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老太太死了,連蕭芸也回來了。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她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

王蘭現在也不管以前的事情了,現在首要的是一家人團結,怎麼爭奪財產。

所以並沒有訓斥蕭芸了。

由於大家都不相信,蕭仲奇將這個視頻的錄像資料放出來了。

一個和顧言馨穿的是一樣衣服的女人,進入了老太太的病房。

由於病房裡面是關著燈的,所以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但是那衣服,卻是顧言馨的。

兇手進去以後,老太太明顯是有感覺的,她果然已經清醒了。

妖顏魅世 隨後,她將事先做好的遺書拿了出來,讓老太太按手印,最後再將老太太給謀害了。

「現在事實已經擺在面前了,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蕭仲奇說道。

「醫院裡面太黑,根本就沒看清楚臉,只是衣服和言馨是一樣的,就這樣認為是言馨,未免也太武斷了。」蕭逸晗說道。

「哼!你們還想狡辯嗎?一定是顧言馨,想要得到財產,所以就做了這一切,她以為別人不知道,讓我們都以為這份遺書是真的,如果不是這隱藏的監控的話,那麼我們就上當了!」楊紅玲憤怒地說道。

顧言馨就知道,反正現在老太太已經死了。

他們能踩就踩,最好是讓警察將她給抓起來。

到時候,在財產的時候,就少了一份威脅了。

所以他們現在根本就不去追究到底是不是顧言馨做的。

「顧言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蕭仲奇問道。

「我沒有,我昨天晚上,是去看望過奶奶,可是我見她睡了,我就走了。」

「你都已經承認了,這還有什麼好說的。」

蕭仲恆站出來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一定有蹊蹺,言馨不是這樣的人。」 「就是啊,平時老太太對言馨這麼好,言馨不會做的,你們根本就沒有看見正臉,就胡亂說是她,這很明顯的是有人栽贓,我看這兇手,就在我們中間。」蘇念瑤也說道。

「哼!那就交給警察來調查吧!報警!」楊紅玲說著,便要拿起手機打電話。

蕭逸晗立馬過去,將她手裡的手機給奪走了。

「蕭逸晗,你幹什麼!」楊紅玲憤怒地問道。

這臭小子簡直太無禮了!

「事情都沒搞清楚,你憑什麼報警,我看,你是別有用心!」蕭逸晗吼道。

現在,大家落井下石,都恨不得將顧言馨給抓起來。

以此來打壓三房。

「我看謀殺老太太,想奪走遺產的人,不僅只有顧言馨,還有你蕭逸晗吧!」

王蘭在這時候也說道。

他們兩家現在打算是聯合起來了,將顧言馨他們踢出局。

「王蘭,你不要胡說八道了!我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裡打的什麼注意。」蘇念瑤吼道。

「老太太死的不明不白的,難道不給大家一個交待嗎?顧言馨必須送去警察局,接受調查!」蕭仲奇說道。

現在大家都恨不得將顧言馨關起來。

「我看,今天誰敢動她!」蕭逸晗厲聲說道。

這場爭鬥是越來越理解了。

就在大家快要打起來的時候,汪管家進來了。

「大家別吵了。」汪管家說道。

大家看見,汪管家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

「魏律師?」 美人何處 蕭仲奇喊到。

魏律師是海城裡面著名的律師,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聲。

他的公正和能力是出了名的。

提起他,很多人都肅然起敬,而且一般的人想要打官司等等,還得不到魏律師的幫助。

因為找他的人太多了。

所有人都望著魏律師,不知道他突然間來到蕭家,有什麼目的。

魏律師走到大家的面前,然後說道:「我是老太太高虹生前委託的遺產公證律師。」

所有人都驚訝了,感情這老太太早就立好了遺囑。

那他們在這裡還爭個屁啊!

「魏律師,老太太生前立了什麼遺囑啊?」蕭仲奇問道。

這時候,魏律師將一分遺囑拿了出來。

「老太太高虹將死後遺囑分配如下,將在蕭氏集團名下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轉到蕭逸晗的名下,百分之五的股份轉到蕭逸霖的名下,將s省的產業轉到蕭仲平的名下,將Y省還有其它產業轉到蕭仲奇的名下,還有高虹名下除蕭家大宅的房產,平均分配給各房,在宏光集團的持有的股份,轉到蕭玉的名下,將瑞華集團的股份轉給蕭梓銘,由於蕭梓銘年幼,暫且由顧言馨管理。至於蕭家大宅留給管家汪海。以上就是老太太高虹對於遺產和股份的分配。」

魏律師念完以後,除了蕭逸晗他們,誰都不服氣。

「憑什麼啊!他蕭逸晗一個人就拿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才百分之五。」蕭逸霖不滿地說道。

「就是啊,這個遺產分配,也太不公平了吧!評什麼!!」楊紅玲吼道。

霸情總裁宅女妻 「我也不服!這麼多年辛辛苦苦,到頭來,都讓三房拿去了。」王蘭說。

「對於其它的,我倒是沒什麼意見,可是這將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都給蕭逸晗,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蕭仲奇說道。

「還有啊,這蕭家老宅,是我們蕭家的,憑什麼要留給一個管家啊?難道平時我們沒開他工資嗎?」楊紅玲不服氣地說道。

「為什麼奶奶給了大姐股份,我什麼都沒有!這不公平!」蕭芸也不滿地說道。

她特地關注這件事情,想要分一些財產,結果卻沒有她的。

她能不生氣嗎?

蕭逸楓雖然也沒有,但是他是公司的副總裁,本來就是有股份的。

而且王蘭也有股份,大房的人根本就不虧。

只是讓他們不滿意的是老太太這一下子救給了蕭逸晗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這明顯的就是偏心啊!

