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也沒再多問,反正既然已經交給黑子去處理,那就讓他自己來,不宜干涉。

2020 年 11 月 15 日

兩人回到客廳,黑子親自給林飛倒上一杯大紅袍。

喝了一口后,黑子開口說道:「飛哥,有個人想見你,不知你……」

林飛放下茶杯,問:「誰?若是女的,暫時算了,我最近桃花太旺,得遠離女色。」

黑子:「……」

這叫什麼理由?

「不是女的,是男的,我以前的老大,他說敬仰你很久了,所以想親自拜訪你一下。」黑子說這話的時候,神情都不是很自然,連眼神都不敢和林飛對視。

林飛說道:「他是不是想找我看病?是的話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如果我不爽了,我可不會答應啊!」

黑子神色一驚,忙說:「飛哥真乃神人也,這都能猜出來,佩服佩服……」

林飛白眼直接飛過去:「他人呢?叫他來這兒吧!」

「這個……」

黑子一臉難色,隨後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飛哥,可不可以麻煩您跟我去一趟,他這幾天不方便出門,所以……」

林飛有點來火:「可以啊,還跟我擺排場了是吧,行,我給你面子,黑子,走就走!」

黑子接著連聲替他那個老大道歉,林飛也只是嗯嗯回應,沒有再說什麼。

隨後,黑子做司機,開著林飛開來的蘭博基尼,一路馳騁一直開到京城郊區通縣縣城中心的一處仿古住宅門口,才停了下來。

黑子轉過頭來,賠笑說:「飛哥,就這兒了,您看我們是不是要先下車呢?」

「嗯,那就下車吧!」

說完,林飛開門下車,黑子也緊隨其後。

這是一處典型的蘇州園林建築,古色古香,小橋流水,鳥語花香,門前一條羊腸小道一直往裡面延伸,有點曲徑通幽的感覺。

聽著蟲鳴鳥叫聲,聞著這沁人心脾的花香,林飛頓時有點陶醉。

黑子笑道:「怎麼樣?飛哥,這地兒不錯吧?」

林飛點頭:「的確不錯,花了不少錢吧?」

「一分錢都沒花!」黑子故作神秘道:「你不知道,我們老大可是以前大清國一個王爺的後代,這裡以前就是王府來著,本來是被新華夏給沒收了,但後來我老大的老子給國家立了大功,以前的王府又被作獎勵的獎品還了回來,現在成了我老大的住所了。」

「哦!」

林飛不以為然,話鋒一轉問道:「住的環境那麼好,他到底什麼病?照理說,住得好,吃得好,身體自然就好啊!那還有什麼病痛?」

黑子訕笑:「飛哥你說的沒錯,我老大這病的確是個富貴病,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還是您見了之後再確診吧!」

「嗯~」

林飛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很快,兩人便好穿過了羊腸小道,通過一條綿延幾十米的紅木堆砌成的走廊通道后,最後來到了客廳。

客廳內的擺設也很是一番古色古香,林飛看到也是有點陶醉,心想著到時候自己也得買下這麼一處地方來養老才行。

「呵呵,貴客來了,實在抱歉,有失遠迎啊!」

林飛正想著自己未來的新房子呢,一道充滿了滄桑和男人磁性的聲音傳來,循聲看去,只見一個身穿華式唐裝的中年男子,正闊步朝林飛走來。

國字臉、英俊的臉龐,炯炯有神的目光,魁梧的身材,穩健有力的步伐,整體上給人一種陽剛霸道的感覺,並且其身上那股不怒而威,更讓人忍不住側目以待。

黑子連忙恭敬微微鞠躬:「老大,林飛醫生我給您請來了。」

這位老大對黑子頷首點頭:「好,黑子,辛苦你了,為了我的事,要你奔波。」

「不辛苦,老大,能夠為您效勞,是我黑子的榮幸。」

「呵呵,你小子,自從變帥之後,嘴巴也越來越能說會道了,拍須溜馬的本事,都快趕得上和珅了啊!」

和珅是誰,只要是個華夏人,都知道。

大清國的第一巨貪,但黑子卻絲毫沒有覺得老大是在諷刺自己,這只是他的一種幽默而已。

黑子的這個老大叫瑞峰,姓什麼黑子也不知道。

瑞峰說完黑子后,便將目光轉到林飛身上,審視般掃了一遍后,這才臉色一緩,笑了起來。

「呵呵,林醫生,幸會幸會!」

林飛被看得有些不爽,但嘴上還是禮貌回應:「呵呵,幸會幸會,久仰大名啊!」

(本章完) 「林醫生,貿然請您光臨寒舍,實在是罪過。」

瑞峰繼續客氣,說出的話更是酸的夠可以,林飛聽得也是格外彆扭,總覺得特別做作。

但,誰叫人家是黑子老大呢?

