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麼回事?你們一共幾個人?」青山真人急急地問道。

2020 年 11 月 16 日

那名年輕人卻是精神不濟,一時之間喘不上氣來,一旁的侯老闆卻是趕緊跑上前,手裡拿了一支口服液,迅速打開瓶子朝著那名年輕人的口中灌去,口中還說道:「這位先生快把這個喝了,應該很有效的!」

周圍的那些煤老闆們也紛紛點頭,很明顯,都覺得這個口服液會對這名年輕人的傷勢起到一定的作用。,

吳賴眼尖,早就看見那個口服液瓶子外面的包裝上,有著三個熟悉的大字:「腦黑金!」

「嘿嘿,這腦黑金髮展得還真快啊,都到這裡了!」吳賴暗暗得意地想道。

那名年輕人仰著脖子,咕嚕咕嚕就將那支「腦黑金」一飲而盡,沒用多大一會兒,那名年輕人的臉色竟然有了幾分紅潤,很明顯精神好了不少,甚至還不用人攙扶,自己坐直了身子。

「呃?這什麼玩意兒?這麼厲害!」青山真人卻是不知道吳賴的嵐芳夢葯業集團出產「腦黑金」口服液的事情,頓時拿起那個空了的口服液瓶子,好奇地打量起來,尤其是感覺這個瓶子剩下的殘液裡面竟然有著精純的靈氣,心中更是詫異!

那個侯老闆一旁介紹道:「這個是目前市場上相當火爆的保健品,叫做腦黑金,對於病人或者身體虛弱的人有著很好的效果,由於供不應求,現在市場上很難買到,黑市上的價格,這麼一小瓶腦黑金口服液都炒到了幾千塊錢了,不過效果真的很不錯,關鍵時候能保命,幾萬塊錢也值當啊!」

「腦黑金?」青山真人不由反問了一句,此時卻是顧不得深究這個事情,而是轉向那名年輕人問道,「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那幾個同伴現在在哪裡?」

那名年輕人喝了「腦黑金」口服液,明顯氣色好了不少,也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勢,急急地對青山真人說道:「這位道長,在此處往西面山裡的十多里處,有一處黑林,我們一共五個人,在那黑林中與那頭吸血殭屍遭遇,卻是萬萬沒有想到,那名吸血殭屍竟然是高階銅屍,我們幾個根本就不是對手,如今其餘四人正在利用我們手裡的一件法寶撐著,我回來找援兵,還請道長快快前往,我們那幾位兄弟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青山真人這才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不由搖了搖頭嘆息一聲:「你們好歹也是龍組的精英,應該知道這吸血殭屍在夜間的威力要比白日大上三成左右,為何非要夜裡行動啊?明天白天行動效果不是更好嗎?」

那名年輕人聞言,臉色赧然,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們以為那頭吸血殭屍應該不難對付,便想早早完成任務走人,卻是沒有那頭殭屍這麼難纏,所以這才……」

青山真人搖了搖頭:「唉!說實話,真的不想管你們,看在周圍老百姓的份上,就幫你們一次,你就在這裡不要動,我們幾個去就行了!」

青山真人說完,回頭對吳賴說道:「師弟,就靠你了,怎麼樣?咱們幫他們嗎?」

吳賴沉吟著說道:「這龍組的幾個年輕人雖然狂妄,但是龍組也算是為我華夏立下過汗馬功勞,再說了,見死不救也不是你我師兄弟的風格,何況,為了周圍的老百姓除害,我們就走一遭吧!」

吳賴說著,第一個走出大廳,豬呢比發動車輛,可是走到自己的停車處之後,卻是發現自己的破捷達車竟然側翻在一旁,車窗上的玻璃也都碎了,不由微微一愣,大喝一聲道:「我靠,這是誰幹的?」

大廳的其餘人也都走了出來,那名年輕人喝了「腦黑金」之後,也是精神不錯,在兩個人的攙扶下走出了大廳,聽得吳賴大喝,頓時一旁訕訕地說道:「這位……這位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剛才我的那位兄弟倒車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了,所以才……」

吳賴聞言,勃然大怒,什麼倒車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了,分明是龍組的這些狂妄的年輕人欺負人,故意將自己的捷達車撞翻的!

