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問你最近……好不好。」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杜鵑語速很快,聲音還有些顫抖,看過來的眼眸裡頭,卻好像藏著許多說不盡的委屈。

陳浩沒有說話,光是坐在這副駕駛上,看杜鵑這一身藏藍色的警服,還梳著一個挺高的馬尾……

「杜鵑,你是不是,才剛下班。」陳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幹嘛要這樣問。」

「沒、沒什麼,就是看你穿著警服,應該是還沒來得及回家換衣服。」

「我回沒回宿舍,跟你沒有關係,先回答我的問題。」杜鵑雖然盯著擋風玻璃,語氣卻有點兒生硬。

這時,陳浩稍稍皺著眉頭,就給弄的一頭霧水。

「不是杜鵑,你剛才,問我啥了?」

「陳浩你……」杜鵑猛把身子轉過來,就氣呼呼的看他眼睛,「你最近,好不好,現在聽清楚了嗎?」

「哦,聽清楚了,我挺好的。」

「挺好?陳浩咱倆做不成戀人,朋友都不是了嗎,我全都已經知道了!」

杜鵑聲音很高,語速很快,朝自己看過來的眼睛裡頭,還全不都是氣呼呼的。

陳浩沒著急說話,但莫名其妙有些心疼的同時,也給杜鵑弄的一腦袋漿糊。

「杜鵑,你都知道什麼了?」陳浩聲音很低,畢竟跟初戀單獨待在一起,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陳浩你行,不還承認是吧,那你自己看看,還你還怎麼裝。」

杜鵑也是挺生氣,氣呼呼的看他一眼,就快速掏自己手機塞到了陳浩懷裡頭。

這時,陳浩皺著眉頭拿起手機,拿手點觸屏幕時,屏幕上彈出來一個要求輸入密碼的界面……

「你手機,密碼多少?」

「你的生日,陽曆的在前面,陰曆的在後面。」

「哦……嗯?」陳浩猛的一愣,就給吃驚的朝她看了過來。

「看什麼看,我……」杜鵑結巴了下,隨即尷尬道,「我怕自己,忘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所以才用你的生日,不許多想。」

陳浩苦苦的笑了笑,沒有出聲,光是低頭朝手機上看過來,輸上自己的陽曆和陰曆生日,手機果然進入了主界面……

小雪:大半夜的想誰呢,這麼肉麻。

丫頭:想女孩子唄,老姐你應該知道,這個女孩子是誰的。

麗麗:小雪嫂子,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小雪:麗麗我暫時,應該不會回去。

變成吸血鬼是什么體驗 陳浩看完這些,心裡頭就更迷糊了,完全搞不懂杜鵑是什麼意思。

上面這些對話,全是在自己朋友圈的留言,真沒想到自己發個朋友圈兒,竟然會把她們幾個都給轟動了。

要不是今天,杜鵑拿她的朋友圈給自己看,到現在都不知道小雪、菲菲還有麗麗,全在自己朋友圈裡留了言……

「現在,看懂了嗎?」杜鵑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

「啊?哦杜鵑,我要是還說看不懂,你會不會覺著我在裝?」

「陳浩你……氣死人了,非要我把話說清楚嗎。」杜鵑氣呼呼的,還伸手抓上了方向盤。

「要不,你說說看?」陳浩脫口說出來,就感覺臉蛋子一陣陣發燙。

他也知道,也能感覺出來,杜鵑說是在說氣話,可他是真不明白杜鵑讓自己看朋友圈下面的這些留言,到底是個說什麼意思。

「好,那我就說給你聽……小雪你老婆,在你朋友圈底下留言,問你大半夜的想誰。」

「然後,這個微信名叫丫頭的,應該就是你老婆她妹妹對吧,你小姨子說你在想別的女孩子。」

「最後,麗麗在朋友圈裡頭想要岔開話題,結果你老婆回了一句暫時不會回來……」

「是不是,我前段日子假懷孕的事,讓你老婆知道了,然後才一氣之下出國跟你鬧矛盾的?」

穿越之道士王妃 杜鵑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柔,也越來越抖,還偷偷的拿眼睛看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一樣……

杜鵑,你是太敏感,還是怎麼回事?

