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聯盟的魔法師自然是人們眼中顯得光鮮明亮的光環形象,可處於邊疆,甚至貧富差距較大的一些地方,歧視還有血統包括背景都能左右一個普通人的一生,中級魔法學院的學生不少是頑固子弟,仗著家裡有些權威和勢力,就會開始欺負新入行的新人魔法侍從,這一點就算是11歲的戴維深有體會。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明白自己是處於食物鏈底端的生物,被欺負了多年也習慣了,但現在說什麼也不能在剛到新的地方就被欺負了,現在他可是背負家鄉的名譽來校讀書的。

黑袍法師尖高的筒帽下,露出一副清晰邪魅的輪廓,放出一聲冷笑,「鄉巴佬,穿的土裡土氣,和你這種人呆久就連身邊的空氣都跟著變味。」說完,身後幾個起鬨的黑袍法師連做了個扇風的動作,臉上充滿了鄙夷和厭惡。

一邊說著,前後兩個黑袍魔法師,一個高瘦的男孩,另一名矮胖的男孩,繞在戴維的兩旁。

「現在撿起地上的錢,馬上走,免得一會兒被我們打的渾身是傷的落敗丟走,真的是很賤啊,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還有氣味,你不適合不死鳳凰的學習氣氛,我們是這裡的天,你以後見著就低著頭走,走吧,趁我們不說話你滾吧,像條狗一樣的溜走。」

一邊咄咄逼人的說著,兩旁的高矮男孩也一臉奸笑的靠近過來,就好像要用武力逼戴維就範似的。

就在戴維下蹲撿地上的金幣時,突然,兩人靠近踩住了他的手掌,一股力從腳丫上釋放而來,他那纖細的小手禁不起犀利的摧殘,同樣兩個人見戴維人氣不吞聲,變本加厲掃出小腿,隨即就踢中腳裹邊上,左右兩條腿同時襲來,兩條膝蓋接連受到攻擊,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戴維用手撐在地上,剛想要爬起來的時候,又一個矮小的胖子,鼻息間流出兩條幹鼻涕,用力伸手,一把扯住他的頭髮,往地上使勁砸下。

本是幾個人想戲弄一下剛來的新生,可沒想到幾個膽稍微大一點的人,居然就直接讓新生受到了侮辱,流著干鼻涕的男孩,力是大了一些,翻起來就抓著腦袋的致力點甩到一旁,他的力量極大,又朝戴維走了過去,雙手握拳頭,咧著嘴角發出嘿嘿笑聲走了去,身體前探,大力的衝過去了。

「噗」唔~~一前一後的聲音接觸傳了出來,拳頭緊壓入了隆起腹部中,結實的拳頭吃陷下去,力量不是很大,但劈柴還有農耕留下的底子,可不是臃腫體弱的同齡人比得上,腿下一軟,只聽到趴的一聲,男孩倒在地上捂著肚子發出了嗚嗚聲。

黑袍法師最前面的娃娃臉愣了一下,擔驚受怕的往後退了一小步,威脅道,「小子,你敢還手,我要報告校長,讓你滾蛋…」

欺負慣的戴維,終究還是出手了,雖然他覺得自己出手是不對,畢竟村裡人告誡他出去一個人要小心,首先是要照顧好自己,好吧,照顧自己是沒錯了,可惜還犯了不該犯的錯誤,他從舅舅那邊了解過魔法師之間的規則,無論如何不管出於什麼理由都不能向身邊的同伴出手,哪怕之間出現的誤會,並不能私了格鬥解決問題,被發現的魔法師很可能就是一次重罰。

奧藍大陸的版圖很大,四個王國的規則深深束縛魔法師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僅魔法師的修為就平時而言也是注重心裡方面研習重要一課,修為、品格拔尖,修為再高,並不可能在魔法師的行列之中有太大作為。

「臭小子,你可不要太囂張了。」倒地的男人被身邊的同伴扶了起來,帶頭的兩三個黑袍學生擋在戴維身前和身後。

「剛才是誰動手的,你們給我住手!」此刻,一個俊冷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全部人都愣在了原地。

包括這一邊要挨打的戴維,也閉上了眼睛,緊接著就看著娃娃臉的傲慢轉為了示弱,與之前囂張跋扈的氣焰相比,現在的他顯然是一條搖尾乞憐的哈巴狗,對著來人慢慢靠了過去:「會長,你來了,剛才是那個小子先挑的事。」

