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耀變:引爆召喚出的黑洞,對目標造成裝備者智力屬性數值X100的無屬性傷害,技能冷卻時間24小時。」

2020 年 11 月 16 日

目視掌中顏色漆黑的法球,周啟為之驚嘆之餘,眼底止不住閃過一抹激動和濃濃的狂喜。繼煉妖壺和神器魔方之後,這是他所擁有的第三件在品級上超越橙色神話裝備的道具!

然而他激動的原因並非是因為入手了神器!

隨著掌中深淵法球耀起一道深邃的幽光。宛如大變活人,碰一聲悶響過後,一個渾身破破爛爛的身影臉先著地,無比狼狽地摔落在他的身前!

感受到這人若有若無的生命氣息,周啟臉現喜色的同時眉目間也多了一抹擔心。慌忙抬手一個回春露落在他的身上。匆匆收起深淵法球搶上一步將其從地上扶起。待看清這人的面目長相之後,方才長長吁了一口氣。

自新崔斯特瑞姆城外親眼目睹其被麥格坦抓走之後,時隔數日,他終於再次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大法師哈根達斯那熟悉的面容! 周啟將哈根達斯的身體扶正,令他平躺在地。感受到大法師先生逐漸平穩的呼吸,這才終於放下了心。隨即身形一晃,離開了煉妖殿。下一刻已然出現在了清澈無暇的蘊靈池底。

既然救出了一個,另一個自然也不能少。抬手招出一個氣泡將酣睡中的小龍包裹住,任這頭懶龍在水中飄飄蕩蕩。周啟舉步來到生命之源近前。

從伊芙身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生命氣息令他心中不禁喜憂參半。高興的是,美女騎士雖然生命垂危,至少眼下還依舊活著;而擔心的是,想要救下她,恐怕自己有且僅有一次機會!

將目光從伊芙清秀的面龐上移開,轉而落在了正深深插在她胸口的短刃之上。

自刀柄逸散而出的惡魔之噬,阻斷了通過法術和藥劑救治伊芙的一切可能。想要使得法術生效,必須先抽走嫉妒之刃中所飽含的這惡毒力量。

微一遲疑,周啟伸出手緩緩握向了漆黑的刀柄。與此同時體內混沌火焰流轉,如臨大敵一般散布在每一個細胞之內,周身上下更是被一層薄薄的黑芒所籠罩,悄然張開了湮滅領域,做好了以防不測的準備!

有過在無雙世界中救治貂蟬和黃月英的經歷,對於如何吸取和消除異種能量他可謂駕輕就熟。

就在手指與刀柄觸碰的瞬間,感受到從指間處透體而入的一絲冰寒,周啟面色不變,按照之前的套路,心念一動,便欲調用混沌之火的力量將之分化截斷,隨後焚盡消除。

然而就在這時,右側胸腔中那方消停了沒多久的罪孽之心卻是再次有了動靜!

「砰通!」

隨著一聲強有力的心跳響起!一股絕強的吸扯之力從中洶湧而出,不待周啟反應,只剎那便將惡魔之噬的能量吸噬了個乾淨!!

指間一空,周啟立感不妙!正待催動混沌之火加以阻止。然而從掌心到手臂一片溫潤,哪裡還有半分冰寒!

「罪孽之心!原罪符文!該死的,這怎麼可能!哇哦!真是一個令人驚訝和振奮的發現!那頭醜陋而卑賤的沉淪魔說的沒錯,身為一名凡人,你卻擁有超乎尋常的力量,這力量強大到令我為之嫉妒!不,足以讓整個天堂和地獄都感到嫉妒!」

混亂!奸詐!惡毒!充滿了意外,驚喜和感嘆,帶著一絲如同自卑般的扭曲!異常出現的瞬間,腦海中突然響起的聲音令周啟驟然吃了一驚!

好在一路經歷過了眾多的怪誕和詭異,正所謂見怪不怪,經過最初的驚訝,他很快便從中冷靜了下來。

「你是誰?」周啟一面驅使混沌之火在體內游弋,同時分出一縷神念往右側胸腔中一沉,語帶森然,寒聲問道。

「呵呵……從手中的刀刃之中你早已知曉了答案,又何必明知故問?如同我窺覷你所擁有的力量,對於我你心中同樣充滿著貪婪!追尋刀刃的指引,相信很快我們就會見面!對此,我已經迫不及待!」

不等周啟繼續發問,說完了這番話語,正如數秒鐘之前於他腦海中突兀的響起,詭異的聲音當即消失不聞。一切是那麼的神秘,令人毛骨悚然!

