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的進攻被水遁攔下,蠍神色一動,心裡微微驚訝,古井無波的心湖泛起了一絲波瀾。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只是,蠍的進攻,顯然不止是這樣的小花招便完結了的。

「實體的進攻被攔下了,那麼,這一招呢?」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擺動。

(保底22,加更01。)

(求訂閱,求月票!) 蠍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纖長濃密的睫毛上下碰到了一起。

他的視線落在櫻的右側,風影傀儡已經在他的操縱下,若流星趕月般衝到了少女身側,抬起了右手,露出掌心的管道。

在櫻攔下鐵刺、毒針的同時,第三波進攻已經逼近了少女的身側。

毒煙。

嗤——濃厚的毒霧從傀儡掌心高速噴出,迅速蔓延在空地上,很快便將櫻籠罩在內!

諸天獵手 慘綠的顏色,暗示了它的危險,櫻只看了一眼,便知道毒性極強,絕對不可能貿然接觸。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更重要的是,它正瀰漫在空氣中,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水陣壁已經來不及將她護住!

電光火石之間,櫻手指微微擺動,查克拉順勢轉為冰遁查克拉,身上的寒霜戰甲原本只覆蓋了胸腹的要害位置,在查克拉谷催下瘋狂生長,很快就蔓延了全身,將裸露的肌膚和腦袋遮蓋在冰甲后。

因為去過濕骨林幾次的緣故,這一招她施展得極快,全覆式的鎧甲將她嚴實地包裹住,將毒氣攔在體外。

全身穿上裝甲的少女有種戰士般的別樣英武神氣的魅力;不過,這帥氣的一幕櫻和蠍顯然不會有心情去慢慢欣賞。

蠍只是冷冷一笑。

接連的三招,若不是櫻施展忍術的威力和速度都極快,換一個普通的上忍,大概現在已經成了馬蜂窩了;就算是精英上忍,只怕也討不了好來。

這是影級的戰鬥節奏,快得令人窒息,一波接連一波的攻勢根本不會給對手停歇的機會;傀儡師層出不窮的機關、隱藏在視角邊緣的詭計、多樣化的攻擊方式和威力超絕的忍術,只是蠍實力的冰山一角而已,他稍微認真起來,便強得令人窒息。

但是,這僅僅是鋪墊而已。

蠍接下來用的這招,才是他最後的殺手鐧!

操縱著風影傀儡噴出毒霧的同時,他便高高躍起,站在浮在空中的鐵砂上。

咔嗒。

蠍啟動了身後的第一個捲軸,俯視著腳下的春野櫻,雙手直直揚起——

「秘術-炎獄憮陣!」

還在毒霧中的春野櫻猛然抬頭,她敏銳地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查克拉在空中集結。

櫻下意識地結印,「冰遁——」

接著,前方便傳來了灼灼熱浪。

少女定睛一看,洶湧的巨大火球,足足有幾層的樓房高,從蠍雙手中噴出來,從天而降!

熊熊烈烈的火球,火勢兇猛到了極致,超高的溫度瞬間蒸幹了幾米厚的水陣壁,即便是在冰甲罩住,櫻還是能感覺到那股燎人的熱度。

隔著上百米的距離,火球落下的瞬間,櫻與蠍對視了一眼,眼神在空中交匯。

蠍所看到的那雙淺綠眸子,冰冷平靜如潭水,不見一絲驚慌。

「——魔鏡冰晶!」

然後下一刻,少女所站的位置,便被火球所籠罩。

轟——!

赤紅的火球轟然炸裂,掀起一圈火的浪潮,在地面上盪開成幾百米直徑的火環!

「打中了嗎?」

蠍看著火環在腳下擴散,將大地和岩石炙烤成焦黑色,將沿途的一切燃燒殆盡,卻不見櫻的蹤影,便揚起了他那對柳葉般細長的眉毛。

他不相信櫻會這樣無聲無息就被他的忍術幹掉……剛才目光交接時,那雙清澈明凈的眼睛,對他的秘術沒有絲毫的畏意。

但是,她沒有施展出防禦的忍術,也沒有使出替身術的跡象——而且替身術的作用範圍太短,也不足以使她躲過這種大範圍的攻擊。

蠍的目光從大地上迅速掠過,配合查克拉的感應,視線很快停到遠處,發現了站在河中冰塊上的女孩。

她是怎麼躲過去的?

