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到兩天時間,就升級為了十星武者,眼下,別提蘇白多麼得意。

2020 年 11 月 16 日

要知道,在整個青風城內,年輕一輩的武者中,還無一人,有達到十星武者的級別。

也就是說,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裡,蘇白已成為了青風城內,年輕武者中,最為強大的存在。

甚至,他的實力比起一些成年的頂級強者,還要可怕的多。

「叮! 春天見 宿主您好,鑒於您成功升級!」

「接下來,您將可獲得升級紅包一個!」

「唰!」

一道炫光出現,而後蘇白眨眼一看。

而這時,趙家人馬,皆是看的一臉懵逼。

眼下本來是他蘇白跟趙家之間的仇恨大拼殺,但此刻,看似,蘇白卻是沒有太強的戰鬥氣息,在旁人看來,反而跟貂蟬這位性感美女,搞起了卿卿我我。

一時間,別提趙家人馬跟周圍數十萬人群,皆是多麼傻眼。

「二弟,三弟,今日你們倆,可願助為兄一臂之力,殺了那個小畜生!給楓兒跟霖兒他們倆報仇雪恨!」

重新振作起來后,趙斜喝道,而後身前,一股超強的暗黑色靈氣波動,便無比雄渾的暴涌開來。

一愣,跟隨趙斜一同前來的趙異、趙鱷,隨後皆是極其動容,緊接著趙異說道「大哥,你這是說的哪裡話,楓兒和霖兒,皆是我等一手帶大,如今他倆被這小畜生們殺了,我們這做叔叔的,豈有不為他們報仇之理!」

「是啊!大哥!」趙鱷滿臉怒容,也是附和了趙異之意。

而這趙異,乃是趙家的老二,趙斜的二弟,趙鱷么,便是老三,三弟了。

在青風城內,他們三兄弟,極端的霸道兇惡,壞事做盡。

平常百姓,見著他們三個,或是趙家族人,那皆是唯恐避之不及。

「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們!」聞言,趙斜激動無比。

「叮!宿主您好,升級紅包開啟完畢,您成功獲得了二品靈食龍炎肉夾饃一個,立即吃下,可獲得大量火屬性值!」

聞言,蘇白無比激動,而後在那偌大璀璨大廳下,當著數十萬人的面,他便大口吞咽起那無比美味的龍炎肉夾饃起來。

「馬德,太好吃了!」

吃的極爽,而後舔了舔嘴,蘇白歡喜笑道。

「叮!宿主您好,吃完整個龍炎肉夾饃,您成功增加了1020點火屬性值!」

一愣,蘇白大喜。

隨即感到丹田內的靈氣海洋中,一道道無比澎湃的火焰力量,越發的狂暴。

「該死的小畜生,到了如今,竟然還膽敢,當著老子的面吃東西!」

看著蘇白吃肉夾饃,趙斜極端憤怒,而後猶如毒蟒,便殺向了他們。

而這時,忽然小雷沖了上去。

只見同時,那趙鱷跟趙異,還有趙家幾位強者衛兵團長,而後也皆是襲殺向了蘇白他們。

「妖風拳!」

憤怒不已,趙斜拳心一打,一股超強暗黑色妖異暴風拳法,便忽的轟向了蘇白。

一看,小雷大怒,只是輕手一揮,綻放出驚天雷霆,就將趙斜的妖風拳給粉碎為了灰燼。

並且,又將趙斜,一擊給轟飛出去了百米開外。

與此同時,那趙異跟趙鱷他們幾個,而後也殺到了眼前。

頓時,小雷也是一樣的極端狂暴肅殺過去。

然而在瞬間,忽然一道淡紅色流光,猛地出現在趙異跟趙鱷他倆的身前。

而後,緊跟著,一道道極為可怖的火焰靈氣,剎那,就將趙異跟趙鱷,皆是給轟的遍體鱗傷,隨即滾飛出去,如同木炭。

「撲漱……大哥,這小畜生們的實力,都太過強悍,不如我們今日暫且回去,等到來日,有了十足把握,再來為楓兒跟霖兒他們報仇吧!」

猛地吐了一大口鮮血,而後趙異苦色道。

「這……」

聞言,別提趙斜多麼不甘,畢竟他們趙家,在青風城,可是稱霸了上百年。

如今一朝,遭人壓制,而且還殺了他兩個孩兒,這就不得不讓趙斜極度悲憤。

「該死的小畜生……嗨……暫且也只能這樣了!……」

狠狠拂袖,仰天怒嘆,而後趙斜吩咐手下,便是將趙楓和趙霖他倆的屍骸跟骨灰,皆是抬回了趙家。

臨了,準備離去時,趙斜滿眼仇恨,「小畜生,今日我們兄弟,雖皆敗在你等之手,但日後,我兄弟幾人,誓要將今日之仇,百倍奉還於你們,你若有種,就報上名來,也好讓本家主,日後好跟你做個了斷!」

