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大屏幕里明媚耀眼的女人,霍擎天恨得咬牙切齒,她竟然敢說自己是單身?

2020 年 11 月 16 日

這是當他死了嗎?

霍擎天當下就站起來,衝出辦公室,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沁園別墅。

從保險柜的隱藏抽屜里,拿出一個檔案袋,從裡面倒出兩個小紅本。

看著那兩個小紅本,霍擎天抑鬱的心情得到了舒解。

哼哼,小女人敢說她是單身?

霍擎天不吃不喝不動,一直等著沈星回來。

聽到門響,霍擎天的目光移向了門口。

沈星已經換下了訪問節目時穿的禮服,此時她身上穿的是一套簡單的休閑裝。

霍擎天的嘴角抿起。

沈星見霍擎天坐在沙發上,不想搭理他,就徑直往樓上走。

霍擎天卻站起身,步子邁開,很快擋在她的面前。

命定總裁妻 眸子像是要噴火一樣。

沈星推了推他,男人的身體像是一尊塔,沈星沒推動。

「你剛才說什麼了?」霍擎天冷冷地說。

嗯?沈星視線掃過霍擎天的臉,這才發現他的臉色不是一般地黑。

這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沈星不想跟他說話,對於一個只有滿嘴花言巧語的男人,沈星已經不想再跟他說話了,她甚至已經想好了,儘快找到房子搬出去。

既然在一起沒有未來,那不如當斷則斷,即時止損。

好過一直這樣糾纏。

她絕不會死纏爛打。

「你讓開,我去回房間休息。」

「不讓,你必須把話說清楚。」霍擎天不依不饒。

他今天必須要一個結果。

為什麼沈星會那樣說,是他拿不出手?還是她變心思了?

就算變心思,也不行!

霍擎天恨恨地想,他有殺手鐧。

「我們沒什麼可說的。」沈星冷冷地回應。

「沒什麼可說的?把你剛才採訪的話重新說一遍,我沒聽懂。」

「沒興趣,我不想說。」

「不想說?那我替你說,你說『你現在是單身』?」

沈星嘴角輕扯,微微彎出一點淺弧。

「難道我說的不對?」她現在本來就是單身。

明天離開這裡,就跟眼前的這個男人沒有一點關係了。

「單身?」霍擎天重重地咬著這兩個字,恨不能咬出金子來。

「沈星,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霍擎天恨恨地說。

他伸手從衣袋裡拿出那兩個鮮艷的小紅本,展示在沈星的面前。

一字一頓地說:「認識嗎?看得清嗎?」

然後,霍擎天又將小紅本打開,另一隻手指著上面的字。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認識是什麼字嗎?」 沈星像是被雷擊了一般,傻傻的,獃獃的,她……她怎麼……會和霍擎天有了結婚證?

她明明連民政局的門朝哪個方向開都不知道。

霍擎天見沈星一副呆若木雞的模樣,心情變爽了。

哼!

讓你再胡說八道。

然後,得意的男人收起小紅本,放回自己的口袋裡。

沈星卻眼疾手快,將手伸進霍擎天的口袋,飛快地拿出一個小紅本,翻開,再一次看到上面的照片,沒錯,那是她,上面的另一個人,正是霍擎天。

可是,他們什麼時候拍過這樣的照片?

她記憶里根本沒有拍照片這件事。

而且,沈星仔仔細細把小紅本上的每一個字都在心裡念了一遍。

發現,上面的日期竟然是一年以前。

那是她剛剛遇到霍擎天不久之後的事。

沈星抬頭,看著一臉嘚瑟的霍擎天,問:「這是怎麼回事?」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她怎麼無緣無故就跟霍擎天領了結婚證了?

「反正我們遲早要領證的,早領晚領都一樣。」霍擎天伸手去拿沈星手中的小紅本本。

卻被沈星將手往身後一背,躲過去。

「不對,你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沈星不想這麼不明不白的,她要弄清事實真相。

為什麼她就無緣無故地被結婚了?

還是在她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

這也……這也太可怕了。

這個男人究竟用的什麼手段?