蠍把目光移到了櫻腳下。她的這手瞬身術使得相當不錯啊……那麼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不用這招呢?

這個疑問只在這個容貌比女孩還清麗的少年——或者說俊美大叔——腦中一閃而過,他很快便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櫻的身上。

少女裊裊婷婷地立著,一襲輕衣隨著春風吹拂而微微飄揚,衣角凌亂地翻動,露出一抹動人的白膩。只是身上凝聚的查克拉,卻完全不像她外表表現的那樣柔弱無害。

她正在結印。

蠍進攻的同時,也暴露了他的很多情報。傀儡術、人偶的血繼以及強大的火遁。藉助魔鏡冰晶給她帶來的空隙,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她,櫻喘了一口氣,開始反擊。

蠍瞳孔驟然縮小,櫻身上匯聚到的查克拉量,很快便雲集到令他也隱隱頭皮發麻的程度!

「水遁-利維坦之怒!」

「喝呀!」少女高喝一聲,臉上表情繃緊,粉色長發隨著那驚人的查克拉運轉而紛紛揚起,雙手高高舉向空中!

身後,無盡的水流嘩啦啦地從河中湧出,隨著她的手勢直衝雲霄;巨量的河水在空中團聚,凝成一尊旁大無匹的巨獸!

這是冰遁的那招的改版。櫻能用冰遁使出這樣的形態變化,用水遁自然是更駕輕就熟。

「呀——!」「嗷——!」

女孩高昂的叫聲和怪獸低沉得叫人心裡打鼓的喊聲先後響起,宏亮至極的聲音就連躲在遠處的志野兩人都禁不住心旌搖曳!

「這是上次那招……」志野瞪大了眼睛。

不……比上次那招,氣勢更加駭人。

冰遁作為血繼比水遁更凝實,衝撞的威力也更恐怖;但消耗更大。

而這次施展出來的水遁,藉助地利優勢,自然更氣勢磅礴!

「櫻把整條河流的河水都抽光了……」照美心神不定地看著空中幾百米長的龐然大物,呢喃說道。

櫻腳下,本來還潺潺流動的青青河水,已經全然乾涸,露出了滿是淤泥的河床。黑乎乎的河泥上下蔓延一公里,才看到了斷流的河水!

「厲害……」蠍有些失神地看著頭頂巨大怪物,眼神從櫻用形態變化精緻刻畫出來的板甲、骨刺和獠牙中掠過,終於真心地發出了一聲讚歎。

利維坦巨獸扭動了一下猙獰的身軀,低頭望向了地面。

渾厚的目光鎖定了身下渺小的身影。

「嘿,也嘗嘗我的忍術吧……」春野櫻扯動嘴角,露出了一個微笑。

然後,雙手猛然揮下,像是將忍術投出去了一樣,控制利維坦以泰山壓頂之勢沖了下去!

三四百米長的黑褐色巨獸,張開了血盤大口,向你俯衝下來,是什麼樣的感覺?

逃不掉……

蠍眼神凝重,臉上的表情真正地變得認真起來。

第一個捲軸里剩下的火遁能量,被他一口氣提取了出來,化作同樣龐大的火球!

迎上了利維坦巨獸。

轟隆——

火星撞地球般的驚天一擊,發出來了震耳欲聾的碰撞聲。

彷彿天地都要裂開的巨響,響徹雲霄,回蕩在空中和地上,激起了一圈半透明的聲浪!

嗡——

聲波傳來,櫻下意識捂住耳朵,還是感到一陣天旋地轉,險些站立不穩,耳邊更是嗡然迴響。

嘩啦啦——

巨獸被炸成無數水花、水團,從空中落下,化作一場磅礴大雨,時而夾雜著臉盤大、馬車大的水珠落下來。

蠍落在地上,鐵砂化作雨傘護在頭頂攔下了雨珠,只任由身旁的風影傀儡被大雨淋濕。

凝望著遠處,無遮無擋地站在雨中,頭髮卻不見絲毫淋濕的春野櫻。

磅礴大雨漸漸勢頭減弱,變成了纏綿的淋淋細雨。

「你已經把附近的河水抽光到斷流了……」他緩緩說道,「新的水流還在一公里以外。在它到來之前,你沒法再用這種程度的忍術了。」

(保底22,加更11。)

(求訂閱,求月票!)

