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冪妹,你還在想什麼?」見女人不語,水天一不由道。

2020 年 11 月 16 日

羅冪凝來,道:「天哥,那我們只能去煙狼寶境了。只有在那裡面,我們才有機會去突破!」

話落,水天一卻沉默了。

「天哥,要不,你就順從煙巽一次吧!」羅冪閉上了雙眸,似乎下了一個痛苦的決定。

水天一盯著女人神色,卻道:「不可能!冪妹,我一生絕不可能去虧欠你!」

「可是,你不去滿足她一次,她是不可能放你入寶境!」羅冪緊接道。

「那你呢?煙坤就會同意於你嗎?冪妹,難道你也要去滿足於他?」水天一忍不住道。

「啪!」羅冪倏然就是扇來一巴掌!

水天一沒有躲,仍舊緊緊盯著女人。

「水天一,你記住了,我羅冪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永遠不可能去背叛你!」羅冪雙眼含淚。

水天一目光柔和了下來,轉道:「冪妹,為煙令(煙戮雨)統一嫏頁城真這麼重要嗎?」

羅冪緩緩而接:「煙令對我一族有救族之恩,若不是她當年施以援手,我羅氏一族便會徹底淪落在煙城。所以,我必須報恩!」

水天一心中一嘆,他的家族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天哥,去吧,去滿足她一次,她就會幫我們的。」羅冪最終又語。

水天一拳頭緊握,極不情願!

世人皆以為他們這對煙城最強掌師締侶是最幸福的,殊不知,他倆卻是一直面臨橫刀奪愛的困境!

一個是女掌軍心儀他這個最強男掌師的血性。

一個是男掌軍覬覦她這個最強女掌師的血脈。

「不,我們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去投靠今天那個神秘女人!」水天一卻是忽然道。

羅冪呆住。

好一會兒,她才道:「天哥,這不就是背叛煙令嗎?」

勇鬥八美男 水天一接道:「冪妹,恩是恩,仇是仇。煙令於我們有恩,我們當然要報,但甫兒的仇,我們也要報!這並不矛盾,只不過是誰先誰后罷了。

要助煙令一統嫏頁城,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甫兒的仇,卻是不能再拖!因為那丁逆體內的存在極有可能是媚頁境之上!」

羅冪垂頭,沉默。

最終,她道:「那我們怎麼去聯繫她呢?」

水天一回道:「先找到那個婞頁境頁心級的凝花男人。」

「明白了,此事我讓羅蕾去做。她不會太顯眼。」羅冪隨即道。

「嗯。」

——————

一頓安穩甜蜜覺過後,武仙娘整理了衣裝。

並且,她還親手為自己男人穿好來。

「雲哥哥,你還是想繼續留在翡豹軍團?」

廷雲想了想,道:「還是留在這兒吧。墨虎軍團,那是你屬下們的天下,我過去只會讓她們放不開手腳。」

「隨你吧。記得替我向婆婆問安。」武仙娘始終謹記自己的兒媳本分。

「嗯。」廷雲戀戀不捨,不願鬆開人兒雙手。

「好了啦,很快就會回來的。」武仙娘莞爾一笑,親了一下他。

「嗯。多注意安全。」廷雲無奈鬆開。

「你也是。」武仙娘隨即看著男人,慢慢後退。

廷雲微微一笑,忽然一語:「等等!」

武仙娘愣住,問:「幹嘛?」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廷雲卻是拿出了究底溯薇花,要給她戴來。

武仙娘心中甜蜜至極,靜靜享受著他的愛。

在將花安在人兒肩頭后,廷雲道:「不戴髮絲,不戴心,只是一肩輕輕意。仙娘,別讓自己負擔太重!」

武仙娘無比溫順地點點頭,目光輕瞥於肩上薔薇。

她能感受到這朵薔薇,眉心的哺身彩蝶它很喜歡!

或許,它能助它晉陞!

同時,還能讓她身軀的不壞之力更上一層樓!

「好了,仙娘,還是我先走吧。真不想看你離開我身邊。」廷雲輕輕一笑,自己也開始後退去。

武仙娘忍不住白眼,惱來



敢情我就願意離開你身邊?

哼!

「記住,我不在的日子,你絕不能背著我去和誰勾勾搭搭!否則,哼哼!」武仙娘最後不忘叮囑。

她清楚,雖然他的男人會忠於她,但難保世上某些女人不會死乞白賴地倒貼來。

那卿霓就是一個!

一想到卿霓,武仙娘頓時又感到壓力無限!

這一輩子,她武仙娘就被這個女人壓過,她一定要追上她!和她平起平坐!

若有一絲反超的可能,她武仙娘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抓住!也讓那卿霓嘗嘗被她壓的滋味!