戴維聽到誣陷后,慌張睜開眼睛,就看著一張冰山臉,吸了口氣,望著被三兩個男孩抱住手臂的自己,那個男孩個頭偏高,身材纖細,卻已經是黃金的身材比例,13-14歲的樣子,藍色碎發,發質彎曲,相貌英俊,五官輪廓清晰,俊帥的臉龐,唯一一點點的瑕疵,眼中透著一絲冰冷,臉上寫滿了我就是規矩的譜兒,單手叉著腰靠在塑雕旁現身了。

「會長」的男人,眼睛往前掃了一下,手中的魔法手杖前凸起的藍色寶石,縈繞起翻滾的深藍元素,向跑來的娃娃臉說,「沒讓你過來,就別過來?」

娃娃臉的男孩畢竟還是慢了一拍,眼前突然一沉,寫滿了大事不妙的恐慌醒在臉上,手杖前的寶石翻滾的逐流,彷彿驚濤拍岸,水浪翻滾不停,形成一大股的波濤猛虎下山的傾瀉去,直到娃娃臉被水中持續掙扎,喝飽了水伏在了雕塑旁,好在有雕塑撐著後背才沒倒下來。

一陣冷冽的目光注視之下,好幾個黑魔袍的眾人都鬆開手來,透過冰冷氣息的目光觀察新來的這個孩子,眼神犀利寒冷,酷酷的背過頭去踏入了魔法學校內。

「不想找麻煩的,自己想想等會兒該怎麼朝訓練教官解釋去吧,入學簡章確認沒有問題,現在起他就是院待考核的新生。」 一名確定很有威嚴的魔法師幫助了自己,他用很是感激的眼神迎上了目光,那個魔法師背過頭走進了不遠的屋子內,趁著這個機會趕緊是把地上的錢幣撿了起來,把撕扯成碎片的紙張都收攏捧在手心道,「還好,還沒被風全部吹散,還有辦法復原入學簡章,這個可一定不能丟,來這兒上學可不光是個人追求,包括舅舅的遺願,還有鷹鋒大哥對我強烈引導的期望。」光是對不起自己一個人倒也無所謂,可絕對不能辜負當初鼓勵過自己的鷹鋒大哥,還有死著都不願閉上眼的鄧肯舅舅,依然是很不願捨棄人世間的一切,包括親愛的侄子,以及與曾擁有的夢想宣布再見。

幾個黑魔袍的學生來到一邊上,扶起那個險些溺水的娃娃臉,不再說話了。

其實,真的要和這些學生發生衝突,就結果看來絕非是他的敵手,他的天賦不光是在魔法造詣體現出神的價值觀,但也有身為戰士的狂野的性格,他一拳能打趴下靠近的學生,可見他的天賦在近戰方面也有極強的天賦,只不過缺少了戰士該有的好戰的心裡,這也確實是美中不足的一個遺憾了。

戰士族聯盟的戰法,一些方面比魔法師更能發揮優勢,體力還有身體抗性各方面,可是比柔弱的魔法師強不知多少,可魔法師在犧牲了身體抗性的修鍊,在極致的魔力熏陶下造詣登頂,強大魔法威力的另一方面可就是戰士不能控制和抵達的因素了,堅硬的盾牌和最強攻擊的配合戰法,不然也就不會成為一個軍隊中流砥柱的大殺器的存在。

事實上,魔法師與一般人想象的很多地方都不太一樣,包括品質,修為還有性格,這三種缺一不可,決定了一些魔法師未來可控的道路,再然後,這些學生刻薄囂張造成魔法的走形,就因為一點點的自滿都會自取滅亡,魔法師這個職業和戰士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很容易被精神方面的戾氣迷惑眼前的路,就算你自以為看清了眼前的路,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所以魔法師要做到完全的六根不凈真的是很難,多數的魔法師在完成了初級的修行開始輾轉加入戰士族聯盟或者聖林聯盟,這樣的魔法師被腐臭的階級迷惑了雙眼,戴維自然不會和這種人去小心的斤斤計較。

娃娃臉扶著塑雕哇的吐了起來,這場景看的實在叫人大快人心,戴維轉身走入了學校門口。

娃娃臉推開伸來的援手,指著校門另一邊的人道,「沒讓你進校門,你小子在我的底盤撒野,太不像話了,我要你好看…」語氣兇橫到了末尾時氣稍弱了下來,眼神撲稜稜的望著戴維卡殼不說話。

