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傾月美眸望著這青年,冷淡道:「太子殿下以這種方式將我請來,是幾個意思!」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幾個意思?」太子龍千愁眼眸冷冽,目光在夏傾月的身上掃視了一番。

最終將目光停留在了柳青璇跟林溪的身上,他舉杯慢悠悠的品嘗了一口,隨即,悠悠道:「你們倆人,一個叫柳青璇、一個叫林溪,多天前,學院的院長告訴我,他們幫本太子物色了兩個美人,原本本太子想親自去見你們,卻因事耽擱!」

「等本太子想去見你們的時候,你們卻沒了蹤影!」

太子一飲而盡,目光陡然凝望著柳青璇跟林溪,凝聲道:「你們既然已經是本太子的預備選的太子妃,為何不經過本太子的同意,就擅自離開帝都!」

此話一出。

夏傾月皺著黛眉,柳青璇神色淡然!

林溪挑著黛眉,美眸冷望著龍千愁,冷笑道:「學院讓我們嫁給你,我們就得嫁給你?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誰?」龍千愁玩味一笑,雙目直視著林溪,擲地有聲道:「我是當今太子,未來的帝國皇帝!」

「太子有什麼了不起?我傾月姐還是流嵐宗的少宗主呢!」林溪。

「呵呵!流嵐宗的少宗主又如何?」龍千愁譏諷一笑:「終究只是個女人,這個天下,最終還是屬於男人的!」

「我會將這句話轉達給我師父,包括你的母親!」夏傾月冷道。

龍千愁目光微微一咪,隨即一笑而過。

他注視著林溪說道:「本太子聽聞,之前你說過要嫁給本太子,可對!」

「是又怎樣?那隻不過是為了應付幾個皇子罷了!」林溪。

「應付?」龍千愁目光微冷,冷笑道:「本太子也是隨便能拿來應付的?你之前既然說過要嫁給本太子,那就必須得嫁給本太子!」

「若我不嫁呢?」林溪眼眸鋒利的望著龍千愁!

江湖小霸王 「不嫁?」龍千愁不屑一笑:「這裡是皇宮,你以為,你想不嫁就不嫁么!」

轟轟轟!

隨著話音落下。

太子府忽然出現了十道身形,個個的周身都瀰漫著武將的氣息。

只婚不愛 林溪幾人臉色一變,這龍千愁竟然敢這麼做?不忌憚夏傾月的身份么?

夏傾月臉色微冷,美眸微微鋒利的望著龍千愁,冷聲道:「龍千愁!你是在玩火!」

「玩火?」龍千愁玩味一笑:「這可是母后授意的!」

「什麼!」夏傾月美眸一凝!

龍千愁的母后實際就是騰龍帝國的皇帝龍南霜。

而龍南霜為什麼要授意這事?

她想不通,堂堂一國之主,為什麼要這麼做!

龍千愁玩味一笑,目光望向了林塵,淡淡道:「你就是林塵吧。」

林塵之前一直沉默著,想看看什麼情況,按理來說,帝國顧忌夏傾月的身份,也不敢做什麼!

但偏偏。

龍千愁以這樣的方式,且還是龍南霜授意的!

「有話直說!」林塵。

「本太子想讓你妹妹做太子妃,你可同意!」龍千愁淡淡道。

「不同意呢!」林塵目光微微鋒利的望著龍千愁,想娶他妹妹?做夢!

「呵呵。」龍千愁知道會是這種結果,冷冷一笑:「本太子給你三天時間,說服你妹妹,讓她嫁給我!」

「若不說服呢!」林塵。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龍千愁玩味一笑,說道:「三天後,本太子會參加年輕一輩的比試!」

林塵面色淡然。

是在告訴他,若是不說服林溪,就會在比試當天打壓他么?

無趣!

「走!」林塵道。

夏傾月冷冷的看了一眼龍千愁,隨即幾人離開了這裡。

嘎嘣!

龍千愁臉色微沉,手中的杯子直接被捏爆,他冷聲切齒:「本太子看上的女人,無論如何都要得到!」

原本。

騰龍學院的副院長古雲風告訴他,學院來了兩名天之驕女。

武道天賦都很高。

當時他就有些意動,想前往學院看看,但因為當時修為有了鬆動,隨時都會有突破的可能,便打算先突破修為。

突破修為之後,他想前往學院,結果,卻得知柳青璇跟林溪都沒了蹤影。

當時,他浩浩蕩蕩而來,整個帝國文武百官、幾乎都知道他前往騰龍學院。

結果,人沒了!

還得知柳青璇的清白之身竟然被林塵給拿走了,這讓他心中惱怒!

沒想到。

就在今天不久前。

得知柳青璇跟林溪來了,他就立即安排人去請!

呵呵!

結果,竟然不想嫁給他?他堂堂太子竟然也被拒絕了!