「你也是,唯不在的日子,唯不准你亂露身軀給別人看!」廷雲話語十分具有佔有慾。

「央會嗎?哼!」武仙娘故作一怒,心底大笑。

廷雲忍俊不禁,最後道:「早點回來!」

「知道啦!」武仙娘俏皮一接,似乎回到了她最年輕的時候。

——————

與小姑奶奶分開后,廷雲並沒有打算再當兵,他想安下心來,多陪伴母親廷笙。

因為他從究底溯薇花上見到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雖然還有待他去驗證,但是目前時機並不對。

因為嫏頁城是他的小姑奶奶考驗她那些心腹的地方。

因為他感覺自己到了翻頁厄之時,他要成為媚頁境了,他必須加強和母親相處的記憶!

只是喬露露那裡,他必須得找個理由退伍才行。

找什麼理由好呢?

嗯……就以忠孝難兩全,百事孝為先為由吧!

想好后,廷雲當即朝喬?百十九居趕回。

——————

煙城,羅冪府。

得聞水甫戰死後,羅蕾整個人都陷入了獃滯。

若不是羅冪出現將她帶回,估計她都仍然不能醒轉。

主要就是幸福失去得太快,她羅蕾轉眼就成了寡婦。

「蕾兒,現在給你個任務。」羅冪說時,就將一道締念打入羅蕾腦海。

好一會兒,羅蕾問來:「冪祖(羅冪在羅氏一族宛若祖宗般存在),這個男人叫什麼

?」

羅冪淡淡而語:「本師並不知道。反正,你的任務就是潛進翡城,不惜任何代價去獲得這個男人的認可!明白了嗎?」最後的語氣不容置疑。

不惜任何代價?

羅蕾心中一震,去獲得一個男人的認可,最直接的手段就是陪他睡!

「從現在起,你就忘記你是水家女人。你只是本師為甫兒報仇的手段。」羅冪隨後又語。

一聽這話,羅蕾緩緩點了點頭。

「去吧。」對於羅蕾,其實羅冪心情十分複雜。以前她羅冪是很賞識她羅蕾的,也同意她成為水甫妻子。可是這次事變的發生,卻讓她羅冪徹底失望了,甚至,還有了那麼一絲厭惡。因為水甫的死,說到底,也是因為羅蕾的任性!

若不是她為了和那喬露露一爭長短,那麼前去幫她羅蕾忙的水甫也就不會碰上那丁逆,也就不會死!

不過,在見到她整個人在事變后獃滯成空,她羅冪又氣消了不少。

只是,那份賞識卻終究變成了如今的冷漠。

「是,冪師。」羅蕾最後離開時,沒有再叫羅冪為祖。

是怨?是恨?還是愧疚?或許皆有。

210 147.喬露露大婚

當羅蕾領命潛入翡城之時,廷雲也已向喬露露請求退伍了。

而喬露露心思正處紛亂,無暇多想,便同意了他退伍去盡孝的請求。

還有,就是這盡孝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她喬露露。都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她喬露露的人生大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在丁逆和周擎之間,她喬露露必須要做一個選擇了。

可是,她等了很久,這丁逆卻始終不見回營。彷彿,他人已失蹤了。

對此,她自然是詢問過廷雲的。

廷雲則沒有多說,只道中途被迫分開,並不知曉其去向。至於是何所迫,廷雲則回答是因為水天一和羅冪的追殺。

聽到竟然是煙狼兩位最強掌師親自在追殺丁逆,喬露露先是心驚肉跳。

但又聽廷雲說丁逆能夠在兩人合攻下支撐,喬露露的心頓時又沉到了谷底——丁逆,原來你是這麼強!

許久過後,喬露露心中終於下了決定——人家都能和兩個掌師抗衡,這和我喬露露根本就是一個天一個地,我喬露露可沒資格去配得上人家!只有周擎,才是合適我的!

於是,一場婚事便在翡城敲定了下來:八日後,喬露露和周擎大婚。

——————

喬?百十九居。

廷雲頗為意外,他竟然收到了兩人的喜帖。

去還是不去呢?

廷雲左思右想,決定還是去。

但去,又不得不備禮。

備什麼樣的禮呢?

廷雲思忖過後,決定就送一片姮眉級無痕石生葉。

女子愛美,無痕石生葉應是合適的。

來到宏大熱鬧的婚禮現場時,廷雲又有些意外,因為這次翡城副位掌軍翡四娘親自來參加了。

一個小小掌排的婚禮,竟然驚動了翡城掌軍,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緣故呢?

廷雲在琢磨。

其他有心人也在琢磨。

其實,這次翡四娘的到來,無非就是給周家面子。因為翡四娘無孕而生的女兒翡舒舞在和周擎之父周洗來戀愛。

這翡舒舞是翡四娘唯一子嗣,如今是一位掌營,也就是姮頁境頁底級,身貌上,是翡城最美掌營之一。

而周洗來髮妻早年戰死,此後,周洗來再無續弦。

並且,這場戀愛,還是翡舒舞先主動追求周洗來的。

可以說,周擎這次的大婚,她翡舒舞是以後娘身份參加的。

不過,這種關係在翡城卻是鮮為人知。

因為周擎並不是很認可這位後娘。

因為周擎與其父周洗來關係僵硬。

周擎一身本事實際上全是他自己練出來的,當然,他和周氏祖宗周嶄關係頗為融洽。

對於這些,廷雲目前自然無從得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