整個人看起來像是看到了兔子望著獅子似的,跟著話語的聲線也顫抖了起來。

娃娃臉的臉部肌肉僵硬了起來,驚恐的看向那一邊,在那一頭傳出的尖銳聲,就站在戴維的身後,板著臉看起來像是地獄歸來的惡鬼,「呼,你夠有種啊,敢在我的底盤撒野,你就去跑操場三十圈吧,鑒於剛才你有欺負新生的嫌疑,實在夠有種,我很看好你,再加上二十圈,還有因為你的膽小,我告訴過你即使在戰場上碰上一個實力各方面比你強的的敵人,也要時刻保持冷靜,你剛才的氣勢那裡去了,真是丟人現眼,所以再追加三十圈,狗東西別讓我看到你們有機會喘息,快給我滾!」

總裁的致命吸引 「啊,是甘修羅教官!」

娃娃臉為首的黑袍黨態度衰弱下來,趕忙是帶往另一邊的操場跑圈起來。

甘修羅的教官甩過眼神,看向身旁還無動於衷的少年,面部肌肉稍微抽搐了一下,擠出了一絲奸詐的笑容,道:「小子,你怎麼還在這裡,從來沒人敢違背我的命令,趕快滾…」

甘修羅教官的態度無比惡劣,似乎對教育本就沒好感,一臉憤世嫉俗的奸詐像,活脫脫的地道小人胚子的臉型,輪廓清洗,兩塊額骨的部位扁平,一個不太可靠,卻是說話就引起極大反感的態度,無形的壓力形成起來,戴維對此依然不動聲色,搖搖頭:「不行,我是來上學,可入學簡章被撕了,這可怎麼辦,入不了學…」

甘修羅低頭看向戴維,似乎也有些看好不露聲色的孩子,面部有些微微隆起的趨勢,輪廓上細膩的線條皺在一起,不算微笑的笑意顯出了陰險的另一幅尊榮,「告訴我為什麼學習魔法。」

甘修羅一上來就這麼問候,顯然戴維也做了好些準備的,可沒想到測試現在就已經開始了,似乎想從心智上挖掘出他的全部過去和底細,這裡面稍許的過失都可能讓他永遠和魔法師失之交臂,夢想一旦終結,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就少了一大半。

「至於問為什麼,當然是為了正義?」戴維向甘修羅說。

「虛偽,之所以說你的虛偽的人,是你沒有身為一個魔法師的覺悟,你走吧,這裡不適合你。」甘修羅遲疑了一下,馬上又說道。

「為什麼,我還沒被測試?這不公平,為什麼非得是我?」

甘修羅搖搖頭,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指,面前搖了搖,「我說你不通過,不是說你天賦上不合格,是你撒謊這一件事上就不再有具備魔法師的資格了。」

戴維一愣,雙腿一軟,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是么,求求你給我次機會,教官,我想成為一名魔法師。」

甘修羅繼續發問,「所以說問題還是剛才的回答,你為什麼一定要成為魔法師,這總該需要理由?」

戴維把頭磕地上不抬頭,「理由,很簡單,我要報仇,魔族殺了我的親人。」

甘修羅道:「憤怒嗎? 撿到一個異界 人的貪念和痴念,造就了世間發生一切的惡報,這根本不足以讓你成為一名魔法師,你的惡念會吞噬善良的初衷,到時絕會為了自己報仇一時痛快,身邊的同伴會因為你的魯莽,付出慘重的代價,與其如此到時候我不得不付出代價喚回你的初心,倒不如現在就把你與世間的一切斬斷,踏入魔法學校你就時常保持冷靜,而反之,走出去是死是活也是你自己的事…」

說到這時,甘修羅眼神突然收緊,戴維埋著頭渾身都在犯抽搐顫抖著,「難道我萬事休矣了。」

甘修羅語氣忽然溫和,面對戴維,「不過嗎?如果你願意來學校,我們或許可以改變你,學校就是為了改變才保留到現在的,說實話你又這副表現就是不成熟的表現,通過魔法師的修行可以改造你的性格,包括還有你夢寐以求的變強。」

戴維抬起頭,面向了甘修羅,「我有機會!」

戴維心裡猛地咯噔了一下,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抬頭看著甘修羅的細緻的臉部輪廓,放近才看的清楚,臉瘦的皮包骨,還有身上甚至沒有一絲脂肪的感覺,就因為沒有脂肪才顯得骨瘦如柴,抬頭看上去,嘴唇薄薄的,緊閉著雙唇,那個所說的結果正要從嘴巴里一言一句的吐字出來。

