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不走,之前君璟墨他們的困境便會成為他的。

2020 年 11 月 16 日

而且今日沒有拿下君璟墨等人,回去之後他也要做好跟南梁那邊的人交代的打算,根本就經不起虛耗,也沒有時間給他遲疑。

李廣延不是不能決斷之人,而之前吃過的幾次虧也讓他很清楚,要是被君璟墨他們反殺擒獲之後會有什麼下場。

李廣延咬咬牙,寒聲道:「走!!」

李廣延身旁那人見他肯走之後,臉上露出驚喜之意,連忙厲嘯出聲:「撤兵!!」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身後跟著的南梁戰車上的人,敲擊了退兵的戰鼓,而原本在戰場之上與大燕來人廝殺的南梁軍中之人,聽到鼓聲之後都是紛紛放棄作戰,快速後退。

最前的那些人擋住了大燕軍隊,而後面的人則是護著李廣延等人,以最快的速度朝外急退而去。

張集見狀,立刻就想帶兵去追。

孟天碩卻是厲聲道:「窮寇莫追,救人要緊!」

那李廣延心思狡詐,能哄的赤邯新君來此,甚至險些要了君璟墨他們性命,又怎麼可能沒給自己留下退路,說不得他們前去追擊之後反倒中了他的計謀,到時候得不償失。 「先救人,那狗賊稍後再說。」

「今日之事絕不會這麼簡單便算了,我們總有跟他清算之日!」

幽暗主宰 孟天碩寒聲說道。

張集聽到孟天碩的話后,這才歇了去追擊的心思,嘴裡怒罵了一聲「便宜那狗賊了」,然後騎馬快速跟著孟天碩到了君璟墨跟前。

兩人翻身下馬,而跟隨他們的暗谷眾人快速將君璟墨和姜雲卿圍在中間,滿心防備的看著周圍那些被殺得七零八落狼狽不已的赤邯軍中之人。

「主子!」張集激動道。

孟天碩看著渾身浴血的君璟墨鬆了口氣,可是轉瞬看到他懷中的姜雲卿時,臉上神色瞬間大變:「雲卿?!君小子,雲卿……」

「雲卿受了傷,張集,南宮淮在哪裡?!」

君璟墨抱著姜雲卿,強忍著心頭因為心蠱暴亂而翻湧不斷的氣血,壓著喉間血腥沙啞道。

張集急聲道:「南宮在城內。」

南宮淮精於醫術,卻不擅長武功。

戰場之上刀劍無眼,他們又一心疾行來救君璟墨他們,就沒有帶著南宮淮一起出城。

君璟墨聞言抓著一旁的空馬,手中用力便直接翻身而上,將姜雲卿緊緊抱在懷裡,啞聲道:「回城!!」

「君璟墨!」

計敏德厲喝出聲。

君璟墨聽到聲音回頭之時,這才想起計敏德和魏寰來,扭頭時就見到那些那些原本因為逃出生天而滿臉慶幸的赤邯之人,被大燕的軍隊團團圍困在中間。

計敏德手中持劍望著身遭之人,而他身邊那些滿是傷痕的赤邯將士也都是滿臉戒備的劍指大燕諸軍。

計敏德抬頭看著君璟墨寒聲道

「君璟墨,你這是何意?!」

「難不成你也要與李廣延那無恥小人一樣過河拆橋,做那背信棄義之事?!」

君璟墨緊緊摟著姜雲卿,臉上也有些蒼白:「方才將你們忘了,計敏德,將魏寰交出來,你和其他人可以自行離開。」

計敏德聞言遲疑了片刻,他想要將魏寰帶走。

魏寰畢竟是赤邯皇帝,哪怕今日背負弒君罵名,而且跟他如今也已經反目,可是這些事情畢竟發生在邊關,而皇城那邊和朝廷裡面是認了魏寰這個皇帝,而且魏寰在朝中、軍中也是有不少人手的。