周啟眼底充斥著深深的凝重,臉上的神情更是陰晴不定。

沒錯,在看到短刀的第一眼,他便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存在。這柄武器的名字已經將它主人的身份彰顯無疑!

在吞噬了作為此世界淫.欲化身的色慾女王瑟蒂雅之後,興許是在使徒人格力量的驅使下,覺醒的罪孽之心對於原罪力量的存在變得異常敏感,將其吞噬和佔有的慾望更是無比的強烈!相對而言,體內藏有罪孽之心的自己,對於任一原罪化身同樣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令他萬沒想到的是,自己之所以被七原罪中的妒忌發現並盯上竟然是因為拉卡尼休的緣故!

非但如此,這頭原罪力量在此世界中化身的魔王反應是如此急切!不但出手打斷了契約者們與比列的戰鬥進程,更是在猝不及防之下偷襲了伊芙。尤其可惡的是在刺傷伊芙的嫉妒之刃中還留下了一抹意識,趁機對自己進行窺探!

由此看來,恐怕在與麥格坦戰鬥的時候,嫉妒就已經隱藏在一旁了吧!因此才會想出這麼一招歹毒的手段,藉機發現了自己不為人知的秘密!

真的那麼迫不及待嗎?周啟的目光充斥著森冷的殺意。

事情必須儘快了斷!在動身前往第三幕主線前夕,必須徹底將之終結!

這是自己與嫉妒之間的一個死約會!

一念到此,周啟猛然抬手將匕首從伊芙胸口拔出,動作如風快如閃電,沒有半分的猶豫!未等血液湧出,他閃耀著蒙蒙青光的手掌已然搶先一步蓋住了傷口。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伊芙的生命體征有如過山車般一陣起伏!隨身軀一陣痙攣,在跌落至谷底之後,開始緩慢回升。

周啟伸手將她抱在懷裡,身形一晃離開了蘊靈池。惡魔之噬已然消退,美女騎士康復如初不過是時間問題。

至於胸口的傷勢?沒有什麼傷勢是一個回春露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兩個!

片刻之後,當周啟再次回到戰場。眼前的一切如他所料,失去了拉卡尼休這一精神支柱,沉淪魔大軍潰敗的速度比想象中還要來的更早!戰線脫離了化作廢墟的帕拉斯,已然延伸至卡爾蒂姆城內一片狼藉的街頭巷尾。

數百人對數萬人展開追殺,這樣的情形放在平常還真不多見。

「情況怎麼樣?沒出什麼事兒吧?」周啟分出一縷神念進入團隊頻道,一看面板上密密麻麻的通話記錄,忙傳聲問道。

「魂淡,丫死哪兒去了,剛才怎麼聯繫不上你?」

「頭兒?這些個沉淪魔出的狀況,不會是你捯飭出來的吧?」

「必須的!」

「我去,要不要這麼理直氣壯啊,我發現頭兒真是越來越無恥的說。」

聽到小夥伴們的話語,周啟嘴角不由泛起了一抹微笑。醬紫看來就是沒事了。

「月英,付哥,善後就交給你們了,稍後咱們在秘密營地碰頭。」

「你小子又要搞什麼飛機?自個兒多小心,凡事別衝過頭了。」

「嗯,知道了付哥。」

匆匆交代完畢,周啟隨即關閉了通話頻道。低頭一瞥手中的嫉妒之刃,修長的身形一晃即逝,眨眼便消失在了卡爾蒂姆城東北方的地平線盡頭。

「死傢伙,給姐姐我活著回來!」城內四散奔逃的怪群深處,夏若冰似心有所感,口中喃喃自語。抬頭望了一眼遠方隨著熱浪蒸騰而扭曲的天地交匯之處,點漆般的眸中一抹濃濃的擔憂之色難以化去。

事出反常必有古怪。周啟匆匆交代完后說走便走。就連私密話也沒單獨給自己留下一句。事情再緊急,說句話的工夫總是有的。以他的性子,一定是前方的危險大到連他的心裡都沒底,所以才故意醬紫。

魂淡啊魂淡,知道你不想身邊的人受到傷害,可是你可知道,又何嘗有人願意見到你獨自去冒險?這樣的日子不知還能持續多久,有什麼是不能一同面對的嗎?

