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沒有說話,看了一會兒就帶著大家回去了。

2020 年 11 月 15 日

晚上,孫立成、卡羅琳和維娜坐在自己的王賬內,好吧,其實這就是一定普通的大帳篷而已。

「卡羅琳,你對那些俘虜怎麼看?」

孫立成問。

「我?有時候,我想把這些傢伙都殺了,可是三千多人,也太殘忍了。」

卡羅琳想了想,回答。作為一個女孩子,哪怕見慣了生死,也做不到如此冷血。

「維娜,你呢?沒關係,有巧手和狼王他們在外邊守著,別人聽不到我們說什麼。」

聽完卡羅琳的話,孫立成又把視線投到了小美杜莎身上。

「其實吧,我覺得最好能夠把他們留下,可就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有二心,再次反叛。」

維娜想了想,回答說。

孫立成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最擔心的。

不過,這些問題需要過一段再說,畢竟哥布林的北方軍團還沒有退出種花王國境內。

說完了正事,孫立成看著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孩子,撓起了頭。

自從宣布孫立成可以有三位王妃,他就掉進了深淵,卡羅琳和維娜兩人各不相讓,都要和孫立成睡覺,結果,這三個種花王國最頂尖的存在,每個晚上大眼瞪小眼。

孫立成儘管身體特殊,也有些堅持不住了,好在前一段打仗,他跑去睡了幾天軍帳,現在大勝了,只能繼續這種尷尬的局面。

可看兩個女人的架勢,今天又睡不成了。

孫立成嘆了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準備出去。

「你幹什麼去?」

結果,孫立成剛站起來,卡羅琳一把就把他拉住了。

孫立成苦笑了一下,說:「去外邊透透氣。」

「哼。是不是我們兩個不好讓你決斷啊?」

卡羅琳不屑地道。

「哪能,哪能。」

孫立成趕忙否認,在這種時候,女人都是老虎,可不敢說實話。

「是這樣的,我和卡羅琳商量好了,以後,我們三個就在一起。」

沒想到,小美杜莎諾諾地說了一句。

「嗯?」

孫立成一愣。

「死人!」

看孫立成不明白,維娜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低聲罵了一聲。

當天晚上,地精大軍失眠了。

「父親,這是什麼聲音?」

小伊萬疑惑地問父親。

亞岱爾臉一紅,用巴掌扇了兒子一下,罵道:「小孩子,別亂問。」

打完,不理一臉委屈的兒子,他繼續聽了起來。

第二天,孫立成和卡羅琳出現在眾人面前,至於維娜,據說是患了重感冒……

孫立成此時的臉皮已經極厚,不理手下們怪異的目光,大聲道:「傳我命令,全軍開拔,目標,滿月峽谷,把哥布林趕出種花王國!」

「諾!」

軍官們齊聲大喊。

第二天,除了看管俘虜的人員,又得到後方人員補充的一萬大軍從星月部落出發,氣勢洶洶地殺向了滿月峽谷。

此時,北方軍團留守的部隊已經收容了近萬名士兵,可這些士兵早已丟棄了一切輜重,甚至很多人連武器都沒有了。

面對洶洶而來的孫立成,這些人不敢硬碰硬,匆忙退出了滿月峽谷。

孫立成的大軍在滿月峽谷並沒有停留,而是尾隨著北方軍團的殘部一路殺了下去,直到克雷哈克率領主力前來,孫立成才在一個叫作帕那特高地的地方停了下來。

「卡羅琳,太好了,岳父大人沒有死!」

這天傍晚,孫立成的王賬中猛地傳出一聲大喊,緊接著,卡羅琳的歡呼聲就響了起來。

原來,眼看此次戰役勝利了,孫立成看到卡羅琳滿臉愁容,知道她在擔心父親巴里特。

上次魔法捲軸里,那些克拉克的手下說會保護巴里特逃出來,雖然機會渺茫,但是卡羅琳還是充滿了希望,於是,孫立成利用晚餐后的時間,進行了預測未來的儀式。

孫立成經過多次使用,已經搞明白了,如果不想知道具體的未來情況,這種儀式並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不良後果,是非常厲害的技能。

