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韓星到沒有枉言,清源妙道真君的白犬神獒元神在他這裡收著,將它打入雪虎體內,可助其化為神獸!

2020 年 11 月 16 日

胡羅卜加大棒!

他此刻智慧如海,整個說教過程便如行雲流水,既達到了教育的目的,又把主動權牢牢地握在手裡,不怕小雪虎不就範。

韓星知道,赤虹霞尚未開啟前世醒悟,肯定不會與自已相認,自已一廂情願將熱臉貼在冷屁股上,弄不好會被誤認為是貪婪美色的姦邪之徒,連小命都會被這位貌若天仙卻疾惡如仇的奇女子取了去。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既然這樣,倒不如讓小雪虎多與她親近,用小獸項下的雄鈴勾引她的雌鈴,雙鈴合壁,也許能喚起她對前世的回憶。

如此說來,這鈴兒還是自已先不收取為好,這才能有料。

「靠,沒想到自己前世竟是頂天立地般的人物,而今生卻把愛情託付在了狗身上。」

邪魅總裁很勾人 韓星一邊將小雪虎玩弄於股掌之間,一邊心中無限感慨,這感覺真是……唉……無以形容。

只是連他自己都感覺太無恥了,實在是太不要臉了!太特么的離譜……

雪虎卻沒韓星狡猾,當聽到若不是他收留,自己早就被人燉了時,獸嘴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心懷報恩虔誠,頓時看向韓星的目光中充滿了真誠。

尤其是聽到「神獸」二字時,更是充滿了激動,連尾巴都微微顫抖起來,獸淚都差點掉了下來。

神獸對它的誘惑太大了,恨不很現在這鈴鐺就讓韓星拿去!

韓星則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因為他第一次看到從小雪虎的眼神中射出二道紅光,這二道紅光充滿了一個小獸渴望強大的願望。

更讓他驚訝的是,自已開啟天覲神眼,居然看不透這小獸的本體,只是朦朧間覺得這小獸有一種吞天的氣勢。

突然一陣風起,吹的對面赤虹霞項下宮鈴又是一陣亂響。

「嗖」的一聲,從韓星懷中飛出一道白物事,興奮地嗚嗚嗚叫著,直撲赤虹霞而去。

赤虹霞眼疾手快,一伸手抓住,一看卻是一隻巴掌大雪白的小獸,柔軟的小腦袋直往她的懷裡鑽。拱到了柔軟處,還舒服的將腦袋使勁在她的胸口處枕靠了一下。

看著手上這小不點的身體,赤虹霞有些不可思議,自己修為己達戰尊境後期,就是尋常靈獸也不敢近身,而這小東西……看外表是只普通小獸,就不畏自己身上產生的威壓,而且速度這麼快? 小東西毛絨絨的,著實可愛,只是眾目暌暌之下卻不能任由它鑽到懷中,尷尬之下,赤虹霞玉手輕輕一抓便將小雪虎的脖頸后皮提了起來,令它頓時再無法鑽拱。

小雪虎四肢無力的抓撓了幾下,無法動彈,只能將雙耳耷拉下,口中嗚嗚叫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很死死的盯著赤虹霞胸前懸挂的宮鈴,轉頭疑惑地望向韓星,全然想不通這個仙女般的姐姐何以有與枚與自己一般無二的宮鈴。

赤虹霞抬頭看了看韓星,又低頭看了一眼雪虎,只覺得這韓星與這小獸的眼神一般模樣,目光都集中在自已的胸部上。

「色狼?」

瞬間的聯想,令赤虹霞殺心大起,雖然她對他有莫名的好感,可也決不允許在眾目暌暌之下,對自己有半點褻瀆!

她惱怒的瞪了韓星一眼,就準備出手,給這個登徒子一個教訓。

赤虹霞握有禁寶制器,可瞬時間破開荒古秘地的天道壓制,恢復自己的修為,以她戰尊境後期的修為,打殺韓星無異於碾死一隻蟲子般容易。

他從地獄里來 哪知道就在此時,赤虹霞懷中的小雪虎突然「刷」的一下從她手中掙脫,使勁搖了搖尾巴,一雙粉色的小爪,竟捧著赤虹霞胸前的宮鈴不撒手,一幅愛不喜釋手的樣子。

小雪虎雙爪搓動,其項下宮鈴與掌中的宮鈴同時又響動了起來。

雙鈴響動有如天籟之音,直貫赤虹霞耳中。

一時間各種微妙的感覺紛沓而至,赤虹霞心中一動,有些莫名其妙地心痛,看向韓星的眼神竟殺氣全消慢慢變的溫柔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竟下不去手?」

她不敢置信,自己還是以前的那個殺伐果斷、叱吒風雲、對好色之徒從不手軟人稱色魔剋星的「仙子」嗎?

