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閃電火球魔法隕石和冰霜箭雨之類的大範圍魔法就以李潔為中心開始猛砸,魔法師的群攻魔法不分敵我,物理攻擊就更別提了,要是李潔身上沒無敵狀態,飛龍不見得怎麼樣,他就會先死在魔法下。

2020 年 11 月 16 日

阿爾金有些鬱悶,隨著場面的紛亂,他控制的小動物都失去了效用,要不被踩死,要不就看不清周圍的環境,場面太混亂了,不過這還問題不大,飛龍中有他自己馴養的,飛進去執行任務前就被施加了野獸之眼魔法,等級最高,帶頭飛行的精英飛龍就相當於是他的眼睛,並且可以看的很遠,本來看著毒蠅的幾下攻擊就讓目標快死了,阿爾金還有些可笑,看來毒蠅再來幾下任務也就完成了,甚至飛龍都用不著,可是馬上目標的生命力就恢復了,並且多了防護魔法,這讓阿爾金詫異起來,地下世界雖然聽說過一些法師會些治療術,但是防護魔法那是不可能給別人加的,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此時問題還不大,就算毒蠅不行,飛龍也可以完成任務,就算目標被人拉著逃跑也不行,可惜事情的展再次出現了意外,十幾道銀光從側方直射撲下來的飛龍,一條飛龍出奇怪嘶鳴聲直接就掉了下去,這讓飛龍群有了一些混亂,也讓阿爾金一驚,普通飛龍或許會因為被射的多了而掉下去摔死,可是這些領頭的飛龍短時間內想用弓箭把它們射下來根本就不可能,這些飛龍掉下去雖然摔不死,但重傷那是跑不了的,地面上全是敵人,其實還是和死去沒什麼兩樣,難道這是那些奇怪的東西射出來的?阿爾金早就知道那些奇怪的金屬架子,但是阿爾金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無彈窗.】

弩箭耽誤了一下,但這問題不大,不過隨即一大片冰凌從天而將猛砸飛龍群,緊接著又是幾道閃電,又耽誤了飛龍群一下,以至於本來準備了凌厲一擊直接幹掉目標的飛龍被突然出現的一名大娜迦攔了下來,後續的飛龍撲到時目標已經進入了灌木叢,飛龍失去目標后自主選擇從灌木叢上方掠過然後和出現在灌木叢周圍的敵人交上了手。

阿爾金氣的跺了跺腳,這些飛龍還是沒腦子,不知道輕重緩急,阿爾金只得再次對飛龍群下令,這需要他施法並且需要幾秒鐘才可以完成。

等阿爾金施法完畢,飛龍群絕大部分已經降落下來和敵人正在廝殺,敵人也在瘋狂的從四面八方湧向飛龍群降落的地點,對毒蠅的攻擊根本不管不顧,場面混亂不堪,不過阿爾金並不擔心,得到了命令的飛龍大部分阻擊敵人的援軍,一部分圍攻灌木叢周圍的敵人,一小部分精英則試圖重新起飛直接飛入灌木叢,毒蠅也被下令全面進攻和騷擾敵人,本來直接讓還沒降落的飛龍直衝灌木叢,把並不大的灌木叢拼著兩敗俱傷直接砸平能更好更快的解決問題,可惜飛龍儘管智慧不高也拒絕這種讓它們去自殺式的命令,飛落進去可以,直接俯衝進去沒一條飛龍願意。

李潔趴在灌木叢下,緊張的指揮著戰鬥,不過現在就這場面能做的也不多了,主要是抓過來一些士兵,可惜灌木叢周圍到處都是激戰,連個投放的空間都沒多少了,另外就是指揮比爾注意齊射一隻,目前威脅最大的還是boss級別的飛龍,這些飛龍挨上一兩隻弩箭根本就不在乎,必須齊射才有可能重創一隻,另外就是調集牧師,自己也用治療術給士兵們回復生命。

正忙碌間李潔忽然猛的狠狠的槌了下地面懊腦了起來,雖然李潔把絕大部分牧師都調集了過來,可是飛龍攻擊力不是吹的,不但攻擊力很強,並且嘴巴里還帶毒,再加上毒蠅的騷擾,牧師們根本就照看不過來,部下正在為了保護自己而奮勇作戰,同時傷亡也在急劇增加,本來自己得到的情報很清楚,卻沒能給與足夠的重視,否則至少不會傷亡如此之重。

李潔正在深深的懊悔時,灌木叢周圍的防線被突破了一處,李潔猛的驚醒,現在可不是悔恨的時候,不過就耽誤這一會現在再抓人來堵缺口已經來不急了,危機時刻,艾麗和米麗衝出了灌木叢,堵住了缺口,重新振作起來的李潔也立刻注意到,四隻飛龍正在自己的頭頂上緩緩飛落。

李潔一驚,四隻飛龍絕對夠連灌木帶人的徹底壓垮自己,李潔立刻就想出去,最起碼先混在人群里再說,可是剛剛爬起身,李潔卻又停了下來。

這又何必呢?自己在中心有麻煩,灌木叢周圍的士兵被飛龍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顯然這是飛龍的主攻方向,幾乎所有的boss、精英和銀英飛龍都在這裡,即使有牧師的幫助,自己最好的士兵也在不斷的倒下,甚至包括一些牧師,自己的將領們也是在飛龍的圍攻下苦苦支撐,而外圍試圖解救自己的士兵們卻還沒看到能夠快突破飛龍阻擊線的跡象,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了,死就死了,總比連累士兵們強,丟人掉士氣現在都無所謂了!