這時。

大廳後方走出來幾道身形,是幾位皇子,還有牧少塵。

龍千愁看到他們,臉色更加陰沉,之前他還信誓旦旦的說。

定會拿下林溪,讓林溪心甘情願的嫁給他,結果卻是讓他丟盡了臉。

「大哥,這林溪現在有夏傾月這道護身符,怕是想得到她,很難啊。」龍華說道。

龍千愁眼神閃過了一道冷芒。

難?他堂堂太子想要的女人,能有多難?即便不願意,也要強娶!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夏傾月畢竟是流嵐宗的少宗主,想要得到林溪,還是要經過她點頭才行。」牧少塵悠悠道。

「夏傾月么?」龍千愁目光閃爍,他說道:「前段時間,白雲飛回到丹師塔,據說當時他的臉色並不好看,想來是被夏傾月拒絕了!」

「大哥的意思是?」龍華挑著眉頭。

「呵呵。」龍千愁的嘴角微微上揚,目光充滿了濃濃的征服欲,說道:「白雲飛征服不了的人,本太子定要征服一番!」

龍華挑著眉頭,龍千愁雖然是太子,但想要征服夏傾月,他覺得根本不可能!

「不知大哥打算如何征服?」龍華問道。

砰!

龍千愁反手拍向龍華,龍華的身形頓時倒飛出去,撞翻了好幾張桌子。

「我怎麼征服,你覺得我會告訴你么?」龍千愁看了一眼龍華。

龍華臉色微微蒼白,沒再說什麼。

「你們都走,少塵留下!」龍千愁淡淡開口。

龍方、龍邪幾人對視了一眼,隨後離開了!

整個大廳,就剩下龍千愁跟牧少塵。

龍千愁目光微微眯著,手中拿起一個酒杯,隨意把玩,他淡淡道:「說說吧,你是怎麼征服我妹妹的!」

牧少塵微微低頭,說道:「兩情相悅,水到渠成!」

砰!

龍千愁拂袖一揮,一道光輝猛然暴涌,硬生生的將牧少塵給擊的連連倒退。

「說實話!」龍千愁悠悠道。

牧少塵的臉色微微難看,眼神深處閃過了一道冷芒。

「因為我強!」

牧少塵悠悠道:「女人本性慕強,只要展現自己強大的實力,就有一半的可能征服女人!」

「本太子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武道天賦也是一絕,未來更是一國之主,本太子想不通,我這麼優秀的人,林溪,為何會拒絕我!」龍千愁眯著眼睛說道。

這是他想不通的地方,別的女人,都是使勁往他身上靠,為何林溪幾人就是那麼與眾不同!

「太子殿下,有些女人當婊/子,但是又想立牌坊,她不會明面答應你的,若是明面答應了你,別人會以為她看中的不是你這個人,而是地位、權勢、等等!」牧少塵。

「懂了。」龍千愁的目光微微咪著。

「想要征服林溪,首先,得直接毀了她的完璧之身,只要能拿走她的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第三次、無數次!」牧少塵緩緩道。 ?三天時間轉瞬而過。

三天里。

林塵幾人待在翻雲覆雨樓。

而帝都皇宮,陸陸續續的出現了許多人,其中有文武百官的天才子嗣。

還有幾大勢力的天驕,他們都會參加東荒界一年一度的武道比試。

這一天,陽光明媚。

皇宮比武場。

已經聚集了許多人。

比武場的南邊台階最上方有著觀望席。

龍南霜、葉嵐、顧江南、江東流、鞦韆雪,正坐在那兒。

「這次流嵐宗出戰的人是誰?」

龍南霜一襲凰袍,頭戴皇冠,渾身散發著一股皇者氣息。

「林塵。」葉嵐神色慵懶,輕撩起眼皮,懶洋洋的道了一聲。

「林塵。」龍南霜的美眸微微咪著,她倒是聽說過這個人。

而一旁的顧江南,聽到林塵的名字,臉色微微一沉,不過並沒說什麼。

這時。

比武台的上空凌立著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老者神色嚴肅,給人一種很嚴厲的感覺。

他蒼老的目光掃視了眾人一眼,聲音洪亮的說道:「東荒界一年一度的大比,將在今天正式舉行,比武前十名者,能得到豐厚的獎勵。」

眾人靜靜聽著。

老者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話不多說,請要出戰的人都上場。」

嗡!

這時。

比武場的南邊方向,一襲金袍的帝國太子龍千愁,帶著四位皇子,以及牧少塵走來。

眾人看到這六人時,一個個不禁議論了起來。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太子殿下竟然也要出戰,看來帝國這次要得第一了!」

「據說太子殿下是三星武將,這樣的境界,沒有人能夠達到吧?」

不少人紛紛驚嘆,三星武將的太子龍千愁,放眼年輕一輩,就能達到武將的,少之又少。

太子龍千愁等人已經走上了比武台。

這時。

比武場的東邊方向,走來了一道身形狂野的青年,個子高大,渾身肌肉爆棚。

「江牛!」

眾人看到這個青年,目露震驚之色。

江流是米蘭商會江家的子嗣,據說一身土屬性天賦達到了五品,防禦性跟攻擊性,都很強很強。

江牛走上比武台,眼神挑釁的望向龍千愁,像是在說,給老子等著,定要打趴你。

龍千愁冷哼一聲,沒搭理江牛。

比武場西邊方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