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是我說的?」林岳眨了眨眼睛,居然裝傻。

2020 年 11 月 16 日

「別再賣關子了,雷之國的女王讓我們三日內拿下炎之國國王的頭顱,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克里斯不認為林岳會胡來,下意識覺得他私底下說不定有什麼計劃。

「先不說這個,肚子有點餓,我們還是先吃飯吧。」林岳伸了個懶腰,完全沒有打算回答克里斯的疑問。

「老大,等等我,我現在就去做飯。」柳姿妤可沒想那麼多,聽見林岳說餓了,第一時間放下手中的連接器朝廚房走去。

「你這個傢伙,居然把我們小姐當成了工人?」克里斯滿臉寒霜的瞪了林岳一眼,再也顧不上質問對方,站起來追著柳姿妤喊道:「姿妤小姐,晚上還是讓我來做吧。」

雖然克里斯一片好心,但是柳姿妤卻死活不答應,最後這頓晚飯,還是兩人一起做出來了。

「想不到克里斯你的廚藝水平那麼好,這魚湯既鮮味又沒有魚腥。」林岳將碗放下,摸著肚皮十分滿足的說。

「林岳啊,我真的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也吃不到克里斯的手藝,太謝謝你了。」同桌吃飯的人還有松本八雲這個屋主,這傢伙還是吃得最多的那個。

「我的廚藝也是跟克里斯學的,克里斯很厲害,她可是考到法蘭西五星酒店的主廚資質。」柳姿妤邀功般的把人家混血美女的到底給說出來了。

林岳聽著覺得有點好笑,看著已經有點生氣的克里斯說道:「沒想到啊,你還特意學過廚藝?」

「有什麼好奇怪,作為柳家的管家,照顧小姐的生活,廚藝是最基本的技能。」克里斯冷漠道。

「好吧,有錢人的生活果然很難讓人理解,只是一個管家居然還要拿五星酒店的主廚資質。」 邪王私寵小狂妃 林岳感嘆,自己果然跟他們生活在不同一個次元。

「我吃飽了,今晚粉紅花仙子大結局,馬上要開始了。」松本八雲站了起來,扔下一句話以後往自己的房間跑。

桌面上的碗筷還沒有收拾,本來柳姿妤是搶著要做,但是克里斯哪裡會再讓自己家的大小姐做這種粗活,雖然柳姿妤本身是家政萬能,可是克里斯實在是不能忍。

「走吧,既然克里斯留下來清潔,我們一起出去散步,聽說,太陽國的夜晚很不錯。」

柳姿妤聽到這話,立刻不再堅持,甚至有點小興奮的道:「真的?老大要陪我出去逛街?」

「那你想去不?」林岳寵溺的揉了揉柳姿妤的頭髮,笑著問。

「願意,當然願意!」小丫頭格外用力的點頭道。

林岳現在他們住的地方,雖然不再名古屋的市區,但是小鎮也有小鎮的特點,到了晚上,小鎮的夜市開張,兩人走到街上看到很熱鬧的一幕。

「哇,老大你看,是撈金魚?」小丫頭拉著林岳,指著對面街道上一檔撈金魚的檔口,興奮地叫著。

「你還喜歡玩這個?果然是小孩子。」見小丫頭一副興奮的勁兒,林岳忍不住伸手捏著她肥嘟嘟的臉頰促狹道。

「什麼嘛,我才不是小孩子,人家已經16歲好嗎?」柳姿妤聞言,有些急了,挺了挺微微凸起的胸部說道。

「行了行了,你不是想要金魚嗎?我們過去撈。」林岳不再逗她,拉著她的手就要走過去。

可是,這回輪到柳姿妤不答應了,她抿著唇,低聲道:「還是不要了吧?老大,我們去過別的地方。」

林岳知道這個小丫頭腦袋裡想什麼,用手敲了她的木魚腦袋一下,好笑道:「因為我剛才說你小孩子不高興,我道歉行不?」

「不是,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柳姿妤想解釋,可是很快發覺自己的聲音蒼白得有點無力。