一愣,蘇白知道這是個巨坑,但他此刻,就想任性一把,「哼哼……老子叫蘇白,你特么也可以叫我白爺!想報仇?白爺隨時歡迎!」

「好,小畜生,你特娘的夠硬氣!」

大手一揮,怒喝罷,而後趙斜等人,便皆無比狼狽的離開了金陽商城,往趙家府邸趕去。

「叮!宿主您好,您新的隨機支線任務已觸發!」

「任務內容是:請買上一捧九月靈花,前往李府,送給李靈熙!」

「尼瑪,還有特么這麼狗血的任務!」

蘇白懵逼。

「叮!宿主您好,完成後,可能會有隨機隱藏獎勵!」

「隨機隱藏獎勵!」

蘇白心動。

……

「馬蛋……這任務,白爺做還不行么!」

而後緩過神來,帶著小雷跟貂蟬,在金陽商城內,花了千把金幣,蘇白便買來了一捧極為清香的九月靈花,而後飛快往李府趕去。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

隨著時間的推移,片刻后,等蘇白他們幾個,來到了輝煌燦爛的李氏府邸后。

「砰!……」

接著,蘇白便極端粗蠻的敲門起來。

「誰阿……來了來了……」

「嗞呀……」

「……死淫賊……竟然是你……」

而後不巧,開門的便是李靈熙。

一看,蘇白竊喜,心想來得正好。

「嘿嘿……李大小姐,今天白爺心情好,送你一捧九月靈花!」

說罷,蘇白將一捧芬芳花蕊,便是遞到了李靈熙的眼前。

「啥?送我花?」一看,李靈熙無比懵逼,「死淫賊,你又想對本大小姐做什麼!」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請大家多多支持本書,求推薦,求收藏,各種求啊。 聽到這,張北羽來了興緻。他小時候就一直看賭神、賭俠、賭聖什麼的,很好奇裡面那些老千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人總是對未知充滿了好奇,哪怕這些事情在有些人的眼裡易如反掌。

十四說:「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但就在咱們盈海,所有攢起來的局,十個場子里有九個地方有老千。老千都是跟組局的人合夥的,按比例抽水。」

所謂十賭九騙也不過如此了。真正開賭場做莊家的人,又怎麼能讓賭客把錢贏了去?不過在張北羽看來,有句話還是滿贊同的:小賭怡情,大賭傷身。說實話,弄個兩三百玩玩,輸就輸了也無所謂,過年過節,親戚朋友在一起打麻將輸贏最少還得個百十塊錢吧,所以,這算是娛樂。

可一旦嗜賭成癮就完蛋了。其實說來說去,還是繞到了前些天的那個話題。人啊,可以有愛好,但千萬不要過度痴迷,否則就會成為致命的弱點。

十四繼續講了一會,按照他的話說:把一個老千帶到一個場子裡面去,只要掃一眼就知道這裡面有沒有同行。

老千是不會輕易出手的,也有幾個條件。第一,一個場子里只能有一個老千,絕不能出現第二個,不然就不做這一票。第二,無論是玩麻將、色子、撲克等等,這個老千在玩的時候,必須確保他身後不能站人。第三,這一點就因人而異,有些水平較高的老千會看這局的規模,看得上眼才做。第四,一旦出了事,不管是黑是白,只要栽了,就必須首先確保老千的安全。

十四說,這些只是基礎的,這裡面的道道還很深。

張北羽聽完之後都有些發愣。如果不是認識十四,他恐怕還沒有機會知道這些事。他本以為自己在同齡人中算得上見多識廣了,但由此可見,其實還差的很多。

聽十四說完這些之後,他問了一個自己最感興趣的問題,「那些老千…到底是怎麼出老千的?」

這問題聽上去挺幼稚的,十四抿嘴輕笑一聲,「北哥,我不是干這行的,這我可就不知道了。」

張北羽還是不肯放棄,繼續問:「你以前肯定接觸過不少老千,你沒問過他們?」

十四無奈的笑了一聲,搖搖頭說:「的確接觸過不少,有些還比較熟悉,但是我從來沒問過,就算是問了,人家也不會說。北哥,你想想,那可是人家吃飯的手藝,會輕易說出來么。」

張北羽點點頭,也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點傻,說道:「哦…對,說的也是。」

十四並沒有繼續順著他的話說下去,而是突然間嘆了一聲,籠上一陣感慨,嘆道:「老千其實很不容易。我認識幾個人,都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練,他們吃的苦,我們根本難以想象。可就算是這樣,長大之後真正能練成的人也不多。」

這些所謂的老千,絕大多數都是靠藏牌、換牌、偷牌來作弊,這就需要極快的手速,所以才需要從小就開始練。十四所了解的基本上就是這樣,當然,也不排除真的有那種空手變牌出來的神人,但至少他是沒見過。

「而且老千要擔的風險很大。比如說,在一個場子里發現了老千,第一反應肯定是先收拾他,然後再找看場子的人討說法。有很多看場子的人遇見這種事,就他嗎裝作不認識老千,可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這個老千肯定是被安排進來的。不過,這些賭客也不願意惹事,所有的氣都往老千身上撒。」

說這話時,十四的語調提高了幾分,神色也微微露出憤怒。看得出來,他對這類事件是非常痛恨的,這說明他還真的算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張北羽又弱弱的問了一句:「我聽說,在賭場里抓到老千都要剁手,你…見過么?」

