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沒有羅陽的支持,恐怕水月和鏡花沒有勇氣在堡主面前胡說八道。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水月和鏡花也明白這是羅陽在幫她們,自然願意跟羅陽站一起。

於是水月和鏡花都微微點頭,表示羅陽說的是真的。

「那你們留下一個!鏡花,你留下來!」堡主冷道。

可惜鏡花還沒有懷孕!

這麼一來,屆時堡主就會知曉水月和鏡花都是騙人的。

可想而知,堡主不暴怒都不行。

鏡花聽了,嚇去半條命。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羅陽連忙道:「藤姐老婆,先不要急。你要留下她們其中一個,也等她們的肚子大到一定程度才好。到時我送一個回來留在你身邊服侍你。」

堡主卻不肯讓步,冷道:「別說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到了這個份上,羅陽也是騎虎難下了。

若不管這事,那鏡花是死翹翹了。

看著鏡花那無助而驚惶的眼神,羅陽就於心不忍。

軟的勸不了,只好來硬的了。

羅陽又在堡主那跟木頭無異的額頭輕輕啄了一下,說道:「藤姐老婆,我就說心裡話了。你為了得到血煞子,什麼手段都用到了。我又不是不幫你,你要留下她們,也是想用我的骨肉來威脅我。」

聽了這話,堡主的眼神凶了許多。

在這種時候,最明智的做法便是閉嘴。

可若不說,那又無法救鏡花。

羅陽很為難。

頓了頓,只得硬著頭皮繼續說道:「藤姐老婆,我向你發誓。我一定會幫你拿到血煞子!為了表示我的忠心,我也願意讓月姐老婆和鏡姐老婆其中一個留下來,但不用急,給幾天時間,讓我再跟她們好好相處,行不行?」

這算是羅陽讓步了。

畢竟幾天時間,說長不長。

或許堡主會同意也未可知。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也只有行這種下策了。

結果堡主沒有即時應聲,看來她心裡活動了。

羅陽竊喜。

「藤姐老婆,等我治好了你的怪病,你給我生好多寶寶……」

說著說著,感受堡主的身子顫了顫,顯是說到她的痛處了。

自從被人下了咒變了模樣之後,堡主已沒想過能生孩子了。

現今聽羅陽這樣說,勾起了堡主深深埋藏在心田裡的苦痛。

她掀起眼帘,盯著羅陽,問道:「我也還能生寶寶?」

就目前堡主的身體情況而言,羅陽也不知她能不能生寶寶。

退十萬步而言,就算堡主現今能生寶寶,羅陽也不敢讓她懷孕。

萬一她生個小妖怪下來,那不是把做父親的羅陽給嚇死了?