李潔還是有些短視了,他尋死本身倒真的無所謂,士兵們掉點士氣少點忠誠大不了加薪水補回來,可是他卻不想想,他要是死了,轉移到行軍帳篷里復活了,阿爾金卻看不見,也不會知道這情況,他只會以為任務完成了,立刻就會撤退,然後坐等李潔的士兵自行崩潰,李潔的手下自然不會崩潰,阿爾金也就會知道斬戰術對目標沒有作用,他就會等泰澤到了后開始正規的強攻,而泰澤認為李潔是塊肥肉,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飛行部隊,李潔現在要真的掛了,泰澤就飛行部隊就不會受到重創,將來這些飛行部隊配合地面部隊強攻或者是不斷的騷擾就能讓李潔崩潰,並且再想殺死它們可就難了,並且泰澤還有別的手段,那等待李潔的除了徹底的敗亡外沒其他的結果了,其實這場戰爭李潔唯一的勝算就是現在,李潔必須堅持當誘餌,即使手下傷亡慘重也要把泰澤的飛行部隊給打殘掉,只有這樣做了才有可能最終勝利,否則即使現在李潔尋死後有不少士兵可以活下來,將來的結果卻一定是全軍覆滅!

焦急、緊張、懊悔之中的李潔沒想到這麼多,他甚至沒有提醒激戰中的手下自己面臨從上而下的危險,反而打定主意后從容的站起身來,拍了拍鎧甲上的泥塊,抬頭看著越來越近的飛龍。

飛龍壓斷樹枝的聲音引起了艾麗的注意,匆忙中回頭一看就是一聲驚呼,一條五十多級的boss級飛龍壓趴下一大片灌木,它已經看到了面對它的李潔,飛龍沒有猶豫,碩大的一雙利爪和帶劇毒滿是利齒的大嘴巴合擊李潔,就算李潔生命不低,身上還有些buff和牧師的神聖護盾,也絕對擋不住這次合擊,只會被秒殺。

利爪和利齒即將打在李潔身上時,一道里圈為白,外圈為金黃色的神聖護壁出現在李潔的身體周圍,飛龍的攻擊落在上面只是出幾聲悶響,李潔卻毫無傷,已經閉上了眼睛的李潔等了一會看見沒反應,很是驚訝的睜開眼睛一看,就見自己處於絕對的保護中,四隻飛龍圍著自己猛抽,卻沒任何的機會攻破自己的防禦。

自己身上的魔法是神聖干涉,被施法者處於無敵狀態並且無敵效果無法被驅散,持續四分鐘並脫離戰鬥狀態無法移動。

李潔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幫了自己,這貌似是聖騎士的招數,而現在營地里也就洛蘭一名騎士,不過此時李潔腦子還有點轉不過來彎,還沒想到太多,心裡還暗自有些埋怨洛蘭多事,不過畢竟人家處於好心,李潔也不好說什麼,立刻就投入到了指揮作戰中。

李潔清楚自己最起碼三分鐘之內沒一點危險,飛龍卻不清楚為什麼攻擊無效,只是焦急的猛攻護壁,並且主要目標出現后,天上飛落的四條飛龍和率先攻破防禦圈的五六條飛龍都圍了過來,全是boss級的大傢伙,李潔當即就命令艾麗和米麗帶著還活著的幾名法師直接朝自己群攻,布朗也參與進來。

頓時閃電火球魔法隕石和冰霜箭雨之類的大範圍魔法就以李潔為中心開始猛砸,魔法師的群攻魔法不分敵我,物理攻擊就更別提了,要是李潔身上沒無敵狀態,飛龍不見得怎麼樣,他就會先死在魔法下。 ?飛龍boss們遭受了猛烈的攻擊,即使主要目標就在眼前,出於本能也想回頭反擊法師們,可是阿爾金制止了飛龍的本能,阿爾金不知道李潔身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憑感覺判斷應該是魔法護罩之類的東西,是可以被攻破的,阿爾金這樣認為是因為他人不在現場,更不知道聖騎士是個什麼東西,再加上沒有接觸這個護壁,否則他肯定知道這是無法攻破的,而飛龍們卻沒多少智慧,那就更不用說了,阿爾金也看見了飛龍頭領們正在被魔法群攻打擊,不過他認為這樣一來同樣身處魔法攻擊範圍內的地下領主身上的防護魔法只會破碎的更快,再加上飛龍的攻擊,秒殺掉地下領主就在眼前,所以阿爾金連下了數次命令,強制飛龍們繼續進攻李潔。【全文字閱讀.】

李潔此時根本顧不上敵人是怎麼想的,指揮著牧師們不用管他,注意治療其他士兵,步兵也別一窩蜂的亂沖,分出一部分保護射手和牧師,還要指揮比爾集中弩車射擊外圍中的精英飛龍。

李潔的命令最起碼制止了一部分的混亂,毒蠅不必理會,攻擊的重點放在飛龍身上,弩車一次次的集火射擊也把攔路的精英飛龍給射翻在地,這讓更多的士兵能夠分割包圍飛龍,以更高的效率屠殺飛龍,並且幾乎所有boss級的飛龍都被吸引到了自己的身邊,這無疑讓局面在一點一點的改觀,李潔人多勢眾的優勢也揮了出來,越來越多的飛龍倒在了營地的泥水裡。