甘修羅看著戴維的心靈的窗戶,彷彿一切都隱射在眼前一樣,「恭喜你,你很善良,也很誠實,是我們希望找的那一種魔法師。」

拒絕某方面是變相的接受,不過,從開始起戴維就覺得自己好像真的不符合規定,心裡也有點慌亂,也因為這樣撒了一個小謊,可結果還是被識破了。

戴維被原地扶了起來,愣神之間,還是有些不明白這之間的典故,「還是不明白,究竟是為了什麼。」

甘修羅冷笑了一聲,「可不要說你在裝傻,坦白說我只想考驗你,如果你當時還是不承認犯的錯,我就真的要趕你走了,雖然這個學校是很希望像你一樣天賦極高的人多多加入,壯大學校的實力,可天賦並非全部,只不過天賦越高,你承擔的責任就越高,理所應當該得到的考驗比別人更多一些,還不明白嗎?」

「雙元素屬性,先天魔力九十三,很厲害的天賦啊,魔靈體質的修為,可是很少見到像你這樣天賦極高的魔法師,可要成為魔法師還遠遠不夠,知道我為什麼開始覺得你沒資格成為魔法師嗎?貪婪、妒忌、憤怒還有欺騙,只要有這些在就永遠也不能稱為一名優秀的魔法師,就算成為魔法師,你也會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我希望你成為魔法師后不要以消極的情緒對待身邊的事物,要隨時保持冷靜…」 「但是天賦不決定一切,我是這樣想的。」戴維搶斷了甘修羅的話說。

甘修羅低著頭,思索道:「你真的這麼想?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這麼說,還是真的有這樣的體會,小小年紀有這樣的思想是好事兒,早一點兒成熟認清現實也未嘗不好。」

戴維在甘修羅教官面前,態度放的異常端正,道,「可惜,我沒達到你的標準…」

「我今天只是測試你的考官,這樣吧,按照我的判斷標準,你在我教出的一些學生當中或許說是最出色的一個,但是出色並不代表你可以比他們走得遠走得穩,還有比他們更強,過程當中承受的磨礪定當苦不堪言,這裡所有學生都稱我為惡鬼,就是因為沒有學生能在我面前出線,至今還有人在為了及格補考至今,我的結果只有一點,如果不能拿出全力投入修鍊上,那索性你就一直補到進棺材那一天吧,你的入學簡章主要已經在教學樓的資料館內,我也已經了解過你的情況,知道嗎?自己選擇路要走下去,我是很討厭那種半途而廢的人…特別是對一個男人而言…」

甘修羅一臉凶神惡煞,但說出的話都很中聽,戴維聽完后頻頻點頭,接著甘修羅嘴角抽搐了一下,兩手背靠後邊,緊接著他轉過頭瞥了一眼身後的孩子,那種肅然的冷傲出現在臉上,「男兒膝下有黃金,我不贊成一個大男人跪在地上,另外我最痛恨的是男人哭泣了,這代表了軟弱,幸好你不是那種性格,行了吧,你跟我來吧,你通過了測試,和我去教學樓,我給上面安排一下這學年的任務還有課程。」

聽完甘修羅剛才的那番話,尤其在你通過測試的幾個字著重遲疑的停頓了一點,看著甘修羅的眼神還絲毫感覺不到鬆一口氣,戴維俯下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眼中透著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慮。

甘修羅也刻意望著他的眼睛,突然喝道:「你是不是在想我還在考驗你,是的,你通過了考核,在剛才的測試中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其一你的心智,不死鳳凰中級魔法學院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一個魔法師如果說德智共同發展是絕對不可能的,在這些天賦較好和較差的學生當中,他們也有著無法跨入的結界,首先沒有脾氣的人絕對不可能成為魔法師,而脾氣的暴躁的魔法師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魔法師,至於我為什麼要這麼說,你已經后自己會了解的,走吧,如果你不願意去相信,現在的結果是會改變的,趁我心情大好趕緊跟上來。」

「其二,身為一個魔法師有著較高的覺悟,還有純潔的心靈,雖然你沒有因為自己的天賦比別人高這麼多沾沾自喜,但我就曾經看過不少的天賦較高的魔法師,因為天賦關係,為人高調,可幾天下來在中級魔法學院學來的魔法並不算多,比他們晚來學院的幾個天賦低一等的魔法師,其境界還有心智都超過了他們,所以在我的教育生涯里我是最看不慣天賦這種沒水準的東西…」