是以,也只有等讓堡主恢復了以前女生的樣子,羅陽才會讓她懷孕。

但此時又不便多說,只好揀堡主喜歡的說了。

「藤姐老婆,我可以幫你調理,你一定能生寶寶的。不要急,我很快就能找到方法讓你恢復原樣了。」羅陽勸道。

堡主的眼神溫柔了許多,可能是她心裡有了母愛。

不過當堡主望向水月和鏡花時,她的眼神又泛起了醋意。

畢竟堡主一想到水月和鏡花也要給羅陽生寶寶,估摸是吃醋了。

美人愛爭風吃醋。

這一點,羅陽很容易看出來。

妖怪也愛爭風吃醋,倒是羅陽沒太料到。

不過鑒於堡主在還沒有變樣子之前,也是個美人。

這麼一來,堡主也會有醋意,那也可以理解。

現今堡主的神經非常敏感,稍有刺激到她,都有可能惹起她的殺機。

羅陽連忙雙手捧住堡主的臉面,跟她對視。

看著她那張嚇死人的臉,羅陽覺得三魂去了兩魂。

但為了不讓堡主再看水月和鏡花,只好讓她看他了。

羅陽鼓起勇氣,裝出很愉快的樣子,說道:「藤姐老婆,等月姐老婆和鏡姐老婆生了寶寶,就讓那兩個寶寶陪你的寶寶玩耍。」

這麼一說,堡主又歡喜些了。

若水月和鏡花生的孩子跟堡主的寶寶平起平坐,那堡主就會很惱火。

畢竟雙方的身份地位相差懸殊。

不過老公卻是同一個人,這讓堡主有殺水月和鏡花的心。

當然,現今還在爭奪血煞之中。

何況血煞子是否能順利拿到手都還是個未知數。

在這種情況下,堡主才沒有急著殺水月和鏡花。

冷冷哼了一聲,堡主說道:「她們生的孩子,以後只能做僕人!」

這話太讓水月和鏡花傷心了。

此時羅陽又不便開口安慰水月和鏡花,只得先勸堡主。 而更加令人費解的是他們費勁攻破戒魔關登臨九天,放著眼前無上的繁華和尊榮不要,竟然只想遊覽一番就走,這是多無聊的人才會幹的事情!不由得心裡暗自說道『果然,跟在若木身邊的沒有一個正常的』。

但其實這樣的事情若木早在預料之中,這些人都是他在人間界親自挑選出來的,他們都非常優秀,是能夠造福一方的仙家,但卻不喜歡九天規矩的束縛,所以不會留在天界做神仙。如果讓若木來選,還還真就希望他能能留在天界做神仙呢,那將是三界之福。

當然,強扭的瓜不甜,若木也不勉強,讓天官把案卷又都放了回去,對眾仙家說道:「既如此,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各位,你們要做什麼去做便是,九天之上我在一日,你們隨意來往。」

眾仙家也不跟他客氣,三三兩兩成群結隊的離開。

天機閣就剩下若木、青龍、囚焰、羽舞、哪吒及幾天天官,若木讓天官將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曜十都及各方大神的案卷拿來,對他們說道:「青龍、囚焰、羽舞,你們三個功勞最大,包括三界之主在內的神職,你們都可以坐。」

看著眼前的百餘份案卷,青龍不屑『哼』一聲:「我討厭在天上飛的神仙,堂堂東方神主萬世青龍,怎麼可以活成自己投討厭的樣子。」

青龍很高傲,高傲的看不起天上的這些神仙,天宮封受的神職更是讓他作嘔,所以寧願做一個人人間帝王封受的一方神主,也不願意登臨九天做大羅金仙,享受香火供奉,這是東方青龍的驕傲。

青龍不願意入主九天,若木看向囚焰,將一柄寶劍遞過去,對她說道:「你父母是死在雷部星君手中,今日登臨九天,該是報仇的時候,只要你做了天宮正神,就能拿上這柄寶劍去殺了他們。」

崛起主神空間 囚焰兩隻眼睛盯著眼前的這柄寶劍,神情十分複雜,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不知道都是些什麼,曾經有多少個夜晚,她做夢都想報仇,可是機會就在眼前,卻感覺這柄寶劍沉重無比,一旦伸手拿起來,她的命運將從此改變,她再也不是那個哀牢山上的小狐狸,而是九天上主宰一方世界的大神。

伸了手又縮回來,緊緊握住拳頭,再次伸手再次收回來,不知道反反覆復多少次,終於下定決心,搖頭回答若木:「囚焰多謝主人恩典,但囚焰早已是斷了仙根的妖精,得主人庇佑才活到今日,天地之中無親無故,若是再做了一方主宰一方的大神,就真成了孤寡之輩,況母親臨死時曾與我說『要不帶著任何仇恨活下去』,那些恩恩怨怨的,就此消散了吧。」

超級驚悚直播 「你可要想好了,此等機會絕不會有第二次,你若是放棄了,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能再復仇,若是擔心仙根之事,無需擔心,如今登臨九天,我可為你改了這天道。」