林岳搖了搖頭,乾脆拉著她繼續往前走。

「老大……」

「不要說了,現在是我想玩撈金魚,你就當陪我吧。」

柳姿妤聞言,小小的嬌軀微微一顫,小臉上的表情先是錯愕,接著眼裡閃過一抹感動。

來到檔口,林岳拉著小丫頭一起蹲下來,對那個檔口的老闆問:「老闆,多少錢撈一次?」

「100太陽幣5個瓢。」老闆伸出五根手指,笑容可掬道。

「好咧,先給我5個瓢試試運氣。」林岳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面值100元的太陽幣放在老闆手裡。

「給。」

接過老闆遞過來的5個瓢,林岳沒有自己撈,而是將其中一個遞給了柳姿妤,還眨了眨眼道:「要幫我撈一條嗎?」

小丫頭的眼睛早就盯著了金魚池裡一條條的金魚,看到林岳把瓢遞過來,便不再僑情,接過瓢后,接著開始。

金魚檔的魚池並不大,不過魚池裡的金魚品種頗多,林岳在旁邊看了一下,有紅的,黃的,黑的,也有紅白相間,紅黑相間,有大有小。

「啊!」

正看著,耳邊卻突然傳來柳姿妤的驚呼聲,林岳望去,只見她拿著那個已經穿了洞的瓢,一臉可惜。

「哈哈,小姑娘別灰心,第一次撈金魚都是這樣,多撈自己就沒問題。」金魚檔老闆這時候笑道。

「沒關係,這裡還有。」林岳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安慰說著,又把第二個瓢遞過去,「加油,給我撈一條回來。」

「老大要什麼顏色。」第一次失敗以後,柳姿妤也來勁了,接過瓢后擼起了衣袖,一副撈不到不放棄的樣子。

「嗯,那條全黑色的吧。」林岳隨意道。

「小哥有眼光啊,那條全黑的金魚叫做黑珍珠,是這個魚池裡最貴的。」老闆的聲音適時傳來。

聽到林岳和老闆這話,柳姿妤頓時更加認真起來,沒有像剛才那樣隨便出手,而是蹲下來,認真的看著那條黑珍珠,待它游到角落的時候,柳姿妤快速地把瓢伸過去。

「抓到了……啊!」

原本,眼看瓢已經撈到了那條黑珍珠,柳姿妤正高興的叫著,可是沒叫兩聲,那條黑珍珠卻猛地掙扎了幾下,瓢中間的網應聲而破,魚也重新跳到水裡。

看著重新回到魚池,歡快的游泳的黑珍珠,柳姿妤一臉失望,拿著那個破了的瓢,可憐巴巴的看著林岳。

小丫頭的表情實在太搞怪了,林岳忍不住有點想笑又不敢笑,乾脆默默的給她第三個瓢。

「老大,你放心,這次我不會失敗。」

拿到新的瓢,小丫頭又重新燃起了戰意,林岳甚至可以看到她美眸中有股紅紅的火焰。

然而……

「啊,差一點。」

「啊成功,哎呀,又跑了。」

「抓到了,哎呀,怎麼又破了?」

「啊啊!」

……

雖然小丫頭拼盡全力,可是一連撈了十幾次還是失敗,林岳中途又掏了幾次錢買瓢,可是都被小丫頭給弄破了。

老闆在旁邊雖然不停說著加油的話,可是明眼人看出,他臉上的笑容那個燦爛。

這種撈金魚的遊戲,看上去100太陽幣5個瓢很公道,實際上,那些瓢中間的網都是用紙做的,還是特薄的那種,碰到水就會軟化,加上撈到金魚的時候金魚掙扎,基本上一碰就破,根本沒那麼容易撈上來。

平時,一般人像柳姿妤這般撈法,100次有一次成功就算奇迹,老闆不停說鼓勵的話,也是為了讓柳姿妤繼續掏錢。

結果,前前後後撈了差不多三十次,花了差不多一千塊錢,還是毛都沒有撈到。

看著一地破了的瓢,柳姿妤停下了手。

「怎麼啦?小姑娘,你這就放棄?剛才最後一下你已經撈得很快,就快成功啊,不要放棄。」老闆一臉奸笑,表面上給柳姿妤打氣,實際心裡早就笑翻了。

林岳哪裡看不出這個金魚檔老闆滿肚子壞水,不過他也不在意,反正這些小錢他並不在乎。

「不想撈?」林岳蹲下來,摸著柳姿妤的腦袋柔聲問。

「老大,我們還是回去吧。」雖然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明明就是不高興,小丫頭把情緒都放在臉上了。