就算不給這個瑞峰面子,好歹也給個面子黑子吧!

於是,林飛忍了。

他微微一笑,應道:「言重了,瑞先生,能有幸與您見面,是我的榮幸。」

「哦?呵呵……」

瑞峰一頓,繼而笑得比剛才更歡樂了,林飛聽得出來,他的笑聲是發自內心,沒有一絲摻假。

就沖這一點,林飛覺得還不錯。

頓時,對瑞峰的印象算是好了些。

「林醫生,請原諒我心急和直接,您和我見面都有好幾分鐘了,是否能夠看得出來,我到底有什麼問題沒有?」

突然,瑞峰話鋒一轉,問道。

林飛聞言后,臉色隨之一變,點了點頭:「瑞先生,我看你整體氣色尚佳,說話中氣十足,走路虎虎生威,表面上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

聽到這裡,瑞峰臉色一沉,眼神中劃過無限的失望,小聲嘀咕:「原來還是看不出來,唉……」

黑子在旁見狀急了,插嘴道:「老大,林醫生的醫術可是相當高明的,你看我的臉就知道了,這就是活招牌啊……」

瑞峰沒有回話,而是直接給了一個眼神過去,讓黑子自己體會。

黑子那叫一個憋屈啊,很想解釋,但又礙於瑞峰的這個眼神,讓他甚為忌憚,畢竟跟了瑞峰那麼久,自然知道他這個眼神代表著什麼,所以他才不敢輕舉妄動。

「咳咳……不好意思,我還沒說完呢!」

林飛見時間差不多了,便接著說道:「但是,瑞先生,透過現象看本質,你不但有病,而且這種病極其罕見,纏繞了你將近三年之久,讓你寢食難安,對嗎?」

話音一落,瑞峰的臉色一變再變,最後定格在驚訝之中。

他整個人足足愣住數秒,隨後才一副不可置信地看向林飛:「林、林醫生,你、您怎麼知道的?我……」

林飛擺了擺手,說道:「如果我連這個都看不出來的話,那還有什麼面目行醫?」

「哈哈~」

瑞峰仰天大笑,隨之朝林飛豎起大拇指:「厲害,林醫生,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黑子適時插進一句:「老大,我就說吧,林醫生可不是普通醫生,你還不信我……」

「行了行了,黑子,差不多就行了啊,那有你這樣跟自己的老大說話的?懂不懂尊老愛幼啊?」瑞峰老臉一紅,面子上似乎有點掛不住了,索性一賴到底。

「老大,你……」

對於瑞峰忽然耍起小孩子般的無賴,黑子只能認了,誰叫他是自己老大呢?

「我怎麼了?」

瑞峰狠狠白了黑子一眼,指著外面說:「快去給我泡一壺好茶過來招呼林醫生,快!」

「就知道支走我~」

黑子小聲腹誹了一句,但在瑞峰凌厲的眼神看過來后,也不敢久待,趕緊起身泡茶去了。

黑子一走,瑞峰立刻歉意對林飛說:「不好意思,林醫生,讓您見笑了。」

「沒事沒事,看得出來,你們關係挺好的嘛!」

「還好吧!黑子其實在我眼中,就如同我的親生兒子般……」瑞峰感慨萬千,眼眶內竟然還有淚光閃爍,但稍縱即逝,他深吸了一口氣后,話鋒一轉,說道:「不好意思,林醫生,我們繼續吧!」

「爸,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相信這些江湖庸醫……」

就在林飛點頭,正準備認真再給瑞峰進行一次把脈診治的時候,一道格外刺耳和不協調的聲音響起,瑞峰聽后臉色頓時就變得陰沉起來。

來人叫瑞雄心,是瑞峰的獨生子,不學無術,一向遊手好閒,幾乎天天都打著他老子的旗號在招搖撞騙,過著奢靡的二世祖生活。

只見,瑞雄心穿著時下最流行的朋克風格衣服,頭髮染成了金黃色,尖嘴猴腮般的臉上,居然還化著眼影,兩邊耳朵更是分別打了好幾個耳洞,每個耳洞上都戴著耳釘……

整一副打扮,用句通俗點的話說,就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或者是如同人妖般!