未來天王 小雪在留言裡邊,說大半夜的肉麻,是在暗示她知道我在想她!

還有菲菲,菲菲說的我想女孩子,還問小雪知道是誰,也是在暗示我在想小雪!

至於麗麗,那就是隨口一問,根本都沒有別的意思!

陳浩在心裡無奈著,嘴上卻不敢多說什麼,眼下光端坐在副駕駛上,特後悔昨天晚上發的那個朋友圈兒。

他真是沒想到,自己百年不遇的發個朋友圈,竟然招引來了妹妹小魚,麗麗、菲菲、小雪還有杜鵑她們5個女孩子的注意!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給我猜中了?」杜鵑的聲音,這聲音很輕,也很柔,像是在道歉一樣。

我還能說什麼。

你都這樣了,我要再說朋友圈是在想小雪,杜鵑你還活不活了?

「哦沒,沒有不說話。」陳浩坐直些身子,故意沖杜鵑笑了笑。

「杜鵑,你想多了,小雪不知道你假懷孕的事,小雪去國外只是正常工作出差,小雪過段時間就會回來。」

「你一句話裡頭,說了三個小雪,你就那麼愛她?」杜鵑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她是我妻子,你說一個男人,如果不愛自己的妻子,那這個男人他還……」

「行了,不用說了,你走吧,不想聽你在這兒秀恩愛。」

「杜鵑,我……」

「趕緊走,要不然我就報警了,說你大半夜的耍流氓!」

「那你現在,是想讓我鎖上車門,直接帶你去警局嗎?」

陳浩聽到這兒,見杜鵑淚眼汪汪的看自己,就沒再多說什麼,光是推開出家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哎,陳浩你等等……算了,你走吧。」