若木這時候不像是一個悟透天道的大仙,三界萬劍的主人,更像是一個暖心的愛人,為她不惜傾盡天下。

聽見主人這麼說,囚焰心裡的感動自不必說,她跟若木雖然時間不長,但也生長了靈智,知道這樣做的代價。

在哀牢山的日子學會了一樣東西,就是天下萬物都該有自己的命途,這個命途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別人的恩賜,若木要為她該天道,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要因此喪命,這樣的結果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為了她的仇恨要無數生靈殞命,這不是登臨九天的目的,也不是主人最初的目的,主人可以為她翻天覆地,她卻不能讓他為難。

臉上掛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很堅決的回答若木:「囚焰不想再報仇了,主人攻天是要為天下生靈求一個自由之身,囚焰跟在您身邊,又怎能為一己之私傾覆天下。」

囚焰放棄報仇,這確實是個好消息,也是一個意料之外的消息,不得不再次問她:「你真的決定了嗎?」

「我決定了,今生今世,今後萬世都跟在主人身邊做個劍奴,仇恨、榮譽、權利,主人給我我就要,主人不給我我就不要。」囚焰的語氣非常肯定,若木是他在這天道之內唯一的依靠和牽挂,狐狸生來就很執著,這是她們的本性,一旦認定很難改變。

若木又將一柄寶劍放在她跟前,告訴她道:「這兩柄寶劍一柄代表權利,拿上它以後三界之中就沒有敢攔你路生靈,天道之下的諸仙家你都可以斬殺,另一柄是你的心,有了它,你就是自由之身,今日你都可以拿走,這是我給你的,當然,是不是要,全在你。」

這是個巨大的誘惑,只要伸手拿起這兩柄寶劍,今後三界中她就是大主宰一般的存在。

可正因為這個誘惑太大,讓她不敢伸手,她很清楚,一旦拿起這兩柄寶劍,三界中天道之下的一切生靈她都可以呼來換去,可她跟主人恐怕就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

若木賜予她這樣的恩典,似乎是有意讓她離開,讓她有些恐慌,伏跪在地請求道:「主人,囚焰不在意權利,也不想要自由,只想跟在主人身邊,主人去哪,我就去哪。」

「囚焰,你真的想好了嗎?在哀牢山的時候,你做夢都想要遠遠的去尋找自由,機會,不會有第二次。」若木沒有去測算,他悟透天道,很多事情變得無聊,所以有時候更願意等別人說,而不是將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是啊,哀牢山的三百年,她做夢都想離開,可真的到了跟前怎麼就不想走了呢!

若是兩個月之前,她應該很高興能有這樣的待遇,拿上兩柄寶劍高高興興的去雲遊三界,可這兩個月,她變了很多,對外面沒有了那麼多的嚮往,反而只想跟在若木身邊,禍福恩怨都不離不棄。

或許,她想要的從來都不是自由,,想要去外面的世界,只是被『封禁』太久想要活動筋骨,可真的離開了家,才知道家事多麼的好,這兩個月她走了不少地方,心愿滿足了,剩下的就是歸家的願望。

非常肯定的點頭,回答若木道:「三界之中,我只有主人,只想跟著主人。」

他這麼堅決,若木也不再說什麼,輕輕嘆口氣:「也好。」說罷,把目光放在羽舞身上:「羽舞,你是四海龍尊,再坐上這三界之主的位置該是錦上添花,拿了寶劍,今天三界就是你的了,再也沒有人能把你關在天涯不歸閣一百年。」

羽舞略微沉思一下,過去將兩柄寶劍拿在手上,問若木說:「三界的規矩我都不清楚,你給我找個先生說說,另外新主登基,總要定一些新的規矩,你對新規矩有什麼建議沒有?」

見羽舞要了三界之主的位置,青龍想要阻止她,卻被若木一個眼神給攔住。

理所當然的點頭,回到羽舞說:「你是三界之主,天地的規矩就由你來定好了,至於你要個先生,沒必要,四海龍君身為一方聖王,有萬年金身,三界中的東西他們最清楚,可做輔政大臣,助你管理天地間的一切事物。」