十四沉了一下,繼而搖搖頭,「沒見過,我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在我的場子里。他們是替我們賺錢的,如果連人家最基本的安全都保證不了,還看什麼場子。不過,我倒是聽說過有這樣的事發生。」

兩人聊了半天,張北羽對藍道上的事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而十四剛剛已經表明了自己對「收賬」這個事的看法:程序化、正規化,利於管理,利於發展。

接著,張北羽又問他對於藍道的看法。

「你覺得現在,是不是咱們進入這一行當的時機?」

十四低頭沉默了一會,想了一根煙的時間,抬頭道:「北哥,如果說時機的話,我覺得已經有了。至少在渤原路上,四方的名聲已經很響亮,而且除了暴徒以外,基本上算是清一色了。當然,前提是能夠擊退童古。不過,我對咱們內部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時機雖然有,但是具不具備條件,我就不敢說了。」

至於條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能攢局的人。人脈龐大是基本條件,在這個基礎上,需要有幾個富人圈子,並且跟這些人關係不錯。這個人肯定要巧舌如簧,能夠拉著那些有錢人過來玩才行。

聽完,張北羽第一反應就是江南。

從二十齣頭到三十多歲的這個年齡範圍內的富人,江南還真認識不少,巧舌如簧,能言善辯也是他的專長,但是能不能幹成這事還真不好說。

除了這個攢局人之外,還得有個地方。不過這倒不是大問題,再不濟,把四方樓大門一關,在樓下安排兩個人全天候把守就行了。

還有一點就是,這個場子不管大小,都得有個放錢的,這不單單是一個賺錢的門路,還屬於配套服務。萬一有人錢輸光了,想借都沒地方借去。

最後一點,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上面」得搞定。其實這種暗地裡,小規模的局,不太會引起警察的注意,基本上屬於安全。只是偶爾上面會有大動作,比如趕上什麼國慶、春節期間嚴打、臨檢之類的,那就需要局子里有人通氣了。

之所以說上面的關係一定要硬,主要是防著有人使壞。沒準這邊玩的熱火朝天,那邊君主一個電話打到上面,直接從市局調人來抄場子,那就完蛋了。

這幾點張北羽考慮了一下。人和地方基本上沒問題,最難解決的就是大量現金,現在他們手頭已經沒有多少錢了,雜七雜八全都算上也就三五十萬,而且這些錢還要持續支出,得定期給兄弟們分成啊,這是很早之前就定下的規矩。

至於上面的關係有多硬,他不能確定,還是要跟江南討論一下。

想到這,張北羽不禁想起了周琦那小子。這段時間雖然沒怎麼跟他聯繫,但據江南說,周琦在班裡的表現非常出色,老師說,只要考試的時候正常發揮,基本上沒問題。

只是,周琦這顆棋子埋得太深,一時半會兒還起不到作用。就算他順利通過考試,疏通關係把他安排到天後灣派出所,那也需要一段時間之後才能發揮作用。

總之,今天跟十四聊了這麼多,還是頗有收穫。對於四方接下去的發展方向,心裡也有個大概。不過,這些所謂的發展方向,是需要在幹掉童古之後才能實施。

……

晚上,十四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做東請客。當然,也沒有把所有人都叫來,只是叫了一些主要人物,但還是滿滿登登的坐了兩桌。

飯店檔次不錯,也在渤原路上。張北羽本想在四方樓吃,不過十四堅持要出來,說是在四方樓就顯示不出自己的誠意了。

盛世大隋 立冬、鹿溪、江南等人都對十四這個舉動表現出好感。

而上一次聚餐沒來的如龍,這次也被張北羽叫來,目的就是為了讓兩人熟悉一下,以後在一起做事也方便。

如龍也是明白人,一看張北羽的態度就明白,以後肯定是要委十四以重任,地位估計不會比自己低。他不像麻桿他們,他看的通透,既然老大這樣想,那自己這樣做就可以了。

在大家都對十四表現出友善的狀態下,這次飯局的氣氛相當不錯,大家也都喝了點酒。席間張北羽提起童古的事,不過鹿溪沒有正面回答,還是說等等。

……

大家就一直這麼喝著聊著,到十點鐘還沒結束。

張北羽正在跟江南討論著如何攢局,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他瞄了一眼,是個陌生的手機號碼,微微皺了下眉,接起電話放在耳邊。

此時,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通電話有多麼重要…甚至,牽連著幾個人的命運與生命…

————————————————————————

萬分抱歉,最近更新不太穩定。晚上還會有更新! 「嘿嘿……不做啥啊,只是純粹,想送你一捧花而已!」

聞言,蘇白訕訕笑道。

「切……死淫賊,你的德行,本小姐現在可是清楚的很,說吧,肚子里,又在醞釀什麼淫蕩陰謀呢!」

一怔,李靈熙清冽喝道。

「艹,白爺哪有!」蘇白不悅,「你愛要不要!」

說罷,蘇白將九月靈花,放在了李靈熙的跟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