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之間,來犯的大秦十萬重甲鐵軍,在鵬羽滅神箭瘋狂的嗜血殺戮中,只剩下了一萬餘人。

2020 年 11 月 15 日

秦軍進攻的步伐,終於被阻擋在了城外!

但,大秦的軍隊不愧是鐵軍!

十萬重甲鐵軍雖然被韓星消滅的幾乎殆盡,但隨著軍中萬夫長三聲大吼,剩下的一萬多士兵原本萎頓下去的士氣,頓時又高漲了起來……

「嗷!嗷!嗷!……」

一聲聲發自心底的長嚎驟然響起,發出暴雷炸響般一聲聲吶喊:「老秦糾糾,血不流干,死戰不休!」

一萬多士兵用盡全身力量的吶喊,聲浪直衝天際,那份悲憤慘烈的氣勢,滾滾而溢。

「沖!」

隨著一聲令下,所有的將士豁命死戰,向金箭形成的壁壘發動了猛烈攻擊。

「我靠,這麼射還射不死……」看到此時此景,韓星滿嘴的苦澀。

韓星知道,秦軍只要打破了眼前的金箭壁壘,宋城外雖有三條壕溝護城,但也只能緩一緩重甲鐵軍攻破城池的速度,隨後,破城便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了。

因為,護城壕溝破了,剩下的最大屏障便是城牆。

但任你城高牆厚,佔盡了地利之便,當天下無雙的秦弩,從你的頭頂攢射而下的情景時,你便面臨了滅頂之災!

不出意外的結果是:要麼堅守城池,在無處藏身的城頭上,被射成刺蝟;要麼放棄城頭,任由敵軍搭雲梯襲殺上來,再把千千萬萬顆頭像西瓜一樣拋下……

「不行,必須把它們全部滅掉,否則宋城危矣!」韓星暗叫一聲糟糕。

他暗暗把自己的戰力提到最大的極限,準備再度爆發出驚天動地的一擊。

此時,韓星把所有的混元戰力都打了出來,漫天的靈力再度幻化成一把頂天立地的鵬翼形狀的神弓。

神弓上那支巨箭也開始漸漸散發出了神光,連箭羽翎尾的苻文也在繚繞中閃爍開來……

韓星知道,這是自己所能調動的威力最大的攻擊了!

可是不知為什麼,他隱隱約約竟然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咔嚓咔嚓……

甚至,他都能夠細微的察覺到,鵬羽滅神弓好像瓷器一般,竟然出現了裂痕。就連鵬羽滅神箭上面也有了密密麻麻的痕迹,弓身上繁複的奧義烙印,也開始忽明忽暗。

「也許是靈力不夠造成的,再努把力!」韓星想要把自己的氣勢再攀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好調整自己跟鵬羽滅神弓之間的感應……

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他身上籠罩的那層刺眼耀目的靈力光芒,突然間黯淡了

下來!

池少追緝小甜妻 緊接著,他整個人就像脫虛了一樣,再也提不起絲毫靈力,更不要說把靈力注入神弓之中了……

「日他娘的,這什麼神箭啊?竟然能夠耗盡了老子渾身的靈力!」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情況,給韓星一種毀滅的感覺,這種感覺竟然讓他自己有了一絲顫抖。

靈力告罄!

沒有靈力,就算你是大羅金仙也會變成凡人!

轟的一聲,金箭形成的壁壘在近二萬不要命帶有修為的秦軍猛烈攻擊下,直接晃了幾晃,險些使得壁壘和幻像本體破裂。

韓星知道,金箭壁壘如果再被猛烈撞擊幾次,就有可能破裂,連鵬羽滅神箭都需要再重新凝鍊。

「媽了個巴子,玩鷹被鷹啄了眼!」韓星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他一伸手,從青銅鼎中抓出一道瀑布水珠般的光華,無數丹藥長鯨吸水般,被塞到了自己的嘴裡。

