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誤會,我不喜歡男人的,只是那些傢伙都喜歡把儲物魔器弄成指環、吊墜什麼的。」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我看你還沒有儲物裝備,就乾脆給你一個,這是一個有五百立方的儲物指環。」

「這…閣下,這太珍貴了..」

「安心收下吧,比起你對人類做出的貢獻,這根本不算什麼。」 兩地夫妻 克里斯多夫說道。

「…那就多謝閣下。」羅格頓了頓,還是從心的收下了。

他老早就想要個儲物裝備了,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北界,這種煉金器物一直是非常高端的裝備,羅格自己沒有製作的技術,他認識的那些擅長煉金煉金器的煉金師,也同樣製造不出來。

現在克里斯多夫一出手就送他一個五百立方的儲物指環,他自然是心動了。

「嗯。」克里斯多夫點點頭。

「要是以前,我也拿不出這麼大的儲物裝備….要知道,我之前用的儲物裝備都沒有你手裡的這個大…」克里斯多夫搖搖頭,感嘆著說道。

「那您…」羅格適時的迎合問道。

「….想必你也多多少少聽到了外面的傳言…說我們找到了一個刻音朵文明遺迹,得到了大量超凡知識。」

「是的。」羅格點點頭。

「確實有大量的超凡知識,不過不是因為遺迹,而是一個世界。」

「你現在也是議員身份,已經有資格知道這些事。」

「在上一次屍鬼之災發生時,刻音朵文明為了保證文明傳承不斷,將我們的世界一分為二,清理出一片沒有屍鬼的區域,並用大偉力,將那個區域和我們徹底分隔開來!」

「而後我們為了抵禦屍鬼之災,傳承斷絕,而他們帶著刻音朵文明的精華,傳承了下來,並在這數千年內繼續發展,然後在這次屍鬼之災的時候,我們又打開了那個世界的通道。」

「….所以,這些先進的知識,包括浮空城的啟動,上面的兵工廠,其實是來自於世界那邊的技術?」羅格面上帶著震驚之色,明知故問道。

「是的!」克里斯多夫點點頭。

「包括你手裡製作空間儲物裝備的技術,也是那邊傳過來的。」

「對了?『魔網知識庫』是什麼?」羅格剛才被儲物指環吸引了,才忘了克里斯多夫提到的魔網知識庫。

「那也是那邊的技術…魔網是一種大型精神網路,具體的原理他們那邊也沒有公開。」克里斯多夫有些低沉的搖搖頭說道。

「魔網現在正在架構,按照計劃應該就在後面幾天就能投入使用,到時候所有巫師,只要在魔網籠罩的區域,就能自主學習知識庫中的超凡知識。」

「不過現在真理高塔內的小型魔網已經架構完畢了,你手中的議員徽章就是鑰匙。真理高塔議會的議員有魔網第三等級的許可權,其中絕大部分的知識你都能學習。」

「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去試試,等大型魔網構建完畢后,那邊的各種超凡知識也會傳到魔網知識庫中。」

「我明白了。」羅格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他沒有掩飾自己的興奮,一個上進的巫師,對於知識的好奇、渴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 青玄子見狀,不由苦笑一聲,也暗暗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小題大做了,便也不再多言,朝著身後的一名師弟點了點頭,那名師弟頓時揮了揮長袖,一道青光從袖中發出,倏地籠罩了整艘鳳舞流光舫!

吳賴只覺得青光籠罩的那一瞬間,整艘鳳舞流光舫頓時一震,繼而朝著東海的方向划空而去,速度之快,絲毫不亞於自己全力催動霞光流轉訣的速度,尤其是整艘鳳舞流光舫籠罩在蒙蒙的青光之中,海風一絲兒也刮不進來,倒是在船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景物,端得是奇妙無比!