冥冥之中,她覺的自己與對方有著千絲萬縷般的聯繫,似乎她現在面對的就是自己至親至愛的人,這種感覺讓人抓不住,像霧像雨又像風,一點摸不著頭腦與邊際。

「流淚了……自己也會流淚?」

當淚水從她的眼中滴了下來,直接滴落到唇邊時,她下意識低下頭,輕輕抹去淚水,自言自語的用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我……不會殺你,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赤虹霞雖有面紗掩面,但在場的不少修為高手透過神識仍能發現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對……眼中沒有殺戮,從手勢、氣場上由凌厲演變成……喜悅……想念……甚至看向韓星的目光更像是朋友、至親、愛人。

這是怎麼回事?

鈴聲驟停,赤虹霞一如夢中醒來,她本就是絕頂聰明之人,在冷靜下來之後,心中便開始思索起來,當看到小雪虎項下也掛著一枚宮鈴時眸光頓時有些驚詫。

這二枚宮鈴簡直就是一個模子翻出來的一模一樣,只是對方的比自己的這枚顏色更亮些。

自己的這枚宮鈴是娘在生下自己時忽然閃現之物,被自己抓在手中,據爺爺說,這枚宮鈴上有「道痕」鑲刻其上,不似凡塵之物,更像是一種被抹去了靈識的「道器」。

此種道器多為大神通者所持有,若非煉器施為者的一縷神識從上面消散,可堪稱仙器。

只是若沒有當初煉器之人從新加持,喚醒道器中的靈識,任這宮鈴材質再好,也只是個玩物而己。

縱然如此,那位無上存在的爺爺也認為這宮鈴大有來頭,可能與自己的前世有關,不然不會隨自己來到今世。

爺爺曾放言:宮鈴中有成仙的奧秘!

正是憑藉這枚宮鈴,爺爺才力排眾議,讓自己成為了仙霞峰重點培養的對象。

海量的資源加上聰慧,僅用了八百年時間,就讓自己從眾多的同輩天驕中脫穎而出,隱隱成了掌門人的接班。

在這八百年時間裡,宮鈴中的秘密無人能參詳的透,到是爺爺從上面的道痕中參悟出一些東西,自此閉關不出,再不問世俗修真之事。

這宮鈴八百年從未曾響過,似啞鈴一般。今日驟然受另一枚宮鈴所吸引,接二連三的響動起來,讓赤虹霞驚詫萬分。

而這次響動,竟將自己完全放空了,心神盡數沉浸在這鈴音之中,像是對往昔的回憶,又像是頓悟,連身體本能都受到了影響,下意識的對韓星產生了親近感。

只是,想要完全的沉浸在鈴音中並沒有那麼容易,鈴音透露的信息量少而模糊,根本不足以刺激她的精神,使其能夠覺悟。

看著小雪虎安安穩穩的伏在自己懷裡,彷彿是世上最舒服的所在,心中又是有些莫名其妙地痛了起來……彷彿她要對韓星出手,是做了第一件違背心靈的事,真的好生後悔……

從雪虎竄出去到宮鈴響起那一刻,韓星頓時明白了過來,難怪雪虎的反應這麼大,原來是受宮鈴所吸引,眼前這種情況倒也不足為奇。

只是令韓星苦笑不得的是自己與赤紅霞以宮鈴證輪迴三生,這二貨跟著激動與參和什麼?

貌似前世的記憶片段中並沒有這麼個狗假虎威的東西跟著自己啊,以自己前世的身份,就是養個寵物也應該是個上古神獸才對!

