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尊亦你不說話,我老頭不把你當做啞巴,你要是再廢話,別看你是副校長,我也不會再給你提供任何丹藥。」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哈哈。」路尊亦一笑,搖了搖頭。

說實話,他這個門外漢都有些嫉妒馮小川了。

這特娘的簡直就是一個怪物,看來以後要打好關係了,要不然是自己的損失啊。

和路尊亦一樣,有這種心思的人不在少數。

就連人群中的沈鯨,也是感慨萬千,他家那小子簡直就是一個廢物,竟然得罪了這等大神。

雖然感慨,可有些梁子結下來,只能不死不休。

絕子絕孫的事情,如何能因為馮小川的強大而改變自己的堅持。

倒是此番提醒了他,必須要抓緊機會解決,要不然養虎為患,後患無窮。

丹爐中,一股股藥液的味道傳了出來。

彷彿世間只有那個不為外部環境影響,而專心煉丹的人。

當所有藥液都扔在丹爐中,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

在提心弔膽中,馮小川感覺自己化氣二段的靈力竟然架不住消耗。

手一抖,險些報廢。

抓出一顆恢復靈氣的丹藥,猛地丟進嘴裡。

當那顆丹藥的靈力散發出來,馮小川猛地站了起來,全身的靈力化作一團火,連他和丹爐包裹在其中。

站在十幾米外的那些學生,被高溫給烤的紛紛朝後退。

高台上的煉丹閣閣主,竟然緊張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呼吸都是屏住,生怕錯過了一個細節。

「凝!」

萬眾矚目之下,馮小川從那火焰中走了出來,嘴裡輕吐一聲,一道靈力隨即吐出。

鐺!

接著一聲清響,丹爐蓋子飛開。

只見他手中多了一個玉瓶,丹爐中的一顆拇指大小的白色丹藥沒入玉瓶中。

「成了。」看著玉瓶中的丹藥,馮小川神色一喜。

「小子,快拿給我看看,你竟然煉製出了白色的九轉神丹。」煉丹閣閣主失態的閃身到了馮小川身旁,一把就抓過他手中的玉瓶。

「閣主,只是顏色和你的相比,有些不一樣啊。」馮小川謙遜的說道。

「小子,哦,不對,忘了怎麼稱呼你?」煉丹閣閣主眼睛盯著玉瓶,一陣嘖嘖稱奇之後問道,「對了,我叫雲道子,世人都叫我老道,不過我也不介意你稱呼我老頭。」

「老道,在下馮小川。」

「馮小川?這名字有些耳熟,在哪裡聽說過?」

「老頭,你不是要收徒弟么?」路尊亦來到兩人身旁,揶揄道,「他可是學校聘請的二星塑形大師。」

「握草,你是誠心看我老頭的笑話吧,這樣的煉丹術,我哪有臉收徒弟。原來是他,怪不得我感覺這名字熟悉呢。」

路尊亦朝馮小川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什麼,這才對老道笑道:「老頭,這九轉神丹和你這顆比起來怎麼樣?」

馮小川自然是明白了路尊亦眨眼睛的意思。

「這顆丹藥,比我那顆高了一個品階。」

嘩啦!