四海龍君嗎?三界中她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他們四個,要讓他們來教她為王,絕對不行,立刻拒絕了若木的提議,告訴他說:「三界中有的是能人異士,何必要勞煩四海龍君,他們是我的長輩,我入主九重天宮,該是他們享清福的時候了。」

羽舞這話一語雙關,看來她還是沒有放下對四海龍君的怨恨,這麼說來到是很適合三界之主的位置。

既然她不願意,若木也不強求,告訴她說:「那你自己去選吧,想要誰做先生都是你的自由,青龍,天地不能亂,羽舞還不能獨立理事之前,就由你和橫渡理事吧。」

這個差事青龍沒有理由拒絕,要讓羽舞自己去管理三界中的事物,他也真的不太放心,但是天宮的東西他也不怎麼清楚,想必橫渡也是第一次踏足天宮,知道的可能還沒有他多,看樣子還得找個人引路,這個人是現成的,轉身看著哪吒,開口道:「三太子,可否為天地出一份力。」

沒想到這時候還有差事落在自己的頭上,立刻離他遠遠的:「別,我是玉皇帝君屬臣,不想投降你們,這天地之事還是另請高明。」

這件事要想能成,還得是若木開口,就跟若木討要人情:「元帥,天界正是用人之際,李靖、楊戩等都是可用之人,是否能例外。」

經過這麼多事,若木似乎已經有些乏了,點點頭:「三界之事,你們自己商量著來吧,要用誰,是什麼職位,我都不管,只有一點,天地間的眾生靈都是自由之身,人間界的攻伐,神仙不可以插手。」

萬物自由,這是若木攻天的本意。

有了若木的承諾,事情就好辦的多,對哪吒誘惑道:「請你父親和師兄出來,天宮中三界之主其下的神職任由你們選,如何?」 青龍給出的誘惑已經非常之大,但是還不夠,若木再次拋出一個大餅:「三界之主以上的,我可度化你們。」

這樣的事情,幾乎已經是天道之內最大的好事,很難拒絕。

可不巧的是遇上的是哪吒,他對名譽、權利這些東西沒有什麼興趣,何況若木要的天道是完全違背原先等級制度的天道,他是鴻鈞弟子,不能背叛這個天。

冷冷的笑兩聲,很堅決的拒絕道:「免談,你們若是有本事勸服我父親,我仍舊在他手下當差,若不然,我本來就不喜歡這天宮的許多規矩,沒有神職正好清閑,四處玩耍那才是我要的。」

哪吒說完,火尖槍扛在肩上離開了天機閣。

經過戒魔關一戰,有道人間界尋找破解女媧法陣的眼淚,若木也有些乏了,就把天宮的事情都交給羽舞,自顧去了三十三重天宮之上的天外天入口之處,這地方金仙之下的神仙是上不來的,他在這裡睡覺,該是沒有人打擾他的了。

囚焰本想一同上去,可是若木說他要睡覺,不許她在旁邊,就只能留在三十三重天宮。

一個人帶著又覺得無聊,就去了凌霄殿找羽舞。

到了九重天凌霄寶殿,只見裡面的各路仙家忙成一團,都在為羽舞的登基大典做準備。

她剛剛做了三界之主,自然是要忙碌的,但囚焰並不想加入這個忙碌的陣營,所以就離開了這個喧囂繁華的凌霄寶殿。

想到這裡,接下來就是不開心的事情,將兩個大仙從她的記憶中請出去。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冉離跟羽舞之間也該到了分別的時候,冉離輕輕嘆口氣,拱手說道:「應龍帝君,多謝了,前面陣法之中再分個高低吧。」