韓星對小雪虎是一臉的無奈,他抬頭向俏生生地站在不遠處的赤虹霞看去,只見她雖然輕紗蒙臉,紅衣罩體,卻已經勝過了千千萬萬的炫彩華服。

這種絕世風華儀態,讓韓星頓時沒有了要找人算算「恩主」賬的豪氣干雲,尋釁挑生事勁兒頓時跑到了九霄雲外。

赤虹霞眼見韓星朝自己望去,頓時想起當初在龍淵宗天龍殿上初見這熊孩子時,自己也曾似這般一樣與他四目相對,他叫她「神仙姐姐」時的古怪表情。

現在再見他面,己無熊孩子的感覺,在他身上只剩下了少年人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情感熾熱。

一時間各種微妙的感覺紛沓而至,令赤虹霞居然臉色一紅,一陣說不出的害羞。

以韓星現在的修為和老於事故對人心的洞查力,焉能不理解不了赤虹霞此時臉色飛霞的高深內涵。

他只是迷惑不解,歪著頭,暗自道:女人為什麼對她好感的男人都要擺出一付居高臨下打打殺殺的架式?

畢竟赤虹霞對前世一無所知,趁她現在尚未對自已出手時還是見好就收吧,否則惹怒了她,自己死了都白死。

再續前緣是個慢工活,也不差這一時半刻,再說了,這相認也不能在這荒古秘地的廣眾之下。

韓星強壓著與赤虹霞相認的願望,他對著空中豎起了一個中指,口中罵著誰也聽不懂的話:「狗日的天道,都是你把老子害的有情人成不了眷屬,我圈圈圓圓叉死你……」一副精、蟲上腦的樣子。

這潑婦罵亍般的憤怒,讓四周的眾人把目光由盯向赤虹霞轉向了他,不知道這小子收了這麼多錢,還發那門子羊癲瘋。

「看什麼看,老子與……仙霞峰有緣,前世今生都有欠賬末還,今日這五十萬靈石不收了,連帶這『恩主」的頭銜一併奉還……」

「至於別人,老子不欠你的,你怕抹黑丟人,要拿回這「恩主」帽子,就拿錢來,否則免談,有多遠滾多遠……」

韓星不動聲色的為仙霞峰開脫尋到了一個借口,他深知在這種事上要一碗水端平,否則服不了眾,自己這「恩主」頭銜還賣個屁。

說完,韓星又伸個出手指頭,點著小雪虎兇巴巴、惡狠狠的說道:「忘恩負義的東西,看把你適服的,還打上呵欠了,居然要睡著了……是嫌老子的胸硬咋滴,非跑到人家懷裡?呸呸呸,又話錯話了,我是想說胸部有什麼舒服滴!快回來,你再不回來,老子就鬱悶死了!」

小雪虎現在雖算不上什麼靈獸,卻道也很通人性,除了對自己的主人之外,絕對不會輕易對外人有任何好感,一見韓星惱怒,知道有些誤會。

它戀戀不捨的用鼻子又嗅了嗅宮鈴,腰身一扭,才「嗖」的一聲掙脫了赤虹霞的掌控,從她胸前一躍而起,白光一閃,鑽進進韓星的胸衣里再也不肯出來。

從這胸到那胸……算緣份?

這……這這,哎呀呀……羞死人了!!!

赤虹霞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發燙的俏臉。

韓星嘆了口氣,長嘆一聲:「緣份啊……」

這聲音分明是告訴眾人,讓你們看看,啥叫緣分,這就是緣分,而且是傳說中的緣分,你見過從這胸竄到那胸的光景嗎?

貌似沒見過吧……

這很罕見,這樣的緣份肯定無需質疑!

「緣份?」

所有人把眼瞪的比牛眼還大,我靠,當著赤虹霞的面說緣份,這小子是真活膩歪了。

「別誤會哈,天地良心啊,我可根本什麼都沒幹啊,是那個小色獸往人家懷裡鑽,又非我本人鑽的,在下說的緣份,是指與仙霞峰有緣,而非你等那不著調的想法!」

我暈!

眾人差點齊齊暈倒! 「小姐,他竟敢說和我們仙霞峰有緣,這小子太不要臉了,想攀高枝都想瘋了,連這種沒有邊際的話都說的出來,哎!」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貌似主子的白衣少女狠狠的瞪著眼睛,氣的胸口一鼓一鼓的,對紅衣少女悄聲道:「小姐,要不要玉兒過去教訓教訓這無知的狂徒!」

這少女氣得銀牙緊咬,幾乎要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氣,要當場替自家主子去擊殺這企圖打仙霞峰主意的狂徒。

這小子,你太可恨了!