青山真人一旁也生氣了:「好吧,既然這樣,咱們的車子壞了,總不能兩條腿步走救人吧,十來里的山路,步走去了,估計那幾個人也報銷了,算了吧,回去睡覺,明天天亮了再說!」

青山真人說著,打了一個呵欠,伸了伸攔腰,便要往回大廳里走去。

那名年輕人現在已經將青山真人一眾人當做了自己等人的救星,聞言,一邊心裡暗暗罵著那個逞能狂妄的李興強,一邊趕緊上前拉住青山真人苦苦哀求道:「這位道長,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還請道長出手相助啊,這車我們一定賠!」

一旁的侯胖子也是趕緊上前勸說道:「是啊,青山道長,你們的車不能開,暫時就開我的車去吧!」

侯胖子說著,已經將自己的賓士車鑰匙拿了出來,交給了青山真人。

吳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名年輕人,對青山真人說道:「算了,師兄,救人要緊,咱們就過去看看吧!」

青山真人這才氣呼呼地說道:「好吧,看在侯老闆的面子上,我們就走一趟,不過,我師弟的捷達車可是必須要賠的啊!」

「一定,一定!」那名年輕人大喜,趕緊陪著笑臉說道。

青山真人自己不會開車,將鑰匙拋給了吳賴,吳賴在侯胖子的帶領下開出了那輛賓士豪華轎車,載著青山真人和三四道人,順著那個年輕人所指的方向,朝著西面的山路疾馳而去。 「這裡是什麼地方?」突然,泰勒夫人望著眼前這片巨大的荊棘林愣道。

總裁你死定了 「怎麼了?」羅格問道。

泰勒夫人沉吟片刻,似乎在做最後的確定,然後說道:「約克鎮附近的山上絕對沒有這麼大一片荊棘林。」

雖然不知道這片荊棘林具體有多大,但他們站在這裡,朝荊棘林兩邊望去,能看到的邊界就至少超過三百米,可以說是非常大了。

「你說這片荊棘林在現實世界並不存在?」羅格問道。

「是的,威爾一到周末就喜歡往山上跑,還經常忘記時間,有時候我要上山找威爾,所以周圍這一片山我非常熟悉,絕對沒有這片荊棘林。」

親自來到這個世界,加上之前羅格的介紹,讓泰勒夫人對暗世界有了個大概的概念,知道暗世界絕大部分都是倒映現實世界,而現在看到一個現實世界沒有的東西,正常人都知道這東西有問題。

「看來問題應該就在這片荊棘林里了。」羅格說道,就算沒有泰勒夫人的這些話,他也知道裡面有問題,那個被藤蔓裹起來的警察不是在他們眼前被荊棘林裡面了嗎?

想到此,羅格邁開腳步,然後對著兩人說道:「走!」

或許是救子心切,泰勒夫人迅速反應過來問道:「我們去哪?」

「先繞著荊棘林邊緣看看吧。」羅格說,然後又補充道:「反正我不敢直接進荊棘林!」

羅格的這句話直接將泰勒夫人後面想說的話堵死了,就像胸/口壓了塊石頭,感覺非常難受。泰勒夫人只能悶悶的跟在後面。

泰勒夫人倒不是害怕危險,她怕的是無法救出威爾。

如果她死了,這兩人會幫她救威爾嗎?泰勒夫人心底搖搖頭。

蒂娜當然也擔心安娜,但她一不確定安娜是不是那個藤蔓抓住了,畢竟他們住的地方離這裡那麼遠;二是就算她擔心安娜,也不能讓羅格去送死吧,而且一旦遇到危險,最先死的肯定是她和泰勒夫人。

所以蒂娜只能保持沉默。

接下來,幾人就這麼一直沉默著前進,走在最前面的羅格細心觀察著荊棘林周圍的環境,以期能發現什麼線索。

而跟在後面的兩人也在觀察周圍的環境,但她們更多的精力是記住前一個人踩過的地方。

突的!走在前方的羅格突然停下,手裡的槍對準前方某處。

跟在後面的兩人不敢作聲,只能靜靜的等待著。

羅格的眉頭漸漸皺起,扣住扳機的手指也漸漸用力。

「別開槍,是我!」突然,前方的黑暗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羅格緊皺的眉頭稍稍鬆開,但並沒有完全放下警惕,手中的槍也沒有放下。

「出來!」 薛小苒的古代搭夥之旅 羅格冷聲說道!