他如此決絕,羽舞也不想再說什麼,點點頭,拱手說道:「冉離,你是個厲害的大仙,是個了不起的大仙,奈何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我目的不同,我是三界之主,而你要搶這個三界之主的位置,一戰在所難免,生死各安天命。」

事情走到這步,對冉離來說應該是沒有什麼遺憾的,於三界而言,他不過是個小人物,一個微不足道的化外神靈,今天卻能得到三界之主如此謬讚,還有什麼可說的呢,拱手行禮,化作一道清氣回去陣眼之處。

冉離走了,他們也該正式忙碌起來,羽舞拱手行禮,問道:「大仙,現在要怎麼做?」

說話的時候,她很自然的看向了還沒有醒過來的囚焰,冉離的幻陣太可怕,一般的人是很難擋住的,羽舞很擔心,如果囚焰擋不住誘惑,那麼結果會怎麼樣,她不敢想。

黑龍公主嘆口氣,有些無奈的告訴羽舞說:「這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過去的一切都是她的心結,能不能解開就要看她是不是有這個緣分,不過你不用擔心,若木既然對你有所安排,也應該給囚焰準備了東西,她不會有事的。」

點點頭,輕輕嘆口氣,有些無奈,問黑龍公主:「大仙,你可知道她的心結是什麼?」

「冉離給她的場景應該是她父母遭受雷劫的時候,囚焰一生自幼遭受天創,這件事是起源,也是她生命中過去不去的坎。」

是啊,跟囚焰在一起每次說起父母她都是悲傷的,如果冉離真的用三百年前的雷劫來對付囚焰,那後果真的很難說。

但羽舞也沒有辦法,現在一切都還沒有明朗,只有等一切都明朗了才知道究竟會怎麼樣,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一切,還看天意吧。」說完,盤腿坐下來閉目打坐。

囚焰入了幻境,回到了三百年前:

盛夏時節,青丘山的樹木長得十分豐茂,紅紅綠綠的果蔬掛在樹上格外的美麗,一群大大小小的狐仙正忙著摘果子。

北山一仙洞之中掛起彩紅,洞府跟前聚齊了數不清的狐仙,有的還很小,只有一兩歲的樣子,尚未幻化成形,在一堆已經幻化成形的狐仙中跳躍。

正午時分,洞府出來一堆新人,在幾個漂亮仙子的引領下朝祠堂過去。

北山狐仙祠堂,一個早已幻化飛升的九尾狐仙早已等候,見到一對新人過來,笑著說道:「青丘山眾仙家齊聚為新人祝福,這時青丘山的傳統,但青丘山還有另一個傳統,一旦結成連理就要遠遊,另闢仙山洞府修鍊,能修成正果,則羽化登仙,遨遊九天之上,修不成也可做一家一族之主,明日你二仙就要遠遊,在此我虛提醒你們,狐族修仙,一生要經歷三次雷劫,第一次是幻化成形之時,過了雷劫,則擁有人身,第二次是脫胎換骨之時,渡過雷劫之後可做一方一家一族之主,青丘塗山本出自一家,而今天下狐族千萬家,希望你們能將狐族遠播九州;這第三次雷劫是最慘烈的,最難過的,很多狐族都是在此時灰飛煙滅,因為這一次會有雷部正神前來,甚至不止一個,就算你法力高強也沒有用,這一劫只能悟不能渡,你們要記住,不要妄想憑藉自身法力強行飛升,不論你法力多強,強行飛升的結果只是引來跟多的雷部正神,弄不好會把九天應雷普化天尊給招來,甚至是三清四御五老六十七元八極九耀十都給驚動,那時候要遭殃的就不只是一家一族,而是青丘塗山甚至天下的狐族就要消減一半更多。」

這個大仙是青丘山狐族之主,也是九天之上有名位的大仙,她的法術很高強,就算是對陣八部正神只要不是八部正神之首也能一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