吳賴左右無事,正好青玄子以及紫霞觀的一眾高手都在,便索性將自己修鍊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提了出來。

青玄子諸人都是對吳賴寄予厚望,自然是有問必答,短短的時間內,吳賴在修鍊知識方面,又獲得了不少心得!

一個時辰過去了,吳賴見還沒有到達蓬萊仙島,不由微微愕然,按照鳳舞流光舫的速度,這一陣子怕是已經飛出上千里了吧,這蓬萊仙島怎麼還沒有到達,再飛下去的話,只怕是要到達倭國的地盤了吧!

青玄子看出了吳賴的疑問,微微一笑開口道:「吳賴徒兒,心急了吧?快了,馬上就要到蓬萊仙島的外圍了!」

「可是徒兒前些日子御劍從倭國回華夏的途中,怎麼沒有看見那蓬萊仙島啊?」吳賴有些疑惑地問道,自己上次御劍回華夏的時候,只是看到一個荒島,還在那荒島之上救了炎帝的女兒精衛,可是根本就沒有發現蓬萊仙島的影子啊!

青玄子聞言哈哈大笑道:「哈哈,徒兒,那蓬萊仙島豈是你能看到的?若是誰路過東海都能看到話,豈不是凡俗界的人都能夠發現了蓬萊仙島了?那樣一來的話,蓬萊仙島豈不是成了人人皆可去的地方,還算是什麼修道者的仙境呢?」

「呃?莫非這蓬萊仙島還會隱身不成?」吳賴聞言,更是不解。

青玄子聞言一陣莞爾,出言解釋道:「呵呵,徒兒,不是那蓬萊仙島會隱身,而是在那蓬萊仙島上空有一個巨大的陣法,這個陣法扭曲了那裡的空間,使得人們根本無法發現蓬萊仙島,只有在陣法打開的時候,才會驚鴻一瞥,世人發現之後,還以為是什麼海市蜃樓呢!」

「哦,原來那海市蜃樓就是蓬萊仙島啊!」吳賴這才恍然大悟道。

說話間,那鳳舞流光舫已然是緩緩地停在了半空,不再朝前飛行,吳賴朝下看去,卻見腳下依舊是蔚藍的海水,根本沒有什麼蓬萊仙島的影子,不由暗暗詫異這陣法的玄妙。

青玄子卻是走上船頭,大袖一揮,整個人已經是飛出了船頭,凌風立在海面之上,朝著下方朗聲喝道:「紫霞觀青玄子率門中弟子前來參加彭萊仙道會!」

青玄子的這一聲清喝,宛若滾滾驚雷從那海面上傳播開來,下面的海水都劇烈晃動起來,海面上泛起了一尺多高的波浪。

青玄子的喝聲一停,吳賴便駭然發現,海面上突然傳出萬道霞光,隨著一陣轟隆隆的巨響,海浪朝著兩旁分開,巨大的陸地從海面浮現出來,只是吳賴放眼望去,卻見浮上來的陸地有三塊,距離都不是很遠,中間一塊最大,兩旁的兩個島略微小了些,不過這也是因為吳賴身在雲霄之中,方才看得分明,這三個島嶼最小的也有幾十里方圓。

「呃?這蓬萊仙島竟然有三座?」吳賴小聲嘀咕道。

一旁青玄子的兩名師叔之一,一個枯瘦精悍的老者,元嬰期的大高手,聞言微微一笑,為吳賴解釋道:「呵呵,吳賴徒孫,這三座島嶼各有名字,中間的叫做蓬萊,左邊的喚作方丈島,右邊的那座喚作瀛洲島,這三座島嶼皆是東海之上著名的仙山,不過因為仙道會在中間的蓬萊仙島上舉行,所以才以蓬萊為名,稱之為蓬萊仙道會!」

「多謝師叔祖解惑!」吳賴這才恍然,急忙稱謝。

那枯瘦老者聞言,卻是和藹地一笑,不再說話。

不多時,那三座島嶼已然完全地展現在了吳賴眾人的眼前,吳賴只覺得充沛的靈氣鋪天蓋地地涌了上來,心中又是驚詫!

