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精靈一臉不容商量的神色,弄得沐靈夕一陣頭疼。

2020 年 11 月 15 日

要不自己先答應著,一會兒等這火精靈出去了,頭腦清醒了,估計早就忘了這茬了。

想來想去,若是不想浪費時間,也就這一個辦法了。

最終,沐靈夕在那火精靈一臉堅定的神色中,無奈的點了點頭。

「好吧!我承認了,現在可以走了吧!」

那火精靈見沐靈夕承認了,這才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既然您承認就是我們的神了,那我現在就帶您去見我們的長老吧!相信長老要是見了您,估計比我還要高興呢!」

沐靈夕一聽頓時頭大不已。

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了這裡,現在居然要讓她再回去,可能嗎?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板起臉來,肅聲說道。

「既然我是你們的神,那麼你們是不是該聽我的話呢?」

那火精靈一聽,卻是回過神來。

對啊!既然已經找到他們的神了,那麼神所說的話,就是神旨了,自己當然要聽了。

只見那火精靈忽然神色一整,連忙恭聲說道。

「火精靈希亞,謹遵神旨!」

沐靈夕見自己的話奏效了,這才接著說道。

「那麼現在我們還是繼續剛才的事情吧!完成之後,再出去。」 此話話音剛落,林耀果然是漏出一抹不可察覺的笑容,這抹笑容轉瞬即逝,然而依然是沒有逃過葉天的注意。

當即,葉天也終於是再度站了起來,而後便是一臉的笑容,旋即直接是不以為然的說道:「呵呵,不知家族之中發生了這般醜事,還打擾到了諸位的雅興,實屬葉某的失職啊。」

此話一出,林耀當即便是將目光落在葉天的身後,旋即也是一臉的期待之色,很顯然,林耀也想知道,面對自己如此明目張胆的拆穿,葉天究竟會怎樣做!

而現在,隨著葉天這句話落地,林耀臉上反而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林耀也沒有想到,葉天居然會說出這樣一句話。

接下來,林耀自然是要看著葉天到底是就這樣承認,還是再耍出一些其他的什麼花招。

而眾人的目光此時也都是一個個落在了葉天的身上,對於葉天接下來的解釋,他們很是上心。

此時的葉天再度沉吟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之後,便是說道:「說起這件事,還真的是怪我太粗心大意,修鍊的時候忘記了時間,導致回來的時候家族裡的人因為擔心這才外出尋找我的蹤跡,道現在都沒有回來。」

很顯然,葉天在說出這段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遲鈍,然而眾人依然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這個解釋聽起來,似乎是有那麼一絲牽強。

畢竟只是修鍊而已,凡是修鍊之人都知道,修鍊這種事情,一旦開始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這樣的事情也算是屢見不鮮吧。

果不其然,林耀自然也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放過這件事,當即便是再度站出來說道:「葉族長,如果只是修鍊的話,為什麼長老們已經離開一天一夜了,還未尋找到你?」

「啊?一天一夜?怎麼這麼長時間?」

「是啊!修鍊難道不是固定在一個地方修鍊嗎?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找到?」

當即,眾人便是再度一個個開口說道。

而葉天此時卻依然是面不改色,葉天知道,現在這個情況,自己必須要鎮定,不能讓眾人看出什麼破綻。

果不其然,鎮定的葉天在沉吟了片刻之後便是再度說道:「這個還是要怪我,我修鍊總是喜歡安靜一點的地方,之前在家族中的練武場上修鍊,總覺得不太合適,所以後來總是在四處尋找一個安靜的場所,找來找去的,也總是沒個固定的修鍊場所,這才導致今天發生了這件事。」

眾人聞言,卻依然是一個個緊皺眉頭,很顯然,他們對於葉天的這個解釋,依然是有些不太相信。

而葉天自然也知道眾人此時的心中所想,當即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再度說道:「如果諸位感覺這件事依然沒那麼簡單的話,不妨說出心中的顧慮,我一一為大家解答便是。」

然而,葉天的話音落下片刻之後,林耀便是再度站出來說道:「葉族長,難不成您打算就用這樣的理由來搪塞各位族長嗎?您貴為一族之長,卻連一個固定的修鍊場所都沒有,這樣的話說出來,您自己相信嗎?即便您喜歡安靜的場所,那麼,密室?暗格?都可以成為您固定的修鍊場所。」