雲道子說完這話,眾人無不是掩著嘴,要麼就是驚愕失神。

「這麼說來,馮小川不就是學校的第一煉丹師了嗎?」有人說道。

「我的天啊,煉丹第一人,我這是見證一個妖孽老師的崛起啊。」有花痴的女同學眉飛色舞的說著。

「我想馮老師恐怕還是塑形師的第一人。」

正所謂人言可畏,一旦你得勢了,總有那麼些喜歡八卦誇張的人。

「這麼說,你是承認了馮老師的煉丹能力了?」路尊亦可不沒忘了他來這裡的目的。

「廢話,要是你老傢伙能煉製出來,我一樣承認。」雲道子臉色憋得通紅,咒罵道。

「咳咳,我就算了。」路尊亦乾咳一聲,哈哈一笑。

「副校長,現在我可以免去一年半了吧。」看著路尊亦,馮小川笑道。

「當然。」路尊亦嘿嘿笑著。

「小川,這老傢伙怎麼欺負你了,怎麼聽你們的對話甚是奇怪?說出來我幫你做主,大不了我也離開學校。」看著馮小川,雲道子看著路尊亦,吹鬍子瞪眉毛道。

「喂,老頭,這就不夠義氣了啊。」路尊亦訕訕一笑,把馮小川在決戰台的事情說了一遍。

雲道子聽完,直呼妖孽。

眼前這個年輕得不像話的傢伙,煉丹術上不弱於他,還是二星塑形大師,可特娘的竟然還是一個武道天才。

能吸收水晶上的靈氣。

看來學校讓他留在學校,也是有原因。

「這點賣身懲罰不算什麼,要是多幾年就好了。」本以為雲道子聽後會直接幫他取消約束,沒想到還說一年半短了。

這讓馮小川感覺自己劇情反轉也太大了點吧。

「好了,你們看熱鬧的人,都散去了。」雲道子立馬對眾人喝道。

「小川,你跟我們來吧。」

馮小川不解,還是點頭,隨即走向蘇瑾溪幾人面前,笑道:「你們先回去,我還有點事情。」

說了一聲,讓幾人先回去,馮小川便跟著雲道子和路尊亦來到煉丹閣的客廳。

「小川啊,你一身本事,真是打擊我們啊。」雲道子苦笑道。

「老前輩,小子僥倖啊。」馮小川也發現了雲道子和路尊亦兩人對他似乎有些不同。

剛才在台上,雲道子說一年半少了,他就發現這一點了。

「哈哈,別客氣,達者為師,我們平輩論交。」雲道子笑道。

「喂,老頭,說好的你孫女呢。」

「哈哈,人家有小女朋友,我怎能做這種不道德的事情。」

總裁的誘人交易 「男人嘛,有能力,三妻四妾很正常啊。」路尊亦笑道。

「好了,我既然說了,肯定會給他們介紹的。」雲道子呵呵一笑。

隨即,他看向馮小川道:「小川,你可知道,我們叫你來這裡的目的嗎?」

如果不能愛你 「老道,還請直說。」看著為老不尊的兩個老傢伙神色稍微變了變,馮小川抱拳道。 「我剛才在廣場上說,你使得水晶碎裂,學校留你一年半的時間太短了些,不會對我有想法吧?」

「老道,見外了。只是不知其中緣故,小川洗耳恭聽。」

馮小川又不是缺陷眼,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其中必然是有什麼外人不足道哉的事情。

路亦尊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雲道子,兩人相視一笑。

心道,果然煉丹天才的心智,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隻言片語便能明白一二。

「這件事我們也不瞞你了,早說對你早好,同樣是對學校也好,相信我們無解的事情,你不一定就沒辦法。」雲道子神色變得肅穆,正經起來。

看來兩人都收斂起笑容來,馮小川覺得恐怕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

「水晶有秘密。」

咯噔!

雲道子剛說出這五個字,馮小川雖然有準備,心緒還是變了一下,只不過是沒表現出來。

穿越過來,他腦海里的終極塑形VIP卡,得益於此。

而之前他在塑形廣場上修鍊的時候,就發現這水晶靈氣滔天,只是別人無法吸收。

雖然他感覺到了不同尋常,不過,當時也沒有深究,只是不斷的吸收靈氣。

打破了他不能修鍊的桎梏。

現在看來,這水晶好像是人為,準確來說,就像是前世那種互聯網那般,有一個源點。

「水晶之謎,牽扯龐大,我們也不過是知曉冰山一角。這樣說,你能明白吧?」

馮小川也沒有隱瞞,而是開口說道:「這點當時我在吸收靈氣時,就察覺出一點來了,只是沒注意。」

「嗯,這樣就好。 王妃人狠話不多 清風帝國對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來說,算是龐然大物。而我完美學校與之相比,還是遜色了許多,當然學校以培養人才為己任。」

同時,雲道子又說了一些僅次於完美學校的學校,馮小川也一一記下了。

「我們學校的水晶,雖然不是源於皇室帝國,但他們皇室帝國之中的水晶,和我們學校的水晶同等級級別。一旦我們學校水晶炸裂自然是能感應到。」

「再給你普及一點,那就是水晶,對於武者來說,如同普通人和金幣的關係,只不過要知曉水晶的秘密,一般都必須達到化氣八段以上,方能感知,而要突破化氣,那就是在水晶上。」

