眠不足的問題都補救回來了。

直到蕭雲浩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裴薇然才發現到站了。幸好蕭雲浩陪她一起回家,不然的話她錯過了站就完蛋了。說好的欣賞路上的風景呢,裴薇然卻呼呼大睡了一整路。

他們在高鐵站打了車回家,司機以前怕是個賽車手,直接嗖嗖地送裴薇然他們去目的地。幸好裴薇然精神充足,不然的話膽汁都要吐出來了。而雲則是非常淡定,繼續翻開書本閱讀。眼看就要見裴薇然的父母了,蕭雲浩也開始心跳加快。裴薇然很忐忑,都不知道看到自己的父母要怎麼介紹自己的男朋友。她會不會立刻被自己的爸爸打瘸呢?

也不知道司機為什麼開車技術如此火辣,一路上的綠燈讓時間縮短了一半。眼看著就要到家門口了,裴薇然更是緊張了。

「要不。。。就算了吧?」裴薇然對蕭雲浩提議道。或許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她的確很愛蕭雲浩,但是也正正是因為這樣她不想讓他們的愛情遭到父母的反對。

「別緊張,有我在。」蕭雲浩緊緊握住裴薇然的手。他第一次看到裴薇然就篤定這個女生是他未來的另一半了。除了她,他誰都不愛。即使面前的困難再難,要是遭到父母的反對,他也勇往直前。為了裴薇然,他豁出去了。

「祝你成功。」到了目的地,司機轉過頭跟蕭雲浩打氣,然後鬆開安全帶跑到車尾箱給這對小情侶把行李搬了下車。 「咔嚓。」裴薇然從包里掏出鑰匙然後轉動了大門的鎖。

這一轉每一個角度都充滿了忐忑跟不安。哪知道裴薇然的爸媽看到蕭雲浩究竟是什麼反應。

「我回來了。」裴薇然拖著行李進門。

聽到門口有動靜的裴爸爸立刻喜出望外地跑到門口迎接自己的寶貝女兒。 狂妃有毒,妾居一品 看到蕭雲浩的時候他忽然停下了腳步,錯愕地看著眼前的陌生男子。

「這位是?」裴爸爸疑惑地問著。

他就想是一個偵探一樣勘查著蕭雲浩。

身高,嗯,還行。

身材,嗯,過得去。

樣貌,嗯,跟我差不多。

整潔程度,嗯,看起來挺乾淨的。

裴爸爸簡直就是像個警察一樣死死地盯著蕭雲浩。雖然他還沒有確定這位跟自己女兒的關係,但這是裴薇然第一次帶男生回家,關係肯定不一般。

「爸,這是我男朋友。」裴薇然毫無遮掩地對自己的爸爸說著。見家長不就是這次回家的重點嗎?

「哇!老公!我們的女兒終於嫁得出去了!」一個長髮捲卷的中年婦女穿著圍裙拿著鍋鏟從廚房沖了出來。抬頭一看,這簡直就像是裴薇然的姐姐。她們兩個人就像是雙胞胎姐妹一樣,說不是親生的都沒人相信。

「伯父好,伯母好。我叫蕭雲浩。」蕭雲浩笑著對兩位長輩說道。聽到裴媽媽的話,蕭雲浩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下了。蕭雲浩也改變了自己在學校冷冷冰冰的樣子,既然是長輩,更是小然的爸媽,自然要像對待小然一樣對待她的父母。

「哎呀小蕭啊,快進來坐。」裴媽媽立刻拉著蕭雲浩往屋子裡面走,彷彿那個是她的兒子,而裴薇然是兒媳婦一樣。

裴媽媽立刻把鍋鏟交給裴爸爸,然後一股勁地開始跟蕭雲浩熟絡起來。在客廳的裴薇然只能自喊命苦地把行李拖進自己的房間。

蕭雲浩看到裴薇然快要累垮的樣子先不好意思地打斷了裴媽媽,然後立刻起來幫裴薇然搬行李。裴媽媽也一臉欣慰地看著蕭雲浩,這個男生果然不錯。不捨得自己女朋友受一點點的苦。可是下一秒就有些尷尬了,他的行李要往哪裡放呢?