「沙沙沙….」一個強壯的身影從前方的灌木叢中走出來。

「隆多!」看到這個身影,蒂娜輕聲說道。

然而此時,羅格還是沒有放下手裡的槍!

「誰跟你在一起?」羅格說道。

「嗯?你真能感應到,本來我還不太相信呢。」隆多背著一個背包,緩緩說道。

「出來吧。」

說完,一個小小的身影從灌木後面走出來,這是一個有著一頭酒紅色長發的女孩,五官深邃而精緻,皮膚白皙,年齡不大,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看到女孩,羅格雖然微微皺眉,但還是放下手裡的槍,這是表明態度。

果然,看到羅格放下槍,隆多才邁開腳步,慢慢走來,而希麗則跟在隆多身旁。

兩撥人合在一處,隆多站在羅格身前兩米左右的位置,不近不遠。

匯合后,兩人還沒有說話,泰勒夫人就竄出來:「希麗,是希麗嗎?」

「泰勒阿姨,是我。」希麗說道。

「希麗,你看到威爾了嗎?」泰勒夫人抓著希麗的手說道。

「泰勒阿姨,對不起。」希麗搖搖頭說道。

「我們到那邊去說吧。」隆多突然說道。

「嗯!」羅格應聲。

「蒂娜,你就在這裡。」羅格對著蒂娜說了一聲,然後跟隆多走開。

沒有走多遠,大概五米左右的距離。

兩人說話的內容並沒有必須避開其他人的意思,到一邊說只是為了防止其他人插嘴。

意思就是,你偷聽就偷聽吧,總不好意思在插嘴吧。

……

「說吧!」

「你想先聽什麼?」

「先說說關於『超凡力量』的事吧。」羅格說道。

「好!我會從頭到尾都告訴你!」

隆多深呼了一口氣,然後道:「上次我被咬了。從暗世界出來后,我帶著屍狗的屍體回去,屍狗是我給那種怪物取的名字。

然後我去找醫生看了咬傷,打了狂犬疫苗,還帶了一顆牙給醫生看,我讓醫生看看上面有沒有毒,或者其他病菌什麼的。

我們這種人有屬於自己的醫生(不是私人醫生,而是專門處理見不得光的傷勢的黑醫。)醫生告訴我牙齒上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毒素,但病菌短時間無法確定。」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而在接下來的交談中醫生告訴我,那顆牙齒應該是很早之前就脫落了,或者它的主人已經死了很久了。」說道著,隆多頓了頓,然後看著羅格的表情。

羅格微微皺眉,然後說道:「暗世界的怪物,就算再怎麼不符合常理也不離奇。」

「當然,經歷了暗世界之後,我也認為這不算什麼。」

相比之下,暗世界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可思議。

「屍狗身上的肉有很多都腐爛了,但我還是從屍體上割了幾塊相對好一點的肉,拿來喂狗。

然而哪怕是餓了好久的流浪狗,也不會吃那些肉,雖然那些肉確實不怎麼新鮮,像是放了好幾個星期。它們在活動的時候總是盡量避開那塊肉。不只是狗,小白鼠也是這樣。」

「沒辦法,我只能強行給流浪狗和小白鼠喂下那些肉,結果就是,喂得少的還能喘氣,喂得多的沒多久就死了。

之後,我開始解剖屍狗的屍體,裡面的器官很多已經腐爛,散發難聞的惡臭,只有一個器官例外——它的心臟!那是一個鮮活、溫熱的心臟,光從品相上就能將其器官區分開來。」

「我從那心臟上割下一小塊肉,餵給三隻小白鼠,與之前不同的是,小白鼠幾乎是搶著把那塊肉吃下去了。我想我能理解它們,因為我也能感覺到那顆心臟在誘惑我吃掉它。

兩個小時后,那三隻小白鼠變得非常強壯,一身強壯的肌肉,看起來都不像小白鼠了!

