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什麼,你能幫我看看哪裡出了問題嗎?」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我正準備開工,一個直播的小妹,走過來弱弱的對我說道。

她留著一撮兒劉海兒,一雙彎月般的細眉下面配著一雙彎月一般的眼睛,笑起來特別的甜。

「嗯,看看去。」

既然我給自己的鐵哥們打工,發小自然把我當成了自己人,我沒有理由不拚命的,所以就跟著這個叫小希的女孩子過去了。

進了她的直播間,裡面是粉色的基調,再加上她的那套淡粉色的連衣裙,更加讓人有了一種萌寵的衝動。

「小希,哪裡的問題?」

我低頭看了看電腦主機,似乎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是這裡啦。」

小希嗲聲嗲氣的指著桌子下面,我低頭一看,那是電腦主機放置的地方,就俯身下去檢查一下。

卻不料我剛剛蹲下去,小希就坐在了直播的椅子上,超短裙站著的時候也就是將將遮掩住小內內而已,這一坐下去,我滴神啊,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這是什麼意思啊,故意的讓我看*嗎?

其實我也不能用正人君子來形容,但是像這種送上門的機會,還是應該好好把握的。

也就在我偷偷的看著的時候,心跳不由得成倍提速,甚至那一刻我都能夠聽到自己激動地跳動的聲音。

「哎,你幹什麼呢?」

忽然,大迪粗重的嗓音響起,我立刻就明白了,他說的正是我。

我一著急就急著抬頭出來,結果一個不留神腦袋撞到桌子邊,疼得我都想罵娘了。

「沒事兒,我在檢查設備。」

我只好如實的說道。

「設備?小希正在直播呢,電腦主機會有什麼問題?」

大迪一臉狐疑的看著我,不信任的眼神逐漸的轉向了小希的方向。

「呃,那個什麼,是我讓主管幫我檢查一下的,現在好了所以直播啦,謝謝你主管。」

要不是小希機靈,這次還真的糗了,感情中了小希的美人計,心裡還得謝謝她。

小希說的倒是滿臉笑容,可是她卻沒有注意到大迪那副苦瓜臉,主管本來就是人家的,現在我來了,鳩佔鵲巢,換成是誰也不會開心的,只是小希並沒有觀察到而已。

「哦對了,老闆讓我帶帶你,沒有給你說這是我的錯,現在我告訴你,妹子在直播的時候,是嚴謹打擾的,這樣會減弱粉絲的關注度。」

說完大迪綳著一張死人臉離開了。

卧槽,嚴謹打擾,那他為什麼進來?

我搖了搖頭,剛想出去,卻不料小希雙手纏在我的胳膊上,臉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沒事兒,直播還沒有開始呢,不過我真的要謝謝你,省得那個大迪來騷擾我。」

小希的這句話讓我立刻就明白了,原來是大迪有這個喜歡擦油的毛病啊。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下午五點的時候,老闆要開一個小型的分析會,入會的都是公司中層以上的管理人員,我自然也參見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參加正式的公司會議,只見發小一改往日的嬉皮作風,很嚴肅的坐在老闆的位置上,不怒自威的樣子,讓我感到一種陌生的感覺。

「這位是我的老友,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不過我要說的是,他並不是因為我的原因才坐上主管的位子的,而是憑藉著自身的實力,那個大迪你要好好地幫助他,儘快的熟悉公司環境,爭取早日上道。」

發小這是在給我樹立威望啊,這樣關注我,不就是再告訴那些說三道四的人嗎,不要眼紅妒忌。

「是的老闆,您放心吧,有我大迪在,一定幫助新來的主管儘快的成長起來,為老闆解憂,這是我應該做的。」

大迪一副諂媚的樣子,臉上的菊花燦爛的綻放,這尼瑪就是典型的雙面人生啊。

因為發小的後院起火了,家裡的那個最近知道了他玩小三的事兒,得趕緊的回去,所以就沒有邀請我一起吃完飯。

本來說好了晚上一起嗨皮的,這下我只好一個人唱獨角戲了。

「主管,我能請你吃飯嗎?」

我剛剛走出公司大門,小希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看樣子像是等我很久了。

「為什麼?」

看到小希這麼殷勤,我的警覺心立刻繃緊了神經,四處張望了一下,並沒有看到大迪的身影,這才放下心來,倒不是我怕那小子,而是覺有那麼一種感覺,好像那傢伙總是跟我作對似得。

「感謝你幫我趕走了蒼蠅啊。」

小希笑的天真爛漫,感覺這個妹子沒什麼心機似得。

「你是說大迪就是蒼蠅啊,我看你最好不要侮辱蒼蠅這種昆蟲了好不好。」

要不是大迪在發小面前諂媚的樣子,對我一副愛答不理甚至還想拿一把,我也不會對他有什麼厭惡的感覺。

「哎,行啊,怎麼剛和微微分手,你小子這麼快就泡上小妞了?」 呃?