這一次,卻是青玄子的另一位師叔,留著山羊鬍子的老者,出言解釋道:「這三座仙山上面的陣法,除了能夠遮掩島嶼之外,最大的作用卻是聚集天地靈氣,東海之上人煙稀少,人類活動不多,天地靈氣自然要濃郁純凈不少,而這座陣法就是一個巨大的聚靈陣,能夠把方圓千里的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地聚攏過來,供島嶼上的修者吸收,所以在這三座仙山上修鍊的效果要遠遠超過大陸之上,這也使得三座仙山上的修者平均水準遠超大陸之上的古老門派!」

吳賴聞言恍然,自然又是稱謝不已!

就在這邊說話的時候,下面的三座仙島之上突然仙樂陣陣,響徹雲霄,隨著這陣陣的仙樂,一朵朵的五彩祥雲從三座島嶼上紛紛騰空而起,排成兩行朝著青玄子緩緩地迎了上去!

吳賴視力自然不錯,看得分明,那分成兩排的五色祥雲之上,一排俱是眉清目秀的童子,手持各種樂器,而另一排則是身姿綽約的妙齡少女,都是手提宮燈,很快飛在空中,齊齊朝著青玄子恭聲呼道:「恭迎紫霞觀青玄子真人以及紫霞觀同道光臨仙島!」

吳賴看得是目瞪口呆,這排場也實在是太大了,而且更令他不解的是,這些童子少女們,分明都已經是先天期圓滿境了,只是不知為何,竟然已經能夠凌空飛行!

「徒孫不必驚詫,這三座仙山就喜歡這些花花哨哨的虛套子,至於那些五色祥雲,則是專門用來飛行的法寶,先天期修者就可以御使了,不過飛行速度遠遜於御劍,只是賣相好看些罷了!」這一次是那枯瘦老者出言為吳賴解釋道。

青玄子微微稽首,神色矜持,並不說話,下方卻是傳來了一聲長笑:「哈哈,青玄子掌門,你可是最後一個來的啊,本島主迎接來遲,還請恕罪!」

隨著這清朗的話語,一朵更大的祥雲從中間的蓬萊仙島上飛起,飛行速度也快了不少,那巨大的五色祥雲上,一名寬袍大袖的白須老者朝著青玄子哈哈大笑。

青玄子一見這位白須老者,頓時也是哈哈大笑道:「古島主,多年未見,神采依舊啊,只是有勞古島主親自迎接,老朽愧不敢當啊!」

那白須老者聞言打了一個哈哈道:「青玄子掌門說笑了,其餘兩位島主正接待來賓,不能親來迎接,只好派古某前來,青玄子掌門不要嫌怠慢才是!」

白須老者說著,已經駕馭著五色祥雲,來到了青玄子的身邊,伸手拉住了青玄子的手,將青玄子請上了五色祥雲,轉而對著半空中的鳳舞流光舫上的吳賴等人說道:「紫霞觀的各位同道,隨同本島主一起進山吧!」

白須老者說著,已然是掉轉雲頭,和青玄子攜手朝著下方的蓬萊仙島飄然而去,那個駕馭鳳舞流光舫的紫霞觀門人大袖一揮,鳳舞流光舫頓時朝著下方飛落,那些童子少女們則是也齊齊掉頭,跟在了鳳舞流光舫的後面,仙樂陣陣,香風繞繞,好一派仙家氣勢!

沒用多長時間,眾人已經落在了島上,那些童子少女們紛紛收起了五色祥雲,而青玄子也是大袖一揮,收起了鳳舞流光舫,大家已經是踏在了島嶼之上!