「擺放在我們學校的水晶,就是用來給修鍊之人檢測,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也不用和你多說。」

「下面,我給你說的是,因為水晶炸裂,你存在的危險。」雲道子一口氣說了許多,但這些都是外在的,終歸還是回到了他們帶我來到這裡的目的上。

「還請老道直言,小川銘記於心。」馮小川聽得感慨萬千,水晶牽扯的東西太多了。

「嗯,此番水晶炸裂,帝國皇室必然會派遣人來追問,和查探,他們到時候肯定要求你跟他們去學校。」

「而你在完美學校任職,只要不踏出完美學校的範圍,他們也不敢強來。但是他們會看你你留在學校的年限。完美學校的聘請教師年限,一般是三年。」

馮小川聽后,沉默了。

本以為教完這一屆學生,他便可以離開,沒想到自己才進學校,眼前就這麼一個大坑等著他。

「皇室這幫王八羔子,越來越囂張了,連學校的事情都敢管,要插手。」路亦尊在一旁,咒罵道。

「誰讓咱們院長十多年不見了呢。」雲道子捋了捋鬍鬚,悵望著天際。

看著馮小川沉思,沒有說話,雲道子咧嘴一笑:「你也別擔心,好歹是我學院百年不出的妖孽,要是他們真敢亂來,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老道,你這煉丹師公會的身份好使么?」路亦尊問道。

雲道子臉一黑,看著自己這個老友,笑罵道:「你丫的別潑冷水。小川我也會讓他加入煉丹協會,這樣一個天才,那些老傢伙遲早也會注意到。」

「也是,小川的身份還有塑形協會,這點你也去通通氣啊。」路亦尊看著雲道子,開口道。

「塑形協會的那些老傢伙,也是一幫王八羔子,和煉丹協會的老傢伙有一拼。不過,咱們一起去,這倒是不難,畢竟,小川的塑形師擺在那裡。」

「可是遠水也解不了近火啊。」路亦尊神色犯難。

他也知道,塑形協會和煉丹協會,雖然恐怖,不屬於清風帝國,可那是遙遠的事情。

尤其是塑形協會,雖然不參與紛爭,一旦真正得到那些老傢伙的承認,清風帝國心有不甘,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

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馮小川也安心了不少。

說實話,他現在的實力,別說是化氣以上的人,就是化氣八段的人,他都只有逃命的份。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稍微思索了片刻,馮小川便沒有當做心魔留在心裡,而是開口問道:「老道,副院長,這個沈家是何來歷?」

「沈家么?是一個宗族,也算是清風帝國之中的一個大家族。」

「這個你不用擔心,沈家的人要是敢找你麻煩,我完美學校雖然是培養人才的地方,也能教育他們如何做人。」路亦尊輕哼一聲,遙看著天際。

「如此多謝兩位前輩。」馮小川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對了,前輩,我出聲於青陽城,那青陽城黃家你們可有耳聞?」

總裁的偷心萌妻 「黃家?沒什麼吧?」

「老道,你忘記了一件事,黃代表什麼?皇?」路亦尊神情一變。

只是這麼簡單的隻言片語,我也醒悟了過來。

「黃家,其實就是以前皇室的私生子,諧音隱藏域青陽城,這點我也是聽院長一次醉酒提及到的。」

「你不會是和他們有矛盾吧?」看著馮小川,路亦尊臉色難看起來。

雖然水晶炸裂的事情,皇室會來人,可他馮小川要是黃家人有矛盾,一旦黃家的人被皇室接納,事情的性質就變了模樣。

「暫時沒有矛盾。」馮小川嘆了一口氣。

「咳咳,好吧,這個節骨眼上,能避免就避免,等你成長起來再算賬也不遲。」雲道子語重心長的道。

「嗯,前輩所言極是。」馮小川點頭,但作何想,只有他心裡知道。 離開了煉丹閣,馮小川行走在回去的路上,神色看似如常,心思卻是飄忽不定,連他自己都難以琢磨。

人生如戲,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同樣是需要自己演繹自己人生的,甘於平淡,碌碌無為,最終剩下的就是等著別人踐踏自己的生命。

實力為尊,就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