「碰」一聲悶響自身後傳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夏若冰猛然回頭,正看到張定軍一記蠻牛式,將一頭沉淪魔督軍從自己身邊給撞飛了出去。

「咱家蠻爹說過,戰鬥時要專註。冰美女,剛才你走神了哦!」

「姐姐我還得多謝你嘍?」夏若冰沒好氣地白了張定軍一眼,腳下纖細的九分鞋跟輕點地面,窈窕的身軀一晃而出,隨嗤嗤數聲利刃入肉之聲響過,那頭試圖偷襲她的怪物已化作了一坨坨碎肉散落在地。

「那啥,不用客氣……」張定軍咕咚咽了咽口水,暗自擦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話說一物降一物,癩蛤蟆降怪物。也只有自家隊長才能把母暴龍收拾的服服帖帖。

時光荏苒,轉眼已到了日暮時分。即便每一名契約者手頭都斬獲有不少人頭,可無奈沉淪魔的數量實在太多,簡直殺不勝殺。其中倒有大半是出於天性逃出城的。

近乎一面倒的屠戮直到夜色悄然而至才漸漸走至了尾聲。除了少量隱藏在旮旯里的,屍骸遍地的卡爾蒂姆城內,已經鮮有能看到成群的怪物出現在視野中。

「警告,臨時任務清理家園:24小時內清理卡爾蒂姆城內所有的怪物,完成!所有人獎勵血腥點15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第二幕主線任務戰鬥統計完成,獎勵已按照統計結果發放!」

「第三幕主線任務開啟!第一階段任務目標:48小時內趕赴巴斯廷要塞,任務失敗者抹殺!

支線任務(可選)1.要塞烽火:點燃位於巴斯廷要塞城樓的5座烽火台,參與人數不限,任務完成,個人獎勵血腥點10000,技能點X1,任務積分:50;

2.大殺器:升起並守護巴斯廷要塞城樓的10部巨型投石機,參與人數不限,每保有一台投石機參與者獎勵任務積分10點,血腥點5000,自有屬性點X1;

3.清掃兵營:清理從地道中潛入要塞兵營中的所有怪物,並堵住地道缺口,參與人數不限,任務完成,個人獎勵任務積分100點,血腥點15000,自有屬性點X1,技能點X1!」

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還沒等一眾契約者鬆口氣並為之慶賀。隨著夢魘空間冰冷而機械的聲音再度響起,一排排猩紅的字樣便自每個人的腦海中升騰而起!

與第二幕任務發布時的簡單粗暴不同,第三幕任務除了主線還不甚明朗,所列舉的三條可選支線卻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尤其詭異的是,支線任務並非和契約者們旅途相關,而是直接出現在此行的目的地——巴斯廷要塞!

空間醬紫安排,其中所潛藏的含義已經非常明了!

所有人恐怕來不及洗去身上的塵埃和血漬,便要即刻動身前往任務所在地。這三條支線任務的成敗,或許同主線任務是否能夠順利完成息息相關!哪怕提前抵達一分鐘,都能為完成任務增添一分勝算! 收到任務提示的瞬間,黃月英秀眉緊鎖。神識一瞥血腥紋章內幻彩流轉、閃耀著橙色神光的一枚戒指以及一口通體晶瑩無暇、珠光寶氣,鑲嵌滿了鑽石的箱子,俏臉之上絲毫沒有拿下擊殺比列貢獻度排名第一的喜悅。相反,清澈的眼底有如鉛雲壓頂,目光凝重非常。

根據支線任務判斷,迅速趕往巴斯廷要賽幾乎已是必然!

投石機,兵營,烽火!

僅從字面上來看便透露著濃濃的戰爭意味!而三條支線任務分別對應著戰爭中事關防禦,補給和示警的三個要素在內。任一環節缺一不可!何止關乎到任務是否順利完成,即便說是關係到所有契約者的生死也不為過!