然後我找來一個只剩下皮包骨頭的傢伙(癮、君子)實驗,不到一天,那傢伙的身體就像吹氣一樣漲起來,最後甚至連毒·癮都戒了,又經過幾次實驗,我忍不住也吃了那種肉!」說到這裡,隆多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而羅格差不多也能猜到後面的結果,既然隆多敢說『超凡力量』,那麼後面應該是他獲得了某種能力。

…… 十來里的山路並不算遠,很快,吳賴三人很快就到了那個龍組逃回去的年輕人口中所說的密林前,只聽得裡面隱隱地傳出聲響,卻是似乎還有些距離,只是車子已經無法開進去了!

吳賴三人只好棄車步行,他們藝高人膽大,自然是毫不畏懼地進入了密林之中,順著那聲響的方向疾奔而去。

密林中樹葉茂密,根本就看不見頭頂的星光,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好在吳賴能夠暗中視物,自然是當先一步,青山真人和三四道人緊隨其後,而青山真人更是在下車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摸了一支手電筒,直直地照射著前方的道路。

很快,隨著吳賴三人的深入,漸漸地聽到了前方的聲響愈來愈真切了,隱隱有著人們的喝罵聲和一陣陣的怪笑。

很快,吳賴三人已經穿過了密林,在一片嶙峋的怪石下,一片大約半畝寬的平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只見場內有著一個閃閃發著幽藍色光芒的光罩,光罩中正是那四個龍組的年輕人,其中那個昨天和青山真人有些不愉快的叫做李興強的年輕人,手裡緊緊地握著一個圓球狀的物事,而那個幽藍色的光圈正是這個圓球狀的物事所發。

而在這個程度幽藍色的光罩外面,一頭兩米多高的怪物,一邊發出「桀桀」的怪笑,一邊不斷地揮舞著長長的手臂,拳頭狠狠地朝著那幽藍色的光罩砸去。

借著那幽藍色光罩發出的幽幽藍光,吳賴三人看得真切,只見那頭怪物身材高大,渾身赤裸,古銅色的肌膚上面肌肉賁張,盤布著一道道的青筋,一張臉卻是蒼白無比,眼睛在黑暗中冒著幽幽的綠光,腦後的頭髮竟然是綠色的,胡亂地披散在身後,而更為可怖的是,此時這頭怪物的腳下,橫七豎八地躺著十來具屍體,看穿著,應該就是這附近的村民,不知何時已經遇害。

而此時場內的情景已然是極為危急,雖然龍組的那四人暫時有那個幽藍色的光罩護著,可是在那頭怪物不斷的轟擊下,這個幽藍色的光罩不斷地顫抖著,而且那光罩上面的藍光越來越薄,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一旦這光罩破裂,龍組的那四個年輕人只怕立即會被那頭怪物撕成碎片。

吳賴三人的突然闖入,頓時打破了場內的僵持,那四個龍組的年輕人接著光罩的光芒,頓時認出了吳賴三人便是前半夜裡駕著捷達車來的那三人,頓時齊齊大喜,其中一人更是大聲地喊道:「道長,救命啊,道長,快快出手對付這頭殭屍,救命啊!」

那頭怪物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吳賴一行人,卻是絲毫不懼,而是發出一聲怪笑道:「桀桀,是你這個臭道士,上次僥倖跑了,這一次還敢來,而且又帶來了幾個鮮美的食物,很好,今天的晚餐有你們就夠了!」

這頭怪物的發音很是詭異,好似是剛剛學會說話一般,那詭異的強調,在這陰森森的山間,更顯得詭異莫名,陰氣森森!

青山真人聞及這殭屍提到了自己的糗事,頓時勃然大怒,手在懷裡一探,頓時抽出一張符紙,口裡一陣念念有詞,繼而往空中一拋,那符紙頓時化為一團火球,直奔那吸血殭屍的面門而去。

那頭吸血殭屍似乎知道厲害,只好暫時停下轟擊那幽藍色光罩的雙臂,身子朝後微微一側,躲過了那火球的襲擊。

青山真人卻是手一招,那本來落空了的火球頓時折返回來,正中那吸血殭屍的背部,「轟」的一聲,正好擊了個正中,卻是挨著那吸血殭屍的身子之後,那殭屍頓時朝前微微一個趔趄,痛哼了一聲,那火球也已經熄滅了,而吸血殭屍卻是穩穩地站住了,看樣子,這火球能夠給這頭吸血殭屍帶來的傷害實在是有限得很!