(為神秘而美麗的老阿姨【lundqvist】加更的一章~) 離戰場不遠處。

一個無人的角落裡。

地上突然冒出一個巨大的豬籠草。

「似乎打得很激烈呢……」豬籠草張開,露出了裡面的一個半黑半白的詭異人影,他望著遠處,火球與水遁巨獸轟然相撞的場景,裂出了詭異的笑容,「哎呀呀,要是一不小心被卷進去,可就完蛋了!」

你們猜的沒錯,這人正是曉的偵察人員——絕。

「不過,好像出了點意外,」他對自己說道,「跟蠍大哥戰鬥的人不是大蛇丸……」

「算了,先告訴迪達拉吧!」

啵——

絕自言自語完畢,便像沉入水中似的,融入大地里,發出了東西掉入水中的怪異聲音。

「秘術-浮遊之術!」

作為用柱間細胞增殖出來的生命體,絕具有植物的特徵,利用特殊的秘術,可以把自己的肉體與大地中的草木根系融為一體,在大地中高速前進。

這種深埋於地下的潛行之術,幾乎能將絕自身的一切氣息都掩蓋住。

不過,顧忌著戰鬥中的兩個人可能對查克拉比較敏感,謹慎起見,他還是沒有太過貼近戰場,擔心自己暴露在櫻的感知範圍內。

迪達拉就在不遠處的地方守候著,絕很快找上了他。

「怎麼樣,有情況了嗎,嗯?」看到絕從土裡冒出來,梳著長劉海的青年便問道。

他坐在石頭上,身後蹲著一隻白色的大鳥。

瞥了絕一眼,便繼續把目光放在掌心的粘土玩偶上面。

「沒錯,果然是開打了,不過……」絕裂嘴似笑非笑地說著,詭異的外貌使人很難分辨出他的表情,「對方不是大蛇丸。」

迪達拉站起來,腳踏在石頭上。「嗯?怎麼回事……不是說,那個間諜可能已經背叛了他投向了大蛇丸,所以能把大蛇丸引誘出來嗎?」

「是的……」絕露著半截身子回答道,「但是,先到那裡的人是木葉的忍者。」

木葉的忍者……迪達拉首先聯想到的,是曉裡面他最不喜歡的人,那個擁有著冰冷鮮紅的雙眸的男子。

宇智波鼬。

迪達拉最厭惡那人什麼都不在乎的表情,鼬漠然的眼神里是對他的藝術的不以為然,這是對他深深的侮辱。

金髮青年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來。

「嗯……木葉的人嗎,他們動作很快啊!」迪達拉冷笑道,「不過都是一群討人厭的傢伙,從大蛇丸到鼬……」

說到後面兩句時,已經是自言自語的音量。

絕沒有聽清楚後面那句,倒是聽到他又問:「木葉的人還沒死光嗎?」

豪門嬌妻:紀少,寵上天 「正打得激烈呢!」絕嘿嘿一笑,這次的表情倒是明顯了許多,「對方是上次讓角都吃了苦頭的那女孩,蠍先生也很頭痛呢!她可是一拳就把蠍先生的傀儡打碎了。對了,她叫什麼來著?」

「是**野櫻啊!還有,蠍大哥跟角都那個傢伙不一樣,他比角都強多了!蠍大哥的藝術是不會落敗的,笨蛋!」迪達拉額頭上青筋一現,衝到絕面前給了他一個狠狠的爆栗子,「嗯,雖然相比永恆,我更喜歡瞬間的爆炸。」

「好痛!」絕揉揉腦袋,忿忿地說道,「對了,你還是去看一下吧!」

「笨蛋,蠍大哥不需要支援!」迪達拉又坐了下去,對絕譏笑著說道,「你的眼光真差……即使在曉當中,蠍大哥也是出類拔萃的強者,那樣的敵人他能應付過來的,我就在這裡等他好了!」

「……」絕沉默不語。

他只是——

盯~。

面無表情地盯著迪達拉,迪達拉很快就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

「喂,我說,絕你還在這裡看著我幹什麼?」

他局促不安,手指點著絕大聲喊道。

「混蛋,被你用這麼詭異的眼神看著,我的藝術靈感都沒有了!快給我滾蛋。」

萬古帝尊 迪達拉絕不為所動的態度氣得眉毛倒豎,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這個混蛋是故意氣我的吧,我的忍耐可是要爆炸的了!嗯!」

迪達拉抓狂地嚷道,手裡的黏土動物一股腦扔過去。

「啊啊啊!我要炸死你!喝!」

迪達拉嘴都氣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