若是周郎還在身邊,依照往日習性必然會下令即刻出發前往第三幕。可眼下他連音訊也未留下一條便不知去向,就連戰術電腦也無法定位,顯然已經超出聯絡範圍甚遠。如此一來卻教人犯難了。若是留在營地等他折返,先前好容易收攏的人心又將變散不說,還會給那狼子野心,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張炎彬可乘之機。可如果就此前往巴斯廷要塞,留下他一人在此,卻又如何讓人放心得下?

周郎啊周郎,究竟是何事讓你如此不管不顧,執意孤身犯險?

「月英,立刻帶人前往巴斯廷要塞,不用等我。」

就在黃月英心犯兩難之際,私人頻道中突然傳出了周啟的聲音。

「周郎?!」

「嗯。我這兒沒事。洛璃會前來助你。此外阿克蒙德和尼克爾斯也任你調遣,務必要保證三條支線順利完成。」

「這我省得,洛璃姑娘前來便好,未若讓尼克爾斯他們留下來助你。」

「小傻瓜,我身邊何時缺少過人手?好了,先醬紫,一切全拜託你了。」

「等等!此物你帶上,或許能派上些用場。還有,一定要平安回來,我,我會在要塞一直等你。」

嗯?感受到頻道中智慧如海的美女軍師鮮有露出的女兒家情懷,周啟一怔之下,一縷柔情不由自主於眼底浮現。換做平時依他的性子免不得要口花花調戲兩句。然而此刻時間緊迫,只能回歸之後再加倍「討還」了。

周啟匆匆收線,隨手確認了黃月英的交易請求。待看清紋章空間內多處來的一枚戒指以及拉瑪蘭迪的禮物時,不由再次一怔!

造型古拙的戒指七彩流轉,即便隔著紋章也能自彩色斑斕的戒面上感受到一股濃郁到爆炸的能量氣息!一看便知絕非凡品!再一看屬性,周啟眼神中的驚訝頓時變作了獃滯!

「全能法戒!裝備品級:遠古神話(唯一),裝備部位手指,該物品裝備后靈魂綁定;物品特效:

1.元素嘉年華:單一元素的傷害提高200%,持續4秒。該效果會在元素間循環,順序如下:奧術、冰霜、火焰、神聖、閃電、物理、毒性、暗;

2.元素壁壘:施放任一元素攻擊都會使你的所有抗性提高15%,持續8秒,該效果最高累加4層;

3.能量之觸:施放任一元素攻擊都有3%的幾率令敵人陷入癱瘓狀態,被癱瘓擊暈的敵人將額外遭受武器傷害最大值500%的電擊傷害;

4.混沌無常:遭受兩種以上元素攻擊后,敵人將會隨攻擊強度累加混沌值。混沌值累加溢滿,對其造成的所有攻擊都將變為真實傷害。

PS:上古時期,法器師們在一場暴風雪裡舉行的秘密法會中,所有人聚集能量后將之灌注到了一枚戒指當中,因此創造出了這枚能使佩戴者操控元素力量的強大指環。」

不出所料,因開啟荊棘光環的緣故,黃月英順利拿下了擊殺比列排名第一的任務獎勵!

BOSS就是BOSS,給出的東西果然非同凡響!

這枚全能法戒雖然在品階上低於剛入手的深淵法球,不過在技能特效上面卻絲毫不輸給那件次神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難得的是,自家美女軍師可謂心細如髮,非但把戒指送來,還附帶了一個打孔器,當真體貼到了極點。

周啟目光一掃裝備欄,微一遲疑將七星環給取了下來,換上了愛心滿滿的全能法戒。

此刻全身裝備,主手有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無雙天龍戟,還有因智力屬性欠缺而暫時無法使用的名劍絕命,副手深淵法球和縛龍如意鎖隨時可以切換;

身上不死鳥的華服套裝三件,加上李奧瑞克的皇冠和克雷姆的意志兩件套;

項鏈有賽琳娜贈給的艾利奇之眼;

喬丹之石、真吾神戒、皇家華戒和全能法戒分別佔據了四個戒指欄位,飾品則有無雙世界中好不容易集齊的四聖獸印;

除了尚缺少的肩部和長靴兩件不死鳥套裝,全身上下可謂武裝到了牙齒!

