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樣一來,羅陽跟第十塊木炭也沒什麼分別了。

2020 年 11 月 16 日

估摸日後要麼是羅陽活著,要麼就是十大聯盟活著。

這也挺悲慘的。

可是有時候,好奇心能戰勝一切。

為了弄清楚,或者說要驗證一下血煞子說的話,羅陽不得不試一試。

說不定吸收了木炭的力量,也不會變魔。

當然,血煞子也有可能說了實話。

從第十塊木炭就可看出,木炭的力量確實是有魔性的。

在思索間,又聽血煞子催道:「要不要?!不要,那我就不引出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羅陽只好硬著頭皮試一下。

若沒事,那就白拾了木炭的力量。

以後找到其他魂珠,又可以得到木炭的力量,那就很可觀了。

只是世事往往不如人意。

失敗了怎麼辦?

這個念頭一直縈繞在羅陽的腦際。

忽然之間,只見血煞子退了出來。

當劍尖離開魂珠后,只見有一道混濁的力量也溢了出來,看起來像是黑煙在流動。

羅陽吃了一驚,把那些黑煙吸進身體,真的沒事?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都想說不要木炭的力量了。

機遇與危險同存。

只聽血煞子冷笑道:「怕了?」

被揶揄了,羅陽只得硬上了。

「我會怕? 魔帝奶爸 莫邪小姐,看好了。」羅陽說道。

說時,那些黑煙已從魂珠溢出來更多了。

腦筋急轉了幾圈,羅陽只好橫下心來。

當心裡想著吸收木炭力量時,那些黑煙便朝羅陽的丹田方向飛去。

這時羅陽特別緊張,畢竟吸收了木炭的力量,若變魔了,那就麻煩了。

轉眼間,只感覺有強大的力量灌注進氣海。

起先好像很熱,漸漸地,羅陽感到意識有些模糊。

木炭的力量似乎要將羅陽的每一條經脈都佔領。

那麼一來,羅陽就被木炭的力量控制住了。

只聽血煞子冷笑道:「你不是說讓我開眼界?我正看著,好像你很不妥!」

那嘲笑的口吻很濃。

羅陽冷道:「莫邪小姐,好戲就要來了!」

話是這麼說,可羅陽並沒有辦法去對付那已進了他經脈的木炭力量。

當體內擁有越來越多的木炭力量之後,羅陽感覺自己渾身要著火了,血管都暗紅,微微凸了起來。

意識更加的迷糊了,眼看要昏厥。

羅陽在心裡低吼一聲:我不能倒下!

這時只覺腦海又是一陣金光爆閃,隨後便如甘霖灌頂,從頭到腳清涼通泰。

那些原本是黑煙的力量也隨著金光的照射而變成了金色的光芒。

也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些黑煙的力量便被金光給吸走了。

羅陽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想過金光還會吸力量,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呆了好半晌,也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更奇怪的是,明明吸收了那麼多的木炭力量,卻跟泥牛入海一樣,沒有絲毫的感覺。

換言之,跟吸收木炭的力量之前幾乎一樣。

這……

羅陽啞口無言。

血煞子還想再揶揄幾句,只見羅陽腦海又是金光迸射,正在驚訝間,便見金光吸走了木炭的力量,也是一臉的懵圈。

「剛才你那是什麼的操作?」血煞子問。

這個問題難住了羅陽。

黑暗血時代 他若是清楚,也不會一臉的無解了。

腦海里還浮現無數的大號問號。

第一次見識到那種金光還能吸收力量,這可是一個新發現。

見問,若如實回答,那倒不好。

畢竟先前在血煞子面前誇了口。

羅陽只得呵呵笑道:「莫邪小姐,不是跟你說了?我讓你開眼界,那就不會讓你失望。你不能理解的。仙家的事,對於你來說太深奧了。」

這番話把血煞子給震懾住了。 鍾小愛想要尋找剛剛讓她出醜的罪魁禍首,卻發現已經被翠姨收拾乾淨。

「少爺,可以用餐了。」

正當氣氛陷入迷之尷尬的境地,翠姨的聲音適時的傳來。

「鍾小姐,小心。」

沈岳非常紳士的當起了鍾小愛的護花使者。

鍾小愛不禁感嘆,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是如此之大,正如姓沈的和姓東方的差距一樣。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沈蠡和沈岳都是風度翩翩的紳士,反觀東方彧卻整個一混世魔王……