我都沒有注意到,秦嵐好像站在這裡已經很久了,似乎是專門在等著我下班,不像是邂逅的樣子,因為我看到秦嵐在和我說話的似乎,踩著水晶高跟鞋的雙腳,不停地來回踢踏,看樣子是站的久了的緣故。

而且秦嵐看我的眼神也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一雙烏黑的眸子裡面,充滿了妒忌的目光,並且死死地盯著我身邊的妹子,就好像她們有殺父之仇似得。

「噢,不是你想的那樣子,對了介紹一下,這位是小希,我們這裡的金牌女主播。」

我趕緊的把小希介紹給秦嵐,要是再晚一點的話,保不準秦嵐會變成吃人的老虎。

「金牌女主播?」

秦嵐翻了翻白眼兒,輕聲的說了一句,臉上依舊是冷若冰霜的樣子。

「主管,你女朋友真漂亮啊,既然佳人有約,那我就不打擾了,咱們改天再約吧。」

小希鬼靈精怪,嬌俏的吐了一下舌頭,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兒似得,趕緊的和我告別,一邊擺手一邊逃似得打了一輛計程車,消失在夜幕的黑暗之中。

「看,繼續看,人都找不到了還看。」

秦嵐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小胸脯被氣得一鼓一鼓的,看樣子她真的是生氣了。

鳳妃在上:帝君,求嬌寵! 雖然剛才被小希稱作是我女朋友的時候,秦嵐的臉上有著那麼一抹驚喜,但是很快的就被現在的憤怒取代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哪裡得罪了這位姑奶奶,她為什麼這麼生氣呢,吃醋了喜歡我?絕對不可能,秦嵐可是一個很高傲的女人,我篤信就憑著我的能力,根本就駕馭不了眼前的這個女強人。

「走,我們談談去。」

秦嵐似乎很跋扈,獨斷專行的命令我說道。

「我沒有時間,我還有其他重要事兒呢。」

我心裡那個不爽啊,我是你的傭人還是你的員工,這麼呼來喝去的,想讓我幹什麼我就得幹什麼,所以我嘴裡當即就否定了她的建議。

「有時間泡妞對不對?我老實告訴你,這件事兒很嚴重,你犯了原則性的問題。」

秦嵐嚴肅的說道,臉上更是冰冷的都能結下一層冷霜。

「我,我犯了什麼原則性的錯誤了?」

我當時就被秦嵐給說懵了,我好像什麼也沒有做啊。

「跟我走。」

秦嵐二話不說,轉身就走,這下輪到我尷尬了,為了弄清楚秦嵐嘴裡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只好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後。

出了公司大門,向左轉第一個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有一家很有名的酒吧,這裡也是都市小資們常喜歡來的夜店。

不出意料秦嵐走了進去,我抬頭看了看耀眼的霓虹燈,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跟著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秦嵐早已經坐在了吧台上,叫了一排的深水*,好像在恭候我的到來。

「先喝了再說。」

艾瑪,我一看吧台上擺放著一打深水*,別說一口氣喝了,就是讓我一天喝完也夠嗆啊。

「秦嵐,你這是怎麼了?」

我想也許我和秦嵐有什麼誤會,還是先問清楚的好。

「我問你,你進了我的卧室對不對?」

秦嵐一本正經的說道,眼睛裡面早已經噴出火來了,只是在等待著我的回答,似乎馬上就要火山爆發似得。

「哦,你是說昨天晚上啊,你都和斷片了,我能怎麼辦,只好把你送回家了。」

我一聽原來是這個原因啊,女孩子的卧室是不應該進去,可是昨晚上秦嵐爛醉如泥,我總不能把她扔到地上不管吧。

「這麼說都是真的了?」

秦嵐的怒火彷彿已經隱忍不住了,下一刻就要爆發。

「是啊,我把你放在了床上,還給你蓋好了被子,然後就離開了,不信你可以掉錄像啊,前後滿打滿算也只有三分鐘。」

我也是醉了,至於嗎多大點事兒啊,不就是進了你的卧室嗎,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我可是一點也沒有看到,那個時候我也是喝的眼圈疼,那還顧得那麼多。