只要魏寰在他手中,很多事情都還可以變通。

可若是將魏寰交給了君璟墨,萬一到時候君璟墨拿魏寰當籌碼要挾赤邯朝中,再加上那一方焚月令,赤邯恐怕定然會大亂……

計敏德說道:「她是赤邯皇帝!」

君璟墨冷聲道:「她也是我必要帶走之人。」

魏寰是除了姜雲卿之外,這拓跋一族唯一一個在世之人,姜雲卿如今重傷在身,而且拓跋族的隱秘更是時時危及姜雲卿性命。

魏寰是知情之人,君璟墨絕對不會放她離開。

計敏德看著君璟墨滿眼冷厲的模樣,就知道他若想要留下魏寰,恐怕連自己也走不了了。

計敏德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那焚月令你們是否該歸還我們赤邯?」 毒魅惑天下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僵。

沈母扯了扯沈東潯的胳膊,溫柔說道,「東潯,差不多就行了,你叔叔雖說做錯的事,可到底是家人,別那麼……」

「沈乾做錯什麼了?他給那個審查官塞紅包,還不是為了公司著想,做生意不都是這樣嗎?你不給人家好處,人家能給你好處?」

沈老爺子一拍桌子怒聲喊道,言語間始終向著自己最寵愛的小兒子。

沈東潯就知道今天這頓飯不會安生,他坐直了身體,冷聲說道,「我不想給你普及FDA是什麼,也懶得告訴你給FDA審查官行賄的後果,我就想問問,沈乾怎麼好意思用幾百美元行賄FDA審查官?來,爺爺,你告訴我,你好意思嗎?」

沈家老爺子臉色尷尬,嚅囁半晌說道,「他……還不是為了給你節省錢嗎?」

武神主宰 沈東潯嗤笑,「省錢?你知道他收了供應商多少好處嗎?你知道他把公司高價採購的貴金屬催化劑以低價賣掉嗎?你知道他心懷不軌製造了一起……」

話到這裡,沈東潯沒有再繼續說,沈父等了會兒,忍不住問道,「你叔叔製造一起什麼,你倒是說啊!」

沈東潯沒有回答,起身看著沈老爺子和沈父,冷聲說道,「今天我回家,就是正式告訴你們,這一次我不會姑息沈乾,你們不必再給我施加壓力,也不必動不動就用斷絕關係來威脅我,你們隨意!」

說完這番話,沈東潯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門口走去,臨出門時,他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沈母說道,「媽,我有女朋友了,叫顧蓁,有時間我帶她見見您。」

目送著沈東潯離開,沈老爺子面色鐵青,咬牙對沈父說道,「這就是你生的好兒子,你看看他怎麼說話的?他要幹嘛?還要把自己的親叔叔送到監獄嗎?」

沈父不語,隱忍多年的沈母忽然爆發,怒聲說道,「沈乾就算坐監獄,也是被你們害的,沒有你們的縱容和包庇,他的膽子能有這麼大?東潯哪裡錯了?你們住的別墅是誰買的?你們開的車是誰買的?你們有什麼資格對他吆三喝四?」

沈東潯走出沈家,夜風微涼,心頭卻沉甸甸難受著,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將顧蓁抱在懷裡,唯有她,能驅散他心中的烏雲。

然而這天晚上,顧蓁通宵未歸,甚至連沈東潯的電話也沒有接。

從傍晚一直等到凌晨,在醫生的全力搶救下歐陽琛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

「化療對患者已經沒有作用,一旦停葯,病情會發展非常快,即使這次搶救過來,可也只是暫時的,他隨時都可能……所以作為患者,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歐陽琛的主治醫生直白坦率的說出了結果。

顧蓁的腦海一片空白,她嘴唇嚅囁著,明明想問什麼,可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大腦像是被忽然洗空了。

周天陽負責的新葯臨床試驗就在腫瘤醫院的臨床試驗研究中心進行,數十名志願者中,歐陽琛的年齡最小,入組時身體狀況也最好,他曾私心以為,歐陽琛會是這其中的幸運兒。

可是他錯了呀,死亡與性別年齡身份地位都無關,在死亡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走到歐陽琛所在的病房門口,顧蓁停下腳步,她透過門上的玻璃,看著病床上歐陽琛虛弱憔悴的臉,她強忍的淚水終於落下。