「好吧,這次換我撈。」

「可是老大……」

不等小丫頭反應過來,林岳又掏出100太陽幣從老闆手裡換上來5個瓢,老闆見狀自然笑得合不攏嘴,反正換誰都一樣。

「丫頭,現在老大給你示範正宗的撈金魚神功,你給我看清楚。」林岳拿著瓢,一臉正經說道。

「哦……」小丫頭只是悶悶不樂的應了一聲,情緒明顯沒有一開始高漲,大概以為林岳的結果應該跟自己一樣。

林岳也不在意,眼睛盯著魚池很快找到那條黑珍珠,接著,拿瓢的右手快如閃電的探出去。

柳姿妤和老闆只覺得眼前一花,還沒來得及看清楚,耳邊就傳來「砰」的一聲,循聲看出,卻看到那條原本在魚池裡的黑珍珠躺在地上,而且啪啪的拍打著尾巴。

最毒男人心 「什麼?」老闆呆住了,他想到林岳會這麼輕易撈到了,而且還一次成功,再看林岳手上的瓢,中間的紙網居然還沒破。

「老大,你……你成功啦!」柳姿妤比老闆的反應還要慢數啪,反應過來后,激動得原地跳起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中了大獎。

「老闆,忘了跟你要個盆。」林岳沖小丫頭做了個yes的手勢,然後對呆掉的老闆說道。

「哦,你等等。」老闆把一個盆遞過去,心裡雖然納悶,不過他認為林岳只是一時好運,黑珍珠雖然值錢,不過給他撈了就撈了,今晚賺的瓢錢,夠買幾條這樣的黑珍珠,被林岳撈走一條頂多賺少一點。

豪門遊戲ⅲ:boss,請自重 然而,老闆心裡打著的算盤很快就打不想,因為接下來,很快變成了林岳撈金魚的個人表演。

「唰唰……」

只見林岳雙手手快如閃電,右手抓瓢,左手抓盆,不停往魚池伸過去,老闆只見魚池水花四濺,一條條金魚騰空而起,最後落入林岳的那個盆里。

「哇,又一條。」

「老大,這是第三條。」

「哇哇,老大,你很厲害。」

……

一開始柳姿妤跟老闆一樣,以為林岳一開始只是碰巧,可沒想到,接下來林岳簡直好像開了掛一樣,不停從魚池裡撈出金魚。更離譜的是,林岳一直在用同一個瓢,瓢中間的紙網撈了那麼多次,居然還不見破。

老闆見勢不對,中途攔住了林岳,讓他換一個瓢,然而這樣做沒什麼卵用,換過一個新瓢后,林岳照樣繼續唰唰,魚池的金魚數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老闆現在臉都青了,難道他真的碰到傳說中的撈金魚高手?

不到十分鐘,林岳腳邊放滿了十幾個裝滿金魚的盆,小丫頭蹲在旁邊數著,「81條,82條,83條!老大,總共83條!」

「有這麼多嗎?」林岳停了下來,拍了拍手,看著腳邊滿盆的金魚,他沒有繼續撈下去,因為魚池裡的金魚早就撈完了。

「老大,原來你真的那麼厲害?」小丫頭喜滋滋的,看著林岳的時候,滿眼都是崇拜。

「那是,不是跟你說嗎?你老大我可是撈金魚高手。」林岳得意道。

其實,林岳之所以那麼輕易的把金魚撈上來,原因是林岳作弊了,利用了自己超過的敏捷屬性。

早在拿到瓢開始撈金魚之前,林岳就在現實中登陸了土豪哥的賬號,在高敏捷屬性的加持下,林岳的反應神經速度,出手速度大大的提升了,瓢在放入水中在織網破損之前,林岳便借著閃電般的速度,加上一點的巧勁,將金魚撥出了水面。

因為速度夠快,林岳才能夠做到不損壞一個瓢的情況底下將所有的金魚「撈」出來。

「老闆,麻煩你拿些袋子幫我們打包這些金魚。」林岳也是玩得起勁,一時間忘了收斂實力,結果金魚撈得有點兒多。

可憐金魚檔老闆望著空無一魚的魚池,只能僵硬的點了點頭,心裡卻在滴血啊,這些金魚得損失多少錢?