阿爾金並不能通觀全局,不過他也知道李潔的手下實力不弱,光靠毒蠅和飛龍拼光了也打不過李潔的手下,斬戰術本來也不是硬拼,但是阿爾金認為勝利就在眼前,殺死了李潔一切就都結束了,所以儘管阿爾金也感覺軍隊在營地中逗留的時間已經有些長了,不過現在讓阿爾金放棄那是絕不可能的,戰爭那有不死人的,並且只要殺死李潔就是勝利,什麼損失都是值得的,所以阿爾金依然堅持自己的計劃。

攻擊了護壁二分鐘后,阿爾金本來堅定的信心就有些動搖起來,開始有些焦急的走來走去,十隻飛龍頭領生命力已經掉了一半,但阿爾金咬牙沒有更改命令,又過了一分鐘,阿爾金已經焦急異常了,為什麼護壁還沒有被攻破!?或許下一刻護壁就會被打破,自己也就完成任務了!

然而接下來的每一秒都對阿爾金來說是種煎熬,因為飛龍頭領們在源源不斷的魔法打擊下生命力已經到了危險的地步,可是難道堅持了三分多鐘,可能下一刻就是勝利!現在就放棄阿爾金怎麼可能甘心!

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阿爾金大聲的詛咒著,蹦跳著咒罵著,在圍攻李潔的飛龍中,一隻精英飛龍倒地死亡后,其他boss級飛龍也已經生命垂危,阿爾金的信心終於崩潰,立刻下令飛龍頭領們起飛逃離營地。

飛龍們在魔法攻擊中艱難的起飛,剛飛起來二三米高,李潔急匆匆下令弩車分散打擊攔截這些已經重傷的飛龍頭領時,神聖干涉時間到,保護了李潔四分鐘的魔法護壁立刻消散。

阿爾金見狀呆了一下,下一刻就是一口鮮血猛的噴了出來,這時候什麼沉穩什麼機智都見鬼去吧,阿爾金擦著嘴角的血液重新下令已經飛起來數米高打算撤退的飛龍和毒蠅重新投入進攻!

在阿爾金以後的幾十年生命中,每每想起大沼澤的戰鬥他都會懊喪欲絕!

馴獸師的馴獸術果然非同凡響,即使已經重傷,本能的想要逃走,可是在阿爾金狂怒的嚴厲命令下,已經開始了撤退的飛龍和毒蠅們不得不重新返回戰場,該阻擊的阻擊,該拖延的拖延,該去執行絕殺計劃的繼續撲向李潔,就這一會功夫,飛起來又飛回來的大沼澤士兵們就挨了最少兩輪箭雨。

飛龍們的暫時離去也讓李潔的手下迅的無阻礙的在李潔周圍布下了嚴密的防禦,阿爾金即使在驚怒中也沒有徹底的喪失理智,調集了重兵突擊李潔的防衛圈,就是有一點不好,為了保證成功阿爾金已經不計代價了。

阿爾金最終成功了,李潔此時清楚自己全面佔優,他也回過味來了,敵人居然去而復返,那是一定要殺死自己的,現在自己場面優勢一望而知,雖然比較納悶為什麼敵人如此的執著,但這是好事,自己這時候還是不死的好,否則那十幾條boss級的飛龍要是跑了自己真就要吐血了!所以李潔東躲西藏,甚至在被飛龍撲倒后不惜翻滾爬行躲避攻擊,也讓牧師們有時間給自己回滿生命力和加防護罩,一直到避無可避,幾乎被飛下來的飛龍們四面圍堵,李潔才倒地不起,不過他又成功的拖延了近一分鐘的時間,這就一分鐘,阿爾金手下的boss級飛龍沒有一條飛回去,精英飛龍幾乎損失殆盡,普通飛龍飛回去的不到二百,毒蠅也扔下了三百多條!

阿爾金親自馴養的,身上一直帶著野獸之眼魔法的六十級boss最強飛龍,在敵人的歡呼聲中,在弩箭和羽箭的歡送下掙扎著幾乎都要飛出營地了,卻被一直守在防線上的幾十名美杜莎射手一輪攢射給打了下來,遠處的阿爾金失去魔法感應后再次吐血,他知道自己的飛龍死去了,不然野獸之眼魔法不會失效,等殘兵都飛回來后,阿爾金看著最多也就二百的飛龍和剩下的七百毒蠅,這次不吐血了,眼一黑,暈了過去!

李潔走出行軍帳篷,查看了損失后也差點暈過去,不到八分鐘的交戰,自己居然損失了八百多名士兵,更讓李潔差點吐血的是,牧師死了一半還多,雖然李潔清楚要不是牧師吸引了不少飛龍的仇恨,自己其他的士兵死的還要多,可是李潔依然無法釋懷。

下令救治傷者,處理屍體,李潔惡狠狠的下令把飛龍的皮都扒了,肉都充作軍糧吃掉,就連牙齒和爪子都砍了下來,徹底的肢解飛龍解恨,同時下解毒藥劑,下令牧師們現在不必浪費魔力治療,只驅散掉中了毒蠅虛弱魔法的士兵身上的不良法術效應,然後休息回魔,士兵們則加薪水,並休整備戰。

下達了善後命令,李潔還是心疼死去的士兵,手指有些顫抖的夾了根雪茄點燃,吸了幾口這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如果說以前我還對勝利有所懷疑的話,那麼現在最起碼我們多了些希望。」