「前面兩點你就做的很好,至於第三點嗎?就是剛才你接受了那些小鬼的挑釁,那種做法真的不是體面,雖然真的和他們硬碰硬也不見得你會輸,但你這樣子處理的很好,學校是不允許魔法師和魔法師之間的內鬥,只要加入過戰鬥的魔法師學校會給他們處分,你剛才的手段雖迫於無奈,可魔法聯盟內的魔法師屬於一個團隊,眾志成城上下一心,你現在還不算本校的學生,剛才的做法違背身為魔法師喊出的誓言,這一次就算饒了你,下一次希望你能知道怎樣去處理好一件事。」

戴維情緒平定了下來,立馬道:「我知道了,老師,我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期望?」

甘修羅搖搖頭,「不是對我的期待,最重要是不要辜負自己,好了,和我走吧,測試結束了,你總該放下心來了。」

甘修羅的為人孤僻,不喜歡群體的生活,快速的往前走,戴維只好勉強後面一路小跑的跟了一路。

不死鳳凰中級魔法學院,位置埋沒在森林,一棟沒落的教學樓,被植物還有苔蘚包裹,還有兩棟宿舍樓,還是單間的那一種風格,森林時常有野生動物出沒,主教學樓,操場還有一塊雨天修鍊的副教學樓,說是教學樓和一塊大黑屋沒什麼區別。

先帶去宿舍,讓戴維把身上臟衣服換下來后丟給宿舍阿姨,那個阿姨很客氣的接受了衣服,凡是再髒亂的衣服都是一口氣、一手杖的功夫,骯髒污垢瞬間消失了,盆內的衣服好像新的一樣,連褶皺都不帶一點差。

新生的教學樓只在一樓,說是教學樓,總共的高度不過三層,包辦了一年級到三年級的全部班級,戴維要在中級魔法學院未來呆上三年時間,學院都學生的品質教育抓的嚴格,從剛進入的新生都要接受老師的把關,認同了才可以留下來學習,但這也說明就算孩子的家庭有背景,塞紅包走後門,在這就也是很難試用的。

教學樓、宿舍都很破落,也可能是學生不多有關係,學校在附近是百年老校,附近的居民都以把孩子送到裡面來讀書為榮,但也不見出來的孩子會有多受到社會上的注視是一個道理,每年學校只有三四個名額,保送到高級魔法學院繼續深造的機會,要得到這個機會必須是從開始進校門起就開始努力。

甘修羅霸道的插隊,雙手上交了一個名額,:「星德,麻煩你,給這個孩子辦理手續吧,我測試過了,暫時沒大問題。」

抬頭的一名叫星德的青年人,笑嘻嘻道,「甘修羅老師啊,你今年有大改觀了,親自把關還帶了一個學生進來,每年都是光蛋,今年為什麼會有長進,你說說看感想嘛?」

甘修羅繼續搖頭,伸出手指指了指身後站著不知所措的孩子,低聲道,「別說那麼大聲,如果不是這個孩子的表現征服了我,我今年的想法還是和往年一樣,繼續當一個光蛋。」

星德看了一眼身後的戴維,皺了皺眉,「哦?是那個孩子,原來如此,他真的來了啊,你有這個想法很好,麻煩你也為學校的指標想想吧,人是不得不在錢上面低頭的啊。」

甘修羅搖搖頭,不耐煩道,「我就不喜歡低頭,反正我自己可以活下去,別人怎樣評價我不管。」

星德深吸了一口氣,被說的接不下話了,轉身把暗章印在審核文件上,放入了檔案卷宗的玻璃瓶罩中,蓋上蓋子放入背後一大列的架子上。

老師面如死灰的轉過頭,又強忍露出了笑意。

星德老師旁邊也拉起了長隊伍,其他地方安排測試的老師這時候也都回來了,和甘修羅不一樣的是,他們手中都有帶了好幾個學生過來報名額,星德看了看旁邊,又望了望自己面前,名額倒無所謂,能算就行了,況且甘修羅的教育質量是老師中的拔尖,對於他看好的學生也相當期待,「你是新生是吧,我就先安排你進一年級的竹班上課,你看怎麼樣,這是我給你的校服,學校規定在校期間都是要穿校服的,你只要交上了學費就能在學校任何地方走動,住宿包管伙食費,還有魔力突破導師介入費用,這些算在外面都是要另記費用的,學校就不和你收這麼多學雜費了,一個價三個金幣?」