「好充沛的靈氣,比之紫霞觀所在的恆山要強多了,都要趕得上神農鼎內的空間了,只是這靈氣的純度似乎還是不如神農鼎中!」吳賴驚嘆了一聲,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只覺得那充沛的靈氣迅速進入體內,在經脈中流走了一個大周天,轉化為吳賴體內的靈力!

此時吳賴等人置身於島嶼的一座半山腰上,吳賴放眼望去,只見周圍古樹老藤之上,幾隻靈巧的猿猴爭奪著一顆紅色的果子,遠處草地上幾隻仙鶴閑適地用長喙整理著身上的羽毛,嶙峋的山石旁,清泉汩汩,幾條金色的鯉魚在那清泉中穿梭躍起,一旁的山谷中雲霧繚繞,深不見底,抬頭望去,則是彎彎曲曲的石階,順著石階往上看去,一座座雄偉的宮殿掩映在綠樹之中。

「咳咳,原以為那紫霞觀所在的恆山稱得上是人間仙境了,可是比起這蓬萊仙島,卻是小巫見大巫了,這才是真正的仙境啊,難怪那麼小的童子少女都能修成先天期圓滿境,果然是修鍊聖地啊!」吳賴觀賞著周圍的景色,暗暗讚歎道。

「青玄子掌門,大家都已經在上面了,請隨老朽來!」那古島主朝著青玄子客氣地說道,做了一個請青玄子登上石階的手勢!

「古島主請!」青玄子客氣了一聲,踏上了石階,朝上走去,古島主在一旁陪同,吳賴等一眾紫霞觀門人都是緊隨其後! 真理高塔是甲納爾特城中為數不多的沒有被拆除的建築,不過真理高塔從甲納爾特城中移除是早晚的事,只待地面上取代甲納爾特的城市建好,真理高塔就會遷移到那裡去。

羅格從克里斯多夫那裡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之後,就離開了。

之後羅格就來到真理高塔中,這裡雖然還在運行,但卻早已不像原來那麼繁華熱鬧,羅格來的時候,高塔中一個人都沒有。

羅格坐在真理高塔的茶座上,點了一杯清茶,他先是嘗試了克里斯多夫說的魔網知識庫。

羅格將精神力注入到手裡的議員徽章中,羅格的精神力感知一變,很快就感知到那個特殊的事物。

那是由某種類似精神力的東西構成的,構成一個類似蛛網的結構,其中有不斷的在蛛網中閃爍流動的光亮,那是某種信息流。

羅格依照指示,將自己的精神力搭建到一根蛛網上,緊接著,一些關於魔網的基礎知識就傳到他的腦海中,還連帶著他的身份和許可權,可查看的知識信息等…羅格很快就搞清楚了所謂的魔網是什麼。

所謂的魔網,其實和現實世界的電子網路很像,作用都是一個信息交流的虛擬網路,只不過一個是借住電腦、手機的等來『上網』,進行信息交流,而一個則是直接利用精神力來『上網』。

婚意綿綿:腹黑冷少別這樣 羅格不知道魔網的原理是什麼,也不知道魔網的發明是否與穿越者有關,而這些也顯然不是目前最重要的,羅格也沒花什麼心思去探究,他只要知道如何使用魔網就行了。

隨後,羅格就利用魔網搜索出了克里斯多夫提到的『魔力-生物能量轉化陣』。

很快,關於『魔力-生物能量轉化陣』的知識就一點點通過魔網,以精神流的方式傳到了羅格的腦海里。

確實如克里斯多夫所說,這個在合成獸領域奠基的煉金陣就和煉金傀儡領域的『魔力汲取陣』差不多,是一個知識領域的根基,它是合成獸的能量來源。

不過出乎意料,與傀儡鍊金術領域有適應各個實力等級煉金傀儡的『魔力汲取陣』不同,這種煉金陣的起點就是不折不扣的二階煉金陣,而且還是二階中那種難度極高的煉金陣,這對於還沒有涉足合成獸領域的羅格來說,難度無疑是極大的。

至少想要短時間研究出來難度是非常高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羅格先花點時間將這個煉金陣原原本本的記下來,不管難度怎樣,都總得先試試再說。

羅格忍著利用魔網大肆獲取超凡知識的想法,將魔網關閉。

既然魔網已經有了,而且他也有了相應的許可權,那些超凡知識什麼時候學都可以,現在最要緊的是現將計劃發展下去。

羅格可沒有忘記在工廠車間里,克里斯多夫給他帶來的震驚!