維迪斯緩緩走了過來。

「死了八百多名士兵……。」李潔悶悶的回答著,雙眼有些無神的看著遠方的黑暗,數名幽魂已經向北擴大探索的範圍,鷹身人已經死光了。

「他們的犧牲是值得的,敵人最鋒利的劍已經破損了。」

猛然看見紅票快一百張了,到一百張加更。

飛龍boss們遭受了猛烈的攻擊,即使主要目標就在眼前,出於本能也想回頭反擊法師們,可是阿爾金制止了飛龍的本能,阿爾金不知道李潔身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憑感覺判斷應該是魔法護罩之類的東西,是可以被攻破的,阿爾金這樣認為是因為他人不在現場,更不知道聖騎士是個什麼東西,再加上沒有接觸這個護壁,否則他肯定知道這是無法攻破的,而飛龍們卻沒多少智慧,那就更不用說了,阿爾金也看見了飛龍頭領們正在被魔法群攻打擊,不過他認為這樣一來同樣身處魔法攻擊範圍內的地下領主身上的防護魔法只會破碎的更快,再加上飛龍的攻擊,秒殺掉地下領主就在眼前,所以阿爾金連下了數次命令,強制飛龍們繼續進攻李潔。【全文字閱讀.】

李潔此時根本顧不上敵人是怎麼想的,指揮著牧師們不用管他,注意治療其他士兵,步兵也別一窩蜂的亂沖,分出一部分保護射手和牧師,還要指揮比爾集中弩車射擊外圍中的精英飛龍。

我曾愛你噬骨 李潔的命令最起碼制止了一部分的混亂,毒蠅不必理會,攻擊的重點放在飛龍身上,弩車一次次的集火射擊也把攔路的精英飛龍給射翻在地,這讓更多的士兵能夠分割包圍飛龍,以更高的效率屠殺飛龍,並且幾乎所有boss級的飛龍都被吸引到了自己的身邊,這無疑讓局面在一點一點的改觀,李潔人多勢眾的優勢也揮了出來,越來越多的飛龍倒在了營地的泥水裡。

阿爾金並不能通觀全局,不過他也知道李潔的手下實力不弱,光靠毒蠅和飛龍拼光了也打不過李潔的手下,斬戰術本來也不是硬拼,但是阿爾金認為勝利就在眼前,殺死了李潔一切就都結束了,所以儘管阿爾金也感覺軍隊在營地中逗留的時間已經有些長了,不過現在讓阿爾金放棄那是絕不可能的,戰爭那有不死人的,並且只要殺死李潔就是勝利,什麼損失都是值得的,所以阿爾金依然堅持自己的計劃。

攻擊了護壁二分鐘后,阿爾金本來堅定的信心就有些動搖起來,開始有些焦急的走來走去,十隻飛龍頭領生命力已經掉了一半,但阿爾金咬牙沒有更改命令,又過了一分鐘,阿爾金已經焦急異常了,為什麼護壁還沒有被攻破!?或許下一刻護壁就會被打破,自己也就完成任務了!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然而接下來的每一秒都對阿爾金來說是種煎熬,因為飛龍頭領們在源源不斷的魔法打擊下生命力已經到了危險的地步,可是難道堅持了三分多鐘,可能下一刻就是勝利!現在就放棄阿爾金怎麼可能甘心!

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阿爾金大聲的詛咒著,蹦跳著咒罵著,在圍攻李潔的飛龍中,一隻精英飛龍倒地死亡后,其他boss級飛龍也已經生命垂危,阿爾金的信心終於崩潰,立刻下令飛龍頭領們起飛逃離營地。

飛龍們在魔法攻擊中艱難的起飛,剛飛起來二三米高,李潔急匆匆下令弩車分散打擊攔截這些已經重傷的飛龍頭領時,神聖干涉時間到,保護了李潔四分鐘的魔法護壁立刻消散。

阿爾金見狀呆了一下,下一刻就是一口鮮血猛的噴了出來,這時候什麼沉穩什麼機智都見鬼去吧,阿爾金擦著嘴角的血液重新下令已經飛起來數米高打算撤退的飛龍和毒蠅重新投入進攻!

在阿爾金以後的幾十年生命中,每每想起大沼澤的戰鬥他都會懊喪欲絕!

馴獸師的馴獸術果然非同凡響,即使已經重傷,本能的想要逃走,可是在阿爾金狂怒的嚴厲命令下,已經開始了撤退的飛龍和毒蠅們不得不重新返回戰場,該阻擊的阻擊,該拖延的拖延,該去執行絕殺計劃的繼續撲向李潔,就這一會功夫,飛起來又飛回來的大沼澤士兵們就挨了最少兩輪箭雨。

飛龍們的暫時離去也讓李潔的手下迅的無阻礙的在李潔周圍布下了嚴密的防禦,阿爾金即使在驚怒中也沒有徹底的喪失理智,調集了重兵突擊李潔的防衛圈,就是有一點不好,為了保證成功阿爾金已經不計代價了。

阿爾金最終成功了,李潔此時清楚自己全面佔優,他也回過味來了,敵人居然去而復返,那是一定要殺死自己的,現在自己場面優勢一望而知,雖然比較納悶為什麼敵人如此的執著,但這是好事,自己這時候還是不死的好,否則那十幾條boss級的飛龍要是跑了自己真就要吐血了!所以李潔東躲西藏,甚至在被飛龍撲倒后不惜翻滾爬行躲避攻擊,也讓牧師們有時間給自己回滿生命力和加防護罩,一直到避無可避,幾乎被飛下來的飛龍們四面圍堵,李潔才倒地不起,不過他又成功的拖延了近一分鐘的時間,這就一分鐘,阿爾金手下的boss級飛龍沒有一條飛回去,精英飛龍幾乎損失殆盡,普通飛龍飛回去的不到二百,毒蠅也扔下了三百多條!