蕭逸晗若是得到了股份,他就會成為蕭氏集團最大的股東,到時候,蕭氏集團就緊緊地篡在他的手裡了。

他們怎麼甘心啊!

不甘心的,還有楊紅玲他們,他們在蕭氏集團並沒有股份。

老太太才給了蕭逸霖百分之五的股份,百分之四十都給了蕭逸晗。

這多過分啊!

同樣都是孫子,同樣都是蕭家的人,這心也太偏了吧!

「你們這是在質疑這份遺囑是假的嗎?」魏律師問道。

「魏律師,我當然是相信你的為人了,可是你確定老太太在立遺囑的時候,腦子是清醒的嗎?」蕭仲平問道。

竟然偏心到這種地步。

「這是去年老太太就立下的遺囑,去年那個時候,她非常的清醒,身體也非常的好,當時,不止我一個律師在,如果你們還不相信的話,我還可將其他的證人照過來,而這上面的簽字,手印等等,都是老太太自願,親自做的。」

魏律師說道。

大家頓時沉默了。

當時心裡卻很不滿意。

「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等你們什麼時候有空了,就來聯繫我簽署財產轉移吧!」

魏律師說完以後,便離開了。

本來還亂成了一鍋粥,蕭逸晗他們處於劣勢,現在因為魏律師的出現。

一張遺囑,就已經讓他們翻身了。

「反正這份遺囑,我是不服的,還有簫梓銘的股份,簫梓銘可是我們的孫子,他的股份掌管人卻是顧言馨,你說著老太太是不是有病啊!」楊紅玲不服氣地說道。

「就是啊,所以我提議,這份遺囑無效,我們將財產重新分配!」蕭逸霖說。

「我不同意,這既然是老太太做的決定,我們應該尊重她,而且這個遺囑,是有法律效應的。」蕭仲恆說道。

「老三,你自然是不同意了,這蕭氏集團不就是你們的嗎?你怎麼那麼自私啊?蕭氏集團,本來就應該平均非配的。」楊紅玲說道。

「什麼平均分配啊,按照這些年做的貢獻來分配,我們為蕭氏集團付出了多少,你們二房,什麼都沒有做,憑什麼要平均分配啊!」王蘭又跳出來了。 她是想要更多的股份,而且又不想平均分配。

反正各家都是為了各家的利益而戰鬥。

「老太太是被人謀殺的,這兇手都還沒有伏法,憑什麼就要繼承這麼多的股份啊!」蕭芸這時候說道。

她的目的,不就是指的顧言馨他們嗎?

在這一場遺產爭奪戰中,顧言馨他們佔了大便宜。

誰都會妒忌的。

「對於兇手的事情,我會查出來的,給大家一個交代,但是現在,我們必須嚴格按照遺囑來,如果誰要是不服的話,我們法律上面見!」

蕭逸晗厲聲說道。

隨後,他牽著顧言馨的手,便離開了。

不想和這一群人爭吵,就是妒忌他們得到了更多的利益。

「你看看……你們看看……老三他們家的人多自私啊!」楊紅玲憤怒的說道。

大家都紛紛不語。

因為蕭逸晗剛才也說了,不服氣的話,那就法律上見。

這明顯的他們會吃虧的,老太太的遺囑,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的。

不管是法律上還是私底下,他們都沒有勝算的。

這件事情,他們註定是要吃虧的。

……

「逸晗,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啊!」蘇念瑤問道。

老太太這一死,蕭家勢必會亂的。

而且,分家肯定是分定了。

「我覺得,我們目前,應該搬出去住。」顧言馨說道。

「我也覺得言馨說的很有理,本來老太太的遺囑,大房和二房他們就不高興,每天在一個屋檐下,難保他們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反正都是要散了的,這房子,也是留給汪管家的,我們也沒有理由住在這裡。」蕭逸晗說道。

「我同意,就這樣辦吧,我在城裡面,還有一處房產,面積很大,足夠我們一家人住了。」蕭仲恆說道。

於是,顧言馨他們,便打算搬出老宅了。

臨走之前,顧言馨去找了汪管家。

自從老太太死後,汪管家便一直沉默不語。

「少奶奶,你來了。」汪管家說道。

「汪管家,你不要要傷心了,是人都會有這麼一天的。」顧言馨安慰。

「我知道,可是我很自責,我陪伴了她幾十個念頭,就因為我的一時疏忽,然後讓她發生這樣的事情。」

「汪管家,你覺得兇手會是誰?」顧言馨問道。

「我不知道,蕭家的事情,我不想了解太多,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你,老太太生前,其實打心眼兒里喜歡你。」

「汪管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查清楚到底是誰害了奶奶的。」

「老夫人相信你,我也相信你,聽說,你們要搬出去了?」

「對啊,你也知道,目前的情況,留在這裡不適合,再說了,這房子,奶奶不是留給你了嗎?」

提及房子的事情,汪管家輕輕地笑了一下。

「汪管家,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奶奶生前很信任你,他將房子留給你,沒有什麼目的,她就是在想,如果有一天,她的子孫不爭氣,搞得傾家蕩產,或許還能回到這裡,這裡還有一個遮風擋雨的家。而且她也希望,有一天,我們這一大家人,能夠回來吧!」

「所以她把房子留給你,就是讓你繼續替她守著,一直守下去,也真是辛苦你了。」

聽完顧言馨的話,汪管家再次打量了一下顧言馨。

「少奶奶,你真的很聰明,竟然能夠看破老太太的用意,可惜啊,他們都不知道,老太太對他們有多麼的傷心啊!連死後,也擔心他們以後的生活問題。」

「我會替你奶奶守護這個大宅子的,這套房子,我一定會爭取到手的。至於他們,願意搬出去就搬出去,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