此時,眾人剛剛有意思疑慮的神色,然而林耀卻是不依不饒,緊接著便是再度如此說道。

而尉遲拓此時也是站了出來,而後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葉氏家族在休整這個院子的時候,可是建造了不少密室呢,那些密室究竟要用來做什麼,有人知道嗎?不妨告訴我們一下唄!」

一句句話將此時的葉天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眾人一個個也都是再度面露疑惑之色,他們此時也終於是再度對葉天所說的話的可信度產生了懷疑,而這,也正是林耀和尉遲拓想要看到的一幕。

「葉族長,正是尉遲族長所說,您怎麼解釋?」

終於,有一個人忍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當即便是再度站出來如此說道。

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怔了怔,很顯然,對於尉遲拓那絲毫不經過大腦思考的一句話,還真的是難住了此時的葉天。

牧正看到葉天的遲疑之色,當即也是明白了一些,此時的牧正大概也是猜了出來,葉天之前所說的話,應該都不是真的,這件事的背後,似乎遠遠沒有這麼簡單!

然而看著葉天此時的窘境,牧正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站起來說道:「諸位,如今的葉天已經貴為國榜第一家族的族長,像這種小小的私事,如果我們都要追查的一清二楚的話,那麼抵抗外敵這樣的重任,又能讓誰來承擔呢?」

在牧正的辯解之下,眾人的目光也終於是逐漸落在了牧正的身上,而這也正是讓得此時的葉天得以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眾人此時面對牧正的辯解,似乎也是感覺有一絲的道理,但是片刻之後便是再度說道:「牧族長,這件事看起來似乎很小,但牽涉的不僅僅是葉氏家族的私事而已,這關乎葉氏家族的可信度,關乎十大國榜家族之間的信任,萬萬不可兒戲!」

「是啊牧族長,既然林族長特意將這件事說出來,那顯然證明了這件事的重要程度,我們的確不可兒戲啊!」

面對一陣反對的聲音,此時的牧正也終於是再度語塞了起來,他畢竟也完全不知道這背後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此時這麼說也只是為了給葉天一個準備的時間而已。

而此刻,葉天也終於是準備完畢,當即便是再度面向眾人說道:「各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我向來是一個崇尚自由的人,在密室之中修鍊,難免會讓我覺得封閉了些,那不是我想要的修鍊環境,而且,在這件事當中,修鍊地點根本就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大家關心的也不是我會在什麼樣的地方修鍊,而是,我葉家之中的眾長老以及前任族長的下落是嗎?」

聞言,眾人也終於是一個個點了點頭,而後說道:「的確如此,可問題是現在幾位長老根本不知道下落,前任族長也是不見蹤跡,我們也正是擔心這一點。」

「無妨,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我們靜靜地等候著他們回來,一問,便知道了這其中的詳情,大家意下如何?」

葉天此時也是再度一笑,而後依然是風輕雲淡的一副表情,看起來沒有絲毫的驚慌。

而眾人此時看著葉天這幅鎮定的模樣,也自然是消除了自己心中的那抹顧慮。

然而,就在這件事看起來似乎就要這樣平定的時候,尉遲拓卻是有些不甘心,當即便是再度站出來說道:「如果幾位長老和前任族長遲遲不歸,又當如何?」 「那麼現在我們還是繼續剛才的事情吧!完成之後,再出去。」

雖然希亞非常想讓沐靈夕現在就跟自己去見火精靈族的長老,但是奈何沐靈夕所說的話,就是神旨,它根本無權反抗。

最終只得低頭領命,不再說什麼了。

沐靈夕和夜元鈺兩人,在經過剛才冰魔靈的事件之後,心中再次變得警惕起來。

再也不敢在這通道中耽擱,沐靈夕和夜元鈺兩人藉助著藤蔓的幫助,終於回到了原本的通道中。

此時距離那散發著七彩光芒的通道口,已經不足十米的距離了。

沐靈夕心中暗暗壓下那即將接近寶物的激動心情,慢慢的朝那通道口走去。

夜元鈺此時也是一臉小心的謹慎模樣。

他再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沐靈夕受到任何傷害了。

兩人一精靈一步步的靠近著那散發著光芒的通道口,終於,在拐過一道厚實的石壁之後,一片璀璨的光輝將兩人一精靈籠罩在內。

沐靈夕看著眼前的景象,簡直驚呆了,一張小嘴驚訝的大張著,然而眼中的光彩卻出賣了她此時的激動心情。

夜元鈺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震驚神情。

他們這是掉進寶藏堆了嗎?