阿爾金親自馴養的,身上一直帶著野獸之眼魔法的六十級boss最強飛龍,在敵人的歡呼聲中,在弩箭和羽箭的歡送下掙扎著幾乎都要飛出營地了,卻被一直守在防線上的幾十名美杜莎射手一輪攢射給打了下來,遠處的阿爾金失去魔法感應后再次吐血,他知道自己的飛龍死去了,不然野獸之眼魔法不會失效,等殘兵都飛回來后,阿爾金看著最多也就二百的飛龍和剩下的七百毒蠅,這次不吐血了,眼一黑,暈了過去!

李潔走出行軍帳篷,查看了損失后也差點暈過去,不到八分鐘的交戰,自己居然損失了八百多名士兵,更讓李潔差點吐血的是,牧師死了一半還多,雖然李潔清楚要不是牧師吸引了不少飛龍的仇恨,自己其他的士兵死的還要多,可是李潔依然無法釋懷。

下令救治傷者,處理屍體,李潔惡狠狠的下令把飛龍的皮都扒了,肉都充作軍糧吃掉,就連牙齒和爪子都砍了下來,徹底的肢解飛龍解恨,同時下解毒藥劑,下令牧師們現在不必浪費魔力治療,只驅散掉中了毒蠅虛弱魔法的士兵身上的不良法術效應,然後休息回魔,士兵們則加薪水,並休整備戰。

下達了善後命令,李潔還是心疼死去的士兵,手指有些顫抖的夾了根雪茄點燃,吸了幾口這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如果說以前我還對勝利有所懷疑的話,那麼現在最起碼我們多了些希望。」

維迪斯緩緩走了過來。

「死了八百多名士兵……。」李潔悶悶的回答著,雙眼有些無神的看著遠方的黑暗,數名幽魂已經向北擴大探索的範圍,鷹身人已經死光了。

「他們的犧牲是值得的,敵人最鋒利的劍已經破損了。」

猛然看見紅票快一百張了,到一百張加更。 ?李潔深深的吸了口煙,什麼都沒說,此時李潔心裡已經有些後悔了,他本來可以用星辰羅盤直接傳送到岩石城堡的,可是星辰羅盤不是無限制的使用的,儘管不知道時光之石是個什麼東西,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是極為難得的,本著節省的原則,李潔放棄了對黑山城的企圖后也只是想著多花幾天橫穿大沼澤,根本就沒想過使用星辰羅盤,一直到後來碰上維迪斯以及現在的這一戰過後,李潔才有了些悔意。【最新章節閱讀.】

後悔歸後悔,不過第一現在已經和維迪斯簽署了協議要幫她奪取王位,儘管地下領主以背信棄義為榮,李潔卻不打算這樣做,男子漢說話就要算數,這是其一,第二就是現在李潔也不打算和泰澤善罷甘休了,李潔還從沒遭受過如此嚴重的損失,現在就算泰澤來講和李潔也不會同意,雖然不知道維迪斯說這話是不是怕自己害怕損失跑了,但現在李潔已經決定要和泰澤分個高下!

由此李潔展前期最慘烈的大沼澤戰役拉開了序幕。

下了決定后李潔抬頭看見維迪斯還在注視著自己,吐了口煙霧,很是鄭重的對維迪斯說:「您放心,協議依舊有效,答應您的事情不會更改,要不我死在這裡,要不您登上飛龍城的王位!」

維迪斯沒說話,盯了李潔一會,這才轉身離去:「我也會信守我的承諾,讓您的士兵多準備些水,我要在水中下毒,以阻止敵人九頭蛇的潛入。」

李潔目送維迪斯離去,想了想才明白維迪斯提醒自己的事情是什麼,營地周圍雖然有深潭和泥坑阻隔,但這對九頭蛇來說不是什麼障礙,想清楚后李潔不由嘆了口氣,下令雷歐派些人手注意營地周邊的巡邏,這無疑要分散一部分兵力,可是又能有什麼辦法,別說什麼天時地利人和了,就是敵人的士兵也是都是些適合在大沼澤中作戰的傢伙。

李潔鬱悶的在營地裡布置防務,查遺補漏時,氣色很不好的阿爾金鬱悶的吐了第三回血,此時阿爾金已經和泰澤會和了。

聽了阿爾金關於已經殺死了地下領主和戰損以及戰果的報告后,此次領軍出征的另一名泰澤的手下馬利斯當即就指責阿爾金作戰不利,應該處死!

另一名將領魯肯立刻表示反對,雖然損失有些出乎意料,但是既然已經殺死了地下領主,那麼可以預見的敵人可能現在就已經崩潰了,這是場勝利,勝利者不應該受到指責!