韓星像咀嚼豆子一般,把丹藥咬碎,他要用這種方法縮短一往打坐煉化丹藥所產生靈氣的時間。

霎時間,從他體內傳來了一陣轟轟隆隆的浪濤聲,丹藥的靈力像千軍萬馬,洶湧奔騰在他的體內向丹田猛灌。

他全身的經脈都突突亂顫,感到陣陣的灼痛。

這是丹藥的藥力太猛,來不及煉化成為靈氣的結果。

像韓星這樣不計後果、不計數量的吞服丹藥,搞不好極容易將自己的經脈震得寸寸斷裂,最後爆體而亡。

但他現在哪顧得上這些,丹藥能煉化多少是多少,靈力得一點是一點。

從金箭形成的壁壘方向,一陣陣爆炸聲和強烈的撞擊聲,時刻侵襲著韓星的神經,讓他一陣一陣懷疑壁壘是不是已經被打破了?

其實,這正是秦軍組織敢死隊的結果……

在萬夫長的督戰下,只要是身懷修為的秦軍,沒有多餘的語言,他們以百人為單位,直直的沖撲向金箭形成的壁壘,把身體當成了炸彈,發動了元嬰自暴!

「我靠,這些帶有修為的軍士怎麼如此的可惡,仗著人多,跟自己玩人肉炸彈,這不是在踐踏修士的尊嚴么?」韓星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些傢伙真是不要命了……一波一波飛蛾撲火一般往前沖,若是這樣下去,壁壘非破不可!

饒是這樣,韓星也還是暗自苦笑著慶幸……

若非這些秦軍修為低下,別說是百十來個人,換成十個玄級戰尊或一個天級戰帝,那自爆起來,宋城的城牆都會被埋在滾滾黃沙之中。

「奶奶的,老子拼了!」韓星低喝一聲。

他將舌尖咬破,一口血吐出去,同時嘴中喝道:「吾以吾血為媒,與鵬羽滅神弓相容為器,逆吾道者死,擋吾道者殺,掃平眼前之敵人……鵬—羽—滅—神—箭—射!」一

荒古血脈不愧為天下第一強橫血脈,剛一噴出,便化為滿天血雨,空氣中強橫的靈力波動,隨之轟然散發而出。

一道道強到讓人窒息的靈力光芒被鵬羽滅神弓吸收,再從弓弦上激射而出,轉眼一支紅色光芒吞吐不定的巨型光箭,便又駕在了鵬翼形狀的神弓上面。

「奶奶的,這回讓你們不死都不行!」隨著韓星獰聲低喝,他那呈現符文閃爍的巨大右手食指、中指和無名指緊扣弦上。

韓星只要鬆開手指,一道璀璨的能破碎天地的恐怖神光,就將衝天而起,將下方的重甲鐵軍消滅殆盡。

「叱!……射!……啊啊……停!」突然,他臉上的獰笑瞬間僵硬了下來,這毀滅性的一箭,便被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轟隆!」

就在這一刻,天邊一股狂霸的氣息驟然爆發,凄厲而又詭異的怒吼聲肆虐十方,隆隆澎湃的氣勢,竟將巍峨群山不斷崩碎。

隨後,一隻山嶽般大小身上生有九個巨大蛇形龍頭的巨龜怪物,如一片烏雲掠過空中。

「龍龜霸下!」韓星一凜,心底隱隱覺得有些不妥……

他額頭青筋有些跳動,眉頭微皺:「難道神王赤桑被它給力壓了下去,這怪物才能抽身馳援這邊……還是……」

「嘶嘶!」緊接著,一聲能崩天裂地的蛇嘶龜叫傳入韓星耳中。

他順著聲音轉頭再看時,只見天穹猛烈抖動,一道道閃電劈開滿天黑霧。

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一個高萬丈、寬千里渾身綻放出無量聖輝,很像是玄武神龜的神獸從中探出,像一座神山向龍龜霸下碾壓追了過來。

「有神獸在,神王定當無恙!」韓星放下心來。

只是令他不解的是,這龍龜霸下既然戰敗,不往後方秦朝鐵軍的大本營撤退,怎麼反而奔向主戰場?