「小蕭啊,你要不今晚就跟薇然一個房間吧。」裴媽媽熱情大方豪爽地對蕭雲浩說著,這簡直是要把自己的女兒賣了呀。裴媽媽巴不得把自己的女兒趕緊送出去,好像裴薇然條件差得很,蕭雲浩不要就會孤獨終老似的。

「媽!」裴薇然瞪大眼睛死死地看著自己的媽媽,還是不是親生的了!

「伯母,這樣不太好。小然是個女生,終究是我不請自來,我睡客廳就好了。」蕭雲浩為了保護自己的女朋友,對裴媽媽說著。雖然現在他們是正常情侶一起睡也沒什麼問題,但是蕭雲浩覺得要是裴薇然不願意的話,自然是會尊重她。

聽到蕭雲浩處處為她著想的裴薇然有些感動。突然她的腦子好像想到了什麼,然後說到,「你可以去我弟房間睡,順便監督一下他。」裴薇然靈機一動說到。她猛地反應過來,她還有個弟弟呀!

於是裴媽媽看到兩個年輕人如此相愛,也有自己的主意便沒說什麼,由得他們了。

「對誒!都那麼晚了,我都忘了叫你爸去接你弟了!」裴媽媽好像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她把自己的兒子給忘了!這兩姐弟估計真的不是裴媽媽親生的吧。

「我跟雲去接吧。」裴薇然說完便進了房間梳洗了一下,換了一套休閑服出來。而雲也進入了裴俊軒的房間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然後拎著兩大袋東西出來。

「伯母,這是給你們的小小心意。」蕭雲浩拿著兩袋補品出了房門然後雙手遞給了裴媽媽,整個過程真的是不能再有禮貌了。

裴薇然出來看到蕭雲浩的「收買」驚呆了。蕭雲浩究竟是什麼時候準備這些見面禮的,她都不知道。果然大神雲是個琢磨不透又心細的男生啊。這個男的比女生還要細心,比女生還要悶騷啊。

「哎呀,真的是太客氣了小蕭。」裴媽媽連忙接過。女婿的心意一定要收下。裴媽媽對蕭雲浩連連點頭,這種禮儀禮貌的東西蕭雲浩是樣樣都做到。

這男生不僅對自己的女兒好,還孝順,乖巧。女兒是修了八百輩子的福氣才今生找到那麼好的男人吧。 裴薇然看著蕭雲浩鼓了鼓掌,還沒結婚她就覺得以後她媽媽一定會偏袒蕭雲浩的。裴薇然鼓了掌以後立刻拉著他出門了。不然自己的弟弟該在校門口等瘋了。媽媽忘記弟弟,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姐姐可不會忘記。

到了學校門口,裴薇然以為只會剩下裴俊軒這個臭小子一個人,哪知道,他身邊居然還有一群女生?現在是什麼情況?

裴薇然走上前刺探敵情,發現這些女生居然都是裴俊軒的小迷妹?放學家都不回,留在學校門口陪著裴俊軒?還各種獻殷勤地給他遞水遞零食。而裴俊軒則是冷冰冰的看著前方,自顧自地在喝可樂。

沒想到啊沒想到,裴俊軒你在學校居然是這個樣子的。平時都是裴爸爸去接裴俊軒,所以所有的女生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見國民公公,希望能夠在裴爸爸面前留下一些好印象。然而,裴爸爸也是拎著裴俊軒就走,頭也不回,一個瀟洒的少年跟一個洒脫的中年,留下帥氣的背影給身後的女生。

裴薇然也是醉了,家裡爸爸是如此有魅力,自己的男朋友是個大男神,就連自己的弟弟也是個萬人迷。

「裴俊軒!」裴薇然見自己擠不進去女生堆,便沖人群中吼道。

「喂!你也是來獻殷勤的嗎?排隊去!還輪不到你!」一個女生假裝自己裴俊軒的助理一樣狠狠地叱責著裴薇然。裴薇然腦子像炸了一樣,現在的高中生都是這樣的嗎?