魯肯和馬利斯當即就吵了起來,其實原因無他,馬利斯是人類,阿爾金和魯肯都是蜥蜴人,雙方爭權奪利慣了的。

阿爾金報告完畢后在一邊低著頭一言不,面對馬利斯尖刻的指責,阿爾金無言以對,他不是不清楚當時既然已經下令撤離,那麼就不應該再次改變主意,明知道是錯還這麼干並非全是因為憤怒,以當時的損失,就算撤回來也已經無法交代了,只能拼著明知道的傷亡拿下對方的領,只是沒想到這最後一擊傷亡會如此之大!

最終這場爭吵被泰澤制止,只要那位近百年來次入侵大沼澤的地下領主真死了,那麼損失他不是不可以接受,那樣的話,他此去剩下的就是追殺潰散的敵人了,無疑那將是一場輝煌的大勝!

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先是維迪斯派人來向泰澤正大光明的宣戰,並明確指出泰澤是個王國的篡位者和叛徒,當初不清楚真相者現在只要協助維迪斯平叛就可以既往不咎云云。

泰澤沒等使者說完就把他砍了,面對部下的疑惑泰澤只是說這是敵人的奸計,地下世界里生活的人,就算是窮鄉僻壤里的蜥蜴人,也是聽說過地下領主的卑劣的,這倒是輕易的壓下了眾人的疑惑,不過不久之後前鋒部隊試探敵人兼且偵查附近地形回來報告后,疑惑的就是泰澤了。

「阿爾金,你也聽到了,偵查地形我們損失了十幾位斥候,試探性的攻擊也被打了回來,又損失了幾十名士兵,看樣子敵人好像沒有混亂。」

馬利斯立刻指責阿爾金根本就沒殺死地下領主,根本就是在謊報戰果,魯肯也疑惑的看著阿爾金,阿爾金鄭重的以神靈起誓,保證自己說的都是真的,敵人可能只是為了掩護撤退留下了一些人手阻擊。

泰澤將信將疑,下令馬利斯領軍再次進攻,這次可不是試探,而是正式的攻擊,結果半小時后馬利斯狼狽的跑回來后就痛罵阿爾金說謊,他損失了將近三百名士兵,敵人抵抗的很堅決,也沒見士氣低落不說,二個方向上都有大批的敵人在防禦,根本就不是逃走前留下的什麼阻擊兵力!

泰澤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下令把阿爾金關起來,戰後處理,完全不顧阿爾金的焦急解釋和魯肯的求情,直到被關進了籠子里,看著泰澤憤怒離去的背影,看著馬利斯得意洋洋的臉,看著同族魯肯懷疑的目光,阿爾金不在為自己解釋,猛的一口血噴了出去,癱軟在低矮的籠子里一動不動。

打退了二次敵人規模並不大的進攻,布置好了防禦,閑下來的李潔很是睏倦,高級遊戲設備也不能完全當做睡眠,可是現在已經和泰澤的大軍開始了對壘,是睡覺的時候嗎?

指揮著幽魂探測敵人的情況也遇上了麻煩,敵軍臨時營地周圍有大批的毒蠅巡查守衛,這些毒蠅身上不少都帶有真實之眼魔法,顯然對方的領主也親自到了,雖然泰澤這傢伙稱呼自己為國王,不過很明顯的,系統給泰澤的定義也就是個中型勢力的地下領主。

不敢讓僅存的幾隻幽魂冒險,只能是遠遠的看有沒有機會查探情報,倒是泰澤的毒蠅時不時閃電般的從秘密營地上空掠過查探,弓箭手浪費了大批的羽箭也沒打下來幾隻后李潔就下令:除非毒蠅飛下來攻擊,否則不予理會。

飛過營地上空的毒蠅身上都帶著野獸之眼魔法,聽名字李潔也知道是幹什麼的,在這場偵查交鋒中,李潔全面落入下風,對策只能是找了些銀英和精英射手對付這些煩人的傢伙,不過戰果也不大。

然而等的大半天,對手還是沒動靜,李潔又困又餓,實在受不了了,下線吃飯辦雜事,想了想遊戲里泰澤或許還在召集軍隊,畢竟維迪斯先前說過泰澤沒有召集齊軍隊就過來了,照此看來應該還有時間,於是李潔打算小睡二小時,誰知道一睡居然睡了近四小時,起來后飯都沒顧上吃,隨便洗了洗立刻上線,這麼急迫只是因為那淡淡的危機感,說不清楚到底是現實里還是遊戲中。

李潔深深的吸了口煙,什麼都沒說,此時李潔心裡已經有些後悔了,他本來可以用星辰羅盤直接傳送到岩石城堡的,可是星辰羅盤不是無限制的使用的,儘管不知道時光之石是個什麼東西,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是極為難得的,本著節省的原則,李潔放棄了對黑山城的企圖后也只是想著多花幾天橫穿大沼澤,根本就沒想過使用星辰羅盤,一直到後來碰上維迪斯以及現在的這一戰過後,李潔才有了些悔意。【最新章節閱讀.】

後悔歸後悔,不過第一現在已經和維迪斯簽署了協議要幫她奪取王位,儘管地下領主以背信棄義為榮,李潔卻不打算這樣做,男子漢說話就要算數,這是其一,第二就是現在李潔也不打算和泰澤善罷甘休了,李潔還從沒遭受過如此嚴重的損失,現在就算泰澤來講和李潔也不會同意,雖然不知道維迪斯說這話是不是怕自己害怕損失跑了,但現在李潔已經決定要和泰澤分個高下!