「你給我蓋被子啦?我怎麼醒來一件衣裳也沒有穿呢?」

秦嵐緊皺著眉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不知不覺間自言自語的說道。

呃?不會吧,一絲不掛,我怎麼沒有看到,要知道這個秦嵐絕對的是人間極品啊,這要是讓我目睹一下旖旎風光,就是讓我立馬嗝屁我也樂意。

「我會取證調查的,看看你是不是就待了三分鐘。」

秦嵐說完一仰脖子幹了一個深水*,真豪爽啊,我也賠了一個,不過我剛剛喝下,就後悔起來,真辣啊,感覺食道還有胃都被烈焰劇烈的燃燒似得。

「那個什麼,你知道的,人喝多了就會內熱,特別是短片之後,還會自己脫衣服,不過當事者可能不知道。」

我還沒有說完,就被秦嵐打斷了,她讓我別說了,然後告訴我她很忙,還有重要事兒沒做完,就先一步離開了。

秦嵐今天的行為,搞得我一頭霧水,不知道她找我的目的到底是想告訴我什麼。

可就在秦嵐屁股剛剛離開,也就是前腳走,後腳小希就湊到了我的身旁,倒是嚇了我一跳。

「小希?怎麼是你?」

我很詫異,這個小妹子不是剛才回家了嗎,現在都快午夜了,她怎麼還在這裡廝混呢?

「主管,人家一直都在等你嗎。」

小希白皙的俏臉升起兩團紅色的雲團,看樣子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一說話就滿嘴酒氣的。

「小希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也是好意,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了獨自一個人回去很不安全。

「誰說我喝多了,我沒喝多,主管要不咱們在干一個。」

小希醉醺醺的,嬉皮笑臉的說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我一把奪過小希手裡的酒杯,然後攙扶著早已經連路都走不穩的小希出了夜店的門。

黑暗之中,一輛計程車駛來,我招了招手,車子靠了過來。

我將小希塞了進去,然後坐在了她的旁邊。

「卧槽哥們運氣不錯,今天撿了這麼一個水靈的妹子。」

司機透過反光鏡羨慕的說道。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不是撿的,是朋友。」

我也沒法解釋,只是讓司機儘快的開到小希家。

小希自己租了一套小公寓,我攙扶著小希剛剛回到屋子裡,就被小希瘋狂的摟抱住,並且不停地對著我擁吻。 我滴媽呀,難不成哥們人品爆表,桃花運來了,人還沒站穩呢,就遭受了美女的人身攻擊,小希不停地撕拽著我身上為數不多的衣服,如果讓她繼續胡來的話,我真的要被她扒光了。

「小希,請自重。」

我根本就掙脫不出來,小希醉酒後的身子軟的像攤泥似得,可是手臂的力氣還真夠大,搞得我不得不使勁兒把她推開。

總裁老公,乖乖就擒 小希就這麼的摔倒在沙發上面,小希呢喃的嘟囔著。

「我熱,我熱,我熱……」

然後我就看到小希不停地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就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她已經把上半身的衣服撕扯的差不多了,七七八八的連內衣都扔到沙發下面去了。

兩團呼之欲出的大白兔,像一對跳躍的小精靈,在我的面前晃悠著。

不能再出現像秦嵐那樣的誤會了,我隨便的在床上扥下一塊床單,蓋在了小希的身上,然後給她接了一杯涼白開,送到了她的嘴邊。

「喝點水吧。」

我抱著小希的肩膀,讓她喝了下去。

「嗚嗚嗚……」

小希喝了一口水,忽然嗚嗚的哭了起來,真的是應了那句話,醉酒的人什麼醜態都有啊。

「好了,你睡吧,明天記得上班。」

我說完起身正要離開,小希忽然一個熊抱,將我再次摟在她的懷裡。

「主管不要走,我怕,你救救我吧。」

當時我都愣住了,因為我也光著膀子,衣服都被小希撕扯破了,而她的那兩團小精靈,緊緊地貼在我的后心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