這不,孫立成預測了一下巴里特下一步想幹什麼,結果就得到了模模糊糊的反應,證明巴里特根本沒有死。

「看來,是時候考慮那些戰俘怎麼處理了。」

被興奮的卡羅琳狂親著,孫立成的頭腦中卻冒出了一個想法。 星月部落附近的戰俘營中,查布無聊地躺在地上,抬頭看著天空。

十來天了,自己和數千的戰俘被扔在這裡,也沒有人過問。

「如果想殺了我們,早點下手好了,反正我也活膩了。」

就在這時,一股劇痛從右腿傳來,讓查布身體一陣猛烈抖動,等疼痛過去,查布狠狠地想到。

他的右腿在前一段時間的炮擊中被炸傷了,已經開始化膿,估計是保不住了,在這裡,可沒有什麼醫學和醫藥,如果生了病,全靠大巫或者魔法。可是那兩個治療方法的成本,查布連想都不敢想。

查布忍住劇痛,從地上撿起自己當作拐杖的棍子,一搖一晃地向自己的棚子走去。

還沒有走到戰俘營的中間,查布就感覺到了戰俘營中的不尋常,大批的鹿騎兵和機械傀儡圍在戰俘營的四周。

「難道他們要殺人了?」

查布驚恐地想。即便剛才因為疼痛想死,可真要面對死亡,他還是害怕了。

「去,把所有的戰俘都集中過來。」

克拉克向這裡的地精守衛首領命令,後者很快就把任務布置了下去,不一會兒,戰俘營里就喧鬧了起來。

對付死敵,地精可不會有什麼溫柔手段,拳腳加皮鞭下去,弄得戰俘營中一片慘叫。

克拉克聽了,眉頭緊皺。對於孫立成的想法,他是知道的,也很支持,不過,地精和哥布林兩方的世仇如此之深,不容易弄啊。

折騰了大約二十分鐘,所有的戰俘才到齊。

查布拄著拐,抬頭看著土台,克拉克健步走了上去。

對於這個牛頭人,查布很熟悉,在最後的追殺中,克拉克可是劈死了好幾個食人魔,被戰俘們背後稱作殺神。

克拉克看著底下橫七豎八的戰俘,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們前一段侵入了種花王國,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罪不容誅!」

克拉克的第一句話,就讓戰俘們喧鬧了起來。

不過,克拉克並沒有管他們,反正他的嗓門大,他繼續說:「孫立成國王陛下仁慈,不但沒有殺你們,還給你們吃的,你們應該感恩。現在,我們王國準備從你們當中徵兵,有想當兵的,站到那邊去。」

說著,他指向了右側的一個小木棚子,那裡已經有兩個機械傀儡,還有一張桌子,應該是登記處。

聽到這裡,所有人都愣住了,蠻夷們從他們這裡徵兵,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對付哥布林王國。

這是要自己跟自己的國家開戰啊,想到此處,所有的人都猶豫了。

找尋回來的尊嚴 「我有傷,能去嗎?」

突然,一個聲音從戰俘裡面傳了過來,克拉克看過去,發現是一個拄著拐杖的哥布林。

查布很害怕,母親臨別的話縈繞在他的腦海,蠻夷從他們中徵兵,也就是說,當了兵,自己就不會死了。至於以後成為炮灰,那就以後再說吧。

懷著這樣的想法,查布第一個舉起了手,而在他的周圍,是一片鄙視的目光。

當克拉克在戰俘營中徵兵的時候,孫立成正在和亞岱爾以及大批地精首領討論哥布林戰俘的地位問題。

「不行,哥布林戰俘只能成為奴隸,就是成為士兵,也只能成為奴隸兵。」

一名地精長老拍著桌子大喊。

地精和哥布林打了數千年,雖然因為銀月女神的旨意,地精們開放了邊界,可是從骨子裡仍舊對哥布林懷有刻骨的仇恨,這次北方軍團的惡行,更是重新點燃了地精們的怒火。

孫立成看著群情激奮的地精,不由得揉了揉眉頭,不好辦啊。

不過,就是地精們想不明白,孫立成也要說服他們,畢竟,哥布林王國的近十萬大軍可不是玩笑。

等地精們情緒安穩了一些,孫立成向巧手先生示意了一下,後者的光眼中射出了一道光芒,緊接著,一個光幕出現在大家面前。

「為什麼我們要接納哥布林呢?那是因為,我們處於絕對劣勢!」

孫立成用一根樹枝敲擊了幾下桌子喊道,緊接著,光幕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地圖,這是孫立成利用自己在哥布林王國的情報和地精帝國的地圖混合,製作出來的哥布林王國和種花王國地圖。