裴俊軒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便放下手中的可樂,探頭看了一樣。幸好自己長得高,不然都看不到眼前的東西了。看到自己的姐姐,還有她那怒氣沖沖的臉,裴俊軒心急如焚地把書包拿了起來,帥氣一甩到了自己的肩上然後疾步走向自己的姐姐。

裴俊軒沒有說話地走到自己的姐姐身邊,他知道自己的姐姐現在心情不好,不想說多錯多。

裴薇然氣不過剛剛女生的囂張,於是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裴俊軒的腰上然後沖著那個女生說。「排隊?輪號?請你不要對我的人無事獻殷勤。」然後轉頭拉著裴俊軒拉著蕭雲浩準備離開。為什麼是放在腰上呢?還不是因為裴俊軒長得太高,跟蕭雲浩差不多,裴薇然怎麼都夠不著肩膀。在他們兩個中間,裴薇然的造型就是個凹字型。

那些高中女生看著裴薇然像個渣女一樣左擁右抱地抱著兩個帥哥,氣得牙痒痒。看到裴俊軒不說話的樣子還以為裴薇然用什麼手段威脅著他呢。

「軒男神,你有什麼難處告訴我們,有我們在,她不能威脅你。」剛剛囂張的那位女生再次嗆聲。她可是做好準備為裴俊軒出頭了。

裴俊軒轉過頭去然後自然地把手搭在了自己的姐姐肩膀上。「沒有難處,還有,別動我姐,包括嘴上。」裴薇然酷酷地撂下這句話,然後帶著自己的姐姐走了。大家都瘋了,這居然是國民姐姐!好好的表現機會就這樣功虧一簣了!這該死的嘴巴。這下完蛋了!裴俊軒最討厭別人說自己家人的不是了。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裴薇然終於說話了。這口氣終於消了。

「哎喲,裴俊軒呀,沒想到你還挺man的呀。」裴薇然抬頭對裴俊軒說道。

而旁邊的雲就不依了,連忙把裴薇然的豬蹄子從裴俊軒的腰上抓了下來。

「這個帥哥是。。。」裴俊軒從剛才就在想這個問題,究竟這個男的是誰。為什麼自己的姐姐拉著他的手,難道裴薇然忘記了大明湖畔的雲了嗎? 「你好,我是你姐夫。」蕭雲浩完全不害臊,完全不要臉地給自己理所當然地安了一個姐夫身份。裴薇然立馬感受到蕭雲浩想要隱瞞自己的身份耍一耍裴俊軒,就當是姐夫的見面禮玩笑了。

「可是。。。你。。。我。。。姐。。。」裴俊軒很想提醒裴薇然他在遊戲裡面還有一個姐夫呀!但是裴俊軒又不敢明說,只能扯著自己姐姐的衣服。他承認蕭雲浩是很帥,也配得上自己的姐姐,不過自己的姐姐不能夠腳踏兩條船啊!自己的好兄弟遊戲網友雲也太可憐了吧!

無奈之下,裴俊軒只能暫時接受著自己的新姐夫,同時也擔心著雲知道這一切會多麼傷心。進了家,裴俊軒立刻泡入自己的房間甩下了書包。進去不到一秒鐘,他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

「這!」看到自己房間突然多了行李,裴俊軒錯愕之下大喊道。

「哦!俊軒,今晚你跟小蕭一起睡。」裴媽媽再次拿著鍋鏟又沖了出來。剛剛把鍋鏟交棒給了裴爸爸,就跟蕭雲浩聊了幾句話,廚房就像打仗過後一片哀嚎。

這個地方被裴爸爸弄得翻天覆地,雖然菜沒炒糊,但是周圍一片狼藉。裴媽媽在他們小兩口出去以後只能重掌大勺,然後命令裴爸爸收拾。

「媽!讓姐姐跟姐夫一起睡吧!」裴俊軒才不要跟一個陌生男子一起睡覺呢。而且這個姐夫雖然好,但是遠遠不夠裴俊軒的好友雲適合。作為雲的兄弟,裴俊軒不可以幫著裴薇然欺負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