難道下面這一萬多重甲鐵軍能救這怪物的命?

韓星念頭未已,忽聽「轟」地一聲裂耳巨響,只見龍龜霸下伸出一隻宛如湖面大小,上面閃爍著青金光澤的遮天黑色龜爪,閃電般劃破虛空,拍了下來。

恐怖撕裂之力降落在一萬多重甲鐵軍的頭頂上,把將士們強悍的身軀瞬間拍的粉碎。

霎時間,鮮血四濺,碎肉、斷骨碎成齏粉,如一陣密雨,噼里啪啦往下落。

從滿地的頭顱中冒出無數靈魂,化為密密麻的光點向上飛去,匯聚成一條靈魂的光河,被龍龜霸下張開九張血盆大口吞下!

突變,自相殘殺!

「哈哈……我損失的三成神念之力,在吞噬了這萬餘元神后,必將能得到修復,縱然你們有玄武助陣,真的以為能阻擋我嗎?」毛骨悚然語言從龍龜霸下張開的九張血盆大口中傳出。

隨後,在無盡的混沌氣息翻湧中,瀰漫起濃鬱黑煙,龍龜霸下的身影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誰也沒有料到,龍龜霸下此戰的目的,竟是為收割無盡生靈的魂魄,來修復自己的元神! 龍龜霸下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屠城計劃與煉化億萬魂魄的美夢,會被赤桑祭出的那個巴掌大的金色玄龜給攪和了。

當它第一眼看到金色玄龜顯現的龜蛇一體異像時,龍龜霸下眸光滿是驚懼之色。

金色玄龜身上布滿了大道天成的龜紋痕迹,只有真正的神獸才擁有這種本象法身!

這讓龍龜霸下這個龜蛇一族最強血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悚。

「龜兒子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荒古時代的神獸,竟然活出了第二世,居然又在這裡重現世間了,實在讓人惱火。」龍龜霸下罵罵咧咧道。

龍龜霸下深知自己雖然戰力驚人,在同類中少有人可以與之比肩,但此時與玄武比還差了點,爭鬥起來只怕占不到任何便宜,鬧不好還會丟了性命。

不行,實力相差太大了,尤其是在自己元神受損的時候,絕對不能冒險與其相鬥!

小不忍則亂大謀,別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龍龜霸下眸子間閃過一縷冷色,剎那間做出了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決定……用替它爭戰的數萬大秦將士的生魂,來修補狀大自己的元神。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若不修復狀大自己的元神,非但白起、韓星、白繼祖能致自己於死地,就是這個活出了第二世的神獸,也能一爪子拍死自己……

自己本來就是獸,是獸就嗜血如命,裝什麼大尾巴蛆,扮什麼仁慈就這麼幹了!

所以當玄武剛一露面,龍龜霸下根本不接招,直接張開九張血盆大口撲血自家這萬餘名士兵。

對龍龜霸下而言,這是打了一場猶如失敗的勝利戰役。

這才出現了剛才自相殘殺的一幕,讓戰局急轉直下。

殊不知,龍龜霸下對赤桑的金色玄龜根底並不了解,對韓星靈力告罄的現狀也不知曉,特別是對宋城守備力量不足,正在唱的空城計,更是壓根不知道。

否則,它要取得的萬千生魂,便不會是自家士兵,而是宋城的億萬百姓了,那必將是一場更大更血腥的生靈塗炭。

韓星眼見著龍龜霸下對自己人下死手,隨後撤退了,留下自已一個屹立在山巔之上,那真叫一個尷尬。

此時,他手上的鵬羽滅神箭差不點把自己身上的血都抽幹了,整個弓身像被燒紅了烙鐵一般,變得血紅血紅。

巨大的靈力把那支毀天滅地的光箭催發的宛若一條天龍,吞吐著異常恐怖的毀滅之力,將宋城周圍三百里的範圍籠罩了個通透。

鵬羽滅神箭威力越大,韓星越是為難……他現在射也不是,不射也不是,只能是硬憋著。

剛才,他能清楚的看到龍龜霸下的位置,結果玄武不知道從哪蹦出來,把龍龜霸下的身影給擋住了……你說在這個檔口,射出去吧,不一定就能打中龍龜霸下,可一旦要是誤射了玄武,那亂子就闖大了。