由此李潔展前期最慘烈的大沼澤戰役拉開了序幕。

下了決定后李潔抬頭看見維迪斯還在注視著自己,吐了口煙霧,很是鄭重的對維迪斯說:「您放心,協議依舊有效,答應您的事情不會更改,要不我死在這裡,要不您登上飛龍城的王位!」

維迪斯沒說話,盯了李潔一會,這才轉身離去:「我也會信守我的承諾,讓您的士兵多準備些水,我要在水中下毒,以阻止敵人九頭蛇的潛入。」

李潔目送維迪斯離去,想了想才明白維迪斯提醒自己的事情是什麼,營地周圍雖然有深潭和泥坑阻隔,但這對九頭蛇來說不是什麼障礙,想清楚后李潔不由嘆了口氣,下令雷歐派些人手注意營地周邊的巡邏,這無疑要分散一部分兵力,可是又能有什麼辦法,別說什麼天時地利人和了,就是敵人的士兵也是都是些適合在大沼澤中作戰的傢伙。

李潔鬱悶的在營地裡布置防務,查遺補漏時,氣色很不好的阿爾金鬱悶的吐了第三回血,此時阿爾金已經和泰澤會和了。

聽了阿爾金關於已經殺死了地下領主和戰損以及戰果的報告后,此次領軍出征的另一名泰澤的手下馬利斯當即就指責阿爾金作戰不利,應該處死!

另一名將領魯肯立刻表示反對,雖然損失有些出乎意料,但是既然已經殺死了地下領主,那麼可以預見的敵人可能現在就已經崩潰了,這是場勝利,勝利者不應該受到指責!

不朽女 魯肯和馬利斯當即就吵了起來,其實原因無他,馬利斯是人類,阿爾金和魯肯都是蜥蜴人,雙方爭權奪利慣了的。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阿爾金報告完畢后在一邊低著頭一言不,面對馬利斯尖刻的指責,阿爾金無言以對,他不是不清楚當時既然已經下令撤離,那麼就不應該再次改變主意,明知道是錯還這麼干並非全是因為憤怒,以當時的損失,就算撤回來也已經無法交代了,只能拼著明知道的傷亡拿下對方的領,只是沒想到這最後一擊傷亡會如此之大!

最終這場爭吵被泰澤制止,只要那位近百年來次入侵大沼澤的地下領主真死了,那麼損失他不是不可以接受,那樣的話,他此去剩下的就是追殺潰散的敵人了,無疑那將是一場輝煌的大勝!

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先是維迪斯派人來向泰澤正大光明的宣戰,並明確指出泰澤是個王國的篡位者和叛徒,當初不清楚真相者現在只要協助維迪斯平叛就可以既往不咎云云。

泰澤沒等使者說完就把他砍了,面對部下的疑惑泰澤只是說這是敵人的奸計,地下世界里生活的人,就算是窮鄉僻壤里的蜥蜴人,也是聽說過地下領主的卑劣的,這倒是輕易的壓下了眾人的疑惑,不過不久之後前鋒部隊試探敵人兼且偵查附近地形回來報告后,疑惑的就是泰澤了。

「阿爾金,你也聽到了,偵查地形我們損失了十幾位斥候,試探性的攻擊也被打了回來,又損失了幾十名士兵,看樣子敵人好像沒有混亂。」

馬利斯立刻指責阿爾金根本就沒殺死地下領主,根本就是在謊報戰果,魯肯也疑惑的看著阿爾金,阿爾金鄭重的以神靈起誓,保證自己說的都是真的,敵人可能只是為了掩護撤退留下了一些人手阻擊。

泰澤將信將疑,下令馬利斯領軍再次進攻,這次可不是試探,而是正式的攻擊,結果半小時后馬利斯狼狽的跑回來后就痛罵阿爾金說謊,他損失了將近三百名士兵,敵人抵抗的很堅決,也沒見士氣低落不說,二個方向上都有大批的敵人在防禦,根本就不是逃走前留下的什麼阻擊兵力!

泰澤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下令把阿爾金關起來,戰後處理,完全不顧阿爾金的焦急解釋和魯肯的求情,直到被關進了籠子里,看著泰澤憤怒離去的背影,看著馬利斯得意洋洋的臉,看著同族魯肯懷疑的目光,阿爾金不在為自己解釋,猛的一口血噴了出去,癱軟在低矮的籠子里一動不動。

打退了二次敵人規模並不大的進攻,布置好了防禦,閑下來的李潔很是睏倦,高級遊戲設備也不能完全當做睡眠,可是現在已經和泰澤的大軍開始了對壘,是睡覺的時候嗎?

指揮著幽魂探測敵人的情況也遇上了麻煩,敵軍臨時營地周圍有大批的毒蠅巡查守衛,這些毒蠅身上不少都帶有真實之眼魔法,顯然對方的領主也親自到了,雖然泰澤這傢伙稱呼自己為國王,不過很明顯的,系統給泰澤的定義也就是個中型勢力的地下領主。

不敢讓僅存的幾隻幽魂冒險,只能是遠遠的看有沒有機會查探情報,倒是泰澤的毒蠅時不時閃電般的從秘密營地上空掠過查探,弓箭手浪費了大批的羽箭也沒打下來幾隻后李潔就下令:除非毒蠅飛下來攻擊,否則不予理會。

飛過營地上空的毒蠅身上都帶著野獸之眼魔法,聽名字李潔也知道是幹什麼的,在這場偵查交鋒中,李潔全面落入下風,對策只能是找了些銀英和精英射手對付這些煩人的傢伙,不過戰果也不大。