那一堆堆隨意堆砌的真的不是大街上的爛白菜吧!

之前外面那些,不怎麼發光的東西,還妥妥噹噹的給放個架子安置著。

然而這裡呢,全都隨地亂扔著。

這樣真的好嗎?

萬一被人當了垃圾呢?

會嗎?

沐靈夕在震驚之後,剩下的全是驚喜。

「夜元鈺快去看看,那裡面有沒有你需要的東西,這麼大一堆,光挑都要好久吧!」

夜元鈺也是一副被驚喜砸懵的表情。

「不知道這裡的積分會不會很多,我也只有一萬兩千的積分而已。」

沐靈夕卻是不管那麼多。

「管他呢! 獨愛毒辣小妻子 先去看看再說,實在兌換不了,大不了,我們去把那群雷犀窩端了,那不就夠了!」

沐靈夕一臉興奮的說道。

夜元鈺一聽也是不由得點了點頭。

再也沒有顧慮,兩人一同朝那擠滿了整個通道的珍寶衝去。

隨手拿起一把金光閃爍的長劍,沐靈夕看了看那掛在劍下的牌子。

只見上面寫著:金惘劍,金屬性靈劍,附帶金屬性加成,並對木屬性防具具有破防屬性,兌換積分一萬積分。

沐靈夕看到之後,不由得撇了撇嘴。

「只是單純的一把長劍就這麼多的積分,這裡的東西還真是貴呢!」

火精靈跟在沐靈夕的身後,聞言卻是說道。

「神主,那把長劍一萬積分可不算多,要知道它附帶的屬性中有一項破防屬性呢!這就意味著,若是對方所具有的所有木屬性防具,基本上都是廢品,根本在這把長劍下無異於紙片,所以這把劍雖說不算極品,但也是少有的精品了。」

火精靈的話,讓沐靈夕頓時眼中一亮,原來這個破防是這樣的呢,那確實不簡單了。

估計要是把這把長劍拿出去,那些學員都要搶破頭了。 此時的眾人也都是聽了出來,尉遲拓這顯然是在步步緊逼,面對他這樣的緊逼,不要說是如今只有十七歲的葉天了,即便是換做一個中年男子,只怕也無法繼續淡定應對。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卻是,此時的葉天卻是再度漏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後再度說道:「尉遲族長所憂甚是,為了打消諸位心中的疑慮,我葉某在此立誓,今晚之前,幾位長老和前任族長必定回歸!」

葉天此話一出,眾人終於是不再說話,甚至就連尉遲拓也是感覺無法可說。

然而,林耀卻是不願意讓這件事就這樣輕鬆的過去,當即便是再度說道:「葉族長,您的一面之詞,就想讓我們這麼多人就這樣散去?也太不拿我們當回事了吧?」

林耀此時的這句話的確是讓得眾人很是詫異,當即也是一個個將目光轉向了此時的林耀。

眾人知道,林耀平時為人是一個很是穩重的人,一般情況之下,他不會在無緣無故的情況之下就如此輕浮的作出這樣的抉擇。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方才的林耀說出這件事的時候,眾人才如此認真的對待。

而現在,面對林耀說出這樣的話,眾人也都很是詫異,這顯然是比之前的尉遲拓都更加過分,完全不給葉天留一絲的退路啊!

