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著身邊高大的身影,他知曉父親所說的話都是為了自己好。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可是為什麼女人一定會成為自己事業上的阻礙呢?不都是說得鳳凰血脈才能領到所有世家嗎?

而且,也是要有女人才會有下一代的傳承不是么?

嬈嬈也懷著孕,馬上就要當一個母親了。

想到這裡,龍衍忽然愣住了。他對於「母親」詞語的概念無比的陌生。

他努力的搜索著自己這些年的記憶,好像自打出生開始,這兩個字就停留在他的概念里。

他父親告訴他,他母親是因為難產他死的,而且身份低微,甚至連進祠堂都是因為他表現出來的天賦那些長老才在後來把她母親的名字加了進去。

也正因為如此,他素來很少在人前提到這個辭彙。

可一想到嬈嬈,一想到她的肚子。

他發現像是中了毒一般,忍不住就會胡思亂想。

「阿衍…阿衍…」

「你在想什麼,我們該走了。」

龍父嚴厲的聲音里透著絲絲不悅,猛然間出手在龍衍的肩膀上拍了下去,那手掌都帶著勁風,單聽聲音就知道是用了極大的力氣的。

然而龍衍身影絲毫未動,硬生生就接了下來。

眼底那抹複雜的情緒也跟著一掃轉瞬即逝。

「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我們走吧。」

他回頭又看了一眼那個大指示牌子上的位置,熟悉秦琛的代號依舊在移動著,此刻上面的剩餘人口的數量已經在減少。

所謂天選還有一個名字就叫做死亡之路。

那裡不僅有著各種一碰就會死掉的花花草草,還有著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滅絕了的真氣走獸。

每個人進去也都是不能帶任何電子設備的。

龍衍很堅信,秦琛就算是再強也出不來的。

「你若是不放心,我們可以讓這場遊戲結束的更快一些。」龍父並沒察覺自家兒子的反常,只當他是在擔心情敵會出來。

那個男人他也見過,的確是很優秀。

他雖然對這選拔足夠有信心,卻也不希望自家兒子前進的路上會多障礙。

太大的干預他們不好做,但是弄些誤導還是輕輕鬆鬆的。

「不必了,我尊重對手。也從不懼怕。」

龍衍鎮定說道,轉身先一步朝著自家走去。

龍父沒有再接腔,心底卻是無比的滿足。

……

這也是秦琛進到這座山的第七天了。

前進的道路上,陸陸續續的已經都開始出現參選人的屍體。

毒死的,被野獸咬死的,還有被別人殺死的。

他的精神一直都高度緊繃著,就連睡覺也是無比戒備。

十幾年的黑網訓練,讓他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殺。

閃婚老公 然而神經緊繃的代價,便是每一次躺在地上時都會無比的疲憊,幾度看向天空,他把月亮都看出了一個個重影。

為了減輕負擔,他身上只剩下了玉祁給他的三個錦囊,大家統一發放的幾隻匕首。

以及那隻臨走時老管家忠叔給他那塊父親的懷錶。

正如忠叔所說的那樣,這塊獨特的懷錶在這種磁場亂套的山上,幫他指引了方向。

夜逐漸深了,秦琛裹了裹身上拔下來的熊皮,打算靠著樹榦休息一會。

明天是未知的,他必須要養好精神才有力氣堅持下去。

然而剛剛才有了幾分困意,身後的叢林里便傳來了一陣風聲。

秦琛瞬間驚起了一身冷汗,兩隻手緊緊捏著匕首。

一,二,三,四!