「如果你當時懷孕,我會娶你。」

陳浩沒有回頭,也沒有看她,光是回答著杜鵑沒問出來的話,才朝病房樓走了過來。

夜,還是黑的要命,沒有一丁點光亮。

這時候,他褲兜里的手機屏幕,卻是突然亮了起來,還嗡嗡嗡的震動。

「誰啊這是,大半夜的。」陳浩接通電話,就沒好氣的貼在了耳邊。 當父女倆提著食盒回到自家小院的時候,綠蕪早就已經起來了,正在準備生火做早飯。

他們要是再晚一點,怕是能吃上雙份早飯。

景伍雖然很意外,綠蕪居然也那麼早起來了,但她慫,她之前還拿著綠蕪做實驗,心虛,不敢問。

三人安靜地吃著早飯,雞湯麵只有兩碗,本是屬於景家父女倆一人一碗的,但景伍十分狗腿的將大半的雞湯麵給了綠蕪,自己只留了一小碗雞湯和幾根面。

好在,一碗雞湯麵本身分量也算大,加上景伍後頭又拿的一堆饅頭,三人吃的十分飽足。

吃飽喝足的景伍,砸砸嘴,不禁感慨,能被廚子私藏的果然是好東西,這雞湯麵也是做的極好。

同時,腦子也隨著胃被逐漸填滿,慢慢清醒了過來。

她想起來了,【讀心淚】的介紹里,說過讀心程度視雙方的意志力水平而定。

而綠蕪那麼凶,意志力肯定不會低到哪裡去;自家爹,也不是個善茬!他們都是大佬。

景伍又細細回憶,好像廚房裡的廚子,她基本都聽到了對方的心聲,那自己的意志力水平應該算是還可以的吧。

至少她還分辨出了穿越同仁。

那個小廚子,應該也算是天道的bug之一,但至少現在看來,沒有什麼威脅力,觀察著即可。

就是不知其他的bug,能不能像分辯啞巴小廚子那樣輕鬆了。

景伍胡思亂想之際,綠蕪已經將餐后的爛攤子收拾完畢。她斜眼睨了一眼景伍,道,「景伍,今天打算幹什麼?」

「啊?我想想。」

綠蕪最不喜歡的就是景伍的懶散,沒有條理。

傻懵懵,不知道要幹嘛的景伍,讓她感覺十分惱火。

綠蕪肅然道,「你昨天做了什麼,有沒有做完?自己一天天的,都沒點計劃嗎!」

景伍不由瑟縮了一下脖子,對景信投去「救命」的眼神,但景信卻低下頭啜了口杯中的茶水,絲毫不接女兒的求救。

「我……昨日,去了致寧院,陪十二小姐去了,致寧院事兒有點多……」景伍慢慢地回憶著昨日的事,突然一陣激靈。

一個猛起身,抓住景信,就將他往書房拖去。

景信不敢用力,只能任由自己被女兒拖著走,順帶還給了綠蕪一個安撫,勿動的眼神。

一入書房,景伍就放開了她爹,反身搭上了門鎖。

景信無奈道:「你這樣,綠蕪生氣了怎麼辦?你不怕她嗎?」

關於怕綠蕪這件事,景伍其實很無奈,她前前後後也活了差不多三十年,而綠蕪撐死不過二十五歲。

但她就是怕綠蕪,和綠蕪比起來,自己就是個渣。

她懶惰、貪吃、任性、猶豫、沒條理。

而綠蕪卻是一個事事都能做到完美的人,極度自製。也就對著她的時候,會暴脾氣。

景信是她的慈父,而綠蕪則是她暴脾氣的班主任!

但現在哪裡是討論,怕不怕綠蕪的時候。

景伍壯著膽子,拋開對綠蕪的恐懼,惡狠狠地說道,「爹,你別岔開話題,昨天的事情,你還沒有說清楚!」

景信在景伍開口之時,早已找了把椅子端坐起來。

愛妻入骨:傅少別撩我 聽完景伍的話,他摸了摸下巴,有點猶豫,要不要開口,在白家知道太多,並不算是什麼好事情,很多時候傻愣愣的日子,才更有滋有味。

「閨女,你為什麼對致寧院那麼感興趣?」景信問道。

景伍抿了抿嘴,不知如何開口。

她總不能直愣愣坦言說,因為白纖柚是自己的任務目標,自己要幫她達到垂簾聽政的高度吧,這說出來,怕是不僅沒人會相信,反而自己還要被當成瘋子。

見自己的女兒明顯陷入糾結與沉思,景信嘆了口氣。

「哎,若是不想說,就算了。」

「你想問什麼,就問吧,爹爹盡量告訴你,省的你憋的難受。」

景伍抬頭看到景信關切的眼神,感覺有點愧疚。

但任務總要完成。

「爹,昨天致寧院發生的事情,你知道什麼就和我說什麼吧。」

景伍耍了個小心眼,與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地瞎猜瞎問,還不如讓她爹自己來說。

景信再次嘆了口氣,也不揭穿景伍的小把戲。

開始將昨晚嚴媽媽,趁夜來稟報的信息,悉數轉述給了景伍。

而景伍聽著她爹的轉述,一開始還能故作鎮定,到後來完全就變得一愣一愣的了。

哭胞七小姐,居然手段那麼厲害?連控制人的葯都能弄來,這聽著好像毒品啊。

「爹,真的有能控制人的葯嗎?」景伍顫著聲問道。

「有的,七花七石散就可以。」

「七花七石散?」景伍下意識重複了一遍。

景信微不可察地點了下頭,「近年來,這種散葯在小部分世家中,小規模流行。據說,服之,會感到神清氣爽,甚至有誇張的說長久服用,可與天地共鳴。」

略一停頓,思索了一下,景信繼續道。

「但是,我發現這種葯散,若是一段時間不服,就會渾身難受。和落繽描述的很像。」

景伍,驚愕地看向他爹,「小規模流傳的東西,七小姐一個養在深閨里的世家小姐,是怎麼知道的配方,而且就算有配方,她也沒辦法調配吧?」

景信點點頭。

「是的,這也是很大的一個疑點。」

「好了,我所知道的,能說的不能說的,都已經告訴你了,再多的爹爹也不知道了。」

說著,便拍了拍衣擺,站起身來。

「爹爹,你要走了?」景伍趕緊追問。

「是啊,難得起得早,去看看端午節的準備如何了。然後去趟大夫人那,合計合計。對了,今年生辰想要什麼禮物?」

景伍一陣恍然,端午節又快到了嗎?自己到這個世界都已經快滿八年了……

「爹看著準備吧,我都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