青山真人見自己的攻擊近乎無效,也是倍感沒有面子,索性從懷裡掏出一疊黃色符紙,一把從三四道人的肩頭奪過桃木劍,將那些黃色符紙拋上了空中,隨著一陣急促的念念有詞,桃木劍連連揮出,那一張張的符紙頓時變成了一個個大火球,密密麻麻地朝著那頭吸血殭屍激射而去,而火球的光芒更是將整個場內照的是一片明亮,吳賴很明顯看見那個李興強正帶著其餘三名龍組成員,在幽藍色光罩的保護下,悄悄地朝著自己幾人這邊挪動。

那頭吸血殭屍看見那鋪天蓋地的火球,卻是仰天發出了一聲狂吼,本來就已經兩米多高的身軀再一次暴漲了半米之多,那張血盆大嘴更是大張,隨著那聲狂吼,口中噴射出滾滾的黑煙,迎著那火球而去。

這黑煙一出,帶著森森的陰氣,冰冷無比,使得整個場內的氣溫頓時下降了不少。

而青山真人那本來氣勢洶洶的火球,一觸及到那滾滾的黑煙,頓時便似是掉入了三尺深的冰雪中一般,發出「哧哧」的幾聲,便湮滅不見,而那黑煙也似乎是消減了一些。

等到漫天的火球都被那黑煙湮滅之後,那黑煙也只剩下了細小的一縷,那吸血殭屍張嘴一吸,那縷殘餘的黑煙頓時回到了吸血殭屍的口中。

「桀桀!你這假牛鼻子,還有什麼招數快快使出來,本座今天一定將你們都吃了,你們這些人貌似都不是普通的凡人,身體的血肉一定比普通人更滋養,本座吃了你們,一定再晉陞一個境界,到時候,本座就是這整座太行山的霸主了!」那頭吸血殭屍仰天狂笑道。

青山真人不由一陣氣餒,剛才的攻擊手段,已經是他最為犀利的攻擊方式了,可是依舊不奏效,若不是吳賴此時還沒有出手,青山真人只怕第一時間就轉身逃走了!

而這時,龍組四人已經是快要接近青山真人幾人了,那頭吸血殭屍方才注意到了這邊,頓時狂吼了一聲:「大膽,想要逃,沒門!」

那吸血殭屍說著,大步流星地朝著龍組那四人逼去,李興強卻是猛然大喝一聲:「兄弟們,最強手段進攻!」

隨著李興強的一聲大喝,那個幽藍色的光罩猛地消失不見,而李興強迅速收起那個圓球狀的物事,雙手微微一錯,大喝一聲「藤縛!」

隨著這一聲「藤縛」,吸血殭屍腳下頓時竄出了數道青色的影子,倏地將那吸血殭屍的手腳、身軀全部都緊緊地縛住,吳賴看得真切,這幾道青色的影子,竟然是類似藤蔓一樣的東西。

「木系異能?」青山真人微微詫異道。

而龍組其餘三名年輕人,在那吸血殭屍被青色藤蔓緊緊束縛的一瞬間,齊齊雙手一搓,大喝出聲。

「突石!」

「地刺!」

「烈火!」

隨著這三聲暴喝,那吸血殭屍的頭頂,突然出現了一塊直徑三尺的大石頭,狠狠地砸向了那吸血殭屍的頭頂,而地面上則是突然竄出兩個長矛一樣的兵器,直襲那吸血殭屍的胸口,而吸血殭屍的腿部,則是突然冒出熊熊的烈火,一副要將吸血殭屍燒成灰燼的架勢!

「桀桀!又是剛才的雕蟲小技,這樣豈能對付得了本座?」那吸血殭屍卻是根本夷然不懼,反而仰天哈哈怪笑道。

而李興強等四名龍組成員,很明顯明白自己四人的招數對付這吸血殭屍沒有多大的用處,一發完招數之後,根本就不作絲毫停留,根本就沒和吳賴三人打招呼,齊齊越過吳賴三人的身邊,朝著密林外狂奔而去。

「啊?你們……」青山真人一見這四人竟然落荒而逃,頓時感覺有些不妙,還沒有出聲斥罵,卻見那四人已然是竄進了林子之中,不見了蹤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