他眼前閃過的人影還在增加。

耳邊呼嘯的風聲,和濃郁的血腥味,無一不在提醒著他被包圍了。這是要有一場惡戰啊。

面巾下,秦琛苦笑著。

本以為這次天選雖然殘酷,但是起碼沒有那些勾結的大勢力。

可如今看來,似乎有人這是想要自己死在這裡。

會是龍衍?秦琛的腦海里只剩下了這一個可疑的目標。

好在這裡只能用匕首,自己還有著一戰之力。

沒有絲毫猶豫,他打開了自己玉祁給他的第一個香囊。

裡面只有兩顆小小的藥丸,一顆白色的一顆黑色的。

光下太暗秦琛看不清楚,只得將其中的寫著自己吃沒用的藥丸丟了出去。

隨著他的動作,一股詭異的味道瞬間在空氣中蔓延開來,濃烈的像是打翻了劣質香水。

秦琛屏氣凝神,立刻把剩下的黑色藥丸吞進肚裡。

頓時,整個口腔里都是濃濃的榴槤味道,嗆得他險些沒直接吐出來。

然而效果是顯著的,一道接一道的身影從掉了下來,撲哧撲哧如同被切斷的麥苗。

秦琛依舊耐心的蹲在草叢中,直到再沒聲音才化作一道流光飛了出去。

借著月光才看到蒙面人已經死了,統一的七竅流血。

秦琛小心翼翼的用樹枝勾開了其中幾張人臉上的面紗,詭異的是他們的五官都是不存在的,像是被人磨平了一般。

他不由得心中一冷,這種殘忍的培養死士的手法,竟然會在這裡出現。

說好的隱世世家的高大上呢?看來也不過爾爾。

秦琛冷笑一聲,抹平了自己的痕迹,這才小心翼翼的踩著別人的腳步遠遁了,今夜,註定又是個不眠夜了。

……

南宮家族裡,南宮蕙蘭久久難以入睡。

她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那個傻孫子竟然會為了嬈嬈參加天選。

若是天選還沒開始,她到還能阻止。

可如今這都開始了…

南宮家勢力本就四大家族末尾的,她一個婦道人家能怎麼辦?

正焦急時,窗外一道人影敲響了她的窗戶。 南宮蕙蘭疑惑的看向窗外,不明這個點了怎麼還會有人找自己。

忽的,屋子裡的燭光搖曳起來,夾帶著寒風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閃了進來。

她不善武力,瞬間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本能的抬手朝著牆上的按鈴摸去,眼前一花,那道身影已經來到了近前,露出了半張靚麗的臉龐。

「嫣然,怎麼是你?」

南宮蕙蘭不由得一愣,再確認過她身份之後心也跟著放了下去。

南宮嫣然四處張望著,確認自己的到來沒被人跟上,這才小聲說話:「小姨,我是為了秦琛的事情來的。」

「小琛?」

南宮嫣然濃郁著著急,她快步將南宮蕙蘭拉進了書房。

「是啊,您也知道秦琛參加天選了,那裡的危險性可想而知。我這次來就是想請小姨幫忙,能讓我從咱們家族的特殊通道進到天選的禁地,這樣我也救他一命不是?」

「什麼?」南宮蕙蘭嘴唇哆嗦起來:「嫣然,你怎麼知道家族特殊通道的?而且你去救小琛,這…」

南宮嫣然迎著她探究的目光,深知自己這是躲不過去了,索性紅著臉直接湊到南宮蕙蘭耳邊嘀咕起來。

時間飛速流逝著,桌上的紅燭搖曳著美人動人的身姿。

南宮嫣然靜靜坐在南宮蕙蘭的身邊,清冷的臉龐上難得露出了幾分嬌羞,黑色的眼眸里閃爍點點光芒。

南宮蕙蘭張著嘴,臉色變了幾遍。

在良好的教育熏陶下,終是沒有說出什麼過分的話來。

她拉起面前女人的手,輕輕放在自己腿上,沉吟了片刻才又道:「嫣然,我暫且不說你們的身份輩分問題。。」

「單單是秦琛和嬈嬈都已經結婚了,而且都有孩子了,你這又是何苦啊!不是小姨偏心自己孫子,就算是像你所說,嬈嬈真的以後和龍衍結婚了,你覺得你就能讓秦琛愛上你嗎?傻姑娘,你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天真呢?」

