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浮四海!」

2020 年 11 月 17 日

「一劍游乾坤!」

秦昊怒吼道,直接動用了三劍式,三劍同時狠狠的朝著邪惡的漩渦狠狠的斬殺而去,一道劍氣比一道劍氣強大,一道比一道凌厲。

「游龍風雲擊!」

秦昊旁邊的林江同樣低吼道磅礴的玄氣衝天而起,最終化為了一頭游龍盤桓在天地之力,風雲兩種力量環繞其中,最終林江一擊狠狠的擊殺向了那漩渦之上。

「一棒破山河!」

「一棒破天地!」

天晴同樣不遜色,兩棒狠狠的朝著漩渦殺了過去,金光大盛。

「彭!」

三人的攻勢瞬間碰撞到了漩渦之上,一瞬間林江和天晴的攻勢居然直接被漩渦狂吸進入到了身體之中,但是秦昊的攻勢卻完全不能夠吸收。

「哐當!」

一劍,又一劍,再一劍瞬間斬下,斬在漩渦之上。

「嗷!」

漩渦好似擁有了靈智一樣,三劍同時斬中了他的身體,漩渦慘烈的尖叫了起來。

「劍滅八荒!」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確實有戲,怒吼了一聲,一瞬間體內所有的玄氣和精神力全部注入到了劍典之中,既然精玄之力能夠殺到他,秦昊便不能夠放棄。

「嘩啦啦!」

這一劍浮現的時候,天地都在顫抖,都在崩塌,一道道狂暴的力量不斷的浮現而出,一道道凌厲的劍氣破壞的空間都在破碎作響。

「給我斬!」

秦昊怒吼道,一劍狠狠的斬下,殺意瀰漫,殺機鎖定。

「咚!」

這一劍斬下,一瞬間這個漩渦瞬間被劍光吞噬,徹底的爆炸開來。

「噗!」

漩渦消失了,秦昊一口鮮血吐出,臉色蒼白的站在原地,身體非常的浮塵,隨時都可能倒下,倒在這方天地。

「老師你再不來,我可就要死了,已經過去了大半天的時間!」

秦昊在天晴和林江攙扶之下,面色凝重的說道,因為他感覺得到石阿勝並沒有被斬殺,只是受了重創而已。

「呼!」

很快劍光泯滅的地方,一個人影走了出來,此刻這個人影狼狽至極,身上流出綠色的鮮血,身體之上更是有著無數的劍傷,劍傷覆蓋了他整個身體,讓他的身體看起來非常的凄慘。

「好,很好,非常好!」

石阿勝雙眼邪惡的看著三人,冰冷的怒吼道,便看見了石阿勝仰天倒吸了一聲,便看見了無盡的玄氣,生物都被石阿勝吞噬到了身體之中,不斷的狂喜著,無數人類的玄氣和精魄都被吸走了。

「畜生!」

三人剛準備在出手的時候,突然整個空間都被禁錮了,石阿勝吸收的地方已被禁錮了下來,他已經沒有辦法在吸收天地玄氣和人類了。

「你是?這個地方怎麼可能出現你這種強者,不可能!」

石阿勝看見了到來之人正是雲老,他身穿一件蒼紫色玉錦錦衣,腰間綁著一根藏藍色虎紋絲帶,一頭鬢髮如雲長發,有著一雙深邃犀利眸子,身軀頎長,當真是威嚴厚重,英姿不減。

「死!」

雲老冰冷的低吼了一聲,瞬間捏碎了空間石阿勝的身體徹底的爆炸,輕描淡寫的被雲老徹底斬殺。

「小子,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離開這裡了,而且這裡我不能夠多待,等你到哪裡的時候拿著你手中的令牌,便能夠找到我了,為師在哪裡等你的到來!」

雲老斬殺了石阿勝對著秦昊輕笑了一聲,然後踏出,進入到了空間便快速的消失在了這裡。

「噗!」

王宮之中,一道人影吐出了一口濁血,綠色的鮮血。

「誰殺了大王子,給我馬上斬殺了他!全國通緝!」

這人憤怒的怒吼道,一瞬間整個石王朝轟動了下來,王朝風波徹底拉開了序幕,秦昊和天晴以及林江都需要過著逃亡的日子了。

「走!」

林江看著王宮出來的將領對著天晴低吼了一聲帶著秦昊快速的離開了這裡,逃跑了起來。

「住手!」

一道聲音拖住了追殺的人,讓林江和天晴有了逃跑的機會,兩人全力逃跑,瞬間離開了王都。 羅陽治好了龐家祥爸爸的白內障,算是小恩。

雖是剛認識,龐家祥挺夠意思的。

「羅醫生,如果林天華叫人打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龐家祥慷慨道。

「那先謝了。一般我能應付。」羅陽吐了一口煙氣,「龐董,在宏海縣沒人奈何得了林天華?」

「有。但不跟他有仇,不會動他。他那塊地皮,先是向銀行抵押了,我聽人說,後來又悄悄拿去做二次抵押借高利貸。聽說他賭輸了很多錢,資金周轉不過來。 我當車商那些年 要是這事有人查他,他麻煩就大了。」