等克里斯多夫弄進一步弄清楚『骨質物』特性之後,他就會真正公開骨質物,這種全新的材料,到時候在其他的那些半神巫師手裡,羅格不知道局勢最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畢竟每個人所學所擅長的,都是不一樣的,同樣的東西,到兩個不同的人手裡,就可能發揮出兩種完全不同的作用。

而羅格…既然開了這個局,那就算不能保證自己是唯一的贏家,他也要保證自己是贏家….之一。

他可不要為他人做嫁衣。

在克里斯多夫工廠里看到的東西,就像一隻惡獸一般,追趕著羅格前進。

…….

「原來如此。」,羅格手裡拿著那份克里斯多夫交給他的那份『適配改造』大型化的技術。

這份適配改造的技術,本質上也是一種可實施的程序。

這套程序的核心是一種名為『相合元磁』的鍊金術,這種鍊金術和『懸浮術』有點類似,根本原理都是磁場作用。

『相合元磁』本身是應用到高精度零件、微型零件的製作上的,而以它為核心來改造出大型的『適配技術』,也是看中它在製造上超高的精度。

『相合元磁』本身的原理是兩種特殊的完全契合但又不相容的磁場,就像兩個可以完全咬合的零件,一個零件是凹的,另一個零件就必然是凸的,暫且將相合磁場稱作正極磁場和負極磁場。

因為人體本身就帶著微弱的磁場,將『相合元磁』的波動稍作調整,就可以使的正極磁場透過人體的血肉、內臟,但在遇到骨骼的時候反彈,如此,一個人除了骨骼之外,其他部分都浸沒在正極磁場中。

但光是這樣還不行,還要有另一件東西輔助,一個特質的頭盔,頭盔上帶著更強的正極磁場,能夠穿透改造者頭部的骨骼,從而起到保護作用。

這樣一來,只要讓骨質物上帶著負極磁場,然後將其注入到人體骨骼中,這種情況下,就算不用人為來控制,骨質物也不會異化生長,改造者的身體、內臟就不會受到破壞,甚至說,這比羅格親自來操作還要安全,成功率也更高。

而要讓骨質物上帶著負極磁場並不難,最直接的就是在上面刻錄相應的煉金陣,但這種方法不利於大型化,不可能在每每一份骨質物上都刻錄上煉金陣吧,太費力了。

所以,克里斯多夫想到的解決辦法就是在大塊的磁力金屬上刻錄『相結元磁』煉金陣,再讓骨質物吞噬少量金屬,使其帶上金屬的特性,然後將帶著金屬特性的骨質物放在磁力金屬周圍,這樣一段時間后,骨質物也會沾染上『負極磁場』。

而將骨質物取出后,上面帶著的負極磁場就會不斷變弱,直到完全消失。但只要一拿出去就使用的話,磁場撐到骨質物與人體骨骼適配完成,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這還變相解決了骨質物被偷盜然後濫用的可能。

如果骨質物上的磁場消失了,如果注射者沒有處在相應的正極磁場中,貿然使用的話,基本上就只有死路一條!

看完資料后,羅格的心情可以說是十分複雜,高興而又擔憂。

高興的是,『裝甲戰士』很快就能批量式的製造,而擔憂的又是半神的實力。這局棋,他真的把控得住嗎?