沈星警惕地看著霍擎天,心裡在想,是不是有一天,這個男人將她賣了,她都還不知道呢。

霍擎天伸出大手拉過沈星的小手。沈星的手指很好看,屬於柔弱無骨的那種類型,相書上說這種手是最有福氣的。

而此刻霍擎天將沈星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

「這個問題重要嗎?重要的是,我們已經領證了,我們本來就是要去民政局的嘛。」霍擎天說得心安理得。

一點沒覺得自己做了一件讓沈星感到很驚悚的事情。

沈星默默將這個程序捋了捋,還是不對,她和霍擎天是打算領證結婚的,可是順序不對,為什麼她在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被結婚了?

霍擎天並不打算回憶歷史,他打算將事情的真相遮掩起來,於是他輕輕地將沈星的身體往自己懷裡攬。

採取溫柔戰術轉移沈星的注意力。

可是此時此刻的沈星早已經被這個突兀的現實衝擊得頭腦異常地清晰。

而且,她領悟到一個事實,那就是——

她被「騙婚」了。

結婚這個事情,整個就本末倒置了。

先戀愛,再結婚領證,這是正常的。

可是現在,她竟然在和霍擎天戀愛之前就被結婚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根本沒有去過民政局,你怎麼會有結婚證?」難道是她的靈魂穿越時空去和霍擎天領的證?

霍擎天答非所問:「因為我愛你。」

沈星都想抽他一個大嘴巴子了。

真真是滿嘴的胡說八道。

胡言亂語。

「你不說是嗎?你不說我就走。」

沈星轉身往大門走去,準備開啟離家出走模式。 如果霍擎天拒不交待實情的話。

「別別,你別走,我說,我說還不行?」霍擎天繳械投降,連忙攔住沈星。

「好,你說。」

沈星停駐腳步,走到沙發旁。

坐下。

然後,洗耳恭聽。

那一副彷彿審犯人的樣子,讓霍擎天內心著實糾結了一番。

他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你不用那麼為難,我可以不聽。」沈星欲站起走人。

霍擎天:「……」看樣子,他是非老實交待不可了?

「好好,你坐好,我說。那個……當初,你不是簽過一個協議嗎?」霍擎天舊事重提。

「對,沒錯。」沈星點頭,他們之間是簽過一個協議,就是答應當他的女朋友那個協議。

突然,沈星突然智商飛速提升,一下子彷彿明白了什麼。

她簽的那份協議……?

「其實……」霍擎天吞吞吐吐,有些難以啟齒。

如今說起這件事來,他怎麼覺得自己欺騙人家小姑娘似的。

而且這是妥妥地騙婚啊!

沈星心底如潮翻湧,但是面上一言不發,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等著霍擎天繼續說話,交待實情。

終於,霍擎天狠了狠心,早晚都是死,那就早點說,說不定還能爭取到小星星的諒解。

「其實那次,你簽的是……」霍擎天頗為難為情地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子。

「你那次簽的是、結婚協議。」

終於說出來了,霍擎天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等著沈星的宣叛。

果然!

沈星先是震驚,然後是……惱羞成怒!

臉色也由紅轉白,由白轉紅過渡了好幾個顏色。

「霍擎天,你無恥!你欺人太甚!」

沈星指著霍擎天的鼻子大罵。

這簡直,太欺負人了!

這叫什麼?就是土匪,強盜政策!

霍擎天抬手摸摸自己被沈星指著的鼻子,哂笑了下。

卻絲毫也沒有自己做錯事的愧疚感,還蠻理直氣壯地說:「對自己喜歡的人不就應該用點手段?」

呵!這個男人,到了此時還不承認自己有錯,還覺得理所應當?

沈星心中更是氣憤至極。

「霍擎天,你仗勢欺人!你渾蛋!」

「嗯,我渾蛋。」

霍擎天呈半蹲的姿式,微笑著拿過沈星舉過半空的小手,一點也不生氣。

沈星使勁往出掙了掙,沒有掙脫出來。

「霍擎天,你渾蛋!你放開我!」

霍擎天緊握沈星的小手,臉上露出狐狸一樣狡黠的笑容。

「今天你已經罵了我兩次渾蛋了。如果我不做點什麼,怎麼對得起這兩個字?嗯,我現在就……渾給你看……」

「唔……你……你放開我!」沈星拳打腳踢,可她的力度對於霍擎天來說,不亞於撓痒痒。

霍擎天將沈星的雙手反剪,溫柔中略帶幾分威脅:「老實了沒有?竟敢謀害親夫?嗯?」

不給她點厲害嘗嘗,以後還怎麼立威?

老公就該有個老公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