南宮蕙蘭語重心長的說著,輕輕的拍著嫣然白皙的手背。

對於這個大姐年老時才生下的小女兒,她的心情是無比複雜。

怎麼還會出現這種事情,他們兩個是血親啊,那是不出三代的啊。

「小姨,您說的我都懂。可是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我們可以人工受精啊。再者說,我真的不是一定要和秦琛在一起,只是他當年在沙漠里救過我一命,於情於理,他現在有著生命危險,我都不能不幫忙的。」

不等南宮蕙蘭再開口,她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雙眸里閃著濃濃的堅定,南宮蕙蘭望著她,心裡的糾結更甚了。

「從小娘親就告訴我,有恩必報。而且我是南宮家族的下一任繼承人,我只是偷偷進去把人帶出來,就算是被發現了也不會怎麼樣也不是,而且…您也不希望您唯一的孫子就這樣沒了吧?」

南宮嫣然越說聲調越高,激烈的言辭像是要把這些年在家族裡所有的壓抑都迸發出來一般。

她的最後一句話,便是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南宮蕙蘭再也無法生出半分的抵抗之意。

那是她的孫子啊,若是有一線生機她怎麼會放棄。

可是那條密道,的的確確是只有南宮嫣然這種家族繼承人才能進的去。

「嫣然,你真的不後悔嗎?」

她死死的盯著南宮嫣然的眼睛,但凡找出一絲破綻她都會重新考慮。

然而面前的女人眸色淡然,堅定無比。

兩人商量穩妥之後,南宮嫣然便又悄然消失在月色之中了。

她知道憑藉秦琛的實力,度過前20天是沒有問題的。

在此之前,她也得好好準備一番才是,比如說,去看看陸嬈嬈,哦不,現在應該改名叫玉嬈了。

黑夜遮蓋了她淩逸縹緲的身姿,也掩去了她嘴角似有若無的微笑。

…….

「舅舅,我的肚子的寶寶還好嗎?」 貧女也瘋狂 嬈嬈最近昏睡的時間越來越多了,每次醒來都要問上一句玉祁才會覺得心安。

好不容易養紅潤的小臉又開始消瘦,蒼白如紙,讓玉祁揪心無比。

他緊緊握著嬈嬈的手,似乎只有這樣才會讓他覺得自己的侄女是真實存在的。

床對面,是一個4D模擬的機器。上面正投射出了兩個Baby在嬈嬈肚子里活動的跡象。

「你看,寶寶的很好,也很健康。就是把你的營養都吸收走了,所以你才會這般虛弱。」

「嬈嬈不要多想,有舅舅在呢,你會好的。」玉祁輕聲安慰著她,直到鐵牛將中藥端過來之後才將嬈嬈扶了起來。

一碗熱騰騰湯藥下肚,暖流順著腹部蔓延開來,嬈嬈總算是有了些力量,反過來又握了握玉祁的手。

「舅舅,小琛那邊還沒消息嗎?」

「這都出去半個多月了,我好擔心他…」

嬈嬈清澈的眼眶裡流轉著淚花,饒是玉祁再鐵石心腸狠不下心去告訴她的事實。

微微別過臉掩去眼裡的無奈,他給阿笙鐵牛使了個眼色。

「瞧,我都忘了。」鐵牛無奈的攤了攤手,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小本,將一段秦琛提前錄製好的視頻擺在了嬈嬈面前。

看到那張熟悉的臉,以及身後一望無盡的沙漠。

嬈嬈的眼眶裡的眼淚終於綳不住落了下來。

滾燙的淚水打在玉祁的手背上,強烈的灼燒感讓他內心對於自己的譴責感又重了幾分。

「姑娘,可別哭呀。姑爺天庭飽滿,目光如炬,還有著兩道劍眉,一看那就是極其有福氣的人。相信你們的寶寶也會好看的,他就是在忙,忙完了一定就會來看您的。」

鐵牛蹲在嬈嬈身側,低聲安慰著淚人一般的女人。

陰主不息 「而且,您看您現在憔悴的,那可是一點都不好看。小心姑爺一看您就被您嚇到了,直接送上休書一封,您那時候就算是再哭,可都沒有用了哦!」

「他敢!」嬈嬈破涕為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