……. 眾人拾級而上,一路蜿蜒,一盞茶的功夫后,便已經到了一片金碧輝煌的宮殿之前,而那宮殿前的台階下,則是已經站了一大群的修者,為首是兩個長須老者,每人手裡都拿著一柄浮塵,見青玄子過來,齊齊擺了一下拂塵,朝著青玄子行禮稽首,兩名長須老者身後那高矮胖瘦一群修者,也是各自行禮,只是估計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行禮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的抱拳,有的拱手,有的鞠躬,而吳賴眼尖,則是看得分明,那後面的一群修者之中,竟然有龍組組長龍嘯天的身影,而且看位置還比較靠前,很明顯這龍組組長在華夏修者中的地位還算不低!

青玄子見眾人施禮,也是稽首還禮,口中說道:「有勞金島主和梁島主以及各位同道了!」

那為首的兩位長須老者齊齊哈哈大笑,其中那位金島主客氣地說道:「哈哈,青玄子掌門可是一向深山靜修,很少在世俗界露面,當年東海一戰,為維護華夏立下了汗馬功勞,我等出門迎接自然也是正常!」

眾人紛紛稱是,就在大家的一片客氣聲中,一個不和諧的冷哼聲卻是響了起來:「哼!什麼維護華夏,不過是沽名釣譽而已!」

眾人聞言頓時一愣,都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卻見在眾人靠後的位置上,一個黑衣黑袍的老者將頭高高的揚起,有著幾分陰鷙的臉上帶著幾分不屑的笑容,很明顯,剛才的那一聲冷哼,正是這個黑袍老者所發!

青玄子卻是認識此人,聞言目光一凝,沉聲問道:「施門主,請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被喚作施門主的黑袍老者,卻是依舊高昂著頭,一臉不屑地冷哼道:「哼!青玄子,你也一大把年紀了,怎麼越活越回去了?你莫非聽不懂本座的話么?意思很簡單,就是你紫霞觀上上下下,都和你老兒一樣,都是些沽名釣譽之徒罷了!」

吳賴聽著老者出言不遜,不由眼神微微一眯,低聲問一旁的一位師叔祖道:「師叔祖,這個老傢伙是什麼人?怎麼這麼一副德行啊?」

那師叔祖聞言,嘴唇微動,已經是給吳賴傳音道:「徒孫,這老東西是幽泉門的門主,幽泉門一向和我們紫霞觀不對付,尤其是幽泉門一直沒有進入七大古老門派的行列,而我們紫霞觀這些年卻是一直在七大門派之末,故此幽泉門一直想要取代我們紫霞觀,躋身七大門派之中,故此要針對我們,想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吧?」

吳賴這邊和師叔祖說話,其餘的修者,包括那三位島主,卻都是一臉的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說起來,青玄子和那幽泉門的施門主都算是海外三仙島的客人,客人吵起來了,這做主人的,自然是不宜偏袒,再加上這一對是老冤家了,三位島主也不知道該如何相勸才是,至於其他的修者,自然是恨不得這兩家現在就打起來,正好消弱自己的對手,自然更是樂得在一旁看熱鬧!

青玄子見施門主話語中咄咄逼人,尤其是在這麼多的同道面前,自己若是就此退讓,只怕會讓人憑空小看自家門派,為了要維護自家門派的尊嚴,青玄子自然是不能退讓,反唇相譏道:「哼哼,裝神弄鬼,靠死人吃飯的東西,整日里躲在墓穴中見不得陽光的玩意兒,也有資格評價別人嗎?」

青玄子這話卻是罵的狠了,正好戳中了幽泉門的痛處,要知道幽泉門這些年之所以一直無法躋身七大門派,修鍊功法有些邪門也是主要因素之一,尤其是要操縱死人,這在正統的修鍊功法中,屬於邪門歪道,所以青玄子此話一出,周圍不少的修者都是發出了「嗤嗤」的笑聲,很明顯,青玄子的話語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感!