你以為就你出手能救的了眾人?

豈不知我家小姐是不愛暴露自己的實力,否則早就祭出禁寶制器,衝出古洞了。

就你這德行,以為憑藉這點恩惠就想打仙霞峰的主意,進而再打小姐的主意,你那裡知道,就你這種貨色,哪怕是世上男人死光了,小姐她也不會看上你!

「玉兒,不許多嘴!」赤紅霞輕聲呵斥了一聲。

那個叫玉兒的白衣少女,萬萬沒想到自己一番好意竟換來了一聲清斥。

玉兒隔著面紗一臉狐疑的看著赤虹霞,只見她臉色怱而鐵青,忽而潮紅,根本猜不透小姐在想什麼。

「奇怪啊,小姐怎麼今天性情大改……」

仙霞峰的大小姐是秦洲大陸修真界至高無上存在的唯一後裔,貌若天仙,近百年來貪婪其美色而不自量力上門提親的不知有多少。

你說這小姐也怪了,按理說也老大不小了,也該出嫁了,上至當今皇子下至修為己達戰尊境的強者,凡上門提親者,不是被拒之門外就是被其一指碾死,也不知被斬殺了多少!

你說她在等什麼?臉忽紅忽白又為了什麼?

難不成今日這小子這讓小姐動了心……還是……小姐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再親自出手斬殺這長得花里胡哨,胡言亂語,生性好色的傢伙?

玉兒身子突然一震,臉上露出一絲訝異!

不對,怎麼小姐神色間居然少了往日的厭惡之意,反而多了一份欣賞!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小玉渾身泛起一陣無力的感覺。

完了……完了!

小玉作為赤虹霞的婢女,雖為主僕,卻情同姐妹,她豈能看不出此刻的赤虹霞一絲情感上的變化。

秦洲大陸修真界公認的第一美人,絕世仙子般的名花,與那個私生子、「廢體」、小混子對上眼了?

什麼事啊!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而且是特臭的那種!

這簡直就是暴斂天物啊!

不對啊,你說這小子是廢體廢物,從擊殺太古石妖到破天棺、收玄黃救眾人,雖不知他使的是什麼手段,卻也多虧了他,難不成傳言是假的?

算了,小姐的情懷,本就不可捉摸,將來這如詩如夢,讓人充滿了無盡的幻想的……仙侶情緣,豈是自己所能看透的,不是煙雲就是晴天,花開花落,是打是殺還是讓小姐自己拿主意吧。

誰也不知,此刻在赤虹霞的心中卻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韓星從一個連修真都不可能的廢體極變成一個有責任、有擔當、有俠義心的少年翩翩修士,而且修為深不可測……,如此轉變,可以說是天翻地覆的變化,著實令人吃驚!

北京往事 難道他當真接照自己的指引,找到了赤紫黑火破開了體內對荒古血脈的天妒封印……還是……

不可能這麼快啊,那為什麼他又能救眾人於水火呢?

也許是依仗師門法寶?

不管怎麼說,他已經在自己心裡有了一廂情願的好感了……

赤虹霞雖己八百多歲,但被那位無上存在施以秘法,將其心智、肌體都停留在青春少女階段,為的就是要延長時間長河,以解開這宮鈴之秘。所以說赤虹霞是少女卻也不為過,只是她為了掩人耳目,時常打扮的更加成熟而己。

少女心思,看誰有好感,自然會向好的方向轉化。

當初若不是對韓星有好感,她又怎肯將打破荒古聖體天妒封印的諸般隱密告知於他。雖然這辦法連萬分之一的希望都沒有,但謀事在天,成事在人!

今日再見韓星能以一人之力破開古洞,救眾人於不可能之中,那種發自自己心底的欣喜已非言語可以形容,這種情感好像與自俱來,這說明什麼?

難道破解宮鈴的秘密竟坐落在他身上?

自己與他有前因後果之緣?

還是自己古井無波的情感為他所動,看上他了嗎?

原來看上一個人,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這種感覺,真的真的……很奇妙……

不可能,自己多少高富帥都不屑看上一眼,怎會看上這個修真廢體?

可她越是這樣想,心跳的越快,臉也越發的紅,好像有一種莫名的推力,要將她推向韓星的懷抱,而自己則是很是期待一樣……

難道我……跟他,真的……有緣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