然而等的大半天,對手還是沒動靜,李潔又困又餓,實在受不了了,下線吃飯辦雜事,想了想遊戲里泰澤或許還在召集軍隊,畢竟維迪斯先前說過泰澤沒有召集齊軍隊就過來了,照此看來應該還有時間,於是李潔打算小睡二小時,誰知道一睡居然睡了近四小時,起來后飯都沒顧上吃,隨便洗了洗立刻上線,這麼急迫只是因為那淡淡的危機感,說不清楚到底是現實里還是遊戲中。 ?上了遊戲李潔剛走出帳篷,艾麗和米麗就焦急的走了過來,要向李潔報告近況,李潔完全沒聽見女孩子們再說些什麼,掃視了地圖後頭腦一陣的空白,手扶著腦袋搖晃著幾乎暈過去。【無彈窗.】

每隔一段時間,成批呼嘯的石塊就會砸進營地內,更離譜的是,李潔走後指揮官設定為馬克西姆,此刻馬克西姆居然把士兵們都組成了隊列,準備迎戰,在空中時不時有毒蠅飛過的情況下,營地內的情況敵人一目了然,儘管投石機準頭不怎麼樣,可是營地無遮無攔的,士兵們還在列隊,不時的有石塊砸進隊伍里,直接被砸中的連聲音都不出來,直接被砸的血肉模糊,甚至斷裂開來,被掃到的也是斷胳膊少腿的慘叫連連,倒地不起,看的李潔一陣陣暈。

投石再一次的呼嘯聲總算讓李潔清醒:「馬克西姆!你在幹什麼!?散開,都給我散開!」

「領主大人,您來了,就像您看到的,我們正在準備迎戰。」馬克西姆看到了李潔,遊走了過來,忽然間馬克西姆猛的回頭,抽出手中的大盾,奮力前頂,一塊石頭和金屬大盾猛烈的撞擊在一起,出巨響,石塊碰裂出一些碎塊四射而出后失去了動能,向後翻滾著落入泥土中,馬克西姆本人被砸的向後飛退了四五米遠,泥土中留下一道深痕,金屬大盾被砸的慘不忍睹,馬克西姆頓了下才緩緩收回盾牌,拿著盾牌的手臂開裂,灑落一地鮮紅的血液。

李潔看著馬克西姆還在流血的手臂,嘆了口氣,語氣恢復了平靜下令士兵們散開閃避投石。

「領主大人,敵人要是忽然進攻的話我們來不及組成隊列迎戰。」

「馬克西姆,敵人知道我們沒有投石機反制,那麼你告訴我,要是敵人一直投石攻擊怎麼辦?」

「不管怎麼樣,我們應該讓敵人知道我們的勇氣!」

李潔搖了搖頭,他倒是知道中世紀大軍對壘的情況,不管地上還是地下,正規軍隊對戰都注重氣勢,排列著整齊的隊伍忍受著敵人的投石和羽箭,不準任何人離開隊列和躲避攻擊,即使看著石塊砸過來也要拿血肉之軀硬頂,這種在李潔看起來愚蠢的戰術現實里一直到機槍的大規模應用后才被廢止。

「馬克西姆,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們在前沿不是還有幾道防線呢嗎?即使敵人進攻,我們也還有時間應對,現在我指揮,你去北部通道指揮防禦吧。」

李潔不想責備馬克西姆什麼,運用了幾千年的戰術總有其有道理的地方,比如說要是在敵人的遠程打擊下,整個隊伍為了躲避攻擊四處亂竄,那敵人很可能趁著混亂打起致命的打擊,而本方卻因為混亂組織不起來有力的反擊,失敗也就註定了,這確實是個麻煩的問題。

馬克西姆點了點頭后離去了,不過李潔看出馬克西姆還是對自己有意見的,李潔沉思了一會,叫來了凱奇,同時也請來了維迪斯,敵人極有可能就這樣一直砸下去,這種情況李潔是說什麼都不允許的,除了傷亡外,對士氣的打擊也是致命的。

「凱奇族長,你也看到了,現在我們的情況很不利,敵人的投石機二十多部,大概位置在這裡,地下世界的木頭很不好弄,相信大沼澤里情況沒什麼不同,敵人也不可能把防守飛龍城的投石機全拉來,這二十多部投石機可能就是他們的全部了,我想讓你出擊一次,毀掉敵人的投石機。」

「如您所願,領主大人。」凱奇猶豫了下,點頭同意了,他的狼人騎兵騎的蜥蜴本來就是通過大沼澤獲得的,在大沼澤里出擊倒是也有可能。

「凱奇族長,這次出擊有危險是肯定的,我會派出士兵從北部出擊吸引敵人的注意力,你從維迪斯大人的西部通道出擊,哪裡目前還沒有敵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敵人的投石機肯定在他們隊列或者營地的中間,想毀掉它們你就必須擊破敵人的側翼突進去,毀掉投石機後任何情況下都不要戀戰,立刻原路返回,我會派布朗和莉莉女王帶些人手接應你們突圍,都明白了嗎?」

「明白。」凱奇點了點頭。

「維迪斯女士,請您設計一條路線。」李潔把地圖給了維迪斯。

維迪斯深深的看了凱奇一眼,思考了下,從地圖上畫了一條彎彎曲曲可以通行的路線。

「凱奇閣下,您去前我能給您祝福下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