「恩!」戴維點點頭應了一聲。

「怎麼了,戴維同學,還有什麼疑問嗎?」星德老師繼續發問道。

「不是我就想問,什麼是竹班?」戴維指了指文件上顯示的竹班,似乎還很難理解。

「竹、菊、梅,是我們學校的三個評分標準,竹是最高等級,下面是菊,其次是梅花,學期內每個月會審核一段時間內的學習情況,老師會指定時間對不足的地方輔導,如果還是不行就會降級換班,但就算降級也不要灰心,表現出色能力出眾會破格進入高班學習知識,這樣說還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星德笑說道。

「恩,沒有了!」戴維搖了搖頭,不說話了。

隨即他從腰上取出了一袋用君麻呂布縫合的錢袋,這個標註也只有窮人才買得起這樣的布料,星德還有身邊的老師都注意到了錢袋周圍還有些破損,就見這個孩子很小心翼翼的把錢袋的里的錢,一點點倒了出來,除了錢包髒兮兮的以外,裡面的三枚金幣,和其他的銅板都格外亮閃閃,這得力於戴維每天找時間給金幣擦洗的關係了。

看到那金幣還有錢袋,在場的人不再多說話了,星德老師也格外慎重的雙手接過了三枚金幣,儘管學費是歷年來學校收支平衡的一個突破口,沒有了學生捧場,學校會倒閉,看到落魄的孩子伸出手拿出錢袋交學費,看情況這孩子很可能還是一個苦讀生,在場的老師都格外壓低聲調處理事,雖然是很想幫忙也愛慕能助,經濟方面可連他們都很拮据就是了。

星德老師格外親切的說,「恩,好了,這一年時間的學費已經湊齊了,校服記得每天要穿好,書本會在今天晚上之前帶來給你的,吃飯時間每天都有固定時間,如果不想錯過,學生在規定時間用餐,一般宿舍學校也安排,不過我規定學生是每天住宿,費用是不另外收費的,這一點沒什麼變化,其它的沒問題就可以去宿舍3號報道了,明天會有新生的入學儀式。」

「謝謝老師。」戴維領上了學院的銅鑰匙,接過一件比較鮮艷,紫羅蘭制的一件校服,另外還有一套是灰色的袍子,一件美觀的校服傳出來幾乎代表了一座學校的靈魂,兩件外套都做的精緻美觀,這又是戴維平生穿的最美的一件衣服了,雖然只是一個附贈品,不過看他小心翼翼的提著的樣子,別提樣子有多小心。

轉過身,已經看不到甘修羅老師的身影,明明剛才還在這兒,可一轉眼人都整個消失不見。

跑出校務處,門口的走道里一個人都沒有,更別提甘修羅老師的身影了,況且聽名字就知道甘修羅是一個很不太愛和別人相處的人,剛才那些老師的表情還有對話,多少是透了一個底細,只不過當著他的面沒把這些事捅出來,在戴維走出校務處不遠的時,校務處也開始熱鬧了起來,剛才的壓抑的情緒也都消失了。 「甘修羅,真是一個瘟神,走到哪裡都是孤家寡人一個,能力再強有什麼用,在我看來如果不是他和校長是老相好,恐怕早就被踹走了吧,這麼不把學校的營生當回事,這樣的人怎麼配教書育人?在他的眼裡到底是什麼樣的學生才是學生,這些小孩充其量都還沒長大,開開心心的學習知識長大再接受嚴酷的現實再說啊,真不知道他急什麼?」

「就是說,星德老師,全校就你的魔法理論最好了,改天也讓我拜讀一下你的大作吧,你有一篇魔法元素萬有論的文章寫的非常好,我覺得上頭一定會把今年的竹班交給你管理的,畢竟近幾年的新生當中天賦也一次比一次高了,我們這些做老師的也理正了自己的姿態,可不要被那些小孩子的進步嚇壞了啊。」

「哎,好說好說,你什麼時候請我吃一頓飯,我現場傳授給你,田華老師。」

「哈哈哈,就這麼決定了,星德老師。」

教務處的聊天聲自然是沒傳到走出大樓的戴維耳朵里去,再怎麼說今天也多虧甘修羅老師的幫助,才算可以進入這個學校,雖然對他苛刻的說法方式一點都覺得不舒服,然而,也不知道甘修羅究竟是去了哪裡,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也放棄尋找了,反正在學校以後還是有機會見面的,這時候,他就帶著包裹找到了自己宿舍。

來到宿舍樓,三號宿舍,也只在一樓附近,先去之前去的宿舍,把自己的衣服都拿了出來,拎著帶去了3號宿舍。

「咚咚咚!」

戴維很恭敬的敲著三號宿舍的門,一樓據說都是以前高年級搬空后剩下的一座樓層,去年,三年級畢業的畢業,升學的升學,留下的只有一座座孤零零等待新生入住的宿舍,木板制的床板,躺在上面腰板兒咯的發疼,不過這可比他在諾頓鎮舒服多了,最起碼還可以自己睡一張床,有一片自己活動的空間。