「等等,老大。」就在老闆轉身打算去找袋子的時候,柳姿妤卻突然叫住林岳。

「幹嘛?」林岳奇怪的看著她。

小丫頭看了看一副哭喪臉表情的老闆,猶豫了一下,接著道:「那麼多的金魚,我們也帶不走,不如只要一條吧,反正撈金魚本來就是享受過程,也不是真的想要金魚,再說,我……我們好像也沒地方養。」

「只要一條?」林岳自然也看到老闆苦瓜般的可憐模樣,頓時明白小丫頭的意思,於是笑著道:「隨便你吧。」

「謝謝老大。」小丫頭高興道。

「那你想要那一條?」林岳哭笑不得問。

「就要老大你一開始撈的黑珍珠吧。」小丫頭想了想說。

結果,離開金魚檔口的時候,柳姿妤手裡就拿著那條黑珍珠,看著裝滿水的塑料袋裡面的黑色金魚,她的笑容燦爛的不得了。

「剩下一條金魚你還那麼高興?」林岳在旁邊看著,不禁有點好笑.

小丫頭心地就是太善良,明知道老闆一開始想坑她,最後居然把撈回來的金魚還給對方,想起剛才那個老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感激的模樣,林岳就忍不住想笑。

「雖然只有一條金魚,不過那是老大你撈給我,我會好好的養。」小丫頭雀躍道。

「不是沒地方養嗎?」林岳故意說道。

「如果只是一條,應……應該沒什麼問題。」給林岳將了一軍,小丫頭頓時滿臉通紅,那手足無措的模樣,又惹得林岳哈哈大笑。

撈完金魚,林岳見時間還早,又帶柳姿妤從街頭逛到街尾,一路上,兩人享受了不少太陽國的美食,直到晚上11點多,才依依不捨的回到偵探社。

滿載而歸的兩人回到門口,卻看見偵探社裡一片漆黑,手裡還拿著棉花糖的柳姿妤不禁奇道,「咦?克里斯他們休息了?」

「等等,先不要進去。」拉著想按門鈴的柳姿妤,林岳原本輕鬆的表情卻突然消失,一臉凝重的盯著二樓陽台的地方說道。 林岳現在還處於登陸狀態,所以看到二樓陽台的時候,可以看到兩個紅色的名字懸浮在哪裡。

兩個名字分別叫做天谷橫一,水門拓也,兩個都是不認識的人,現在卻躲在二樓的陽台,肯定不是什麼好鳥。

拉著一臉迷惘的柳姿妤躲到屋外對面一條小巷處隱藏好后,林岳對她說道:「有克里斯的電話嗎?」

「有。」柳姿妤點點頭道。

「馬上給她打電話。」林岳說道。

雖然不明白林岳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林岳的說話,柳姿妤還是毫不猶豫地執行。

「嘟嘟……」

然而,拿出手機找到克里斯的名字打過去,那邊卻一直沒有人接聽,柳姿妤連續打了幾次都是這樣子。

「老大,克里斯是不是睡著了?」柳姿妤拿著手機望向林岳,意思在問還要不要繼續打電話。

「不用打了,我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林岳搖了搖頭,目光投向二樓陽台上懸浮著的兩個名字。

吩咐柳姿妤呆在這裡不要動,林岳慢慢向偵探社的大門走過去。

「篤篤。」

用手在門上敲了兩下,不一會兒,「咔嚓」一聲門打開了,林岳往裡面瞧一片漆黑,才走了兩步,一把刀從黑暗中伸出來架在他的脖子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