可不射吧,浪費這麼多丹藥才召喚出的鵬羽滅神箭,就這樣浪費不用,實在是可惜。

他好不容易又重新瞄準罩住了龍龜霸下,剛想要射,可眼前的場面卻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下方攻城的上萬大秦鐵軍,本是自己千方百計要滅掉的大患,但在霎時間,卻被對方替自己滅了個乾乾淨淨,連個渣都沒剩下。

等他再想射時,龍龜霸下比耗子溜得都快,連個影兒都沒有了,把韓星氣的直罵娘。

關鍵是現在韓星實在是扛不住了……

因為靈壓太高,他自己沒辦法將召喚出的鵬羽滅神箭給消散掉!

這就如同一個人滿肚子是氣,不把氣排出去,肚子永遠是脹的,爆炸的可能都有。

現在,他只有一個辦法—射出去。

可射出去你得有目標,鵬羽滅神箭威力太大了,若是隨便射出,落入城廓或百姓居住密集之區,那就慘了……

有干天和的事韓星不會幹!

正當他急得焦頭爛額之際,在距離宋城五十里的長平之地,突然傳來震天的喊殺聲……

韓星眼毒辣的很,隔著老遠就看到了……

那是上秦朝千百萬大軍,黑壓壓的一片,擁簇著一桿皂底白字的帥字旗,棋子中間綉著一個大大的「白」字,正宋城方向撲來。

來人正是隱忍至今,要借刀殺人,要除去張高的白繼祖。

白繼祖據探子來報,張高所率十萬精兵,被韓星殲滅殆盡,張高本人也不知所以。

本來他並不打算出手,但從宋城方向不時掀起一片又一片能讓大地徹底崩碎的強大恐怖能量,駭人之極。

他以為在這種強大無匹的力量面前,張高別說化成一隻龜,就是變成五洋巨鱉,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不管怎麼說,張高還是套了一個大都督的頭銜,雖說是虛名,可若是自己就這麼看著他死在陣前,而不施以援救,在天始皇帝那裡恐怕不好交代。

惹禍上身:神祕老公慢點吻 想到這些,白繼祖選擇了出手!

他並沒有冒進,仍然採取穩紮穩打,步步為營的策略,要將宋城死死困住,以防韓星突圍,待天始皇帝的大軍到來,再徹底踏平宋城。

故爾,他只是令千百萬大軍緩慢行進速度,卻讓萬眾齊聲吶喊,鬧出殺聲震天的動靜。

他這是要這個效果,好給正在趕往宋城,率軍御駕親征的天始皇帝看。

出手的事就勞駕自己一人好了。

因為,他既然為秦軍的主帥,自然要會一會韓星,順便掂量一下對方的斤兩,好為自己的絕殺之計提供參考依據。

此時的白繼祖早已經今非昔比,決非是那個掉入九劫大陣中的文弱書生。

那一日在九劫大陣中連屎尿都嚇出來了,還差點被張高活祭了的白繼祖一去不復返了。

過去韓星在他的眼中就是個神。

但現在卻不然,虎符化成的青銅巨虎己被他的元神奪舍,白繼祖成為了真真切切的符靈。

隨後,白繼祖又佔據了被白起鎮死的一位戰神之軀,連修為和功法也一併接受了。

至此白繼祖可謂是一步登天,不費吹灰之力便踏入了戰神領域。

此時不光宗耀祖,更待何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