不過,奈何人家自己穿的屬實,以為這就是所謂的潮流。

「畜生,我有批准你過來嗎?給我滾到一邊去,還有,馬上給林醫生道歉,否則我打斷你的狗腿!」

瑞峰一副被氣得短命幾年的模樣,怒指著瑞雄心,厲聲呵斥道。

聽得出來,瑞雄心在他老子心中,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瑞雄心不怒反笑:「親愛的父親大人,您別生氣嘛,看你,一生氣那眉頭皺得都可以夾死幾個蒼蠅了,不帥了哦,消消氣哈……」

「滾~」

瑞峰連翻白眼,接著呵斥道:「廢話少說,快點跟林醫生道歉,否則我打斷你的狗腿。」

瑞雄心依舊嬉皮笑臉,瞥了一眼林飛:「醫生?呸,看你這樣兒,比我還小吧,大學畢業了嗎?」

林飛笑答:「剛上大一,前天才軍訓完。」

「哈哈~」

瑞雄心渾身一震,旋即樂得跟中了六合彩似的:「看吧看吧,爸,我沒說錯吧!才讀大一就出來混吃騙喝的,這小子夠可以的啊,爸,我馬上幫你報警……」

說著,瑞雄心掏出手機作勢就要打電話,瑞峰見狀勃然大怒,順手拿起旁邊的一根木棍,作勢就要打過去。

林飛及時阻止,按下瑞峰的手,示意他不要衝動。

瑞峰不解:「林醫生,這小兔崽子這樣侮辱你,難道你一點都不生氣的嗎?換做是我,我特么一棍子敲死他我……」

「呵呵,稍安勿躁嘛,瑞先生,你兒子畢竟還小嘛……」

「不小了,他都快奔三了,還一事無成呢!」

「哦,那就的確大了點了。」林飛依舊笑著,目光更是同時在瑞雄心身上仔細打量了一番,讓瑞雄心很是不爽。

麻痹的,看個毛啊!

有本事單挑啊!

瑞雄心有著當今二世祖擁有的一切毛病,好吃懶做不說,還特別好勇鬥狠,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是不用大腦只用拳頭思考的典型代表。

「艹,你再說一遍試試?」

「說什麼?說你的確大了點嗎?」

「大你麻痹……」

瑞雄心腦門一熱,揮拳就朝林飛面門招呼過去。

(本章完) 「哎喲~」

一記慘叫聲響起,而林飛依舊安然無恙地滿臉微笑站在原地。

剛剛很囂張動手要打人的瑞雄心,此刻卻已經四角朝天地倒在林飛和瑞峰跟前,表情格外痛苦,也不知道他剛才經歷過了什麼,才會這樣。

瑞峰卻看得清清楚楚。

幾秒前,就在自己的兒子揮拳即將擊中林飛面門的時候,林飛忽然身形一閃,居然憑空就沒了身影,接著再次出現的時候,林飛已經貼近瑞雄心的身體,右手猛地壓在其胸口之上,再猛力一推,然後瑞雄心就這這樣直挺挺地被推飛,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弧線后,再狠狠落地……

這一切,僅僅只在兩三秒之間,快到幾乎沒朋友。

片刻之後,瑞峰才回過神,他立刻滿臉歉意地對林飛說:「林醫生,對不起了,這臭小子實在太不像話了,你這樣教訓他,就對了。」

林飛說道:「其實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好像下手有點重了,抱歉哈……」

「沒有沒有。」

瑞峰連連擺手,他現在恨不得直接用掃帚把自己兒子給掃走,免得繼續留在現場跟林飛抬杠,萬一林飛真的被激怒,護袖而去的話,那麼自己的病怎麼辦?

那到時候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這種情況瑞峰絕對不能讓其出現。

「哎喲哎喲,爸,好疼啊,你這個死庸醫,我草你祖宗十八代,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地跟我單挑,出陰招算哪門子的英雄好漢……哎喲……」

此時,瑞雄心的鬼哭狼嚎突然響起,並且還兼著又罵起林飛來,聽得瑞峰面子當即掛不住。

「林醫生,實在抱歉,這臭小子他……哎,我馬上去教訓他……」

瑞峰說著,自己都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而是滿臉通紅地快步走到瑞雄心跟前,向他伸出手,呵斥道:「不要再叫了,給我站起來。」

瑞雄心立刻停止,並且拉著瑞峰的手站了起來。

「爸,他……」

「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