鍾小愛發現,一覺醒來,東方別墅多了很多人。替她看病的家庭醫生沈岳,東方彧的保姆翠姨,燒得一燒好菜的芳姨,還有一群在花園裡修修剪剪的男男女女……

別墅一改往日的清冷,多了一些人氣,卻讓鍾小愛有些不適應。

「蘇蘇,這是怎麼了?別墅怎麼突然這麼多人?」

「鍾小姐……」

「都說了別叫我小姐啦,叫我小愛就好了。」

「呃……小,小愛……」

「這才對嘛。」鍾小愛拍著蘇唐的肩說道:「快和我講講別墅里為什麼這麼多人?」

「這些人原本就是別墅里的,只是少爺想要清凈些,才留我一人。不過自從你受傷之後,少爺就又把她們全都找回來了……」

「搞半天,還是我的原因。」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有他們在,少爺也能安心點。」

「他安什麼心?難不成還怕我把別墅拆了不成……」

蘇唐卻只是淡笑不語。

午餐過後,鍾小愛的手腳又被沈岳被重新包紮了一次。這一次只是敷了藥粉,覆了一層薄薄的紗布,終於不像豬蹄般難看了。

鍾小愛一邊坐在千秋上,一邊問守在一側保護她的蘇唐。

自從她受傷之後,東方彧就喜歡圍在她身邊,讓鍾小愛亞歷山大,所以現在就換蘇唐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邊。

「蘇蘇,今天星期幾了?」

「星期四。」

「呀!已經周四那麼晚了啊,那我什麼時候能去學校啊?」

「少爺已經給你請了兩周的假,你就安心養病吧。」

「哈?兩周!那,那滅絕師太還不把我給廢了呀……」

鍾小愛只覺陣陣無力,生無可戀之感油然而生。

「有少爺在,沒人敢為難鍾小姐。再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你這才哪到哪兒呀……」

「切……他是他,我是我。」

鍾小愛不屑的撇撇嘴。

她是傷得是重了那麼一點點,又一不小心二次拉傷了一下,可是也不用這麼興師動眾如臨大敵吧。

想當年小時候,摔得比這慘的時候,多了去了。也就敷了葯過兩天照樣就下地蹦躂,現在也沒怎麼樣啊,至於如此這般么……

說到底,他東方彧又有什麼能耐,整個一紈絝子弟,憑什麼在那裡呼風喚雨……

鍾小愛心裡有些悶悶的,胡思亂想間突然想到:如果投胎也算一門技術的話,東方彧的投胎技術可算是爐火純青。集財富、名利、地位、相貌、學識……於一身,是上天真正的寵兒。

那自己技術不佳,也不能怨東方彧投胎技術好了……

鍾小愛越想越不是滋味。

正此時,鍾小愛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管怎樣,羅陽都把木炭的力量給吸收了。

現今看樣子,羅陽也沒有變魔。

血煞子疑惑道:「你吸了木炭的力量,什麼感覺?」

羅陽笑道:「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是實話。

但在血煞子看來,還道羅陽在開玩笑。

「你到底是誰?」血煞子驚訝地問。

「莫邪小姐,我是能指點你的人。跟我混,不會虧待你。」羅陽說道。

雖說心裡對羅陽還有點不服,可見識過羅陽的手段了,血煞子對他還是比較敬佩的。

得到了魂珠裡面木炭的力量,居然沒什麼感覺,羅陽也是醉了。

那些力量全被神秘金光吸走了。

不幸中大幸的是,那神秘金光還在羅陽的腦海里。

按照能量守恆定律來看,雖摸不著那些力量,但可知那些力量就在羅陽的體內。

而神秘金光又經常會在危難中救羅陽。

這麼看來,就算魂珠里木炭的力量被神秘金光吸收了,那對羅陽也是有利的。

只是不能自如運用那種神秘金光,倒有點遺憾。

那種神秘金光到底在哪裡,怎樣才能讓它出來,羅陽沒有一點頭緒。

只聽血煞子說道:「你那麼強大,不如不要我的力量,魂珠里剩下的力量全部歸我,怎麼樣?」

聽了這話,羅陽心裡冷笑。

說羅陽不強大,腦海里的神秘金光又能讓第十塊木炭忌憚七分。

說他很強大,但又不能隨時運用腦海的神秘金光。

這就是缺點。

「莫邪小姐,聽我說。我在考驗你。跟你說得那麼清楚了,你居然還是那麼的貪婪。看來你的品性離得大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羅陽嚴肅道。

血煞子聽了,冷哼了一聲。

「莫邪小姐,好了,我們分魂珠的力量吧。先讓我吸收四成,剩下的就是你的了。」羅陽說道。

血煞子猶豫了一下,才開始又以劍形刺向魂珠。

當劍尖再次刺進魂珠時,只見劍身金芒大盛。

羅陽連忙道:「莫邪小姐,先讓我來吸收吧。我吸收四成會快很多。」

他猜血煞子已開始吸收魂珠的力量,不然劍身的光芒不會那麼耀眼。

只見血煞子緩緩退了出來。

魂珠的那個被刺破的缺口有閃閃發光的能量溢了出來,羅陽心念一動。

令人震驚的是,腦海的神秘金光又不請自來吸收魂珠的力量。

鄉間輕曲 四成力量是多少,羅陽沒有概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