「大膽,竟敢如此說話,青玄子,你這老兒莫非要與我幽泉門開戰不成?」施門主踏前一步,陰惻惻地問道,身周靈氣激蕩,卻是一副就要動手的架勢!

吳賴在一旁早就看不慣這廝了,冷冷地笑道:「哈哈,施門主是吧?只是不知道這施是吃屎的屎呢,還是屎殼郎的屎呢?」

施門主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立即出言回答道:「哼,自然是吃屎的……呃?不對,是屎殼郎的屎……咳咳,小子,你一個小輩,竟然敢戲弄本門主!」

施門主終於反應過來,眼睛一瞪,一臉殺氣地看著吳賴,若非中間隔著不少人,這個施門主都有立即動手撕了吳賴的心思,只是這位施門主卻是想不到,眼前這個一臉壞笑的小子,正是當年闖進自己幽泉門地下洞府殺死門下得意弟子的那個兇手,若是知道的話,只怕就要立即動手了!

「好吧,反正你這樣的人無非是一坨屎而已,不過,你這麼一坨屎竟然敢挑戰海外三仙山,實在是有些不知死活啊!」吳賴嘿然笑道,還裝模做樣地搖了搖頭,一副難以理解的神色!

那施門主聞言卻是一愣,頓時也顧不上對方說自己是一坨屎,先解釋另外一個問題,口裡說道:「小子,你胡說什麼?本座幾時要挑戰海外三座仙山了?」

也難怪施門主有些著急,海外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雖然不在七大門派之中,但是地位超然,沒有哪一家門派敢說凌駕於海外三座仙山之上,甚至有人說,即便是大陸七大門派聯手,也不是海外三座仙山的對手,幽泉門雖然自大,並且想在這次仙道會上衝擊七大門派的名額,徹底將紫霞觀趕下七大門派的行列,可是絕對不敢和海外三座仙山較勁兒,這一點,施門主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吳賴撇了撇嘴說道:「就在剛才啊,大傢伙兒可是都聽得真真切切,明明剛才金島主都已經說了,說我師傅維護華夏有汗馬功勞,你這吃屎門主卻是偏偏要和金島主唱反調,這不僅僅是對我師傅的不敬,更是對金島主的大不敬啊,尤其是你剛才還要打算動手,這裡可不是你邙山幽泉門的地盤,這裡是蓬萊仙島,一切應該是三位島主說了算,你招呼也不打,就要準備在蓬萊仙島上對人大打出手,這更是對三位島主的大不敬,請問,你這吃屎門主,眼裡到底有沒有三位島主,到底有沒有在場的各位同道?莫非你這吃屎門主竟然認為幽泉門可以凌駕於所有修者門派之上了不成?」

吳賴當年做小混混的時候,不知道跟人打過多少次嘴仗了,一張嘴早就訓練得油滑無比,沒理也能攪出三分來,何況這番還多少佔了些理,所以一番話說得施門主都有些愣了,不知道該如何還口才是!

而那三位島主則是苦笑不已,他們身為主人,自然不喜歡客人在自己的地盤上紛爭,施門主的態度卻是有些不敬,不過身為主人的他們是不好意思開口責備的,吳賴倒是替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至於周圍的修者,則是都神色各異,有的還微微頷首,很明顯,還是有不少人認同吳賴的話語,畢竟是那施門主主動挑釁,委實有些不應該!

青玄子聽得卻是捋了捋鬍子微笑不已,青玄子自己若是如吳賴那般說話,就有些有失身份了,但是吳賴作為小輩,倒是可以肆無忌憚些,這樣子數落那施門主,倒是為自己出了一口惡氣,看來自己這徒弟實在是收得成功啊!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施門主見狀況有些不妙,也顧不得和吳賴計較,先是朝著那三位島主說道:「咳咳,古島主、金島主、梁島主,本座只是急於義憤,方才出言,並非有對三位島主不敬之意,還請三位島主不要聽這小賊的挑唆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