周天陽站在顧蓁身邊,猶豫說道,「顧蓁,你……不然還是先回去吧,歐陽琛不想讓你看到他這樣。」

顧蓁哽咽,凄涼一笑說道,「他讓我怎麼樣我就要怎麼樣嗎?班長,你告訴我實話,他究竟還能……活多久?」

周天陽嘆息著,微微閉眼說道,「我不能也不敢斷言他的生命長度,可從我們的實驗數據看,沒有人活過半年。」

眼淚還未乾的陳瀾再一次哭出了聲來。

「顧蓁,他沒有多少時間了,你……陪陪他好嗎?讓他能開開心心的過完最後這些日子。」

陳瀾哀哀乞求著顧蓁,她了解自己的兒子,雖然嘴上說著不想見顧蓁,可心裡比誰都愛顧蓁呀!

顧蓁哽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天亮的時候,歐陽琛還在昏睡,周天陽看著顧蓁腳上的拖鞋,他說道,「這裡我盯著,你先回去休息吧。」

顧蓁坐在歐陽琛床邊,看著病床邊上的生命體征監護儀,血壓還是高,心跳也有些快,可一切尚在可控範圍內。

歐陽琛雖然昏睡,可臉上的表情依然有些痛苦,她知道他很難受。

「好,我先回家收拾一下換身衣服,然後去公司處理下工作上的事,他醒了你給我打電話。」

顧蓁走出住院樓時,太陽已經升起,陽光明媚的一天,她的心卻彷彿被雨淋濕,冷冰冰的,潮乎乎的。

回到車上,顧蓁看了一眼落在車上的手機,想要看看時間,這才發現手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沒電了。

充上電,剛剛開機,幾十個未接來電跳了出來,都是沈東潯的。

顧蓁這才記起自己昨晚只顧著歐陽琛的病,卻忘記了給沈東潯打個電話,她一夜未歸,他肯定擔心了。

剛準備打電話,沈東潯的電話已經打了進來。

「顧蓁?你在哪?發生什麼事了?」沈東潯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入顧蓁耳中。

她啞著嗓子說道,「對不起,昨晚有點急事,所以就……」

「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你沒事吧?需要我的幫助嗎?」電話里,沈東潯似乎鬆了一口氣。

顧蓁默了默,不知該如何說出口,她怎麼說?她說她的前男友病重,所以她一直在陪他?所以他應該理解她?這對沈東潯公平嗎?

「嗯,有個朋友……病了,昨晚在醫院陪他,手機落在車上沒帶,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顧蓁終究還是沒說出歐陽琛的名字來,即使她知道沈東潯不會計較,可她自己卻過不了自己的心坎。

「你沒事就好,忙完了早些回家休息,太累的話,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沈東潯說道。

顧蓁現在是副總,工作彙報對象就是沈東潯,所以請假也可以直接向他申請。

「沒關係,我回家洗漱下就去公司,下午……我大概得出來一趟,我朋友,他情況很不好。」

電話里沈東潯爽快答應了,說道,「行,下次不許再這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得告訴我,知道嗎?」 計敏德斟酌著用詞,既不想激怒了君璟墨,也同樣不想退步,讓他將焚月令帶走。

計敏德沉聲說道:

「燕帝,那焚月令乃是赤邯三軍虎符,更是調動我赤邯大軍的信物,而姜雲卿是你大燕皇后,拿著我赤邯軍令畢竟不成體統,還請燕帝將我赤邯之物歸還。」

「計敏德,你是不是覺得我太好說話?」

君璟墨騎在馬上,急著想要帶姜雲卿回城診治,根本就不想跟計敏德多做糾纏。

他直接寒聲說道:

「我放你離開,只是因為今日欠你一個人情,不願背了個忘恩負義之名罷了,可卻不是你得寸進尺的理由。」

「焚月令乃是睿明帝親手交給雲卿的,先不說你只是戍邊大將,怎可手持三軍虎符,就算真給了你,你覺得你能拿得起嗎?」

「計敏德,我如果心狠手辣一些,現在就該將你連同你身後這些人全數殺了,命人帶兵攻入永臨關,以泄今日你和魏寰圍攻,幾乎將我逼入絕境之怒。」

「你若聰明,交出魏寰,帶著你的人離開。」

「若再要糾纏,就休怪我不客氣!」

君璟墨一拉韁繩,厲聲道:「外公。」

「老臣在。」

「計敏德若交出魏寰,放他們離開,不許傷及赤邯之人,可他若不肯放人,殺無赦!」

君璟墨說完之後,半點都沒有停留,他只是小心托著姜雲卿的身子,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以自己的身體為墊,單手托著她免得她馬上顛簸,然後嘴裡厲喝一聲「駕」,便快速朝著安俞城牆的方向疾馳而去。

暗谷中人和數百軍中之人緊隨其後,隨行護衛。

孟天碩騎在馬上,知道姜雲卿受傷之後,臉上已經沒有半點溫色,而且這半晌時間,他一直都沒有見到據說和君璟墨他們同行的孟少寧,更是以為孟少寧遭遇了意外。

孟天碩眼底全是殺意,要不是君璟墨開口放計敏德等人離開,他現在恐怕直接便將這些赤邯之人殺了個乾淨。

孟天碩寒聲道:「放人,還是殺?!」

計敏德在君璟墨離開時,就已經臉色鐵青,此時對著孟天碩那張老臉,看著他眼底隱隱閃爍的期待他不肯放人之後,直接要了他們性命的殺意。

計敏德哪敢繼續糾纏。

識時務者為俊傑。

他們好不容易才從李廣延和南梁的人手裡逃脫,要是命喪大燕這些人的手裡,那當真是冤枉至極。

計敏德心中敞亮,也看的明白,可是被人這般逼迫著放人時依舊心中憤憤,他朝著身旁拎著魏寰的那人一揮手道:「放人!!」

那些赤邯中人一半是計敏德這邊的人,對和南梁勾結派兵險些將他們殺盡的魏寰沒有半點好感,甚至於見她落入大燕之人手中,更沒有半點不安。

而另外那些原本跟著魏寰過來的那些人此時也都是被嚇破了膽子,再加上剛才廝殺之中只剩下不到千人,面對著大燕數萬大軍的壓迫,還有孟天碩那毫不掩飾的殺意。 顧蓁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后,就開車去了公司。

處理完郵件,她又去項目現場幫忙解決了幾個問題,回到辦公室還沒坐下,就接到綜合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說有事讓她過去一趟。

綜合辦公室外面的小會議室里,坐著兩名身著便服的警察。

表明身份后,顧蓁有些愣,有些緊張,好端端的,警察找她做什麼?她自認為是個守法公民,並無任何違法行為啊。

「顧蓁,我們來找你,是需要向你了解去年你們實驗室著火的事情。」

雖然心中滿是疑惑,可顧蓁還是將當時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一遍,待離開會議室,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

顧蓁有些詫異,這件事都過去很久了,原以為就這麼不了了之,可現在為什麼警方忽然介入了呢?還是說,其實一直都在調查,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快到午飯的時候,顧蓁接到沈東潯打來的電話,讓她去總裁辦公室一趟。

沈東潯讓張丹去外婆家餐廳買了幾樣顧蓁喜歡吃的菜,顧蓁到的時候,菜還熱著,辦公室里都是飯香。

顧蓁昨晚到現在都沒吃飯,這會兒聞到飯菜的味道,肚子不禁咕咕直叫喚,沈東潯笑,遞給她一雙筷子,說道,「趕緊吃吧,你下午不是還有事?」

顧蓁接過筷子,心中很是感動,好幾次,她都想把實情告訴沈東潯,然而不知為什麼,總有些說不出口。

「這幾天,警察可能會找你了解一些情況,你別害怕,有什麼就說什麼,如實告知,知道嗎?」

一邊吃飯,沈東潯一邊說道。

提到這事兒,顧蓁放下筷子問道,「怎麼還立案了?過去這麼久,我以為公司內部已經解決了。」

沈東潯摸了摸顧蓁的頭髮,沉聲說道,「這事兒一直就沒過去,現在只是快有結果了而已。」

顧蓁本想問問具體情況,可想了想還是沒開口,畢竟這事兒牽扯到了警方,不是她能隨便打聽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