周啟翻手取出拉瑪蘭迪的禮物,對準全能法戒選擇了使用。隨即消耗7萬5千血腥點和所有可支配的技能點外加一本技能提升捲軸將迅捷勾玉升到了滿級后鑲嵌入戒指中。

可對首領生物造成額外傷害並能不斷疊加傷害效果的受罰寶石!

可對15碼內敵人造成減速,並可提供額外40%獨立增傷的困者之災!

在增加攻速的同時減少技能冷卻時間,並能提升閃避幾率和減傷效果的迅捷勾玉!

三顆頂級寶石令自身的戰力在現有裝備的基礎上再上一個台階!

神裝在手,對於即將與嫉妒進行的生死之戰,他心中無疑更多了幾分底氣!

周啟匆匆檢視完裝備,抬眼一看前方暮色籠罩下的荒原,臉上和眼底的自信頓時化作了濃濃的戒備。凝指畫就了一張隱匿符往眉心一指,身形暗淡之際,飛身踏入了眼前這一人際罕至的禁忌之地。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進入迷霧荒原,受未知能量影響,所有感知技能效果下降50%,並處於暗影易傷狀態,遭受暗屬性攻擊時所受到的傷害增加200%。該狀態在離開迷霧荒原範圍后自行消失。」

收到空間給出的提示,周啟的目光頓時為之一冷。嫉妒出手將自己引來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盤。

這魔頭偷襲伊芙並留下嫉妒之刃非但是故意給出了一條信號和線索,更是一種威脅和警告。

俗話說的好,一日防賊,不可能日日防賊!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對於擁有秒殺除自己之外小隊任一成員之力的嫉妒,唯一擺脫其威脅的方法便是深入虎穴將之幹掉。

更何況不但賽琳娜的老師——傳說中的女刺客娜塔亞便是在進入這片荒原后消身匿跡,從毆雷克手中接下的方尖塔任務也與座落於荒原深處的先民神殿有關!

換句話而言,這一戰自己別無選擇!運氣好的話,或許可以在消除這一心頭大患的同時,順帶將其餘兩個任務也一起完成。

至於另外一種後果,不論是出於自信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周啟不願去想。

人不能依賴於運氣,不過有時還是需要那麼一點點來傍身的!

暮色漸濃!本已在霧氣遮蔽下能見度極低的荒野更是一片模糊,難辨左右,不分東西。

腳下,地面因腐化的土壤而呈現出詭異的膠質,行走之際落腳有聲,啪啪作響。在白日未散的熱氣蒸騰下,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屍臭。入眼處,四面皆可見點點磷火閃爍,不禁令人心生懷疑,這滿地的泥濘是否都是由腐爛的屍骨所化!

重生之妖嬈毒後 奇特的地貌與卡爾蒂姆城特有的沙漠氣候有如天淵之別。難以想象在四面均是廣袤沙漠的塔基斯坦王國深處會有這樣一處所在。

似乎為了與這腐化,荒涼的環境相應,隨著漸漸消失的天光,一聲聲令人聞之心顫的嚎叫,此起彼伏在霧氣中連綿響起!偶爾更是能見到一雙雙猩紅的眼眸,湛射出飢餓和兇殘的幽光隨著嚎叫聲自眼前如風般掠過!

周啟眉頭微皺,翻手自紋章中將嫉妒之刃取出。略一遲疑分出一縷神念透入顏色漆黑的刀柄。

「哈哈……我應該讚揚你的勇氣還是該嘲笑你的愚蠢?如果你耐下心來尋找,而不去觸碰這件武器,或許你還能帶給我一個小小的意外和驚喜。」

「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嗎,嫉妒!嗯,或許你更喜歡另外一個稱謂,我說的沒錯吧,維第恩!」

「該死的凡人,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真名!我收回剛才的話,你!確實!給我帶來了驚喜!」

「我可不覺得這是什麼驚喜,至少對於我來說不是!我想你手下的爪牙們應該已經收到命令了吧?」

頂級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哇哦,我並不期望我的獵物是個聰明的傢伙,而你,顯然已經過於狡猾了。我……」

還未等維第恩將話說完,周啟閃電般一翻手腕,將嫉妒之刃扔進了血腥紋章!

既然探明了方位,哥才懶得聽丫廢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