一年級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可看起來宿舍空餘的部分是挺多的,看來每年送來讀書的學生都供不應求似的,都聽說是知名度極高的中級魔法學院,招生的名額都限定,部分家庭支付不了高額費用,就選擇來偏僻的學校就讀,反正教育質量也不會差,優秀的老師教育出天才的學生,可學生再天才,資質不行,沒有上進行,老師優秀又有何用,靠的還是學生自己肯努力才行。

門敲了半天仍沒任何反應,望著其他宿舍都陸續有家長幫學生,搬著行李進宿舍,一個個好像以為這裡是度假勝地一樣,各個臉上都以進了城裡最有規模的學校驕傲不已,遲疑了半會兒,門吱嘎一下開了,一個頭髮亂蓬蓬,油光瓦亮,臉骨瘦癟癟,有氣無力,一走出來就聞到身上的異味。

「你是來報道的新生,今年居然有人和我住一個宿舍,難怪啊,你可以進來了,我幫你拎行李吧。」

眼前是一個身材精瘦的男孩,眼圈頂黑,一撇黑色斜劉海,站在戴維眼前就不光是是高一點那麼簡單,眼前男孩的儀容精緻,特別是眉毛還有嘴巴都是精緻的一類型,可穿的衣服還只是睡衣,也或許是剛睡醒爬起來的緣故。

「學長,不用,我自己可以拎。」戴維搖搖頭,很客氣的拎著自己行李進了3號宿舍。

一間宿舍,規模不算太大,似乎就只能兩個人住,上下的兩層套床,這裡面積不算太大,但要活動甚至也是足夠的,不過,雖說的硬板床,被褥方面還有被子、夏天的席子都放在衣櫥中,這裡面就是他和這個自己相差不大的孩子,未來兩年相處的地方。

戴維拎東西進了宿舍,放在床邊整理了一下,男孩就坐在床邊上也已經不睡覺了,目光頓時望著走進來整理物品的戴維,眼前的他病怏怏的坐在床邊上苦思發獃了好久。

戴維見這個孩子只是狐疑的望著他,心裡也是犯嘀咕,如果不想理他幹嘛還望著他,莫不是這個人的傾向有問題,戴維連忙墊著腳,把睡衣塞到枕頭底下,連忙轉過頭,微笑道:「你好我叫戴維,是諾頓鎮來的工讀生,別看我這樣,我是一個窮人啦。」

男孩的臉上浮起笑容,道:「哦,沒關係,反正能來這裡上學的,每一個天賦都很高,你好,我是楓火城的顧越杉!」

「楓火城,那你是這裡的本地人咯,那以後多多指教咯,我是剛來的新生,一年級即將是竹班的學生,你呢,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學長吧,我就叫你前輩好了,怎麼樣?」戴維也很激動的自我介紹。

顧越杉性格穩重,說話簡直是和甘修羅一個模子內刻出來的,「恩,前輩嗎?這個可以有,戴維,以後也多多指教了,我是那種不太願意和別人爭鬥的類型,所以學院的派別之間的爭鬥,我勸你一句永遠也別想組織或者你去平息,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戴維面帶笑容,恭敬的程度有些做作,「是的,我知道了,前輩。」眼前那個顧越杉倒又不說話了,接著深吐了一口氣就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額,好奇怪的學生!奇怪的性格!」戴維站著遲疑瞭望了一眼,心中頓時察覺道。

戴維見對方不理會自己,聽村裡人說鎮里的人都特注重輩分,也就毫不猶豫抱出了友情牌,道,「學長你還沒告訴我你是幾年級的呢,我以後還需要你罩著我呢。」

「二年級梅班,以後有什麼麻煩就來找我。」顧越杉實際沒睡著,性格冷靜的像是一譚平靜的水面。

戴維尷尬的重複了一遍,「梅班?那不是…」竹菊梅,從能力高低上下排列,這幾乎是三個年紀實力高低分配的班,梅班是學校整體實力最爛的一個班級了,或者說裡面的人也可能是很難畢業的一批人,相比另外兩個班,要不就是努力了實在通不過,要不幹脆三年都這樣混過去的一類人,不管是老師還是自己都打算要放棄自己完整的人生,已經無可救藥的一批學生。