在眾人的眼中,似乎也就只有這樣的看法了,然而對於林耀來說,卻是非常清楚自己的想法。

異世邪妃:魔君太勾魂 此時的林耀說出這樣的話,無疑就是為了激怒葉天,從而讓葉天失態,表現出一副看起來很是憤怒的樣子,而那個樣子的葉天,看起來也完全沒有了國榜第一家族族長的氣勢,而後,方可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林耀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此時的一切也都是在林耀的預料之中,似乎看起來,也是一片大好的情況。

然而,出乎林耀意料的卻是,此時的葉天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看起來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樣,繼續說道:「林族長,多虧了您及時的提醒,如若不然,只怕葉某今日還真的要犯下一個重大的錯誤了!」

說著,葉天也是緩緩從高座之上走了下來,而後在眾人之中來回踱步,良久之後,葉天終於是突然說道:「各位,今日宴請大家,本是為了愉悅,然而現在因為這件事搞得大家很是煩憂,而葉某仔細一想,現在也只有一個消息能夠讓大家稍微開心一點了。」

聞言,眾人一個個都是好奇的看著葉天,靜靜地等待著葉天接下來的舉動。

而林耀此時也是一臉的疑惑,很顯然,葉天此時的舉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片刻之後,葉天臉龐之上故意做出一副神秘表情,而後再度說道:「各位,這兩天在修鍊的時候,一不小心,突破了魂覺境……」

話音落下,眾人一個個啞口無聲,現場瞬間變得死一般的寂靜,沒有一個人發出一絲的聲音。

良久之後,不知是誰「咕嚕」吞了一口唾沫,這才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眾人都是用驚駭的目光看著葉天,從葉天的外表來看,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這又有誰能看得出來,這個十七歲的少年,竟然是一個已經突破了魂覺境的強者?

林耀此時也是一臉的驚駭,很顯然,因為之前葉天將宇文家族的殘餘勢力交給他處理,他無端招惹了無數仇敵,也是氣憤在心。

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報復的機會,這才讓他拼盡一切的想要激怒葉天,讓葉天今日完全下不來台。

一切如意算盤在如他所期的進行的過程當中,他卻是完全沒有預算到,如今的葉天的實力……

現在,林耀一臉的獃滯,看著葉天那淡定的表情,林耀卻是完全無法淡定了。

「葉族長,這樣的事情可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

林耀不相信!打死他都不相信!

魂覺境的突破是何等困難?即便是他林耀自己在修鍊了這麼長時間,也是沒能順利的突破到魂覺境,他萬萬不敢相信葉天居然能夠突破!

而此時的林耀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聽到林耀的話,眾人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而後一個個都是將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看著此時的葉天,他們的臉龐之上也依然是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震撼。

而葉天此時卻依然很是淡定,當即便是再度說道:「為什麼這件事能讓大家開心起來呢,一方面是因為咱們天越國十大家族的整體實力再度提升,而另一方面,也正好說明了我這兩天在外邊修鍊這件事是真的。」

然而,葉天的話音落下,眾人卻是疑惑的緊皺眉頭,林耀此時臉上的表情也很是難看,因為葉天此刻根本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讓得此時的林耀再度萌生了一絲僥倖心理,他認為,葉天有可能的確是拿這件事來忽悠眾人,好讓他自己躲過此劫。

當即,林耀便是再度說道:「葉族長,從情理上來說,我們的確應該選擇相信你說的話,可現在是特殊時期,對於你剛才所說的話,我們究竟是信與不信,這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聞言,葉天也終於是將目光轉向了林耀,而後微微挑了挑眉說道:「哦?那以林族長之見,怎樣才肯相信呢?」

葉天說出此話的時候,依然是一臉的淡定,甚至還有意思微微的笑容,依然沒有絲毫的憤怒之色。

林耀微微怔了怔,而後沉吟了良久,也是再度看了看此時的眾人,從他們臉上的表情來看,眾族長此刻都已經是選擇默認相信了葉天方才所說的話。

而這卻是讓得林耀再度著急了起來,良久之後,林耀終於是再度說道:「如果葉族長真的突破魂覺境的話,不妨給我們展示一下魂覺境的實力究竟如何吧!」

這句話是林耀思索良久說出來的,他知道,此話一出,即便眾人只是為了見識一下魂覺境的實力,也不會拒絕,而且,這樣正好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如此一來,葉天更是沒有推脫的選擇。

果不其然,眾人的目光此時再度落在葉天的身上,一個個都是極為好奇和期待,看起來的確是很想見識一下。

而葉天依然是一臉的淡定,林耀的要求對於葉天來說沒有絲毫的難度,自然也不需要任何的慌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