龐家祥小聲地說。

這時羅陽想到關嘗興的姑丈,便跟龐家祥說了。

「你認識他?羅醫生,什麼時候介紹給我認識,怎樣?」龐家祥興奮道。

「不熟,等以後熟了再介紹給你認識。他要動林天華,會是什麼結果?」羅陽問。

「那林天華就死定了。不過要是沒有很大的利益關係,也不會隨便去動他。打只蒼蠅都要用力氣,何況對付一個有關係的人?」龐家祥笑道。

「對。要是有機會,咱倆把他的地拿過來,一起開發,龐董有沒有興趣?」羅陽笑道。

就目前而言,想要請關嘗興的姑丈出大力幫忙,確實不易。

不過羅陽有了初步模糊的思路。

龐家祥說道:「羅醫生,要是你能拿到地,沒問題。」

二人聊著,也進了樓盤。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裡面有精裝修的,也有毛坯房。

譚勝美看了后,還要回去考慮考慮。

她只是一時心血來潮,聽說有優惠,便先來看房。

辭別了龐家祥,羅陽帶著眾美人去步行街購物。

羅陽還沒試過一次花了差不多六千塊買東西的。

美人們購物的錢全由羅陽出,主要是衣服。

羅陽也順便給自己家人和唐安二女的家人買了幾件衣服,他有一個想法,但還沒有機會說出來。

施雲買到了兩雙運動鞋,一雙特步,一雙耐克。

姐妹會的女生則每人買了一套耐克的運動服,屆時由洪佳欣帶回去分發給每個女生。

蘇雲等美人則每人買了一套唐裝,準備晚上穿了去給羅陽加油助威的。

購物完了,羅陽還要處理施雲的事,便讓其他美人先回宏運大隊。

他只帶雙喬,洪佳欣和施雲同行。

羅陽買給唐桂花和安玉瑩家人的衣服,那好辦。

兩位大美人各自拿回家,直接跟雙親說是羅陽買的就行了。

唯一羅陽家人的衣服,比較棘手。

羅陽要唐桂花和安玉瑩親自拿衣服給他的家人。

這事要說出口,羅陽還些吞吞吐吐的。

其他美人在不遠處等著,不時望過來。

羅陽和兩位村花站在人行道上的一棵芒果樹下。

街上人來人往。

3人站在一起,羅陽能聞到兩位村花如蘭的體香。

左右透視一眼,瞥見兩位大美女飽滿堅挺的上圍都向著這邊,羅陽興奮地哆嗦了一下。

於是他踏近半步,左手勾住安玉瑩的小蠻腰,右手則摟住唐桂花的柳腰。

兩位村花輕輕晃著嬌軀表示抗議。

街上過往的行人,特別是男子,無不羨慕地看著羅陽。

那麼多人不時瞅過來,唐桂花和安玉瑩自然害羞。

她們的俏臉都紅暈輕舞了,嬌媚極了。

「有話就說,別摟摟抱抱的。」唐桂花紅著臉道。

「桂花姐。」

羅陽右手微用力,便將唐桂花擁入懷裡了。

先前,他兩手分別虛摟著兩位村花。

當摟唐桂花進懷裡了,右邊胸膛立時感受到有彈性的溫柔擠壓過來。

唐桂花俏臉更紅了,又晃了晃嬌軀表示討厭。

可是她又沒有推開羅陽,任由他摟住了。

安玉瑩撅著紅唇,幽幽道:「人家要回家了呢,不理你了呢。」

她是見羅陽先擁唐桂花進懷裡了,便吃醋了。

這一點,羅陽早就看出來了。

「安姐。」

羅陽輕喚一聲,左手一撈,便也將安玉瑩摟進懷裡了。

「人家不用你抱著呢。」安玉瑩晃著身子嬌聲道。

在她吃醋時,羅陽最有心得哄轉她了。

於是輕快地啄了一下安玉瑩的紅唇。

「人家還沒同意呢,你就……」

不待安玉瑩說完,羅陽又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

安玉瑩嘴角噙著濃濃的笑意,臉蛋也更紅了,拿眼輕白了羅陽一眼,又晃了晃嬌軀,便心平氣順了。

這時羅陽的右肋微微一痛。

不用看,也知道是唐桂花在懲罰他了。

「桂花姐。」

羅陽咧嘴一笑,便又去輕啄唐桂花的紅唇。

「當老娘好欺負?想吻就吻?」唐桂花佯裝生氣,要板起臉來。

「桂花姐。」

羅陽又一連啄了唐桂花的紅唇兩次。

見羅陽那副死豬不怕滾水燙,滿臉痞笑的樣子,唐桂花也拿他沒辦法,便嗤的一聲笑了。

「老娘不發威,還當老娘是病貓了哈。」

說著,便用力去掐羅陽的肋。

「桂花姐,輕些。」羅陽再次啄了唐桂花的唇。

站在不遠處的其他美人,見到羅陽分別啄了唐桂花和安玉瑩的紅唇,都相視莞爾一笑。

只有洪佳欣揚起了鄙夷的嘴角,狠狠地拋了個白眼給羅陽。

彼時羅陽正轉頭看向洪佳欣等美人,見洪佳欣滿臉不屑。

「班長,待會我跟你說件事。」羅陽笑道。

洪佳欣冷笑一聲,便轉過身去了。

過往的行人見羅陽摟著兩位大美女,既好奇又羨慕,就連開車的都將車速放慢,意欲看個究竟。

唐桂花和安玉瑩更羞了,脖子都染上了紅霞。

「有什麼就快說。」唐桂花催道。

「牛仔,不如回家了再說呢。好多人正看著咱們呢。」安玉瑩低聲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