「就像你知道的一樣,梅班是最爛的一個班級,你要知道身為梅班不少人都在努力修行,很是努力地想要深入高班進行更好的訓練,身為竹班的尖子生,上學前第一件事就是教會你,天賦這種東西不能當飯吃,一個不小心可會被人後來居上的哦。」顧越杉雖然閉著眼睛,可心裡似若明鏡一樣,滴水不漏的堵塞戴維接下去的話來。 「是的,前輩,」戴維點點頭,「你說的話與我今天遇到的老師講的一樣,看來你們真的很像呢,不死鳳凰我沒選錯學校。」說完,他一邊自豪握緊拳頭,朝胸口放了上去,做了一個恭敬的姿勢。

顧越杉見到這孩子氣氛委婉了很多,隨即詫異地從淺睡的意識內睜開眼睛,「看吧,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好了,我肚子餓了,你餓了嗎?雖然時間還早現在就去吃飯吧。」說完,翻起身就坐在床頭邊上,套上了一件衣服,隨手揉了揉頭髮,好像這樣就已經是要去吃飯的樣子了。

「前輩,你這樣穿著有失體吧,學校不是規定必須要穿校服么?」戴維指了指新生指南上寫的學生第一條規章制度,裡面寫的清清楚楚。

一邊說著,還念出聲來,顧越杉臉上浮現了一絲不耐煩的表情,隨即從衣櫥中翻出一件滿身都帶有褶皺的衣服出來,毫不遲疑的披在身上。

「好了,我也換好了。」戴維也很小心的穿上校服,胸口位置帶有鳳字的標誌,這就標誌了不死鳳凰中級魔法學院的權威,走出去都會惹來異樣的目光和眼神,和之前那個滿身泥濘、髒亂差的打扮比起來,這身打扮可是時髦了很多,加上戴維雖然還在發育,在同齡人之間也算略有姿色的那一類型。

顧越杉深吸了一口氣,冷冰冰的說,「今天還是第一天,你也沒必要打扮的這麼細緻吧,算了,今天的吃飯你就跟著我吧。」

兩人走出了宿舍樓,雖然是一樓,就拐了一個彎,很快就出了門,直到是走了一段距離,才發現這似乎是要出校門的路徑。

戴維心裡百思不得其解,撓了撓頭,「前輩,現在我們去食堂吃嗎,時間還早,開門了么?」

「我說了,今天你什麼都別管,吃我的就行,去外面的飯店吃吧,學校的食堂以後有的是機會吃,而且也看不到我的仇人。」顧越杉說道,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說的還斬釘截鐵,戴維走在身旁聽得很仔細,當說道最後幾個詞時,明顯感受到從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寒意更甚從前了,宛如判若兩人的情景。

「飯店不是要花錢嗎?我沒錢啊?」戴維向顧越杉說。

顧越杉很不解,搖搖頭,走在了最前面,「是的,我說請你吃飯,當然是我付錢了?」

出了學校,穿過樹林,然後就到了鎮子上,現在的鎮子上還是有很多商販,有各種謀生的商人,也有賣藝求生的藝人,還有一些拿著水晶球,設了一個小攤位,算卦求生的聖靈師。

很快,顧越杉帶著戴維來到一家生意不算紅火的飯店,裡面的老闆見他光顧,臉色都特別好,好像見到一個有錢的大主顧,各種諂媚和吆喝齊活了。

見二人來,店家的老闆親自迎接,還送到了樓上去,「來,歡迎二人,樓上請,有很多空位,你們隨便坐,吃點什麼啊?」

顧越杉並不理會老闆的諂媚,接著翻開菜單遞到一旁的戴維,道:「這裡什麼都有,如果你想吃到飽,就吃米飯或者麵條,不過既然我請你吃,當然不可能就只請你吃米飯。」

「越杉大少爺啊,我們這兒包你吃得飽,不過,你可要付現錢啊,我每次都去你家裡要,你那上了些年歲的曾祖父,臉上可掛不住了,好歹你也是…」正在的顧越杉不客氣在菜單上啪啪啪連點幾下,那旁邊記錄的老闆臉沉了下來,微笑地給足了那旁邊的戴維面子,接著一把兒把他拉到了邊上談話起來,正當說到後面的時候,戴維是什麼都聽不到了,回過頭的功夫,就已經見顧越杉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顧越杉把錢袋丟在桌子上,袋子內定陵桄榔的一堆錢幣,「放心,少不了你的錢,我現在可是魔法學徒,已經每個月從楓火殿要到了供奉,你不用客氣,還吃不了我多少錢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