有了地圖,特別是哥布林王國與種花王國面積的巨大差距,讓所有地精都沉默了。

「根據巧手先生的計算,哥布林王國的面積是種花家的十倍。他們那裡氣候更好,人口更多,按照哥布林王國的官方數據,他們有人口一百五十萬!而我們,現在只有人口不到六萬,就是全盛時期,也就不到九萬。」

孫立成看著不說話的地精首領們,大聲說道。

「那我們守在種花王國就好了。幾千年了,不是一直這樣過來的?」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孫立成抬眼看去,原來是那個星月部落的長老。

「有時間一定把這些渣渣清洗掉。」

孫立成一邊在心裡給這個傢伙記上了一筆,一邊繼續說:「原來哥布林不打過來,是因為有銀月和泉水女神控制著地精和哥布林雙方,讓你們自相消耗。現在女神隕落了,沒有了制衡,北方軍團戰敗了,如果哥布林大軍再過來,人數可能會達到十萬!咱們頂不住的。」

轟的一聲,會場裡面亂了,十萬大軍,地精們都想象不出這得有多少人。

「所以,我們必須走出去,以地精帝國的大義,爭取更多的力量,才能打敗哥布林王國。」

見到地精們已經不再堅持,孫立成拋出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這次地精沒有了反對的聲音,就是那個一直有意見的星月部落長老,也不再說話。

孫立成見到差不多了,正想繼續講,突然他看到格蘭特好像要說話。

「怎麼?格蘭特,你有什麼問題嗎?」

孫立成大聲問。

格蘭特本來不打算髮言了,見到孫立成問過來,想了想,站起來問道:「大王,咱們比哥布林王國差這麼多,那些哥布林戰俘就是投降,也未必替咱們賣命。」

地精們聽了,不由點頭。

雖然可以讓戰俘以誓言之神的名義宣誓效忠,可是如果他們出工不出力,孫立成一樣拿他們沒招。

孫立成聽到以後,也點點頭。不過,他緊接著說:「呵呵,這個情況么,是一定會出現的。」

地精們又轟的一聲炸鍋了。

等地精們平靜下來,孫立成緩緩地說道:「可是,我有辦法讓他們歸心。」

說完,還不忘向眾地精眨眨眼睛。

這一下,大帳里徹底安靜了,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孫立成來自後世的地球種花家,如果說哪家融合能力強,種花家的實力絕無僅有,特別是經過太祖思想洗禮的人民,差點兒讓赤色旗幟插遍全球。

既然孫立成沒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氣概,那麼就走思想輸出的道路吧。

「我們現在的矛盾是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不適應,所以,我們有責任,有信心把這種不公打破,把處於水深火熱中的哥布林拯救出來!」

孫立成一揮手,激昂地大喊。

地精們徹底石化了,聽不懂啊。

看著呆傻的地精們,孫立成嘆了一口氣。

「還是要培養幹部啊。」

他在心中無奈地說。

根據孫立成觀察,哥布林王國處於奴隸制社會後期,奴隸主對奴隸的壓迫極為殘酷,這成了他爭取哥布林的突破口。

如果跟哥布林講地精帝國過去的輝煌,然後指望哥布林望見自己的王霸之氣納頭便拜,孫立成覺得極其十三點,而且由哥布林眼中的蠻夷,自己這個地精來講,就更十三點加一了。

可是,如果想辦法讓哥布林王國境內的人吃飽,孫立成還是有信心的。

「民主和科學是我們的兩**寶。科學已經給了知識與外交之神了,民主不知道可以給哪位神祇。」

冷血總裁別鬧啦 孫立成會後,走在回去的路上,心裡不由開始嘀咕。

在這個世界,如果有神祇的幫助,自己幹什麼事情,都會事半功倍,否則,可以說是寸步難行。

一個小時以後,孫立成來到了知識與外交之神的神壇前,想了半天,他決定還是去諮詢專業人士,只有神祇最了解神祇。

「孫立成,有什麼事情嗎?」

發動祈禱后,神祇陛下很給面子,不一會兒就來了,不過,他的臉色不是很好。

自從知識與外交之神陛下有了科學這個神職,他逐漸向技術宅演化,把自己關在神殿里整天做研究,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